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鲁自驾游记

<- 分享“迈澳旅游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6 迈澳旅游网



2016年5月中旬,在澳洲打工旅行5个半月后,我回到了广州。被前期高强度体力工作过度消耗意志后,我一再迟疑是否重返澳洲,以致于已经订好的回程机票被一改再改。取舍的利弊一直共存,来自亲人朋友的支持与反对也势均力敌,最终决定只能由我自己来作出。


没有充分的理由,仅以51比49的微细差别,我还是选择了再来一次澳洲。回程时间由天定——我打电话给航空公司,问客服7月出发的且不需要补差价的航班是什么时候,于是定下了7月29日从广州飞墨尔本。


这一程想去哪里?当我问自己这个问题的时候,脑袋里只出现了一个地方——Uluru乌鲁鲁。于是在穷游网、携程约伴和微信群中我开始发布大致的行程希望能找到同行的小伙伴。微信群中约伴的人数之多让人诧异,我也在此结缘了古大哥和环环姐,但因为自己的金钱和时间预算有限,放弃了与他们同行。眼看着距离出发只剩下一周,出行的一切事宜都还没有确定。这时和嘉媚的聚会带给了我转机,她刚好看到一个叫大波哥的人发布了信息招人一起自驾去乌鲁鲁和爱丽丝泉,出发时间是7月31日。我赶紧加微信好友问我是否符合同行要求,这位大波哥摊出了两点要求:7月31日从阿德莱德出发,时间不改;另外你会不会开车?在摆明我的三年国内驾驶经验和确认我能够7月30到达阿德后,我拿到这张车票。


启程在即,不安情绪越累越多。有一晚我姐发微信来说CCTV10在播澳洲毒物纪录片,中部尤其多剧毒物种,叫我认真考虑是不是真的要去,引爆了我的情绪,担心自己出去遇到什么危险,不能平安回家见家人。另外,自驾的路途遥远,中途人烟稀少且信号贫乏,一些朋友也都建议比较危险,不要自驾,尤其是独车上路。按耐不住心中对未知的恐惧,我google了澳洲沙漠如何防蛇防蜘蛛,搜索结果第一条是一个在沙漠生活了10多年的女孩写的,她说:当你在路上看到袋鼠,你很可能会保持不动以免惊吓到它,那么为什么你要例外地对待蛇和蜘蛛呢?它们本身并不具有攻击性,只需要保持平常心,用常识面对它们就可以了。那些建议我们不要自驾的朋友,他们本身其实并没有自驾过这一段,主要也是听说危险所以好心建议,而一些已经自驾过的朋友则大部分对此行比较乐观,觉得做好适当准备就不会出太大问题,所以也无需过于担心。当然,如果能够两辆车上路确实会比较好,互相好照应。


2016年7月31日,大波哥和我正式启程,从南澳首府阿德出发,绕行乌鲁鲁,8月4日抵达澳洲北领地第二大城市爱丽丝泉,行程攻略请参考下一篇《攻略 | 路寻乌鲁鲁》。在此,特别鸣谢大波哥和他的宝驾这一路上的照顾。 

在澳洲开车,是我在打工旅行之初就定下的一个小小心愿,这次进澳终于实现。因为是第一次开左道,市区的路多拐弯多车,大波哥等上了高速的直路才稍微放心让我开车。这一条打通澳洲南北的Stuart Highway斯图尔特高速公路总长2834公里,是北上南下的唯一高速,所以只需要沿着主路行驶便不会迷路。这一条路很朴素,由黑色或红色的柏油铺成,左右各一条车道,中间没有任何阻隔,因此当两车以时速110相会时,我会感到有压力而潜意识地把车往左靠。每隔一段距离左右车道便会轮流增加为两车道,并提醒司机这一段可以超车。这一路上一个收费站也没有,中途只见到过两个十分显眼的测速杆,另外遇到过一次警察在路边测速。在澳洲超速20km/h就有可能面临高达709澳币的罚款,因此我们全程都乖乖地按照限速来开,虽然常常会被其他车超越或抛离。


在路上常见到的车有房车Caravan、四驱车拖一个包厢Camper trailer、四驱车4WD,极少数会看到像我们这样开小车上路的。在网上大概了解了一下Caravan和Trailer的区别,总体来说Trailer会比Caravan要便宜一些,轻便一些,速度会快一些,但需要的装配时间比较长(勾车和包厢内物资准备),且并不是所有Trailer里面都像房车那样配备了厨房厕所。在路上还能看到长卡车Road train,他们主要是用于运送物资,长度可达 50米, 因此借车道超车时要十分注意前方是否有足够距离,否则超到一半才发现前面有来车,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另外还看到过几个骑自行车和骑摩托车跨南北的人。

