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报道】西澳民间学者14年探寻惊人发现:成吉思汗或曾在珀斯兴建天文台

<- 分享“微珀斯”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2 微珀斯


珀斯民间学者Lynda Nutter公布了她的发现:位于珀斯附近Helena Valley,有一处土著人的祭祀遗址,是元朝皇帝派人在澳洲设立的天文台。

 

日前,微珀斯团队在参加西澳澳中友协组织的一次会议上,Lynda Nutter向来宾介绍了她的研究成果。

 


从2003年起,Lynda Nutter开始关注并研究澳洲原住民的历史,她发现了一些特殊的线索。她比对了西澳大利亚土著人的语言、文献记载、民间传说,发现当地土著人的语言中,有很多发音与汉语非常类似。
 


通过对中国元朝时期有关天文方面的文献研究,并且自建了测量工具,她发现在当时的条件下,利用在元朝大都(今天北京)以及西澳的观测点,可以有效测量有关星系、月球、太阳以及地球自身的运行数据。
 


Lynda Nutter还研究了欧洲天文学的历史。她发现,欧洲天文学知识,在中国元、明两代,有个不正常的突然飞跃。当时,一些传教士,提供了很多关于天文方面的数据和运行图。但是,这些传教士未能交代这些数据的具体来源。
 
Lynda Nutter推测,因为这些传教士很多去过亚洲,他们就直接将中国、日本天文学知识、地图,直接署上自己的名字,献给教皇和欧洲各国的君主。
 



Lynda Nutter研究已经引起有关方面的关注,西澳ECU大学派出研究人员协助她进行研究,相关论文即将在有关学术刊物上发表。西澳政府也已拨出经费,让Lynda Nutter对天文台遗址进行激光扫描。
 
Lynda Nutter更希望,她的研究能够引起更多的专业人士的关注,对该课题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以纠正欧洲殖民者在撰写澳大利亚历史时,所犯下的一些错误。
 


深度阅读


从歌手到虔诚史料挖掘者:她的人生很“澳洲”


Lynda Nutter,就像西澳原野上盛开的一朵野花,也同其他澳大利亚的女性一样,美丽、自强,不会顾影自怜,尽可能地活出自己的精彩。就像清早,走在公园草地上,前面有个漂亮女孩遛着狗。突然之间,女孩头向后仰,背部后弯,双手触地,做了个精彩的下桥动作,流畅自如,美轮美奂。然后,若无其事地牵着狗往前走,让人惊艳不已。
 

之一  美人暮年

Lynda Nutter,一个前流行歌手,为何愿意花14年时间,去研究跟她生活本来毫无关系的领域?尽管这是一个很有震撼力的故事:成吉思汗曾派人到澳洲建立天文台。
 
在澳中友协的联谊会上,知道这个故事之后,出于好奇,专门在周日,一个阳光灿烂的春日午后,拜访了西澳民间学者Lynda Nutter在珀斯北部的家。


 


在正房后面,有个两间漆成乳白色的小平房,正对门的柜子下面,放着吉他、小提琴等乐器。这是Lynda的工作室,她平常就在这里做研究。


 


走进去,里面简单几样家具,书柜、桌子,物品有点乱,却很清爽。整个布局,就是一个文青的工作室,绝不像一个六旬老太太的房间。
 
年轻人走进去,绝没有违和感。这就是澳洲人,永远保持着年轻的心态,哪怕年龄大了,一样独立,一样自由,不会让老气横秋的东西,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
 
在她的工作室里,看见其中一个书柜顶格上,有张年轻的金发美女照片。我们有点疑惑,按照常理,Lynda这样年纪的人,不会在自己的房间里,放年轻美女的照片。除非照片有特殊意义。于是问Lynda:“有您年轻时候的照片吗?”她笑了,指着我刚才看到的那张照片说:“那张唱片上的就是!”
 

拿出那张唱片。上面的金发女郎,黑色西装,白衬衣,扎着黑色领带,嘴巴微张,嘴角稍稍上扬,装扮时尚帅气,好像正对着某人说话。想当年,这一定是最前沿的着装,与她当时流行歌手的身份相符。Lynda说,她大学时期就和朋友组建了乐队,还曾经在日本演出过半年。
 
简简单单的描述,立刻勾勒出一个巨大的想象空间:Lynda这一生,该有多么丰富多彩?而现在,一切都归于平静。
 

之二 殖民真相


这样一个前半生很喧闹的人,为何后半生会搞起需极耐得住寂寞的历史研究呢?是兴趣驱使着她。
 
Lynda说,歌手退役之后,她就在珀斯当地的原住民剧院里做编剧,帮助西澳土著人编排话剧、舞蹈之类的。而这过程之中,她接触了大量的土著人。开始对他们的历史、习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开始是因为工作需要,后来,则希望了解更多的真相。
 
