京人京牌!美国的网约车司机也要本地“户口”吗?

<- 分享“美国房产精英”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0 美国房产精英


文章转载自西洋参考(iwestbound)


关于作者


骆轶航  pingwest创始人,曾为第一财经驻硅谷的主笔,在多家媒体开设TMT评论专栏。


看到北京和上海对网约车的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时候,我刚刚在加州湾区山景城(Mountain View)叫了一辆Uber,准备动身前往旧金山国际机场。司机是一个长相有些穆斯林的瘦高个男子,英文有明显的口音。我们在路上随便聊了一些话题,包括我的一些情况,我在硅谷的工作生活经历,搬回北京之后的感受,以及开Uber这件事本身。


听了他很多对Uber的抱怨,比如现在Uber每一单的分成已经到了30%,赚得比过去少了,他过去是开货车的,现在是专职Uber司机,Uber的分成比例和政策对他很重要。聊得话题有点深入了,我大着胆子问了一个在美国,特别是加州平时人们不太方便直接问的问题:“请问你是美国公民么?开Uber需要是美国公民么?”



他没有感到任何异样,平静地说他“现在还不是”,但是他在美国有“合法的工作身份”,而且包括可以开Uber。


我没有再多问,因为我觉得这可能会引向一个更敏感的问题。按照美国相关移民法律那些繁复的条款,持有不同“身份”的人在美国所被允许的工作范围不尽相同,比如商务和旅行签证的持有者不能从事任何工作、学生签证持有者通常只能从事所就读学校内部的短期临时工作、外国人工作签证(H1B)持有者只能为所服务的雇主工作等等。


以做Uber司机为例,它明显不适合商务旅行者,也不适合绝大多数的学生和持有工作签证的外国人(除非他受雇于Uber)。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哥们说他能“合法地”开Uber,除了他是绿卡(永久居民身份)持有者之外,最大的可能性是他持有政治庇护或难民的身份。而且通常情况下,一个美国非公民但持有绿卡的人,会说他/她自己是一名永久居民。



所以……我决定不问了,我的猜测很可能是对的。他拥有某种在美国可以合法地生活和工作,但可能不能从事高端职位的身份,比如上述身份中的某两种。


如果这么说,你并不需要拥有美国公民身份,甚至不一定100%需要美国永久居民身份,就可以在美利坚合众国成为一名Uber司机。而Uber官方只需要你提交合法的在该州的美国驾照,和一个全美通用的社会安全号(SSN),和一份所在州的州内保险,用来做有关个人身份、保险记录、信用记录和犯罪记录等背景调查。


也许移民局有移民局自己的管理考量,但无论是Uber还是其它机构,没人需要你一定有一个美国“户口”——更何况加利福尼亚州也没有一个“交通委员会”,DMV(美国的车辆管理局)也没发过类似的“网约车新规”。



Uber全球CEO


“你知道吗?在中国,一个在杭州出生的人很快就没法在北京开Uber了”,我跟这个载着我在101高速公路上飞驰的哥们说,“这就好比是一个出生证明上写着犹他州的人不能在加利福尼亚州开Uber了,即便他的驾照是加州DMV发的,你能想象这种感觉吗?”


那哥们有点诧异,忍不住略微地回头看了我一眼:“这样吗?为什么会这样?”


“至少北京和上海,也就是中国两个最大的城市准备这么干,也就是说,只有纽约公民才能在纽约开Uber,洛杉矶公民才能在洛杉矶开Uber,如果你的出生证明上写着得克萨斯,抱歉,你不能在这两个城市开Uber,哪怕你生在旧金山,你也不能在同一个加州的洛杉矶开Uber,你可以想象吗?”


“我……说实话我难以想象,”他摇摇头。不过马上又切换到了美式的“政治正确”上去:“但是我不了解中国,也许在中国这么做有它的道理,你觉得这么做的道理是什么?”



“北京的DMV(我用了他更容易想象的语境)认为外来的车进入北京造成了北京的交通拥堵,所以不让非北京的人和车在这里通行,如果你想开Uber的话,你只能在你出生证明所在地开,”我试图这么解释,但我知道这个解释仍然很无力,因为现实比这个复杂。


“我……确实不太理解,也不太清楚,这跟美国确实太不一样了,我过去开车是从这里一直开到美国中部的,”这哥们笑了,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但美国也并不是没有拥堵吧,你看看洛杉矶,再看看除了今天这样周末的101,”我继续说道。“其实我刚才的解释不准确,不是说你只能在你出生证明纸上写的出生地开Uber,而是说在中国,我们每个人有两个籍贯,一个是我们的国籍,也就是中国;另一个是你的省和城市籍贯,这个籍贯远比你的国籍重要。




在美国,外国人的小孩上学需要付更多的学费;但一所纽约的学校不会因为一个美国人出生在其它州就要求他/她付更贵的学费,但如果美国是中国的话,非纽约出生的人在纽约就需要付更多的学费”。


“Oh~原来是这样!”他终于摇了摇头,“那不同地方的人不就会互相打架了嘛?”


“对的!”我说。“我出生在北京,我从小就听我身边的长辈们埋怨:外地人都来北京了,应该控制他们,不让他们来。就像Donald Trump说要限制外国人移民美国那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笑了起来,我可不喜欢Donald Trump”。


“但是Donald Trump不会干一件事,”我看他聊得有些high了,于是想让话题更深入一点。“你有小孩嘛?”




“我还没有”,开Uber的哥们说。


“如果你有了小孩,他/她是哪国人?”


“当然是美国人了”。


“这就对了”,我说。“Donald Trump不会说,因为你的小孩的爸爸出生在外国,所以这个小孩也是外国人,但在中国,如果你的孩子出生在北京,但你不是北京人的话,你的孩子也不会被登记为北京人”。


“Oh!”他不说话了,开始不住地摇头。我知道我触到他内心最柔软的部分。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已经从101高速上下来了,前面是旧金山国际机场的国际航班航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