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伯塔十日谈

<- 分享“加拿大艾伯塔省旅游局”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8 加拿大艾伯塔省旅游局




艾伯塔省十日谈

Ten Days in Alberta


"我们去陌生的城市旅行,

是为了找回自己不小心失落的过往。"



许开心,海航《云端》杂志编辑,海航美食分享平台《食相》编辑。 2016年8月跟随埃德蒙顿马拉松跑团来到艾伯塔。


标题起成这样,有两个原因:第一,8月底去艾伯塔省境内的卡尔加里、埃德蒙顿、贾斯珀和班夫等地玩了10天。第二,当然是想蹭世界名著之光,将一场普通的游历拼命拔高以获取更多关注。艾伯塔在加拿大西部,风光无限,《荒野猎人》、《星际穿越》、《盗梦空间》、《与狼共舞》、《断背山》等奥斯卡获奖大片都在该省境内取过景。


作为欧洲文学史上第一部现实主义巨著,《十日谈》赞美爱情是才华和高尚情操的源泉,谴责禁欲主义,假如你因此希望本文接下来的字里行间也能如此这般,恐怕会失望,不过我们即将谈论的十项内容,尚未脱离人文主义精神,不要脸地说,这与伟大的乔万尼•薄伽丘先生所执并无冲突。



【第一日】谈未知


卡尔加里入境处,大眼睛的丰满美女问:以前来过加拿大吗?

“没有,这是第一次。”

美女的眼睛增加了一个CUP:为什么是卡尔加里?

“因为……因为什么都不知道。”

美女愣了半天,见无下文可期待,“咔哒”一声盖章。

道完谢一边往外走,一边暗暗替自己开脱,“本来就什么都不知道啊,在海航开通北京至卡尔加里的航线之前,我甚至连这个城市的名称都没听过,上网浏览,除了官方介绍,也没有太多资讯……”



另外,并不是我一个人不知道,办签证的时候在公司说起要去卡尔加里,某同事问:哪个卡尔的家里?

由此引发一串爆笑,和一堆与涉外情感故事有关的无边猜想。



事后复盘,明白入境处的美女是想了解,既然第一次到加拿大,为什么不去温哥华多伦多之类耳熟能详的城市,就像外国人来中国,当然会首选北京上海那样。“什么都不知道”这个答案除了说明英语水平太渣,却又歪打正着地指向了核心:对于不好奇会死星人来讲,越未知,越吸引。在大环境保证安全的前提下,陌生的城市更能激发想象。

想起“卡尔的家里”那个笑话,对着这陌生城市的天空恶作剧一般悄悄说了声:Hi,Carl.

海南航空已于2016年6月30日开通北京往返卡尔加里航线,由波音787梦想飞机执行。每周二、六两班,北京至卡尔加里航班为HU7977,北京时间16时起飞,卡尔加里当地时间13时05分抵达。卡尔加里至北京航线航班为HU7978,15时05分从卡尔加里起飞,北京时间第二天17时10分抵达。


【第二日】谈跑步


我有超过15年的跑龄。之所以选择跑步锻炼身体,是因为找不到人一起玩团队协作的对抗项目。所以,对现下流行的跑步热潮不太理解,孤独到只能去跑步,就悄没声儿地进行吧,嚷嚷啥呢?


埃德蒙顿马拉松让我改变了看法:在这里,跑步和呼吸一样自然,没有人会去讨论为什么要跑步,不跑才需要理由。


比赛当天,年轻的父母抱着孩子跑。



全家推着瘫痪的亲人跑。



老爷爷自己坐着轮椅跑。



有人捧着母亲的骨灰一起跑……



同胞举着国旗跑。



跑步就是跑步本身,不是荣耀也不是耻辱。

人类对速度与力量的迷恋,从根本上讲,是对远古狩猎与采集生活的一种缅怀,是基因的呼唤。以后,再遇到拜跑步教信徒,随便他们怎样鼓吹跑步治百病,我也准备心平气和。


【第三日】谈历史


文化差异本身自带距离,更容易制造情境。


当埃德蒙顿的怀旧街车(streetcar,其实就是有轨电车)在农贸市场附近的百年老站停靠,列车员一声哨响,就把时光瞬间拉回1908年。1908年11月8日,第一辆有轨电车开始在埃德蒙顿市区运行,并持续到1951年9月才退出历史舞台,1980年前后,经过有心人的多方努力,该地有轨电车再次穿行。



