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各城市收入大比拼 看看你处在什么位置?

<- 分享“新西兰微财经”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07 新西兰微财经


点上方“新西兰微财经”加关注

各城市收入比拼

选择在不同的新西兰城市定居之前

可以参考这个经济指标


哪儿收入最高?

日薪工资中,惠灵顿的工作者拥有全国最高的平均日薪收入。在2006年和2013年的人口普查期间,惠灵顿家庭年收入中位数上涨18.55%,从7.42万新西兰元飙升至9.11万新西兰元,就业者人均收入$37,900(含兼职)。

 

政治中心可以说是白领阶层的中心 惠灵顿拥有全国最高比例的白领阶层。


其中,商业、人力资源及市场营销等领域从业人员比例最高,占所有惠灵顿工作者的11.96%,信息和通讯技术专业人士(ICT)占6.43%,法律、社会及福利等相关工作者占3.97%,个人助理和秘书占1.53%。


另外,惠灵顿工作者中还有9.81%的“专业经理”,4.15%的首席执行官、总经理和国家机构管理人员。


作为中央政府所在地,惠灵顿有个优势:在2015年,全国45348名国家公务员中,有41.1%在首都工作,一个联络中心的工作人员平均年薪是4.7469万新西兰元,一个经理的平均年薪是12.4388万新西兰元,而一个首席执行官的平均年薪是41万新西兰元。


惠灵顿的工作者有良好教育背景,而这里的工作以知识密集型产业居多,惠灵顿人在科技领域、创新产业及金融保险行业,创造了全国约1/4的GDP产值。


哪儿收入最低?

往北6个小时车程,到达丰盛湾的Kawerau小镇,这里的家庭年收入仅是首都人民家庭年收入的40%。 


同比上一个7年,这里的家庭年收入仅增长了4.83%,从平均值3.55万新西兰元上升至3.73万新西兰元,这是全国最低的增长率,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6.38万新西兰元。


Kawerau小镇的蓝领阶层正在面临林业的艰难时期。在这里,拥有全国最高比例的汽车及工程行业工作者(6.02%),和固定设备的操作人员(7.48%),以及最大数量的护理人员(7.12%)。


在2012年,Kawerau小镇1/5居民是吃福利的,Tasman纸浆和造纸厂是小镇人民的主要经济来源,但2012年年底,造纸产业的需求锐减,使100多人失去了工作。  


哪儿的收入中等?

奥克兰工作者收入中位数低于惠灵顿,为2.96万新西兰元(均包含兼职数据),家庭年收入中位数为7.65万新西兰元,比2006年的6.34万新西兰元增长了17.12%。 


但奥克兰失业率仍然高于全国平均:


达尼丁工作者的收入状况是全国最差的地区:人均年收入为2.33万新西兰元,不到惠灵顿人的2/3,而家庭年收入中位数为5.44万新西兰元。然而,家庭年收入的增幅却是全国最高的,比2006年上涨了20.22%,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9.44%。


全国各地家庭中等收入表

全国各地家庭中等收入表,2013年对比2006年即增幅体现。



蓝领阶层的收入状况

收入的变化从中心延伸至外部,越向外收入差距越大。但这也不能完全说明问题。Northland地区失业率很高:


而基督城地区失业率非常低:

南岛西海岸的Buller District地区,在收入方面遥遥领先:其家庭年收入中位数上升幅度高达40.04%,从3.19万新西兰元上升至5.32万新西兰元。在普查中,该地区的主导产业——矿业异常繁荣,这里有更多的移动设备操作人员,占总体工作者的2.88%;公路和铁路司机(占4.51%),以及建筑和采矿工人(占3.45%)。


然而,矿业的命运在经历一段低迷时期后变得更糟。


“我们已有多个煤矿厂关闭,经济的下滑意味着大量的失业和裁员,有很多人搬离这里到别的地方找工作去了。”市议会的首席执行官Andy Gowland-Douglas表示。


为什么地区间的差距会这么大?

薪酬之间的差距取决于几个因素:工作类型、地点和工作时间。


达尼丁作为“大学中心”的定一直是个低收入地区。市议会认为,这不是人们做什么工作的问题,而取决于他们能做多长时间。


跟全国其他地区相比,这里的兼职工作者更多。2013年,达尼丁44%的工作者每周工作时间不足40小时,而全国平均值是35%。


25岁以下的工作者占达尼丁总劳动力的16.4%,全国的平均值为13.7%。市议会认为,这一现象的优势是:在达尼丁10年经济发展战略目标中,将创造10000多个就业岗位,到2023年为止,个人收入将提升2.5%。


如何推动经济发展

新西兰本地人在就业市场上显得非常可怜,城市的不断蓬勃发展,让那些依靠林业和矿业生存的人成为经济衰退的受害者。


ASB银行首席经济学家Nick Tuffley说,大部分的城镇都处在经济发展的低端状态,它们需要强劲的成长动力,尤其在乳制品,旅游业,更广泛的农业领域,而这些领域要向主城区以外的地区发展,才是最重要的驱动因素。


“还有一些地区也受到影响,就是那些收入增长不太强劲的地区。在那里人们需要继续面对挑战,因为近期很难看到推动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




新西兰微财经

info@webizlink.co.nz


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新西兰核心消息推送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