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结婚那天晚上,嫂子被人闹了洞房……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3 内涵段子



  我父母去世得早,从小就跟我哥相依为命,我哥比我大五岁,他很早就出去打工,供我上学,我们的生活过得很苦,再加上我俩是孤儿,小时候村里的孩子都欺负我们,但我哥人太老实,每次都不敢还手。

 

  在我上初中那年,我哥带了一个女人回来,我哥让我叫她嫂子,嫂子叫李文雅,长得很漂亮,我从小就待在村里,没见过多少漂亮的女人,李文雅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

 

  可是,村里的人说李文雅这么漂亮,肯定是我哥从外面捡回来的,不然怎么可能会跟我哥这样没本事的男人,这事我听了,很不舒服,我哥当然也知道,但从不愿意去辩解,我觉得我哥太没骨气。

 

  李文雅来了没多久,我哥就和她张罗结婚了,办酒席那天,我哥很高兴,我也替他高兴。

 

  那天村里的人都来喝酒了,我们村的张秃子也来了,还带了一群痞子过来,张秃子在县里开大车运泥沙,在我们村这块是恶霸,没人敢得罪他们,当我看到他们出现在哥哥的酒席上时,我就意识到今天有事要发生。

 

  我哥当然也知道张秃子一帮人不好惹,但我哥很怂,不敢招惹他们,只能过去赔笑,招呼他们喝酒。

 

  那天我没喝酒,一直注意张秃子他们,张秃子那帮人喝醉酒了,就开始耍酒疯,带着一帮人冲进我哥的房间里去,说是闹洞房。我意识到不好,也跟着冲了过去,只见张秃子一把把我哥从床上推下来,开始对李文雅动手动脚。

 

  其他人也跟着起哄,说我哥不行,大伙帮他洞房。

 

  我哥从地上爬起,想要去拦住他们。张秃子却一巴掌打在我哥的脸上,恶狠狠的骂道:老子今天来参加你的酒席就已经给你面子了,有这么漂亮的媳妇,给兄弟们闹闹怎么了?!

 

  我哥红着眼蹲在地上,拳头紧紧的捂着,张秃子冷哼一声,然后又朝李文雅扑了上去,直接把李文雅的红旗袍给撕掉了,上半身已经被扒烂,露出了白花花的一片,只剩下内衣裹着,李文雅不停地挣扎,同时朝我哥哭喊:方平,你快救我啊……

 

  李文雅的声音里充满了绝望,我哥坐在地上红着眼,坐在地上一动不动,我站在门口惊愕了一会儿,立马怒吼一声跑了进去,一拳打在张秃子的头上,我年龄还小,力气不大,张秃子跟我哥年纪一样,都是高高壮壮的,我一拳下去,根本不起什么作用。

 

  张秃子被我给惹火了,一脚踹在我的肚子上,我被踹得人仰马翻,草,臭小子你给我滚远一点,跟你哥在旁边好好看着,不然老子弄死你。

 

  我肚子一阵酸痛,一时半会爬不起来,张秃子也没有再来管我。外面的村民都纷纷过来看戏,满脸嬉笑的指着我哥嘲笑:看看方平那么怂包,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也可惜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跟了方平这样的怂包。

 

  张秃子压在李文雅的身上,在李文雅脖子乱亲,边亲还边说:这娘们长得可真水灵,没想到方平这个废物竟然还能找到这么好的尤物,等我玩够了,也让你们也玩玩。

 

  其他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李文雅不停地挣扎,还用手去拍打张秃子的脸,张秃子直接一巴掌甩在李文雅的脸上,又去扒李文雅的衣服,然后再脱自己的衣服。

 

  张秃子边脱还边喊道:他妈的,你这娘们可真带劲,看老子今天不把你弄死。

 

  李文雅又绝望的喊我哥救她,可是我哥仍然坐在地上,除了脸色有些难看之外,一动也不动,我见我哥无动于衷,我一咬牙冲了上去,想要救李文雅,但是被张秃子身旁的一个混混一脚给踹在地上,接着冲上来拳打脚踢,草尼玛的,小崽子就凭你这小身板还想咋滴?

 

  痛苦和屈辱让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我转过头,看向了我哥,哭喊道:方平,你还是不是男人啊?连你自己的女人你都保护不了,你还能忍,我没有你样的哥哥。

 

  我心里特别难受,我瞧不起我哥,他真的太没骨气了,平时他一直忍让就算了,可是现在都这样了,李文雅都快要受到侵害了,他竟然还不敢反抗。

 

  李文雅绝望的哭嚎,张秃子很快的把自己全身衣服给脱光,然后按着李文雅的腰就要干那事,眼看李文雅就要受到侵害,但就在这个时候,我哥突然从地上爬起,怒吼着冲了上去,想要对张秃子动手。

 

  那群混混见状,立马冲上去对我哥就是一顿揍,我哥被他们抡倒在地,直惨叫。

 

  张秃子指着我哥骂骂咧咧的说:给我那这个怂逼抬起来,我要当着他的面,好好闹洞房!