希望赶紧开车的小姑娘一脸期盼。


中途上车的老爷爷目光深邃。



与异邦环境迅速融合的中国脸。


如果说有轨电车窗外流动的现实风景容易让人有难辨今夕何夕的恍惚,那么民俗公园历史村则算得上复古到位。卡尔加里民俗公园历史村的主题是重建1914年前西部拓荒时期的村寨,转一圈下来基本上对加拿大一百年的文明演变有个大致了解,19世纪60年代的皮毛贸易,19世纪80年代修建铁路前的市井,20世纪初进入商业社会的情景……



印第安人在加拿大叫“第一民族”,我读书少,讲不清楚,就不多说了。



这两位的主要任务是讲述先民故事,以及,被拍照。



民俗公园历史村的管理员(右)带着复古服饰,让游客装扮合影。



不知道是不是枫叶国的第一辆汽车。



此处陈列加油站的历史沿革。



村里的工作人员身着旧式服装,像是从往事里穿越而来,投入地忙活着,同样是因为文化产生距离,陌生的场景,陌生的面孔,让你觉得自己看见的就是历史,是生活,而非角色扮演。若不是领队一声“该走了”,竟不能出戏。


【第四日】谈美食


我们对城市的记忆由胃蛋白酶决定,肚子饿的时候,看怎样的仙境也不能疗饥。这十日,印象最深的当属牛排,当地人都说艾伯塔省牛排“世界第一”。去之前被警告“加拿大物价太高,你看看风景即可,别瞎买。”



🐂之国,到处都是大肉肉。


没买啥,但可能真的吃瞎了。到任何店,闭着眼来一客牛排,都不会出错。至于价钱,折合人民币跟国内的西餐厅……请看我口型:差!不!多!

挑印象最深的一次说说吧。

某天被带到麋鹿岛国家公园,体验布莱德(Brad)大厨的临湖烧烤。据说当年伊丽莎白女王访问加拿大时,大厨曾为之奉餐,我们算是“享受皇室待遇”。



该先生在草地上烤牛肉,老板娘和千金在亭子里弄“前菜”:小煎饼配蘑菇酱、枫糖培根。



姑娘手腕上的玫瑰与菜刀,【要恋爱,也要吃饭】三观好正。



培根有糖,甜到忧伤。



野蘑菇加大蒜加白酒加奶油熬煮而成的蘑菇酱与口舌一相遇,香得一帮人大呼小叫。



烤牛肉挂在炉子上的时候,还以为是叫花鸡一样的存在,切好装盘一看,美艳不可方物。



有吃货品完一片烤牛肉,呷了一口葡萄酒,望着远方的湖面诗意地叹息:要是整天吃着这样的美食,看着这样的美景,谁还好意思有戾气?

显然,不必整天这样,谁都明白一个人的胃被照顾好,心也就基本安定下来。


【第五日】谈考古


艾伯塔省立恐龙公园虽然只有“省立’名号, 在恐龙迷们眼中却堪称圣地,集中了迄今为止地球上发现的白垩纪晚期最大恐龙化石群。



在保护区的荒野上,你可以在公园向导的指导下寻找恐龙化石,那些特别轻的就是。不过她一直强调哪儿拿的放回哪儿去,就像小时候你妈常对你说的那样。



恐龙的脊椎。



恐龙的皮肤,看着浑身起鸡皮疙瘩😳。



恐龙的胯骨,碎成这般模样,好疼。


向导随身带着一节恐龙的脊椎,任何人都可以把玩,像你在潘家园古玩市场摸一块石头那样。当然,把玩够了得还给向导。想起人山人海的祖国,稍微有点内容的参观场所,抬头见臀低头见胸不说,就算穿越了人墙,想看的东西全部关在几米之外的玻璃柜里,略感慨,想叹息。



我不知道叫什么龙,就觉得很美很壮观。



你好啊,猛犸象。



恐龙无处不在的小镇。


有些去过恐龙博物馆的人迷惑“我怎么没看见荒原”?那就再去一次吧,荒原和博物馆本是一家,因为保护区不让盖房子,发掘出来的大批恐龙化石才被移至市区。


【第六日】谈菜市


整个行程里我最喜欢的居然是逛菜场……

卡尔加里农贸市场的内部环境干净、整洁,进去之后眼睛完全忙不过来,商贩和销售的产品都光鲜亮丽,满坑满谷的树莓和车厘子,看得人想一头扎进去。



它叫莳萝,长了一张茴香脸,却跟欧芹是一家。


最后一周?赶紧买!


