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心!新西兰人最大的死亡威胁竟然是这个!

<- 分享“新西兰天维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0 新西兰天维网





新西兰是全球肠癌发病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每年有超过3000人被诊断出肠癌,1200人死于这种癌症。

这一数字甚至是车祸死亡人数的4倍,肠癌已经和乳腺癌、前列腺癌一起成为新西兰人最大的死亡威胁。

其中,很多人由于确诊太晚,年纪轻轻就被诊断为肠癌晚期。

数据是冰冷的,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究竟是什么?看完下面这几个真实案例,或许能引起我们的对这种疾病的重视。


故事一

女人四十一枝花,奥克兰一名39岁妇女Kim Girbin却在今年6月被确诊为肠癌晚期。医生说她只剩下一年半的时间,身为母亲和祖母的她已经开始安排后事。

Kim Girbin三年前就开始跟自己的家庭医生反映了肚子疼的症状,但一直没有得到确诊。最后的诊断医生说,她体内的肿瘤太大,以致于无法手术治愈,癌细胞已经通过淋巴扩散到了全身。

“每天早上醒来,我都希望这一切只是一个噩梦。”


故事二

如果直肠出血以及肠胃功能紊乱六周以上,那么就要引起注意,这很可能是肠癌的主要征兆。

三年前,Kim Girbin就发现自己出现了持续性的肠胃刺痛,一度痛到无法驾驶,经常被迫在高速路边停车。


当她跟GP反映这种情况时,却一直没有被安排去做结肠镜检查。她说:“GP一直说这是女性生理问题,或者是年纪大了肚子有时候是会痛什么的。身体是我自己的,正常情况下肚子不可能那么疼,太怪异了。”

今年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当被告知还需要等待三到四个月才能接受公共免费结肠镜检查时,6月份,她花了2000纽币去私立医院做了肠镜检查,结果却是这样令人心碎。

在这之前,她还去私立医院做了超声检查,不过那家私立医院只给她做了骨盆检查,却没有按照她的要求给她做肠胃检查。

她说,如果自己知道这些可能是肠癌的征兆,她一定会早点去做肠镜检查。

“如果这种疾病可以发生在我这样一个看上去很健康的人身上,那就可能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

“我想说的是,一定要关注自己的身体。如果有问题,就一定要去找医生,不要听之任之。”

故事三

另外一名罗托鲁阿的36岁妇女Toni Hamill也是这样的情况。她的直肠疼痛和出血现象持续了2年,仍然不足以获得结肠镜检查的转诊,家庭医生给她开了痔疮膏,但是症状没有得到缓解。

有个专家说她的情况不需要进行结肠镜检查,还有个专家说她可能得的是肠胃功能紊乱症,不过没有人跟她提起过有可能是肠癌。

等她接到肠镜通知的时候,已经怀孕四个月,她不得不拖到小孩出生九个星期后才做上肠镜。

然后她接受手术,切除了33厘米肠部,并开始接受化疗。她说:“我希望人们意识到,一旦发现这种症状,一定要寻根问底。”


故事四

当前,有很多年纪较轻的新西兰人在通过结肠镜检查后被发现得了肠癌,其中很多人在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奥塔哥大学结肠直肠学教授Frank Frizelle领导的一项研究发现,在过去的20年时间里,新西兰年轻女性的结肠癌发病率提高了13%,年轻男性的发病率提高了18%。

他表示:“尽管比50岁以上老年群体的发病率要低,但年轻群体的发病率越来越高了。”

公立免费的结肠镜手术一般由新西兰各地卫生局负责。而那些没有家族史,年龄低于50岁的人,接受结肠镜手术的门槛要比年纪高于50岁的病人。


基督城38岁男子Brad Beveridge相对来说幸运很多。他表示,自己在两年前出现肠胃不适症状,一开始没注意,后来出现便血现象,他就去看了家庭医生。

他说,自己的一位朋友也是在一年前死于肠癌,当时没查出来,因为他的家庭医生从来没有建议他去做进一步的检查。

Brad Beveridge后来去做了手术,切除了肿瘤,做了化疗,一年过去了,没有出现癌症症状。


“我觉得我是幸运的,不然的话,我现在肯定情况很糟糕。”

Brad买了私人医疗保险,这让他接受肠镜检查变得更加容易。“我的家庭医生说,我其实不符合公共医疗系统中,接受检查的标准,因为我太年轻了。”

基督城的一名家庭医生Dr Ben Hudson表示,家庭医生在建议病人接受肠镜检查时,需要考虑到临床因素和医疗服务的可用性。

故事五

即使有家族肠癌史,49岁但尼丁女子Sandra McNab仍然没有获得接受肠镜检查的许可。当时她出现了肚子疼痛和严重呕吐的现象,持续时间长达半年。

去年12月,她被诊断患有肠癌。虽然后来也接受了手术和化疗,不过之前被误诊的经历让她特别崩溃。

“讽刺的是,因为我有家族史,所以每隔五年,我都会接受疾病筛查。但是我出现了这样的症状,他们却不让我检查。“

就算是体重一下子掉了16公斤,肚子疼到要医生给她开吗啡,医生们还一直说她只是便秘。

“当时的情况已经糟糕到让我萌生了自杀的念头,我穷尽了一切方法,还是求助无门。我不希望有人经历我经历过的这些。”


对此,坎特伯雷地区医疗委员会表示,要求接受肠镜检查的人数远远超过了他们所能提供的服务能力。“所以有些要求就会被筛除,一些本可以因此受益的人可能会被拒绝,往往产生大家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延伸阅读

Stuff获得的文件显示,去年5月到今年7月之间,该医疗委员接到了2464份肠镜检查要求,有170人被拒绝。

八月,卫生部的一份资料显示,2015年至2016年间,全国范围内短缺的肠镜检查超过2300个。

新西兰癌症协会负责人Dr Chris Jackson表示,由于新西兰的肠癌率较高,一旦遇到出现肠胃症状的病人,每个医生都要注意。

他表示,在未来三年里,新西兰将启动全国肠癌筛查项目,未来需要接受肠镜检查的人数会出现激增。

今年五月出炉的”2016/17的财政预算案“中,推出了国家肠癌筛查计划,未来4年总计投入3900万。该计划预计在未来两年对全国60-74岁的超过70万老人进行筛查。

在Waitemata地区,当地卫生局已经成功运行了一个肠癌试点筛查项目,有300多人已经被诊断出患有肠癌,同时数以千计的居民有肠息肉或腺瘤,可见大肠癌筛查项目将有效地帮助人们发现息肉和肿瘤并切除它们以防止癌变。

对于将全国肠癌筛查列入新的财政计划,新西兰大肠癌组织发言人Sarah Derrett表示出极大的赞同:“所有在50-74岁(大肠癌高发年龄)之间的人都应该有获得大肠癌筛查的机会,今天的这一决策将改变在世界范围内最糟糕的新西兰大肠癌死亡率。


来源:新西兰天维网


合作/推广请邮件至 marketing@skykiwi.com

爆料投稿请邮件至 you@skykiwi.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