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顶尖博物馆 竟把大展交给了这对华人师徒来拍板!

<- 分享“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6 美国中文网


提示点击上方"美国中文网"↑订阅本微信推广平台


美国中文电视、美国中文网推出《非常导师》,

讲述三位从事非传统行业的年轻人,

和指引帮助他们的导师的故事。

践行梦想,携手前行。

该系列由全新2017 Corolla特约赞助播出。



今年11月,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将举办一场名为《故事新编》的展览,这是该博物馆历史上首次举办的中国艺术家群展。能促成这一次声势浩大的展览,两位策展人侯瀚如和翁笑雨功不可没。




侯瀚如,1963年生于广州,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1990年后移居法国巴黎。作为独立策展人的他常年往返于美国、法国、意大利等国家,在世界各地的艺术舞台上都能看到他的身影 ,可以说是将中国当代艺术引入西方世界视野的重要人物之一。



如今的他,虽然有意大利国立二十一世纪当代艺术博物馆(MAXXI)艺术总监的稳定工作身份加持,却仍然“独立”与“先锋”,并坚持着自己对于艺术的立场,让艺术家的声音、观点和见解不受机构、组织限制自由抒发,真正意义上推动着当代艺术的边界与发展。2015年8月,侯瀚如受邀参与古根海姆博物馆举办的何鸿毅家族公益基金-中国计划项目,成为顾问策展人,与年轻的策展人翁笑雨共同策划为中国艺术家量身打造的艺术展览《故事新编》。



再说与侯瀚如合作策展的这位刚刚30出头的年轻女策展人翁笑雨,出生成长于上海的她在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念完了本科,后远渡重洋在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he Arts继续学习艺术史专业拿到硕士专业学位。在美国,关于艺术的工作不好找,但她却在毕业后成功进入Kadist Art Foundation成为其亚洲项目的负责人,策划该基金会的文化交流展览活动,并曾于旧金山亚洲当代艺术委员会担任项目总监,2015年,在西岸住了八年的她受邀来到纽约,成为了何鸿毅家族基金中国当代艺术项目策展人,和侯瀚如一起负责《故事新编》艺术家的沟通与选择、策划和推进展览。



虽然《故事新编》是翁笑雨和侯瀚如第一次在古根海姆博物馆这么颇负盛名的世界艺术机构中策划大型中国当代艺术展览,两人却已经是认识10余年的忘年交。2002年,早已经在艺术圈声名大噪的侯瀚如出版了他的第一本英文文集《On The Mid-Ground》(《在中间地带》)。讨论由在不同的国家和文化之间迁移而铸成的“中间”身份和对待艺术的混血思维模式。


这本书深深的影响了一众年轻一代的艺术热爱者,其中就包括了当时20出头还在上大学的翁笑雨。书中提到的很多对艺术的思考和理念开启了翁笑雨对成为一个独立策展人的憧憬,也在她心中埋下了拼搏的种子。后来机缘巧合之下,翁笑雨得到了将英文版《On The Mid-Ground》翻译成中文的机会,对于她来说,这次的翻译就更让她对侯瀚如的艺术理念有了深刻的了解和吸收。


翁笑雨和侯瀚如通过视频聊天沟通着展览的相关筹备


几年后,研究生就要毕业的翁笑雨在写毕业论文时,学校要求除了校内导师,还需要找一个校外导师来征求专业性意见。翁笑雨立即想到了侯瀚如。作为成功的独立策展人,侯老师一直是翁笑雨的榜样,大学时也深受侯对她在艺术理念上的启蒙。幸运的是,侯瀚如爽快地答应了她。 谈起那时候的辅导,翁笑雨回忆:“侯老师每一次给我辅导,都不像一般老师那样严肃,沟通起来很轻松”。


翁笑雨和侯瀚如每人为展览画册撰写了一篇文章


两人的缘分延续,翁笑雨进入卡蒂斯特艺术基金会(Kadist Art Foundation)工作,而当时该基金会担任艺术顾问的正是侯瀚如。一年至少两次的收藏会,让翁笑雨得以经常征询侯瀚如的建议,在越来越多的工作交流中,她快速成长成熟,变得越发能独当一面的年轻策展人。



2015年,古根海姆博物馆正式任命侯瀚如和翁笑雨作为联合策展人,共同策划即将在2016年11月举办的何鸿毅家族公益基金会赞助的三场次系列展览项目的第二场和第三场。这也意味着,翁笑雨作为独立策展人和她的导师侯瀚如的又一次合作。


如果说之前的合作中侯瀚如扮演的更像是一个导师的角色,那么在古根海姆博物馆的这次合作,侯瀚如则变成了翁笑雨的精神支柱。作为独立策展人,翁笑雨已经不再像20出头时需要事无巨细的询问,丰富的策展经验使她有能力做出独立的判断并有效的解决问题。


工作中翁笑雨越发能够独当一面


在采访中,翁笑雨说,展览大的方面自己还是要和侯老师一起商量,比如和侯老师一起花了很多个月做中国艺术家的studio visit (工作室参观),深入了解每一个艺术家要表达的思想和观点,再到后来选定艺术家和其作品;而由于侯老师的工作更加‘世界公民、四海为家’,base在纽约的她就在展览大方向定下来之后,主要在纽约独立处理事无巨细的和博物馆各部门交流、以及艺术家跟踪沟通等事项了。


翁笑雨在中国做了诸位展览艺术家的工作室参观


虽然很笃定地说“展览准备到这个时候,基本上非得是有特别大的事儿才要麻烦侯老师,其他的细节基本我基本都能handle了”,翁笑雨还是坦言,在筹备展览的这段时间,她发现博物馆有自己的考虑、部门之间有互相的博弈,艺术家也有自己独立而ideal的想法、自己身处各方之间协调斡旋,会有不少棘手或者让人“心烦”的事情出现,这时,她会和侯老师在微信上沟通、甚至抱怨,而最重要的,是像身为博物馆艺术总监的侯老师借鉴经验。


翁笑雨笑言展出模型就像童年时喜欢玩的娃娃屋


当然,作为一个Mentor,侯瀚如远远不仅教会了翁笑雨具体事情的处理方法,他更把自己推崇的艺术的“自由”、“独立”的精神传递给了翁笑雨。“我和侯老师很像的一点在于,我们都有些idealistic,理想主义的,我们相信艺术的价值和其对于社会发展的意义,当艺术家的想法和博物馆、美术馆等大机构的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侯老师总会说,要争取最大程度为艺术家争取其发声的权益,”翁笑雨说,成为像侯老师这种不依附于某个大机构、在国际舞台上呈现自己独立观点和价值观的策展人,是她努力的方向。





(转载请注明美国中文网)


微信号:美国中文网
长按指纹扫描关注“ 美国中文网”

点击左下角查看更多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