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汇率机制引发人民币“七连跌” 业内对其未来仍担忧

<- 分享“墨尔本房地产快讯”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3 墨尔本房地产快讯


人民币中间价连续第7天下调,从本周一开始的四天内已暴跌近600点。截至13日澳洲东部时间中午13:30,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当日再度下调38点,报6.7257。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官员表示,此次大跌是新的汇率机制运行结果,同时也是由于10月上旬的外围市场动荡;但也有业内人士对于人民币汇率的未来仍显担忧。

据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数据,昨日(10月12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大幅下调160点至6.7258元,创2010年9月14日来新低。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也创下今年1月初以来新低,是10月1日正式“入篮”后连续八个交易日下跌,同时创下2014年3月以来最长连跌纪录,离岸人民币流动性吃紧。今日凌晨公布的美联储9月议息会议结果巩固了12月加息预期,美元指数攀升七个月高位破98。美元兑一篮子货币守在七个月高位附近。“硬脱欧”担忧得到舒缓,英镑反弹。美元兑日元上涨触及至十周最高104.48,欧元持续下跌11周低位1.10附近。截至发文,人民币汇率仍处于下行趋势。

大跌趋势:正常市场化波动?

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前司长管涛表示,人民币大跌完全是一种正常的市场反映,一方面反映了新的汇率机制运行结果,另一方面也与国庆长假期间外围市场动荡有关。他指出,中国国庆长假期间,外围市场发生了一系列影响汇市的事件,包括日元大幅升值,英国脱欧议程确定等等,均对之后人民币汇率走势有一定影响。

他还认为,人民币兑美元的大跌也可以看出,央行对新机制运行下的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的容忍度明显提高,也意味着人民币汇率更向市场化迈进。这也是央行和市场的相互试探、相互博弈的过程,通过市场的力量寻找人民币汇率的均衡点。

至于人民币后续走势,管涛表示,中国实行的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如果新机制运行下市场反应并不是太大,估计央行不会出手干预;但如果大幅波动并影响到市场对汇率的预期,央行也不会坐视不理。

中国央行2015年8月11日完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并一次性贬值近2%,同年12月引入参考“收盘价+一篮子货币汇率”的中间价形成机制。

中国央行10日转发中国货币网文章称,虽然人民币中间价跌破6.7,但与发达经济体货币和其他新兴经济体货币相比,贬值幅度相对较小,CFETS测算的人民币汇率指数仍是升值的。

人民币未来:过大的M2?

先给大家看一个数据,这是2006年以来每年年初的人民币广义货币供应量(M2)。货币供给的一种形式或口径,以M2来表示,其计算方法是交易货币(M1,即社会流通货币总量加上活期存款)以及定期存款与储蓄存款。

从2015年到2016年,人民币广义货币供应量增加了17.36万亿元,折合美元约2.61万亿元,然后再将这个数据与过去一年之内全球最大的四个经济体M2的扩张量(可以理解为印钞量)进行对比。按照各国2015年GDP来计算,中国一年的印钞量=0.63个日本=0.78个德国=0.92个英国=1.08个法国=1.25个印度=1.44个意大利=1.47个巴西=1.68个加拿大=1.89个韩国=1.97个俄罗斯。

按照我们央行预定的13%的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长率:中国一年印钞量相当于法国一年的GDP,两年印出来“英国+法国”的GDP,四年就可以印出来欧元区的GDP,八年时间(到2023年)可以把除美国和中国之外其他经济规模前12名的所有国家GDP给印出来;如此的货币发行节奏,到2020年,中国的M2总量将会达到220万亿元。

本来实体经济相比虚拟经济的比例已经变得微不足道,广义货币供应量如果继续增长下去,实体经济恐怕会被泡沫倒逼,毫无还手之力。

外资投行:放下6.7大关,寻求新平衡点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表示,央行在海外市场汇率短期内出现大幅波动的情况下,并没有刻意坚守6.7这个心理关口, 在一定程度上向市场传递了这样的信号:目前看来至少6.7不是人民币汇率的底部,央行可以容忍人民币汇率未来在更大的区间内宽幅双向波动。

章俊认为,在美联储年底加息预期的背景下,包括人民币在内的新兴市场货币的确有贬值的压力,但同时也需要看到有很多积极的因素,包括中国经济在三季度末已经有企稳回升的迹象,以及人民币在 10月1日被正式纳入SDR,这都会加强海外对人民币资产以及汇率的信心,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对冲美联储加息所带来的负面冲击。

如果人民币汇率再度出现贬值,是否会引起东南亚国家货币的跟随性贬值?因为毕竟中国是他们的主要贸易伙伴,也是主要的出口竞争国。东南亚国家为了保持本国的相对竞争力,很容易做出跟随贬值的选择。

对此业内人士指出,本轮人民币汇率的贬值幅度不会很大。不必担心造成外界的连锁反应。事实上离岸人民币汇率已经出现了企稳的迹象。并且人民币针对一篮子货币的平均汇率仍然保持平稳。不应该只用美元汇率来衡量人民币汇率的涨跌。

中国外管局官员此前也称,保持对一篮子货币的基本稳定是当前人民币汇率的主基调,人民币入篮SDR后跨境资金会流入,短期规模不会很大。今年资金流出压力在缓解,人民币贬值压力也有缓解,人民币汇率不具备长期贬值基础。 

*文章内容转载自GOLDMATE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