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票房超过90亿美元的斯皮尔伯格说:有时候觉得我都不应该拿钱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4 腾讯娱乐


本文由腾讯娱乐原创,微信号:txent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就是好莱坞的象征。


这位享誉世界的导演在商业和艺术上都成就斐然——两座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一次奥斯卡最佳影片大奖。作为历史上最成功的商业片导演,他的作品中也不乏《辛德勒的名单》、《林肯》、《拯救大兵瑞恩》这样个人风格和态度显著的作品。他执导影片的全球总票房成绩接近90亿美元,《大白鲨》、《侏罗纪公园》、《夺宝奇兵》系列等影片更是许多年轻人打开电影世界大门看到的第一部电影。



▲《ET》、《拯救大兵瑞恩》、《辛德勒名单》、《大白鲨》……斯皮尔伯格脍炙人口的经典实在太多了


今年即将步入古稀之年的斯皮尔伯格带来了《圆梦巨人》这部最新导演作品,10月14日起在全国公映。本片根据罗尔德·达尔著名原著改编而来,运用动作捕捉技术让英国演员马克·里朗斯化身为“好心眼巨人”,与第一次出演电影的鲁比·巴恩希尔一同完成了这段“女孩与巨人”的冒险旅程。影片在今年戛纳电影节亮相,电影的儿童主题与温暖人心的格调,也再次让人回味起《ET》的经典韵味。



▲《圆梦巨人》海报


《圆梦巨人》是我最个人的一部电影


斯皮尔伯格与《圆梦巨人》之间,缘分不浅。


《圆梦巨人》是一部在欧美家喻户晓的儿童文学作品,于1982年首次出版,那一年,斯皮尔伯格的《ET》在戛纳电影节亮相,一代影史经典就此诞生,也改变了好莱坞的版图。


不过直到他在1993年得知凯瑟琳·肯尼迪(好莱坞著名制片人,与他合作过《侏罗纪公园》、《ET》等多部经典作品)购买了这部小说的电影改编权之前,他都从来没有打算过要将这部作品搬上大银幕。


这部英国文学家罗尔德·达尔的作品有着非常“斯皮尔伯格式”的故事格局。一个小女孩与一个巨人,两个来自完全不同世界的个体,在各自的世界中都被遗弃。他们因为意外而结识,也开始发现并认同彼此身上的不同之处。最终,他们一同击败了原本不可一世的强敌,也许面临分离,却也成为彼此生命中不再能分割的一部分。


斯皮尔伯格对于这个故事非常熟悉。在他的7个孩子各自的成长过程中,《圆梦巨人》都是斯皮尔伯格给他们念的床前故事,而这位大导演,每次在读到有关“好心眼巨人”的时候,都会试着用“巨人的说话方式”读给孩子们听。当然,他也打趣说:“等你有七个孩子了,你对他所有的故事都会了如指掌了。”



▲斯皮尔伯格在片场


在2008年,凯瑟琳·肯尼迪让《ET》的编剧梅丽莎·马西森女士开始着手进行《圆梦巨人》的改编时,斯皮尔伯格开始觉得:“如果她来编剧,我来执导的话,这样重聚岂不是太完美了?”其实,《圆梦巨人》的改编过程非常曲折,在梅丽莎之前的版本中,罗宾·威廉姆斯一度是“好心眼巨人”的人选。


“这是我最‘私人’的一部作品,因为孩子们是听着我给他们读的罗尔德的原著长大的。虽然孩子们现在已经长大成人,离开了家,但给他们讲故事的场景深深烙印在我的记忆当中。因此,《圆梦巨人》这个故事联系着我和孩子们,我也就更想要把这个故事带到大银幕上了。”


美国《连线》杂志给斯皮尔伯格取的封面标题是《好莱坞的好心眼巨人》。就像电影中的好心眼巨人一样,别看他有超过20米的身高,可是在他在9个食人巨人兄弟面前,他显得弱不禁风,总是被欺凌。无论是斯皮尔伯格还是原著作者罗尔德·达尔,在各自的童年都有着被同龄人欺负的经历。他们选择的“报复”方式也异曲同工——全都写进故事里。