图片来源:Google

在澳洲十分盛行的房车营地,直到这一次亲眼看见我才有了概念,之前根本不知道自己需要准备些什么。收费的房车营地里一般会有Unpowered site不带电营地, Powered site带充电设备营地, Cabin包厢, 公用的厕所和洗漱区、厨房、小餐厅/酒吧等。这一程去过的三个营地,设施的完善程度不一,有的微波炉厨具冰箱等都齐全,有的只有炉灶和一个烧水壶,其余都不提供。做行程规划时查到的最简陋的营地(免费)只提供水和一个BBQ炉。开房车和拖车的话一般需要去Powered site(参考价:25-45澳币一晚/一辆车/两个人),那里有专门的设备给车充电和补水(充房车和拖车内电器用的电池、补厕所和厨房的用水)。如果只是普通的车辆,只需要租个Unpowdered site(参考价:20-40澳币一晚/一辆车/两个人)就可以了,需要手机充电的直接去公共区域即可。


在Coober Pedy的地下营地,我有了自己的第一次搭帐篷经历。相对于旁边驾轻就熟的西方背包客,我们摸索了好一会都不知道怎么撑起帐篷,无奈之下把旁边已经在帐篷里睡袋里歇着的澳洲小哥叫出来帮忙。相对于西方小孩,我们似乎从小就缺乏野外生存方面的教育,但正如汗青哥说的,我们只是因为教育环境问题不曾接触而导致一定的缺失,但那并不是不可弥补的。

图片来源:Google
另外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路上旅行的大部分都是老人家夫妇。常常会看到迎面而来的四驱车或者房车里,主驾和副驾上坐着的都是一头白发的老人家。我们开玩笑称因为这里的老人家们有钱有时间。在澳洲,这一群退休后开着房车或汽车房屋到处旅行的老人家有一个专用名词——Grey Nomads灰白头发的游牧人。对比国内的老人家们,他们的兴趣爱好更加偏户外(根源于年轻时的兴趣培养),他们更加注重自己的生活和追求(不捆绑于子女的生活),更加少给自己下限制(不会觉得年龄是个问题),当然,和这里的福利健全也分不开关系。2016年澳洲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年龄为65-74岁的澳洲公民在过去5年到海外旅行的人数增长高达80%,相应地也产生了很多老年人旅行的保险产品和旅游产品。

图片来源:ABC News 

这路上我们去的几个游客中心,工作人员会特别问到我们是来自哪里的,并记录在专门的表格上,如果没有猜错这些信息应该是用于以后做相关服务的提升,例如一些中国游客较多的地方就已经在提供中文版的景点指南,这一点非常值得国内的景点管理学习。在Coober Pedy游客中心我们还收到了一份特别的礼物——一本还未正式出版的中文南澳游客手册。随着南航2016年底开通的国内直达阿德莱德的航线,预计南澳的发展会得到更多中国投资者和游客的推动,以及也会有更多的人会从南澳向中部探索(南航还未开通国内至北领地首府达尔文的航班)。

 一路向北,植被从非常葱郁饱满的绿色变化至植物稀疏红土裸露渐多,但植被并不是单纯的随纬度递减而线性递减,更靠近中心的地方由于地下水较充足反而长出了高大的树。以前一直以为澳洲的desert也是黄沙遍野,但实际只是植被较少的荒漠。在物种控制/生态保护方面,澳洲不仅对国境外的物种严格控制,并且各个州各自也严格规定不能带蔬果、植物、种子、动物等跨境,否则可能会面临罚款。 

乌鲁鲁Uluru也叫艾尔斯岩Ayers Rock,分别是原住民和后来的西方探险者对这一块大石头的称呼。乌鲁鲁位于澳洲中心,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体岩石,高348米,长3000米,因为乌鲁鲁独自屹立在澳洲荒漠中,旁边没有参照物,远看总感觉它很小。真正靠近时,会发现它巨大无比。远观的乌鲁鲁其实很难看,走近后却发现真的很美,而且每一面都各有特色。乌鲁鲁是原住民眼中的圣山,他们会在这里举行各类祭祀典礼等。因其之神圣,我在徒步时基本没有拿出相机,只是静静地赤脚绕着它走,绕行一周,约4小时。在离开乌鲁鲁的那天,我忽然觉得这块大石头很孤单,孤零零地屹立在这片土地不知道有多少百年了?

图片来源:Google


1985年的10月26日,澳洲联邦政府把乌鲁鲁和卡塔丘塔的所有权归还给Anangu原住民,作为条件原住民把这两个地方租借给澳洲联邦政府,租期为99年。到2084年租期结束之前,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机会再见这块大石头?

-- 完 --

以上文章转载自公众号:偏美丽的世界(Pianmeili)


精彩回顾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公号使用宝典】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