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改革将瞄准单亲妈妈和学生

<- 分享“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5 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



政府福利改革将瞄准单亲妈妈和学生这两大群体。

人力服务部长Christian Porter正处于打破横跨两代人导致“福利依赖”的联系的斗争之中。

他应该对两代人之间的职业地位传承的事情略有所知。

他的父亲Charles Porter曾经是西澳自由党的高级主管,而他的祖父曾经在Joh Bjelke-Petersen政府内担任过部长职位。

在向全国新闻俱乐部发表的演讲中,他在回忆自己是大学生时曾经执著的相信所有的税收都是窃取的观点时笑了出来,说:“我们都成长了”。

你会听到特恩布尔政府谈论对福利的“投资方式”。

Porter形容这个政策为“近似于革命”。

乍看一下,福利的投资方式听起来像个聪明的主意。

它的基本概念就是把未来的福利支出计算出一个货币成本,然后把钱投入到可以减少这个支出的政策中。

领取福利者通过找到工作而受益,纳税人也可以节省支出。双赢。

这个政策并未告诉你哪些项目可以达到节省支出的效果。

但是过程中收集的数据将帮助你经过一段时间来衡量是否成功。

这个构想在5年前被引入新西兰。

政府委托的精算师计算出所有福利领取人未来一生的支出将达到780亿新西兰元。

通过一系列胡萝卜加大棒的措施这个成本被降低到690亿元。

胡萝卜包括新西兰政府投资3000万元用于雇佣帮助年轻失业者的个案管理员。

大棒包括单亲父母在孩子年满6岁后抚恤金被砍掉,而以前是14岁。

寻求同样预算节省的澳洲政府支付澳洲PWC公司3300万元做类似的评估。

跟新西兰不同的是PWC的报告计算了所有澳洲人的未来成本,而不仅仅是福利领取人,并且包括了新西兰没有包括的养老金成本。

上个月PWC得出了未来福利系统支出为4.8万亿的惊人数字。

但是半数的支出来自那些现在并未领取福利金的澳人,主要反映了他们未来享受养老金的权利。

目前为止领取福利者未来最大的支出达到5000亿元。

在演讲中Porter宣布政府瞄准的干预群体是年轻的单亲母亲、年轻的护理人和学生。

社会服务部发言人证实这三个群体是由部长根据部门内部的建议而不是PWC的建议选出的。

但是目前还没有任何帮助这三个目标群体的具体政策。

政府已经拨款9600万元设立一个“实验、测试和学习”的基金。

今年12月,州政府和非盈利团体将可以开始申请经费来推动帮助这些群体的项目。

Porter说:“挑选的方案将通过基本业绩效果的测试:它是否通过增加自食其力而改善了生活?”

并不是每个找到工作的福利人士都有更好的生活。

当然拥有工作就拥有一系列的好处:存在感,跟同事的友情,还有收入。

但是有时候特别是对于父母,增加的这点收入还不够支付增加的交通成本和托儿费用,迫使他们进入一个新的阶层——“有工作的穷人”。

新西兰政府的做法更多的集中在为纳税人节省支出上,对于跟踪效果——工作质量、健康和收入上并不太在意。

它已经被迫采取措施来更好的跟踪这些效果。

目前还不清楚澳洲政府会采取哪些措施。

目前能说的就是这种投资策略将产生我们所需要的确切数据,来决定对于单亲母亲和学生的武断攻击能否结出保守派所宣扬的果实。


新闻来源:http://www.smh.com.au/comment/single-mums-and-students-targeted-again-in-turnbull-government-welfare-revolution-20161013-gs1lfo.html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