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澳洲矿业发展看全球矿业发展

<- 分享“矿业澳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1 矿业澳洲


【矿业澳洲点评】在二十一世纪初期,澳大利亚矿业经历了一次引人注目的复兴。然而在最初的十年间,由于主要资源以最低价格出口长达一个世纪之久,矿业不再被认为是澳大利亚“旧经济”的象征。这似乎证实了普雷维什-辛格假说:随着时间推移,相对于其他商品和服务,大宗商品价格将继续下降。不过,在2000年,亚洲新兴经济体的快速城市化和工业化极大地改变了全球大宗商品市场,这给全球矿业低迷埋藏了一个隐患。

从澳洲矿业发展看全球矿业发展》

1 介绍澳大利亚己从持续攀升的大宗商品需求之中受益匪浅。用于钢铁以及能源生产的大宗商品的价格大幅上涨,在过去十年内尤为急剧。作为回报,澳大利亚矿产工业的组成成分己转向了对煤炭、铁矿石和液化天然气的提取,并且不再进行金属加工。在这十年内的下半年,矿业投资作为整个经济体的其中一项份额,达到了创记录的最高水平。一些特别大型的液化天然气工程项目开始修建,以满足对天然气的强烈需求。一些亚洲经济体为寻求多元化的能源。到2010年,高水平的投资预计将会引起资源生产的大幅度增长。

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提升了经济活动和经济收入,并鼓舞了生产要素转向采矿业。强劲增长的劳动力、材料、采矿业投资,以及它对国民收入、国内需求的影响。位于西澳大利亚州和昆士兰的一些资源丰富的国家,其最初的影响是更容易被发觉的,即使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其享受的福利似乎已经均衡地分配到了整个国家。

比起早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期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前期的矿产繁荣,澳大利亚在这段时间的宏观经济表现已经稳定得多了。其部分原因是由于更强有力的制度框架、浮动汇率、分散资金交易、通货膨胀目标制政权和更灵活的产品市场。在不动摇更广泛的通胀预期的情况下,明确的价格信号和灵活的经济环境有助于鼓励资源转向矿业。

2 全球需求,供应和商品价格二十一世纪初期,繁荣在时间和程度上都超过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高价大宗商品时期,新兴经济体的强劲需求,驱使全球大宗商品价格飙升。在已经按照名义价值计算前二十年(图表1)的平稳增长情况下,从2003年到2011年,澳大利亚资源出口的全球价格(以美元计算)增长了超过300%。而这样的增长有着相当广泛的基础。在澳大利亚出口的关键性炼钢商品价格上,涨幅尤为巨大。能源大宗商品的价格,比如石油和热能煤,增长也很强劲。大宗商品价格的超凡增长凸显了全球供给难以跟上需求增长步伐的问题。

近几年来商品价格的回升正如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到二十一世纪早期。那个时候的实际价格异乎寻常地创造了历史水平新。在美国,与平均价格水平相比,大宗商品价格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己经明显从1981年的巅峰跌落至历史平均水平以下。1998年末期,每桶将近10美元的石油价格猛烈袭来。这是自1974年以来经通货膨胀调整后的最低价格。而实际的基本金属价格和煤炭价格是至少一个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图表2)。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大宗商品价格的停滞减少了生产商投资产能扩张。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是日本“迷失的十年”,也是前苏联的解体。它们的钢铁生产和能源消耗下降了三分之一以上。后来在九十年代,一部分澳大利亚主要的贸易伙伴受到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随即而来的是二十一世纪初期的全球经济萧条和世界贸易急剧放缓。由于大宗商品价格萧条、需求前景受到抑制,矿业投资作为经济体中的一定份额,在整个大宗商品生产国(其中包括澳大利亚)范围内,所占比例相对较低。而全球用于勘探的支出也并不多(库姆斯2000;金属经济学集团2011;图表3)。随着各个公司寻求规模经济,力图弥补下滑的利润率,全球矿产行业有了-波又-波的并购。这也可能导致矿业投资的减少。兼并后的公司合并了他们的资本支出以及勘探预算(霍根2000)。由于长时间的低投资,当全球对大宗商品的需求最终在2003年强烈回升时,矿产行业并没有处于快速增加供给的强势地位。


全球钢铁仃业对澳大利亚铁矿石和炼焦煤的需求根源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到二十一世纪初期,遭受了一段极其漫长的停滞时期,G7经济体和前苏联的生产大幅度下降(图表4)。这是钢铁产业的黄金时期,直到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机的爆发,日本的强劲需求刺激了澳大利亚铁矿石海运贸易的发展。在亚洲金融危机和美国2001年的经济萧条过后,据说全球钢铁工业会有相当大的过剩的生产能力。炼钢国家—注意到美国政府计划提高钢铁贸易壁垒—在2002年同意大幅减少钢铁产能,虽然中国政府将禁止新建炼钢设备并试图关闭废弃的钢铁厂(经合组织2001)。虽然这些声明突显出,在这十年初期,炼钢用品的前景看起来是多么的残酷,但中国钢铁产量却开始加速,同时,2001年经济萧条过后,世界上其余国家的生产也得以恢复。

