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被骂"滚回中国去" 我该怎样向孩子解释?

<- 分享“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2 美国中文网


提示点击上方"美国中文网"↑订阅本微信推广平台


10月9日,《纽约时报》都市版华裔副主编Michael Luo的一封公开信,让“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问题,再一次成为议论焦点。
Michael Luo于星期天在《纽约时报》刊登的公开信。

Michael Luo在信中描述了自己的一段经历:一个中午,他与家人朋友正在纽约上东区找餐馆吃饭。一位衣着得体的女士(Michael Luo没有提到她的族裔,但肯定不是亚裔)嫌他们的婴儿车挡住了路,嚷道:“滚回中国去!(Go back to China!)”
种族歧视和“微侵犯”

Michael Luo说,这位女士穿着很好的雨衣,拿着iPhone 6 Plus,看起来“挺正常的(normal)”。而她代表的,似乎也是一种“正常的”现象。知道Michael Luo的事情后,不少亚裔都说,这一幕太熟悉了。

纽约州众议员金兑锡对我们说,还是孩子时,他在校橄榄球队的更衣室里听到过各种我们能想象到的带种族性质的称呼;而现在,更多的是一些“微侵犯(micro-aggressive)的问题”。
金兑锡
纽约州众议员

有人会问我,“你是中国来的还是韩国来的”?或者,“朴先生,你认识我去的那家干洗店的员工吗”?

而如许多人所知的一样,那些听起来对亚裔的赞扬性“概括”,其实也不过是另一种种族成见。
刘醇逸
纽约市前主计长

对于亚裔的种族成见早已存在,直到足够的亚裔公开地指出这个问题,并解释清楚恶意的种族成见为什么有害,这样的现象才会停止。“亚裔都很勤奋”往往意味着亚裔不能成为好的领导者,“亚裔学生都很聪明”表示亚裔在运动、艺术、管理或者其他非学术领域很难有成就,“亚裔对美国的贡献很多”则是在暗示,亚裔并不是真正的美国人,而是永远的外来者。

前几天,在Comedy Central反嘲Fox新闻台种族歧视栏目的视频里,结尾处华埠柏路联盟成员李卓勋(Jan Lee)和钱信伊的幽默对话可谓是亮点,然而,虽然李卓勋可以对这样的种族言论进行有力的反驳,他却也不得不承认,类似的言论还有很多,根本反驳不完。

在回复给本网的邮件里,他也分享了他眼见的种族歧视。
李卓勋
华埠柏路联盟成员

在华埠,一些白人常常在我们的居民面前高谈阔论,就好像我们都听不懂英文。我听到许多白人导游公开谈论华人,好像我们根本就不是美国人。

我们在纽约经常感受到这种一种“微侵犯”,比如当亚裔走在街上,有些人不会给我们让路,哪怕他们只是一大群人在闲聊而占了地方,哪怕要过路的是亚裔的老人或小孩。在地铁里,还有人会推搡我们。

还有那些来到华埠开酒吧的白人店主,他们常说自己是改善华埠饮食环境的唯一力量,这对于数千名经营良好、促进了本地经济的华人店主来说,是一种侮辱。


Michael Luo在自己的twitter上征集人们遭遇的种族歧视,从回复里看,类似事件出现的形式大大超出我的想象,除了最耳熟能详的“你到底从哪里来(Where are you really from)”或者“你说英语竟然没有口音(You barely have an accent)”,种族歧视还有很多种可能,其中很多就是所谓的“微侵犯”:


“邻居停下手里的割草机跟我开起玩笑,让我以后如果开餐馆的话,不要给他吃我家的狗。”

“一位女士问我的丈夫是不是中国人(我是韩裔),我说'不是,他是白人'。她说:'你们现在还能这样做了?'”

“我的华裔丈夫生来就是洋基队的死忠粉,而洋基队的检票员对他和我们的儿子说:‘你们是来看’
松井秀喜(前洋基球员,日裔)的吗?”

“我大学室友的女朋友问我会不会说'亚洲话',还问我是不是看东西都是宽屏的(一个说亚洲人都眼睛细长,看东西是细长版的梗——编者注)。”

“我父母住在南加州圣盖博谷,到现在还有邻居会嘀咕'这些亚洲人把我们社区都占完了'。”

“在我们的学区里,我们是唯一的三户亚裔家庭之一,我们每周都会受到辱骂。”

在理应给孩子灌输公正平等理念的学校,似乎也难以避免这种现象。

“学校让我上英语补习班,就因为我没有一个美国名字,而我当时的阅读成绩是全班第一。”

“一位老师把我和班里另一个女孩子搞混了,我们纠正她以后,她说'反正你们他X的看起来也差不多'。”

我记得有一种说法叫作“accidental racism”,无意中的种族歧视。在大多数回复里出现的场景,也许也属于这种情况。而不幸的是,不管有意还是无意,这些现象并没有因为时代前进而消失。

政治环境恶化种族歧视?