她说,跟土著人接触越多,越发现由欧洲人书写的澳大利亚历史不可靠。澳大利亚中学历史课本说,欧洲人来到西澳的时候,这里荒无人烟,是无人区。
 
实际上,早在欧洲人发现西澳之前,在天鹅河(滋养着珀斯市)两岸就生活着很多土著人。欧洲人来之后,这些土著人命运可想而至:被驱逐、被屠杀。而在做了这些残酷的事情之后,欧洲人还想从历史上、文化上将土著人彻底地抹去。
 
土著人的遭遇,让Lynda感到非常震惊。她没有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的。出于对土著人的同情,她开始有意识地搜集土著人的资料,同时,也接触了更多的土著人,交了更多的土著人朋友,她想了解更多土著人的历史。
 
不料,这种接触,彻底改变了Lynda的人生。她开始专心的做起研究起来。在研究土著人的历史中,她又发现了很多新的,让她始料未及的事情。


 


随着研究的深入,她发现,在西澳土著人的文化中,有很多东西,都毫无例外地指向北半球的中国。这让她的研究,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
 

之三  蛛丝马迹


她发现,土著人的文化中,有很多地名的发音,都跟中文比较相似。例如,土著人说的“liang san yu”(凉伞屿 Cool Umbrella Islet);“Chen Jiao”(沉礁 sunken Reef);Nan Fu Shan (南傅山 Nanfu Hill)。这些中文地名,在郑和的航海地图里,都一一地提到。
 
这些蛛丝马迹,引领着Lynda前行,她期待得到更多的线索。她开始进行更多的对比性研究。但是,新领域的研究,对于Lynda这样一个大学读了一半没毕业的歌手来说,实在是个巨大挑战。她既不懂中文,也不懂天文学,还不懂数学。而要做这些研究,完全需要重头学起。显然,这些学习,让她吃尽苦头。痴迷起来,她埋头下去,就是两、三个月。有时,她自己也受不了,抛到一边。再也不想碰这些资料。但是,时间一长,她割舍不下,又开始研究起来。

对她的新爱好,她的丈夫、孩子,一开始都表示不理解。儿子甚至认为她疯了。不过,后来大家发现,她确实乐在其中,转为支持她。
 
从2003年初起,Lynda的研究,至今已经持续了快满14年。这些研究,让她有更多的成果。

之四 神秘天文台


Lynda发现,在珀斯附近Helena Valley,有个土著人的神秘祭坛。她经过多方考证,认为是元朝成吉思汗统治时期,在澳洲设立的,用于观察天象的天文台。这个天文台的地址,刚好跟北京(大都)当时的天文台,加上赤道,形成一个对称的垂直三角形,用于计算天文距离。元朝选择澳洲设立天文台,还因为这里云少天蓝,气候适宜,非常有利于观测天象。
 

遗址上的这块石头刻着两个中文字... ...



Lynda 的付出,有了初步的收获:西澳ECU大学专门派老师配合她研究,给她专业上支持。西澳大利亚州政府终于肯出资,对天文台遗址进行激光扫描,做资料的保存。


两个中文字是:“太白”,据估计,是用于观测太白金星
 


Lynda还认为,她的研究揭开了一个大骗局。她说,在中国的元、明时期,欧洲的传教士,突然间有了很多的天文学发现。而这些发现,却找不到原始的依据。Lynda推测,这些天文学知识,很多都是欧洲传教士,从中国、日本等偷过去,偷偷带回国,直接署上自己的名字,献给教皇和各国的君主。
 
Lynda认为,西澳土著人跟中国的联系应该一直都有。在郑和的航海地图中,将澳大利亚标明为“赤土”。
 
史料记载,郑和的船队来到赤土时,遇到一场天灾,包括陨石降落引发大火,海啸等。这些记载与澳大利亚土著人的灾难记载,在时间和具体事实上,一一吻合。为了让自己的研究得到更多的资源,Lynda加入了西澳的“澳中友协”(Australia China Friendship Society of WA)。在那里,有很多中澳文化交流的活动,让她了解更多的中国文化。这对于她研究土著人文化与中华文化之间的联系,有很多的帮助。
 
在“澳中友协”的帮助下,今年5月份,她获得了一次去北京的机会。她乘机去了北京的钟鼓楼,她认为那是中国历史上研究天文学的地方。在北京,让她的很多假设,得到了新的认证。Lynda说,自己已离不开这个研究。她希望,她的研究,能够引起更多的专业人士,来关注这个领域。发掘更多的史料,揭开被欧洲人改写的原住民历史真相。
 


本文作者:

吴志远(科庭大学访问学者、微珀斯特约撰稿人)

张禾(科庭大学博士)

鸣谢张禾博士陪同微珀斯团队采访和翻译


关注“微珀斯”!!俯瞰西澳州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