自2003年以来,新兴经济体己经成为全球经济增长和商品价格飙升的主要推动力。二十一世纪初期,中国的钢铁生产强劲回升,推动全球生产正如1960年代和1970年代早期那样快速增长。当中国庞大的国内市场的潜力在二十一世纪初期就被发现时,十年内实现工业化的快速步伐和隐含的商品价格却并未被广泛预料到。例如,舆论预测始终过小预示中国1999年到2007年的经济增长。直到2010年的下半年,分析专家才开始预测,中期增长率已经超过了中国政府五年计划中规定目标的百分之七至百分之八(图表5)。同时,随着矿业投资占领了GDP的一定份额,到2010年都不会上涨到高于平均值的水平,矿产公司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确信大宗商品需求的回升将会持续下去。

持续的快速工业化和城市化推动了中国对钢铁的需求,这就要求在基础设施、建筑和机械装置上要有高水平的投资。中国经济的“钢铁强度”己经超过了过去的三十年。正如十九世纪晚期处于工业化阶段的美国和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进行工业化的日本一样,经济资源从农业转向制造业,提高了实际收入(图表6)。就如二战后的美国和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后的日本一样,过去的经验表明,一旦基础设施就绪,居民户开始要求更多服务时,钢铁强化过程最终会减缓并逆反。然而,在保障相对低水平的人均国民收入和持续城市化的情况下,高强度钢时期的中国有潜力去保持一段时间。联合国(2009)计划,在接下来的二十五年中,中国的城市人口将会增加百分之五十左右次超过30亿人口的增长—要求不间断的住房投资和基础设施投资。此外,随着印度进入钢铁集约型增长阶段,未来还有相当大的上升空间来满足印度的需求。印度政府正在促进钢铁工业的发展,以此满足本国大量的基础设施需要。联合国预测,在接下来的20年里,印度将会成为世界上人口最为密集的国家。

在中国、印度和中东的推动下,随着这些经济体消耗的全球能源份额从2000年略高于40%增长到2010年50%以上,新兴经济体的强烈需求也正影响着能源市场(图表7)。在用于炼钢和发电方面—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消费国—而印度是第三大消耗国。随着中国在后来的十年里,从一个净出口国转变成为煤炭进口商,中国所占全球煤炭消耗的份额,也从2000年的30%左右上升到了2010年的50%。2010年,虽然中国和印度消耗的天然气仅仅占全球的5%,然而,两国天然气消耗量的增长速度却比世界平均水平要快得多。在全球范围内,因为天然气是最清洁的矿物燃料,也很可能存在某种天然气的替代品,作为一种减少碳排放的方法。

国际能源机构(2010)预计,在这段时期到2035年之间,全球能源消耗增涨的一半,都将是由中国和印度所导致的。随着两国的能源结构转变为天然气,国际能源机构支持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工业的扩张。


3 二十一世纪初期的澳大利亚矿产业澳大利亚是一个商品种类繁多、重要的生产国和出口国。从全球对钢铁和能源的上升需求中,澳大利亚获取了很大的利润。上天赐予澳大利亚丰富的资源储量,比如煤炭、铁矿石、铝土矿、铜和黄金。这些矿产资源都位居世界前六(澳大利亚地球科学2010)。这些资源储备足以维持当前的生产水平十几年。持续勘探和技术进步可能会继续增加供应。同这些资源对比,澳大利亚的石油和天然气储备所占全球比重较少。按照目前的开采速度,澳大利亚的石油储量将在大约20年内消耗殆尽。但是,据了解天然气储量近十年来己经强劲增长,并且可以维持当前生产率更长一段时间。

在二十一世纪初期,澳大利亚矿产业正在遭受全球大宗商品市场的疲软,这一点在前一章节中提到过.其中部分行业,包括黄金和基本金属,处于亚洲金融危机后投资周期的下行阶段。勘探支出作为经济份额,是自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早期以来的最低水平。早在十年前,几个矿产公司的失败就反映出该弱点,包括2001年的帕斯明科公司和半人马矿产公司,以及蟒蛇镍公司2002年债券违约。在全球企业并购的浪潮中,一些澳大利亚矿业公司成为了跨国公司的一部分。公司寻求规模经济来维持利润率。最著名的是必和必拓公司的合并,Mount Isa矿山公司由斯特拉塔接管,力拓矿业掌管诺斯有限责任公司。总体而言,2000年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的前20名矿业公司,到2005年年底,只有其中7个仍然在澳大利亚上市。澳大利亚的资源出口价值在2000-2010年期间强烈上涨,到十年后年底,超过了出口总额的一半。相反,在澳元条款中大宗商品价格的年均增长百分之九的推动下,期间资源出口量每年仅仅增涨3%,相当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增长率的一半。矿产行业在十年内将会发生巨大的结构变化。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加工金属(如铝、铜和黄金)几乎构成了澳大利亚三分之一的资源出口,跟铁矿石和所有其他矿石的混合出口一样多。