 

  我哥躺在地上不停地打滚,滚到旁边的柜子边,那群混混还想过去抓我哥,可是就在一瞬间,他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菜刀。

 

  我哥迅速爬了起来,对着朝他冲上来的那个混混,就是一刀过去,直接砍在那混混的胸口上,我顿时瞪大了眼睛,那混混胸口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猛地喷了出来。

 

杀人啦,方平杀人啦!那群混混立马被吓傻了,一个个都没有想到,我哥怂了这么多年了,竟敢杀人。我自己也被我哥这副模样给吓到了,我眼睁睁的看着我哥,一刀劈在那混混的胸口上,呲啦一声,皮绽肉开。

 

  那群人被我哥给吓到了,纷纷慌乱地往屋外跑出,那群人一跑,张秃子也慌了,连衣服都顾不得穿,疯一样地跑了出去,但是我哥已经杀红了眼,手里的刀都没有放下,我吓得直哆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张秃子路过我哥的那一刻,我哥的眼中闪过一丝凶狠,一刀砍在张秃子的后背上,手起刀落,张秃子连哼都没哼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我哥手里的刀也掉在地上,紧接着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踹着粗气。

 

  我看着满屋子里的血,还有躺在血泊中的两具尸体,吓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李文雅惊愕的躺在床上,过了一会儿,连忙爬了起来,迅速的穿好衣服,跑到我的哥的旁边,把我哥从地上拉起来,边拉还边说:方平,你快跑,你杀人了,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我哥没有动,就蹲在地上浑身颤抖着,我爬着走到他面前,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哆哆嗦嗦的看着他,而李文雅拼命地把我哥从地上拉起来,喊着让我哥快点跑。

 

  那一瞬间我哥才清醒过来,猛然起身冲到床边上,从床底下掏出几千块钱来。那是我们所有的积蓄,他只拿了四百块钱,剩下的让我留着交学费。

 

  临走之前,他告诉我:阳阳,你哥我这辈子算完了,但我希望,你别像哥一样没出息,你争点气,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别让乡亲们看笑话。你长大了,替哥照顾好文雅!

 

  说着说着他脸上已布满泪水。

 

  我也痛哭着点头说我一定会的,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了他的音讯。

 

  很快警察就来了,因为我哥杀了两个人,属于防卫过当,被抓到了肯定判无期,这事在我们当地闹得很大,我哥被列为重点通缉对象。而李文雅经过了这件事,也没脸再在村里继续待下去。

 

  我成了村里所有人欺负的对象,只要是小孩子,一看到我,都会拿起石头来砸我,杀人犯的弟弟!

 

  我不敢对他们怎么样,没有了哥哥,我也失去了还手的勇气。

 

  那些天里,我每天晚上都在被子里痛哭,我甚至都不敢出门。

 

  哥哥不在后,也没有人再做东西给我吃,我连续饿了好几天的肚子,直到李文雅找上了我。

 

  她看到我这副惨兮兮的样子,抱着我说:方阳,你跟我走吧,我养你。

 

  就这样,我跟着李文雅离开了这里,李文雅纤细白嫩的手拉着我,我在心底发誓长大了要替哥哥保护她。

 

  可是去到了市里,李文雅却告诉我,让我以后叫她姐,不要叫嫂子,她说,因为她和我哥没结成婚,其实我是知道,她不想让别人知道那件事……

 

  对于她的话,我很不满,我哥现在生死不明,都是为了她。

 

  李文雅把我放在她妈家里,让她妈养我,而她出去工作,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她并没有去工作,而是被人给包养了。我心里不痛快,为我哥打抱不平,我骂她不守妇道,可是她却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说:方阳,你凭什么说这句话,跟你哥在一起,我每天都忍气吞声,他没本事,没骨气,现在你哥把你留给我,你吃我的住我的,没资格对我说三道四。

 

  被李文雅训了一顿后,我再也不敢对她说什么,她做什么我都管不了。可是最后,包养她的那个男人,是有家室的,李文雅被她甩了,那男人只赔给李文雅一笔钱,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更不幸的是,我初中毕业那年,李文雅的妈妈得了重病,李文雅把钱都用来当医药费了,不过没用,她妈过了不久还是去世了。

