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春:爱音乐,爱鬼畜,非常宅,朋友圈只看不发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1 腾讯娱乐


本文由腾讯娱乐原创,微信号:txent




时隔四年,李宇春再次启动了全国巡演,这场名为“野蛮生长”的巡演,从今年八月开始,以每月一个城市的节奏唱到年底。李宇春的全新专辑与巡演同名,专辑由李宇春亲自参与策划、填词和作曲,还创造性地打破了传统发行模式——以《野》、《蛮》、《生》、《长》四张数字EP的形式陆续推向市场,已经面世的前三张EP累计销量已经接近500万。这一成绩让一向冷静的李宇春笑称自己不禁“老泪纵横”。




与之前备受好评的“文艺三部曲”——《会跳舞的文艺青年》、《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1987我不知会遇见你》一样,《野蛮生长》依然保有李宇春最鲜明的文艺烙印。


“推倒最高的围墙,坚持野蛮的生长,他们都歌颂玫瑰香,我却开出仙人掌”——新歌的歌词被认为是李宇春内心的写照。


作为真正意义上的全民票选偶像,李宇春的成长确实是野蛮式的,更可贵的是,她出道11年后还保持着个性。她不上微博,不溜粉,一直稳定地产出新专辑、开演唱会,并尝试自己作词作曲、参演电影和话剧,还成为了人见人爱的时尚ICON。在李宇春自己的理解中,野蛮生长不是用激烈的方式去打破规则,而是逐渐长成自己本来的样子,“你不是别人,只是你自己。”




专访李宇春,最大的感觉是她内心的开放。在很多媒体记者印象中话很少,人很酷的春春在我们镜头前话很密,她最爱聊的依旧是音乐和创作,说到和李格弟和陈伟伦这些创作人间的火花以及专辑和巡演背后的故事,整个人神采飞扬。聊到自己的私生活,她也不再是寥寥两句带过,“重度宅女”、“B站达人”、“鬼畜视频爱好者”这些标签让这位偶像瞬间变得立体起来。



李宇春承认自己的变化。


21岁的李宇春,有满脑子的疑问,一个人去面对成长所带来的压力,“整个人绷得很紧,面对不友好,也不愿意表达自己”。如今的李宇春面对的是越来越温柔的外界,她尝试着去结交新的朋友,接触不同的艺术门类,人的状态也变得开阔起来,“整个人越来越轻松。”




一口气发了四张EP:

好作品太多,不拆开发多可惜


腾讯娱乐:你一直是一个特别强调创作概念的歌手,包括之前的文艺三部曲,这次巡演和专辑主打的都是“野蛮生长”,这些概念是你内心的情绪表达,还是算是命题作文?

李宇春:我觉得音乐作品对我来说就是记录你所思考的东西,你的视角、内心,是一个最好的时间记录者,可能在某一年我想不起来我做了什么,但是我一想到《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那一定是我2012年的一种状态,所以它已经成为我的一种习惯。


腾讯娱乐:这次“野蛮生长”想传递的是什么状态?

李宇春:这是两年前有一次我跟叶永青老师(四川美术学院教授)聊天,他聊到那批艺术家的生活状态,不经意间说到“野蛮生长”,后来我就常常会想起来这四个字,想把它做成一张专辑。这四个字应该或多或少会跟我有一些关系,否则我怎么会念念不忘。


腾讯娱乐:专辑这次很有意思分成了四张发,是出于什么样的考量?

李宇春:其实我之前在企划“野蛮生长”的时候,还是打算按照传统专辑大概十首歌这样子来做。但是后面的创作过程中,很多作品给了我非常大的惊喜,包括很多第一次合作的音乐人,像李格弟老师,黄伟文老师,陈伟伦老师,等等。我觉得非常有趣的一点是,虽然是统一的“野蛮生长”的文案企划,但是大家交出来的音乐作品的视角非常不一样,我比较难以取舍谁来做传统的主打歌,我在想为什么不把整个概念做得更加极致?所以这才有了“野蛮生长”四个篇章。


腾讯娱乐:分阶段推出这样每首歌给大家知道的机率会大一些,单独一张毕竟主打歌有限。

李宇春:对,有好的音乐作品其实会浪费掉,大家比较关注一二三打,其他就好像没有那么大的关注度了。


腾讯娱乐:在选歌上,怎么去平衡这四个篇章?