太激动,焦点没找对。


无花果君很淡定。



卖肉小哥一点油腻劲儿也看不到……所以他很忙。



美女在菜市卖唱也让我们这些“老外”吃惊莫名。


市场里面大部分的果蔬都是有机的,价格自然也不便宜,据说这里当天卖不完的剩水果剩蔬菜会打折处理给超市,然而,还是特别想在菜场里待一天。


【第七日】谈悠闲


整体上讲,这次我遇到的加拿大人都挺闲。


埃德蒙顿某餐厅,大中午的,一帮妇女搞草帽派对。



班夫街头,感觉像树一样生了根的两个人。


不过事后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贾斯珀最能挠中心窝。


到达贾斯珀时,下着小雨。远处的雪山与近前的火车站,一并笼罩在云雾之中,时隐时现。置身小镇,感觉浑身长满审美肌肉,有大量的创作愿望需要达成,可怜了相机的快门。


后来在一家啤酒餐厅坐下,牛排与啤酒也没能安抚一颗躁动的心。餐厅生意太好,感觉全镇人民都来捧场了一般,大人们喝得兴高采烈,小朋友跑得乐此不疲,等位的客人则安安静静看雪山。



看得见雪山的餐厅。



等着上菜的一家人。



奔跑的小孩子。



喧而不闹,有张有驰,这场景此前未在别处得见,可以说满足了我对悠闲的全部想象。


【第八日】谈牛仔


地处西部,自然牛仔盛行。


牵马的女牛仔很美。



牛排无处不在。


等上菜的过程中女牛仔教大家套马。



恰逢格子男生日,女牛仔在一个拇指蛋糕上插根火柴当蜡烛。


小朋友替老爸一口吞掉这个特殊的生日蛋糕,脸上堆满责任感。


饭后下山,总有一些马要低头吃草而不肯走,需要等待。


骑马并不罕见,罕见的是沿途的河水。弓河班夫国家公园段的河水碧蓝得像饱和硫酸铜溶液,同行的美少女随便用手机拍一张发朋友圈,被人质疑“P过头了吧”?于是怒拍了一段视频去终结各种酸葡萄。


【第九日】谈冰原


哥伦比亚冰原是北极圈以外世界上最大的冰原遗迹。所谓冰原,通俗地理解就是“有很多冰川的地方”,哥伦比亚冰原一共有十几条冰川,冰雪覆盖面积超过500平方公里,供游人参观的只一个足球场大小。


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巨轮冰雪车,价值120万加元。全球一共24辆,一辆在南极,剩下的23辆在哥伦比亚冰原上。



最大面积地与冰原亲密接触。



由于冰层密度极高,阳光无法折射,冰面会呈现晶莹剔透的蓝,无比艳丽。

地球最近一次冰河期结束于一万年以前,你无法区别自己脚下的坚冰来自哪个时代,也无法断定到底是哪一年的融雪在汩汩流淌。



因为四周都是山,冰原上没有想象的冷,也可能是冰河时代的遗迹太过震撼,让人的触觉稍显麻木。站在冰原上,脑补猛犸象匆匆逃离的场景,对那肉大身沉的萌蠢物种徒生怜悯。



有人认为全球气候变暖是利益集团操作的巨大谎言,我不知道,但是看着脚下消融的冰雪,和冰原附近裸露的泥沙,我选择相信这里的冰川正以每年1至3米的速度后退。


【第十日】谈向往


经过这十日,感觉学会beef(牛排)、medium(五分熟)两个单词就可以独自去加拿大玩耍,即便不会也无所谓,到处都是华人。卡尔加里机场,海关从一位中国大叔的箱子里拆出许多沙琪玛什么的,比划半天无法沟通,工作人员随即用对讲机叫来一名华人同事……世界便安静下来。


在当地人的传说中,白色牛仔帽代表“在下虽乃一介草民,却有一颗高贵的心”。

旅游局有个“荣誉市民”加冕仪式:送你一顶白色牛仔帽,一张荣誉市民证书。



当然,这种“摸着心口发个誓,老板给你一顶白帽子”的游戏,开心就好,签证过期照样遣你返国。


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里这样说过:“别的地方是一块反面的镜子。旅行者能够看到他自己所拥有的是何等的少,而他所未曾拥有的和永远不会拥有的是何等的多。”


这大抵能解释为什么井底之蛙总能自信无边,而四处游历的人始终保持谦卑与敬畏吧。倘若生命也是一场游历,谁也不必拥有太多,能保持对未知世界的好奇,即可。


现在,我回来了,开始向往下一“什么都不知道”的城市。

Bye, Carl.


##安体碎碎念##


图文这么长,

还要拉蒙特利尔老头科恩献唱,

就当是下猛药治疗“节后综合症”吧。

落基山尼斯湖威名远播,我并没有提,

总觉得人文与地气才是陌生城市的内心。

另外,再好的相机也抵不上人的眼睛,

如果被撩到,赶紧飞过去玩一下。


Yahoo.....欢迎关注我们


官方服务号


最新鲜的加拿大艾伯塔省旅讯和活动信息

官方订阅号

与全球艾粉们的分享交流平台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旅行产品!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