斯皮尔伯格与英国演员马克·里朗斯


从斯皮尔伯格的作品上来看,《圆梦巨人》这样一部家庭类型和商业元素的奇幻电影,也正好可以成为他目前工作阶段的一种调和。在过去的5年时间里,他接连拍摄了《战马》、《林肯》和《间谍之桥》3部严肃的历史题材影片。在《间谍之桥》中有着出色发挥并最终夺得当年奥斯卡最佳男配角的马克·里朗斯,是英国最享有盛名的舞台演员,斯皮尔伯格发现了他就是诠释好心眼巨人的完美人选。运用威塔工作室最先进的动作捕捉技术,里朗斯精准的表演和神态都得以如实呈现在大银幕上,让这个虚拟角色前所未有的真实可信。


当然,他的“对手”,饰演索菲的鲁比·巴恩希尔也出色得令斯皮尔伯格大为称赞。这位拍摄时年仅10岁的英国柴郡小演员在试镜时让老导演一眼难忘:“鲁比之前从未有过拍电影的经历,她来到了一个她所经历的最不舒服、最不寻常的片场。就我个人来说,这也算是我导演的电影中最不传统的一个片场了。但是她比我这个导演适应得还要快。”



鲁比·巴恩希尔与导演对话


斯皮尔伯格选择没有大银幕表演经历的鲁比,也是希望让她能够和角色一同完成这一段冒险,让她去体验,而不是让她去表演。


美国最杰出的影评人罗杰·伊伯特对《ET》能够成为经典并经久不衰的原因是这么分析的:“整部电影几乎每一个重要镜头都是ET或者艾略特的视角,观众们也从他们的角度去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原来在电影中大多数时候,我们是在通过一个孩子和外星生物的眼睛看事情。”


《圆梦巨人》中也有这样的经典手法。在索菲刚刚被好心眼巨人带进他家中时,观众也通过索菲的视角,在巨人手中摇晃的感觉中,看着这一个巨人国中的奇妙洞穴,仿佛自己也身临其境。


这也正是斯皮尔伯格成为当代导演中最杰出的作者的原因,他在剪辑和摄影上功力非凡。他对于儿童特别敏感,就像《外星人》和《人工智能》等影片中的那些经典时刻,他总能捕捉到小孩的童真与活力,并毫不做作地呈现在大银幕上,打动每一个观众。



斯皮尔伯格现身清华大学


“我无法想象我的生命中没有电影”


斯皮尔伯格此次的中国之行包括一场在清华大学的交流见面会。他乐于和年轻人交流,也十分愿意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更多的年轻人。这场交流由影评人周黎明主持,他曾经在2006年策划了一场斯皮尔伯格与张艺谋之间的对谈,当时,斯皮尔伯格刚刚受聘为北京奥运会的文化艺术顾问。


在台下超过600名清华大学学生前,他对这些充满希望的天之骄子说:“我的生命中,被拒绝的次数远远大于被肯定的次数。电影是我的爱好,这从来不曾改变。我有时候甚至觉得我都不应该拿钱,因为这是我所钟爱的事业。”



斯皮尔伯格获颁哈佛大学荣誉博士


对于斯皮尔伯格的电影之路,本身就堪称是一段传奇。在今年5月份,他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就在有关自己的自嘲中开场:“我记得我自己的大学毕业典礼,这不难,因为就是14年以前的事情(直到2002年他56岁时才重回校园拿到了毕业证,毕业作品是《侏罗纪公园》)。在大二的时候我从环球影城获得了我的梦想工作,所以我休学了。当时我跟我的父母说,如果我的电影事业不顺,我会重新上学的。”


“结果我发展得还不错。”


斯皮尔伯格第一次接触电影,始于童年时他的发明家父亲带他看的一场“马戏团表演”。结果,马戏团表演实际是一场电影,这是他与电影的结缘。12岁的时候,他自己买了一台8mm摄影机,把镜头对准了他的三个妹妹。当他高中时,《阿拉伯的劳伦斯》让他立志要成为一名导演,可是当他对他的父母说出这个理想的时候,他们并不相信他。