但是,到2010年,澳大利亚的相对优势已经明显地转向煤炭和铁矿石的出口,因为在澳大利亚,煤炭和铁矿石的产量,尤其是它们的价格增长都很高。相比之下,加工金属出口量缩减,同时他们在出口总额中所占份额也急剧下降。由于澳大利亚一些主要油田的逐渐枯竭,即使这点被石油向十年快速增长的液化天然气的生产转变所抵消,原油出口量也还是下降了。

在一段历史背景下,就买卖收益、投资和就业而言,2000-2010年的矿业繁荣作为经济体中的以份额,比起前面数十年的矿业繁荣要宏伟得多。在大宗商品出口收益增长的推动下,十年之后,矿业收入从2000年GDP的6%増长到14%。矿业投资从2000年GDP的百分之一最近增长到了4%以上,远远高于之前繁荣时期的水平。矿产就业从2000年就业总人数的1%以下—至少一个世纪内的最低份额,十年后上升到了1.7%—至少五十年内的最高份额。目前十年内,该比率持续上升。这十年来,矿产业受益己经迅速增涨,但即使是矿产业就业超过了两倍,在股金总额中也猛涨,输出量也只按照平均每年百分之三的速度增涨。因此,劳动生产率和多因素生产率估计都已经从2003年前后开始下跌,那时候大宗商品价格才开始迅速上升。相反,其他矿石的开采己经经历了一个小得多的繁荣,而金属制造业己经削弱了十年。矿产业就业的构成与获利、投资完全不同。石油和天然气工业雇佣相对较少的工人,这就反映出其高资本密集度。这个行业的大多数受雇佣者都从事着矿石开采、探矿和支持服务的工作。就业中最突出的趋势是金属制造业的稳步下降。金属制造业雇佣的工人数量,是矿产业十年初期所需工人的两倍多。然而,金属制造业在2000-2010年期间,以一个小雇主的身份结束了。


4 大宗商品的繁菜中国对钢铁和能源需求的上升,对大宗商品市场造成了巨大的变化。铁矿石和炼焦煤是钢铁生产的关键性输入,而热能煤主要是用于发电。澳大利亚是一个相对廉价的铁矿石和煤炭供应商,拥有大量储备的的赤铁矿石,出口前不需要过多加工。澳大利亚还拥有大量的优质黑煤,其特点是灰碳和硫含量较少。澳大利亚的采矿作业相对来说也很有效率,同时靠近亚洲市场,减少了货运成本。随着收益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年代不到GDP的1%,截至2009年升高到了超过GDP的3%,铁矿石已经成为了近几年来矿产业中比较大的份额。

同时,作为GDP份额,铁矿石投资已经远远高于历史水平。近几年,当投资达到了那个时期以来的最高水平时,煤炭工业的收益也己经迅猛增加,越过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能源繁荣的高度。

在这十年的初期,分析师曾预测各国对炼焦煤和铁矿石的需求并不强烈。他们预料,世界钢铁生产的稳健增涨会被更加高效的、只需极少原材料的炼钢运营抵消掉一部分。而中国对其日益增长的需求获得了认同。中国被认为有丰富的煤炭储备。亚洲金融危机过后,中国政府为刺激生产商出口煤炭提供了奖励措施,随后,出口增长压低了国际价格。政策方针的制定,面对的可能是一个极富挑战性的环境。因为政策方针努力保证,能够继续遏制总需求和通货膨胀压力。就这一点而言,以当前的矿业繁荣来检验过去的矿业繁荣,表明了相对价格和配置效率中灵活性的利益,有利于缓和变化、将灵活性效益投入使用和国内消费模式。

——李雪蕊


——矿业澳洲经典栏目《矿务澳洲》,敬请传播,转载请注明微信公众号矿业澳洲miningau。矿业澳洲网站:www.miningau.com。


【澳洲矿产招聘信息】澳洲矿产公司招聘专职销售经理、技术工人和矿业工程师详情请咨询Tony,微信ID:staratlas。有意者请投简历至邮箱opalme2015@gmail.com。

【澳洲玉矿招商信息】澳洲玉矿年产量100余吨优质澳洲绿玉髓原矿石,诚招国内玉石加工厂商合作,可以在悉尼建厂,以澳洲原产品牌进入澳洲旅游业,也可以进入国内市场。我们只做纯天然玉石。有意者联系Tony,微信号:staratlas。

【昆士兰铜矿】昆士兰州铜矿开采项目,需求建湿法处理厂,详情请咨询Tony,微信ID:staratlas。

【澳洲锰铁项目】澳洲高锰铁回收材料,锰18%铬2%;澳洲锰矿渣,平均锰品位10%,详情请咨询Tony,微信ID:staratlas。

【矿业澳洲公众号操作说明】

  1. 置顶操作:从公众号阅读进入矿业澳洲公众号页面设置

  2. 进入矿业澳洲项目推荐:矿业澳洲精选澳洲金矿、镁矿、锂矿、镍矿等位于澳洲的矿权和矿产品等资源信息,我们不定期在这个位置发布。


找澳洲资源项目,点击下面的“阅读全文”(read more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