李宇春:像在“野”的篇章里面,大家会听到《存在感》,还有我五六年前写的《那又怎样》,最开始没有想过收进来,但在有了“野”这样的概念后,我反而发现《那又怎样》这样比较青涩的作品是适合这个主题的。然后像最近发的“生”,可能大家会认为“生”应该是蓬勃有朝气的,但这张专辑反而听到的是“腐烂凋落也没什么(《无花果》)”。每个主题我都有跟创作人去沟通、讨论,确定在每一阶段是什么样的状态,通过不同的篇章展现一个起伏。


谈创作理念:

不会用音乐来回击质疑,

和李格弟的默契合作是缘分




腾讯娱乐:这次新歌的歌词也引起了很多人的讨论,像《存在感》里唱“存在感不是随随便便浪费给无感”,《那又怎样》里说“我只能回应沉默”,如果被解读为这是你通过歌曲对外界声音的一种回应,你怎么看?

李宇春:我自己倒不这么认为,因为其实我从出道开始,大概21岁的时候,就不是一个一定要回击的人。每个人当然有不同视角、看法和声音,但是我做音乐不是说为了回击或者是回应。音乐对我来说还是在于可以记录成长,展现视野和阅历的作品,我们做这张专辑,更多传达的是艺术感和比较先锋独立的概念,像《存在感》其实是根据安迪·沃霍尔的“十五分钟定律”创作出来的歌曲。我觉得那种说直接回击什么的,是非常表层的一些理解了。


腾讯娱乐:将风格定位为文艺、先锋和独立,为此做了哪些新的尝试?

李宇春:关于文艺方面,其实我从2011年就开始做了,也是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一个喜好,包括电影,书籍或者是其他艺术方面,还蛮有文艺元素在的,所以也想在音乐上有一个更深的挖掘。前五年唱片公司对我的定位还是在舞曲方面,我觉得那是一个不完整的我,而我内心的两面,还蛮极端的。我在想可不可以自己来做企划,所以开始做《会跳舞的文艺青年》,虽然当时同事,老板都不是特别能理解,然后接下来是《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再到《1987我不知会遇见你》,我是一步一步这样摸索过来的,希望把文艺和舞曲的元素,同时在李宇春身上融合,表现出来。而这次新专辑里有像李格弟这些老师在,所以文艺气质会更加凸显。




腾讯娱乐:你这次和李格弟老师第一次合作就能get到对方的点吗?

李宇春:对对对,其实创作很多时候沟通成本非常高的,而且这一次我也没有跟她见过面,就是试试看,没想到第一次看她的作品的时候,我就很兴奋、很欣喜。我们能懂得彼此想要的那个感觉,我觉得这是感应。


腾讯娱乐:她的词是拿过来就很喜欢,就没有改动过了吗?

李宇春:是这样,因为她是一个诗人,所以她不是直接填词,而大部分的歌曲是先有曲再填词。这次是她先写了一首诗,但你知道诗其实没有太多的韵脚,每一句字数也不太一样,是很随性的,所以我们要专门为这首诗来谱曲,这就不太容易。当然《存在感》这首歌的诞生也有一些天然的缘分在,当时我跟陈伟伦老师已经创作出来一个音乐动机,但我们也没想好它用来干吗,然后李格弟老师交了《存在感》,我每天都在想这首诗应该有什么样的曲子,突然有一天我不断听这个动机,我就觉得它们应该是一首歌,真的没有办法去形容这种感觉,很巧,非常巧。


从艺术中获益良多:

帮我打开自己,更愿意和人交流




腾讯娱乐:做了那么多有文艺气息的专辑,你生活中算是文艺女青年吗?

李宇春:应该也不算是那么标准的,但是我喜欢文艺题材的电影,然后也喜欢摄影和展览,有一些这方面的喜好。


腾讯娱乐:对其他艺术门类的接触,对你做音乐有没有帮助?

李宇春:我觉得有。这些东西其实是我在近几年才变得比较愿意去接触和开阔的。刚刚入行那几年我在一个比较自闭的状态,后来接触电影也对我帮助蛮大的,让我会愿意去跟别人交流了。


腾讯娱乐:表演会比较能打开人的性格的其它方面,你有这种感受吗?现在大家都说李宇春好像外向了一些。

李宇春:现在也内向,还是挺内向的,就是比以前愿意跟别人交流了。表演我觉得是一方面,就像《如梦之梦》的时候,我跟剧组的人朝夕相处,每天跟大家一样去打饭吃,那个状态是我出道之后没有的,那个对我内心、生活方式上面都有挺大影响。


腾讯娱乐:剧组的环境会强迫你和很多人打交道。

李宇春:对对,《如梦之梦》是一整年的巡回演出,还包括前期好几个月的排演,对人的磨砺是很大的。然后从2012年开始,我跟时尚接触也比较多。而且比较有幸的是,我接触到的时尚大多是幕后的,我看到很多设计师在一起工作的那种状态,以及他们创作的热情,我觉得那个跟自己热爱音乐,其实没有两样,这个过程让我对时尚有巨大改观。




腾讯娱乐:演唱会的造型、舞美都很突出,都是受了时尚方面的启发吗?