之后,他混进环球公司片场的事情成为了如今人们津津乐道的轶事。“老实说,那时候我从没想过我会做些什么和电影有关的大事。当时我只是被电影里的东西迷住了,像火车失事那样的场面,我会看个好几遍。”(在2011年J·J·艾布拉姆斯执导,他担任制片人的电影《超级八》中,这些成长经历都被转化成了故事情节,变成了一部致敬斯皮尔伯格本人的电影。)


斯皮尔伯格从业以来,他的作品以题材多样和商业效益显著而闻名。 “有很多我所尊敬的导演,像希区柯克,他就是一直专注于一种类型。像马丁·斯科塞西,我最喜欢的当代美国导演,他也是如此。当我们看到他的电影的时候,我们一眼便知是他所导,因为他的风格非常独特。我更认同维克多·弗莱明(《乱世佳人》、《绿野仙踪》导演)的风格,他永不讲重复的故事。这也是我一直在做的。”



即便是商业片,斯皮尔伯格也会在其中注入自己的价值观,如《夺宝奇兵》


虽然他爱好甚广,涉猎众多,但是斯皮尔伯格对于自己每一部影片的选择都非常谨慎。在他看来,他的电影也是他个人价值观的载体,在观点表达的责任上,他责无旁贷。“大部分我导演的电影中所传递的价值观都是我认为十分重要的,伴随着我成长。即便是那些看似不太‘私人’的电影,例如《夺宝奇兵》系列,也会包含我觉得重要的价值观,从而让那些电影也‘私人化’了。”


斯皮尔伯格在说到“私人化”的影片的时候,总是带有着一丝骄傲。他完全值得这份骄傲之情,尽管他会用“惊喜”来形容他的个人电影在票房上的优异表现:《拯救大兵瑞恩》、《辛德勒的名单》、《林肯》、《外星人ET》……但是,他的确是好莱坞少有的先驱式人物,也总能知道大众想要在影院中看到什么。


如果从他的《大白鲨》让好莱坞商业类型片真正席卷全球开始算起,1975年到今天,他的执导生涯已经超过40年。接下来,他的《玩家一号》,一部科幻题材的影片已经进入了后期制作阶段。此外他还将和彼得·杰克逊合作的一部未公开新片和《丁丁历险记》续集也都在计划中。



《大白鲨》改写了好莱坞


“我真的希望有一天能拍一部歌舞片,一部非常经典非常好莱坞的歌舞片。这是我们美国最伟大的电影类型之一。一些上世纪30年代、40年代、50年代的歌舞片真的很深刻,让我们度过了美国甚至世界历史上最艰苦的二战时期。我还有一个机器人的故事,非常好,我要趁现在还没有‘那么’多机器人电影的时候赶紧拍出来。”


看到这么密集的工作计划,所有人都愿意为导演的精力和健康状态操一操心。斯皮尔伯格笑着说:“我可是经常休假的,我其实没有那么忙。”真正让他充满活力的原因,其实是他与自己孩子们以及年轻人们时刻保持交流和沟通。


“我最健康的习惯就是聆听孩子们的话,他们的想法、兴趣、朋友等等。当我有了第一个孩子之后,电影就在我的生命中排名第二了。我最大的兴趣就是了解孩子们的兴趣是什么。这让我保持年轻的心态,因为孩子们会让我和新事物有所接触。他们比我更了解社交媒体,会把我拉到他们的圈子里去,这让我跟上新事物的步伐。”



▲斯皮尔伯格面对中国媒体侃侃而谈


导演所言非虚。作为电影特效技术的领军人物,他对于如今流行的VR技术有自己的研究与看法:“在我看来,电影是一个故事,是由人物所推动的。而VR对于引导观众来跟上人物的变化来说是一种非常难操作的媒介,这就是挑战所在,并不是说无法战胜,但导演会面临这样的挑战。”


至于现在流行的在手机上看电影,他一点也不见外,更没有所谓电影人的“架子”。他说自己在采访前夜深受时差折磨,难以入眠,就用iPhone看了他最喜欢的1941年卡洛·朗白及罗伯特·蒙哥马利出演的经典影片《史密斯夫妇》。


“90分钟。效果好极了!”