Michael Luo在公开信里提到,也许是由于目前的政治氛围,这次遭遇让他感觉有些异样。而前些天,在Fox新闻台记者的种族歧视视频后,由于Fox是右派电视台,很多人也质问:总统候选人涉种族问题的立场,是否影响了更多人对于少数族裔的看法?
刘醇逸
纽约市前主计长

川普是个傻瓜,他没有能力改变或加深人们的观点。但他却充分利用了人们反感和憎恨的情绪,给那些本来就这么想的人壮了胆,让他们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李卓勋
华埠柏路联盟成员

对于那些本来就倾向于给亚洲人不同对待的人,我认为目前的总统选举带出了他们心里最坏的一面。
李忠刚
美国亚裔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执行主任

美国的竞选是一个需要改革的政治过程,比方说每次竞选都拿中国说事,加深了美国主流对于中国的偏见,把中国当做假想敌,我们长着一副中国面孔的华裔,自然是会受到影响,这是美国政治肮脏的地方,两党都有这种情况。

同时,另外也有人认为,种族歧视体现的是一种恶意的人性,跟目前的总统选举关系不大。

我该如何向孩子解释?

频频出现种族歧视言论,对于华人的确是个警醒,如何融入,消除偏见,打破玻璃天花板,这是一个长久的命题。而Michael Luo在公开信最后的一段话尤其引人深思,他说,自己7岁的女儿当时也在场,事后不停地问为什么那位女士会这样对他们说,而他担心的是,孩子会不会也像他一样,永远感觉是个“外人”。

在许多次维权中,也有很多华人多次提到,现在的维权,最重要的是为了后代的地位和福祉。该如何向孩子解释“种族歧视”,如何就种族问题教育后代,我们就此也采访了许多亚裔。
李忠刚
美国亚裔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执行主任

虽然二代华人在美国长大,但有个令人担心的数据是,生在美国的华裔,投票率依然低于社会平均值,这一点令人担心,说明父母的文化对于孩子的影响很大。我们应该加深自信,be yourself,要热爱自己的文化和国家,不要把偏见看得过重,反而应该带着自信努力去改变人家对我们的看法,因为我们这个族裔非常勤劳,也为美国做出很多贡献,也有很高的平均收入,应该多在社会进行参与、做出贡献,应该把这种思想传达给在美长大的孩子,每一代人都应该比前一代人取得更大的进步。
张越
谷歌公司工程师
硅谷华人协会及美西校联会负责人

这次事件是个非常生动的教育机会,我认为文中罗先生一家处理得不好(从报道中看),为什么要试图向孩子解释自己其实不是从中国来?这样反而落入了别人挖的大坑。这次事件其实非常好的说明了“融入主流社会”是多么的伪命题,不管你祖上几辈子就来了美国,不管你把中文忘得多干净,不管你再融入美国主流的生活习惯,别人只要一眼看到你的黑头发黄皮肤,都会自动把你归类为“中国人”,那又怎样呢?我一直以来都这样教育我家孩子们:你出生在美国,国籍上你是美国人,民族上你是中国人,你比别的小朋友多会说一种世界上最难的语言:中文。你可以多领会世界上最博大精深的文化。回中国很好玩,中国虽然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也有很多明显强于美国的地方。爸爸妈妈选择在美国生活,所以你出生在这里,以后你长大了可以自由选择世界上任何地方生活,但是不管在哪,在根上你都是中国人。
刘民
Weee!创始人

我会教育孩子embrace your identity。我们是Asian,也是American。我们要拥抱我们的传统,也要与歧视抗争。
李卓勋
华埠柏路联盟成员

我在遇到“微侵害”时,总会尝试立即反驳回去,我建议所有亚裔年轻人也这样做。如果我们都在遇到类似情况时及时发声,总有一天人们会知道:不要欺负亚裔,我们是会反抗的。
马静仪
候任伊利诺伊州众议员

在美国出生的亚裔年轻人,应该了解我们的历史,了解在美国的发展中,亚裔所做出的贡献。不要觉得自己不属于这个国家,我们需要知道自己是谁。
叶文多
美国中文网驻旧金山记者

我现在还没有小孩,也没有要孩子的具体规划,但我也常常想过教育的问题,该先教中文还是先教英文,该让他/她多跟华人小朋友玩还是多跟其它族裔小朋友玩,该多教他/她历史人文还是多教他/她数理科学?种族问题其实就像很多人类文明中的区隔一样,是人为灌输的一个结果,等我有小孩的时候,我不会向他/她灌输种族的概念,也希望他/她不需要回答关于族裔的问题,而是专注于做一个有意思、有理想、有爱心、有担当的小孩,这并不是逃避,因为,你的所思所想和所作所为,与你的皮肤颜色和面孔样貌一样,都是你。



采访:
美国中文网记者赵辉辉、李坤原、崔菡、邱洪辉、叶文多




(转载请注明美国中文网)

微信号:美国中文网
长按指纹扫描关注“ 美国中文网”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Michael Luo公开信原文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