李宇春:我觉得有,无论是时尚还是艺术方面,通过这些不断拓宽眼界,提升品位,我觉得对自己挺有帮助的。


腾讯娱乐:有没有将艺术元素吸收到音乐里面?

李宇春:音乐当然首先它是音乐,但是你可以把它做得更加丰富一点,像video是我挺头疼的一件事情,因为现在好一点的导演都不愿意拍video,他可能直接拍电影或拍广告去了,这导致有些MV刚开头你就知道后面是什么,创意比较受局限。所以今年这张唱片,我找了一个从没拍过video的摄影师,当然也有风险,但我还是喜欢跟一些年轻的,对于艺术有想象力的人一起玩一些东西,而不是千篇一律做一个行活。


做老板?

不擅长管理,不会刻意迎合90后


腾讯娱乐:作为80后偶像代表,你有关注过现在的90后、00后在音乐上的喜好吗?你在做音乐的时候会受现在市场喜好的影响吗?

李宇春:我觉得每代人会有自己的生长轨迹,每一个阶段都是有意义和有价值的。如果是从我自己音乐的角度出发,我没有说一定要去迎合或者迁就,我不会一定要为了市场去做什么样的牺牲,我觉得做音乐做的不是技巧,不是这些周边的东西,而是自己内心的表达。


腾讯娱乐:出道11年了,很多歌迷都是从一开始就跟着你,但实际上你又不是那种会在社交平台上跟粉丝经常互动的人,怎么能够多年和歌迷保持这样的默契?

李宇春:我刚想说,好像真的比较难解释,因为我确实不是一个擅长互动或者跟人寒喧的人,但是又好像彼此很了解,尤其是在演唱会现场大家那个默契和互动的感觉,会让你觉得好像排练过,但实际上没有,所以每一次演唱会带给我的触动和回忆其实是很深的。反正我一直很努力地做好我自己要做的事情,我觉得给大家最大的回馈就是尽可能地把自己的作品做得更好。


腾讯娱乐:自己对创意这方面的工作这么有兴趣,有没有考虑多做一些幕后的工作?

李宇春:我一直在做。包括创作、专辑企划,演唱会内容企划。其实演唱会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比较辛苦的工作,我不仅仅是站在台上演唱那个人,而是所有的舞美、灯光、舞台的构成,我自己都会参与其中,所以就花了很多精力。


腾讯娱乐:现在个人工作室也运行了有一段时间,自己做老板感觉怎么样?会不会签新人?

李宇春: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我负责的比较多的还是创意方面,跟之前的状态没有差很多,我了解自己不擅长做管理,所以就不要花太多心力在这上面,交给别的同事就好。至于新人我觉得要看,这不是我现阶段最重要的一个目标。


生活中的李宇春:

会去B站看电影,不工作的时候是重度宅女




腾讯娱乐:今年“超女”冠军是二次元歌手,你也唱过《普通disco》这样的神曲,你平时对二次元文化有了解吗?

李宇春:也不是说特别特别精通,就还好,但是肯定是比普通三次元的人要了解,因为我还是挺喜欢去逛B站的,也会看一些比较有趣的鬼畜的东西,我觉得挺好玩的,上面一些网络红人我也有关注。音乐的话我不太喜欢在上面看,电影多一些。


腾讯娱乐:你答过B站会员题目吗,还是平时都是默默潜水?

李宇春:默默潜水。题很难,我知道题非常难(笑)。


腾讯娱乐:包括这次专辑还有巡演的宣传你都有放在Instagram上,但你好像很少玩国内的一些社交平台?

李宇春:其实我没有想过把Instagram当做一个宣传的平台,纯粹是我喜欢图片这种方式,所以会通过这个去和歌迷分享我的一些生活状态。




腾讯娱乐:你生活中是比较宅的人吗?

李宇春:非常。因为我工作大部分时间在外面,如果待在北京,我就不太愿意出门了,在家里我一般干吗呢,看电影比较多,也会看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书,偶尔会做饭,想想创作的事,大概这样。


腾讯娱乐:最近还有继续拍东西吗?有没有可能像周润发一样办摄影展?

李宇春:拍,一直拍,但最近比较少,因为刚结束完深圳站巡演。至于展览没有想那么远,还是把它作为自己一个音乐之外的爱好吧。


腾讯娱乐:你是那种有手机依赖症的人吗?

李宇春:不算多,而且我不发朋友圈,我是干看型的,偶尔会留个言什么的,公众号我关注了几个自己比较感兴趣的。


腾讯娱乐:最近看的一本书是什么?

李宇春:《第二性》,刚刚开始看。


责编/April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