对话斯皮尔伯格:我有一种讲故事的责任感


▲斯皮尔伯格专访视频,时长7分22秒


腾讯娱乐:《圆梦巨人》中的好心眼儿巨人就是个追梦者,到处收集梦,而苏菲是一个勇敢、聪明、充满好奇心的小女孩。您是怎么将他们放在一个故事中呈现的呢?

斯皮尔伯格: 一方面,这是一个关于孤独的故事。好心眼儿巨人是个孤儿,他被人排挤,在巨人的大家庭中找不到归属感,所以一定程度上来说他和住在孤儿院失去双亲、对未来十分悲观的苏菲差不多。苏菲凌晨三点时本该在熟睡当中,但她不仅醒着,还看到了好心眼儿巨人。而好心眼儿巨人担心苏菲会把这件事泄露出去,这样人们就会来寻找巨人下落,于是不得不将她带走。当好心眼儿巨人带走苏菲的时候,他们两个人都踏上了一段探索的旅程。


我想这应该是我的作品当中唯一一部算得上是双主角的电影了,整部电影都与这个小女孩和25英尺高的巨人有关,而那段旅程就是让他们发现彼此有多相似以及彼此拥有着多么博大的胸怀,同时让他们意识到虽然属于不同种族,却能够因为一颗同样美丽乐观的心灵而走到一起。好心眼儿巨人就像是《绿野仙踪》里缺乏勇气的狮子,而苏菲则像《绿野仙踪》中的桃乐茜,她给了好心眼儿巨人足够勇气去和其他巨人作战,最终打败他们。


腾讯娱乐: 这样的设计让人想起你过往作品如《外星人E.T.》、《世界大战》、《辛德勒的名单》。在你的电影里,小女孩总是特别出彩。

斯皮尔伯格: 因为他们比小男孩聪明(笑)。尤其是在那个年纪,各种方面上小女孩都更聪明一些,男孩们长大后会慢慢追上来,但在那个年纪,似乎所有灵感都是由小女孩迸发的。你知道的,女孩子总是有出色的观察力和同感能力。而且女孩子不知怎么往往会有最好的台词或是对话,编剧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德鲁·巴里摩尔就有点抢了ET的风头!



斯皮尔伯格在《侏罗纪公园》片场


腾讯娱乐: 我还有第一次看《侏罗纪公园》时被吓坏的记忆,你的电影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以及他们对电影的看法。这会让你更多一份责任去讲述有普世性的故事吗?

斯皮尔伯格:电影是一项全球性的事业,并不仅仅局限于某一地区。我的确有一种责任感,想要通过我导演的电影中所创造的那些角色来传递我所相信的一些价值观,甚至包括那些我监制的电影。


虽然我无法保证所有监制过的电影都做到这一点,但所有我导演的电影是做到了的。大部分电影所传递的价值观都是我认为十分重要的,是我的父母灌输给我的。这些观念伴随着我成长,所以对我来说将这些电影“私人化”是有特殊意义的。即便是那些看似不太“私人”的电影,例如《夺宝奇兵》系列,也会包含我觉得重要的价值观,从而让那些电影也“私人化”了。


腾讯娱乐:好心眼儿巨人与你其他作品的主人公相比,让他们成为英雄的不同之处在哪?

斯皮尔伯格:对我来说,英雄是那些能够改变的人,英雄不是一成不变的人。他们会提升自己,变成一个超乎自己想象的人,最后他们能够说自己变得更好了,这就是我认为的英雄。



《圆梦巨人》被认为“太老派”


腾讯娱乐:《圆梦巨人》是一部风格经典的电影。“经典”和“老派”之家往往只有一线之隔,作为导演,你认同这种观点吗?

