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远读城”微珀斯专栏】荒原秘境:打开西澳的第三种方式

<- 分享“微珀斯”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6 微珀斯



在西澳,不需要去寻找童话;它的原野本身,就是童话。

如何认识真正的澳洲?可以在这里工作生活,可以来这里旅行,但是要认识真正的澳洲,这些都还不够。请看本文作者的独特体验:在澳洲,现实和秘境是如何被打通的?

 

之一  荒原童话

 

周未,抛开斗米计,驾车在澳洲荒原上疾驰,已经成为我澳洲旅居生活中最大的乐趣。

300多万平方公里的西澳,除珀斯一城之外,基本无人。

 

经常,行半天,不见一人,连车也很少见。有时,我还会趁兴,将车开到没有导航,有时连公路也没有的地方。

 

在没有公路的地方,车子驶过,后面扬起厚厚灰尘。给人感觉,是到了天涯的尽头。然后,静静地等古原日落。

 

仿佛这个世界没人来过,我是她的发现者。只有这样,我才能体会真正的澳洲。

 

很多时候,我们读童话,只在书本上;而西澳的原野,本身就是童话。

 

西澳的旷野,往往白天比国内的午夜还要寂静。很容易让人产生童话般的现场感,仿佛将一切喧闹,丢进了梦里。

 

这个世界是透明的,纯净的。

 

看不见人,也不见一辆车,所见到的是荒芜,袋鼠们、还有鸟类的家园,再就是满山遍野的,不知名的野花。

 

所听到的,只有风吹麦浪的沙沙声,还有风拂过树林的哗哗声。

 

在这样的原野里,一只鸟的叫声,都会格外清晰。

 

若真的见了其他人,反倒显得多余,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哪怕是夜深,在荒原上驾车狂奔,亦没有恐惧的感觉。因为知道这里是地球最原始的存在。

 

反倒是在国内,这种极端的时候,会滋生很多阴暗的想像。

 

看来,人的恐惧,往往来自于自己所属的文化背景。

 

之二  麦海乐章

 

10月的一个周未,往珀斯以北,经过260多公里的自驾之后,我抵达了 Dalwallinu(达尔沃利纽),一个以盛产小麦著称的小镇。

 

Dalwallinu更被人记住的是,她是西澳最盛名的野花走廊的起点。而这条鲜花走廊绵延数百公里。

 

小镇的名字,据说,来源于"place to wait a while"(可以让你发呆一会儿的地方),听起来就让人心动。

 

车子还在路上,让人震撼的大面积农业耕作的场景,就让人抑止不住的兴奋。我朝着最广袤的原野奔去,直到一个叫做Maya的地方。这里已经到了公路的尽头,剩下的只有土路。

 

选一处高岗地,远远望去,除了麦子,还是麦子,偶尔大朵的云飘过,将大片阴影投在麦田上,于是整个原野的色调,明暗交替,像宏大的音章。又像是一部大片的前奏。

 

金黄色的原野和蔚蓝的天幕组合在一起,让人感觉不像人间能有的景象。

 

如此大面积的小麦种植基地,以致于你会怀疑,到底是否人的作品?在我们的印像中,只有老天才有这样大的手笔。

 

走进麦浪,更让人神奇的是,每一株麦子都很整齐的排在一列上,像士兵在站正姿,无一株忙乱。

 

大自然,可不会干这样的事。大自然的规律只会暗藏在现象之后,却不会这样的外显。

这整齐的麦子阵列,又在提醒我们:的确是人的作品。

 

再看脚下的泥土,那不能称之为土,只是一些砂粒,十分干燥,车子辗过,尘土飞扬。这样的环境,比较适合沙漠植物。

 

真是让人觉得神奇,这极度干旱缺水的地方,却盛产全世界最优质的小麦。

 



之三  诗意农耕

 

难道是老天特别眷顾西澳人吗?

 

让他们拥有如比美好的产业,不仅有丰饶的收成,还有最诗情画意的环境。

 

在这里当一个农夫,每个人都在进行艺术创作:收割机是画笔,原野是大画布,苍穹则是他们的工作室。

 

在这里当名农夫,每个人都能成为浪漫的诗人,每个人都能成为与天地对话的哲人。

 



做了多年的农业记者,接触过无数的中国农民。一直为他们的辛劳和收获之低,感到揪心。

 

同样是原始,中国的农民是在千百年耕种盘熟的土地上,从事着最原始的耕作,以求生计。

 

而这里的农场主,别是在最原始的土地上,用最现代的机器,从事一份体面的职业。

 

也因为农业的发达,再加上老天白送的矿产资源,西澳成为澳洲最富裕的州。

 

最古老的产业,在不同的国度,竟然分别成了落后与先进的代名词。

 

在西澳广袤的原野上旅行,现实和秘境,就这样交相呼应。

 



 (作者为前资深媒体人,科庭大学访问学者,华中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传播系吴志远主任,吴教授是湖北传媒业著名的十大名笔,专栏作品屡屡刊登于国内著名报刊和杂志。本文亦载于《湖北日报》移动终端《动向新闻》"思想"版块的《志远读城》专栏。)


关注“微珀斯”!!俯瞰西澳州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