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学生保险不负责,澳洲留学生居然为支付打胎费用被迫卖淫

2016-10-10 新阿德莱德



| 作者:A.

今天上了广告人头版的又是一篇关于咱们留学生的文章。且看标题就够夺人眼球的,国际学生不得不卖淫挣钱来支付高昂的打胎费用,这说的是多么心酸的一个故事,什么时候国际学生竟然是这样一个“窘迫”的形象了。


没有任何偏见的意思,文中指出了一个切切实实的问题,身为海外留学生的医疗保险问题。大家都知道在澳洲海外留学生是没有Medicare保险的,我们需要购买的是海外学生保险,也就是私人医疗保险。


而大多数的私人保险,对于海外学生已经有了限制,像是与妊娠有关的问题,在加入保险公司的第一年并不在被保险的范围之内。


以Bupa举例,有一个条件叫做Waiting Period,在这个时间内一些特殊情况不在保险公司负责范围,像刚刚说的一样,12月之内如果怀孕并且需要进行堕胎的话保险公司并不需要承担费用。


有公益人士提出担忧,在海外学生留学到澳大利亚的第一年恰恰是最可能怀孕的时间,如果他们的医疗得不到保障,得不到保护绝望的女人会被迫做一些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比如依靠卖淫来支付高昂的手术费用。



在很多缺少性教育国家中,人们并没有受到过相应的科普,海外学生意外怀孕的风险大大增加。回顾2009年的数据,那一年国际留学生就诊的数据为最高值,在妇幼保健医院三分之一的人工流产病人为国际留学生。


而健康保险公司和政府签署了“契约”,让他们能够让Waiting Period增加到12个月,在这段时间他们不用支付给这些用户任何费用。



国际学生性健康网络负责人Georgia Babatsikos表示,在这12月中,学生要自己承担支付流产的费用高达800澳元。“我们感到十分担心,因为有些学生不得不出去卖淫。”她还补充道,也有很多相应的精神健康问题也存在这些学生的心里,“在第一年的时间里,需要医疗保险的学生是这么多,但是现在保险公司不必支付这些费用。”



Nigel Stocks教授是阿德莱德大学医学学科主管,他表示,因为2009年的报告,大学已经在性教育方面着重进行了工作。“我们需要帮助这些学生,教育机构可以发挥到一定的作用,让他们了解在这里的社会和文化或许和他们的家乡并不相同,这里有哪些可以供他们使用的服务。”


Shine SA的首席执行官Jill Davidson表示在南澳州,这方面的工作做得比其它州都要好。“我们有很多关于避孕咨询和辅导,我们有专门的怀孕咨询中心,通常我们会建议需要的人都去那里。”同时,对于紧急避孕药(Morning After Pill)的宣传也一直是我们工作的重点,很多人不知道实际上这个紧急避孕药在无保护性行为之后的三天都有效果。


Helen Calabretto博士也同时表示,“世界上每一个人”都需要更多的了解紧急避孕,“现在紧急避孕比从前更加方便了,....不过成本仍旧可能对女性造成困难。”她说。


流产对一个家庭来说是重大打击,但对女性来说不但大受打击,还会留下心理阴影。


通常,在经历了流产的痛苦以后,女性会产生抑郁、沮丧、哭泣、烦躁、失眠等一系列精神症状。这是因为妊娠前后体内激素水平发生变化引起的。多数人会不治而愈。然而,流产后的调养对女性身心能否尽快恢复也有重要作用。



所以虽然可能会感觉难以启齿,但是对于女性来说,如果经历了流产,心理上的疏导和适当的倾诉是必要的。如果在费用上拮据,可以和朋友家人一起想办法先解决,不要在一时冲动下做出傻事,且不说打胎后是有一段时间不能进行性生活的,会引起伤口感染。出去卖淫,那更是大错特错,一个人离家在外,需要帮助是正常的,可千万不能做出傻事。






为 你 推 荐

澳总理在火车站被大妈骂惨了 | 袋鼠岛实行灭猫计划

澳高校给中国留学生改成绩 | 福特汽车退出澳洲舞台

南澳蔬果价格翻倍 | “最适宜居住”用烂了,问题很多

澳野狗泛滥,欲卖到中国 | 澳消协评出烂货Top10


新阿德专稿,转载请署名并注明来源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