斯皮尔伯格:“老派”也是一种夸赞。如果我的作品会被拿来和我喜欢的那些上个世纪30年代、40年代及50年代的“老派”电影作比较,这样的“老派”当然是夸赞了。事实上,除非是太明显的反话,我都会当做是一种夸赞,“老派”对我来说是个褒义词。“老派”意味着它有着传统的开头、高潮、结尾,而《圆梦巨人》就是以传统的方式来讲述的故事,这样看来的话它的确有着“老派”的好莱坞范儿。


腾讯娱乐:你拍摄过各种类型、各种题材的电影,在好莱坞独树一帜。这样的创作态度是如何而来又如何变为一部又一部的佳作呢?

斯皮尔伯格:(笑)我个人对太多事情感兴趣了。从小我就对各种不同的事物感兴趣,唯一没变的就是对成为一名电影人的执着,我一直都想成为一名导演。这一点也伴随着我作为一名导演和说故事的人的职业生涯,因为我不喜欢重复讲同一个故事,可能不同电影传递的一些价值观是一样的,但故事本身及类型是不同的。因为这样我才能让自己对所做的事情保持兴趣,而这需要我挑战自己去讲述那些我不太了解的故事。如果我对某件事不太了解,就可以去快速地学习了解相关知识,这是非常棒的一件事。



《林肯》剧照


以《林肯》为例,我一直对亚伯拉罕·林肯的故事很感兴趣,但直到我读了桃瑞丝·吉恩斯·古德温的《对手团队:政治天才林肯》才了解此人。这之后的五六年里,虽然算不上研究林肯的专家或学者,我也从来不会说自己是这方面的专家或学者,但我没想到在《林肯》杀青的四年后,自己还会这么对林肯的一切如此感兴趣。我们都上过大学,念书的时候都会选很多门课,我们可能会有某一个专业,但都会上各种通识教育课程。所以在童年和学生时代,我们学过很多很多东西,一天要学七种东西,在大学的第二年又会上另外七门选修课程。而我在拍电影方面的广泛兴趣就和学生念书是差不多的,我不得不去学习不同的东西,这是专业所要求的。我把这一点融汇到生活中,使我对一般不会感兴趣的事物也能产生兴趣。


采访手记:


因为自己的导演新作《圆梦巨人》即将在中国开画,也因为旗下的电影公司安培林娱乐要与中国的阿里影业达成合作。斯皮尔伯格在这个10月来到了北京。


在采访当天的发布会上,马云用斯皮尔伯格最著名的作品《外星人》开起了玩笑:“我和ET有两个相似点。第一是外形。第二是我们都很友善。”让老导演会心一笑。


在发布会之后,带着这样的好心情,斯皮尔伯格走进了采访间。相比一般来到中国的好莱坞明星专访都是掐着秒表计时的“车轮式采访”,这次的专访氛围显得轻松了不少。


导演看到了腾讯娱乐记者对面的一个空位和一排话筒,对我说:“一看我就是要坐在这儿吧?”我接过话说到:“其实,如果你不介意你可以坐在我这一侧,感觉很不一样。”


“没问题。”


于是,全世界最有名的导演就这样笑着坐到了我的身边,反倒让我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我一下回想起那个儿时的夏天午后,看着父亲带回家的《侏罗纪公园》影碟,一家人太过入迷以至于把午饭吃成了“晚饭”。每个影迷都有自己和导演作品之间的故事,我十分有幸能把自己的故事亲口告诉给了导演。




这样一个插曲让这次采访经历变得更加愉快,难忘。斯皮尔伯格是一个绝佳的采访对象,一个真正的讲故事的大师。面对任何问题他都能试图在答案中加入一个故事,他对于自己过去作品的骄傲之情也溢于言表。近70岁的他充满活力,神采飞扬。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他是一个电子游戏玩家,对于《刺客信条》相当痴迷。一颗童心让他依然具有饱满的创作生命力。采访结束时,他和记者打了包票:“别担心,我肯定会再来中国的。不会过太久的。”


看看他接下来安排得满满当当的工作计划,我想这也是他与全世界观众的约定。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