 

  她妈去世的时候,李文雅哭得很伤心,我哭得却比她还伤心,可李文雅却推着我,骂我是扫把星,说自从养了我,她就没有过一天的好日子。

 

  那天晚上,李文雅画了浓妆,穿着一身暴露的衣服出了门,而且和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走得特别近,那个女人也是浓妆艳抹,风韵犹存,穿得比李文雅还露。

 

  李文雅做的事我不敢管,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毕竟她以前也跟我哥有过一段,我想,还是决定要和李文雅好好说说。到了凌晨快天亮的时候,李文雅终于是回来了。

 

  她回来的时候,衣衫不整,走起路来还摇摇晃晃的,好像很累,脸色还有未干的泪痕,模样很让人怜悯,一瞬间我又心痛了起来,如果没有我,她会比现在自在。

 

  她说:阳阳,我好累。

 

  说完,整个人都倒在我的肩膀上,我听见她抽泣的声音,心里更疼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刚想叫她,可她已经睡着了。身上的衣服衣衫不整,还露出了里面的吊带。时不时在我耳边吹着热气。

 

  我喘着粗气看着李文雅,嘴唇有些发干,闻着李文雅身上的香味,我轻轻地俯下了身子,一把抱住了她……

 

  我已进入青春期,哪里受得了李文雅这样的诱惑,而且我和李文雅生活好几年了,我早就分不清对她到底是什么感情,在我心中,已经慢慢的把她当成了我最重要的人。

 

  怕把李文雅给吵醒,我轻轻地把她放到沙发上,双手撑着沙发,身子离她也只有几公分,李文雅身上的香水味和吐出来的热气传到我的鼻中,我整个人好像沦陷了一样,全身都开始哆嗦。

 

  看着李文雅漂亮的脸蛋,我缓缓地低下头去,身体也情不自禁的压在她的身上。

 

  但,转眼一想,李文雅是我嫂子,她跟我哥有过一段,我这么做,是不是太不是人了,而且李文雅养了我这么多年,我要是做了什么事的话,她肯定会对我很失望。

 

  想到这,我也没有观察李文雅发现了没有,慌慌张张地从她身上下来,然后急急忙忙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坐在床上喘着粗气,简直不敢相信,我刚才差点做了那种事,旋即我又开始担心,如果李文雅发现了该怎么办?

 

  越想越慌乱,我鼓起勇气站起来走到卧室门口,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一个缝隙,我不敢出去,只能透过门缝偷偷的看她。

 

  这时候,李文雅已经坐在沙发上,她手里还拿着一支细细长长的香烟,双眼空洞无神的看着前方,好像在想着什么事。我的脸顿时一红,不用猜也知道,刚才的事情李文雅肯定知道了,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并没有指责我。

 

  我叹了一口气,关上门,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我失眠了,满脑子都是李文雅,我不知道以后我该怎么去面对她。

 

  一晚上就这么过去了,期间我还担心李文雅会来敲我房间的门,进来责怪我,但是她并没有,好像整个晚上都在沙发上坐着。

 

  第二天早上,我还是决定和李文雅好好说说。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门走出去,发现李文雅早就出去了,我松了一口气,想着等李文雅晚上回来再跟她说吧。

 

  我出了家门,去了学校。当我来到学校,班里已经来了不少同学了,同桌也早就到了。同桌叫林诗雨,人长得很漂亮,是属于校花级别的,班上不少男生都对她抱有想法,只是,刚开学一个星期,我和她并不熟悉,而她也非常高冷,平时我俩都说不上一句话。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转过头去,是个男生,他叫张浩,是班里的班霸,平时我见到他,都是躲着走,怕和他扯上什么关系。

 

  我迷茫的看着他,只见他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身穿暴露,上面有电话号码,是联系方式,下面是一家夜总会的名字,叫金碧辉煌,而照片上的那个女人,就是李文雅!

 

方阳,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你的姐姐吧?张浩拿着照片在我眼前晃了晃、

 

  李文雅带我来报名的时候,班上不少同学家见过她,张浩自然也是知道,而他这么问,很明显就是在故意嘲笑我。

 

  此刻我的脸已经红了,这张照片上是什么意思,我清楚得很,李文雅去做这种事,我已经猜到了。

 

  我傻愣愣的看着照片上的李文雅,一句话也不敢说。

 

  张浩看我这样,顿时就笑了起来,坐在我的面前,把照片放在我的桌子上,对我说:方阳啊,我看你姐姐挺漂亮的,没想到你姐姐竟然还是干这行的啊,这样吧,你回去帮我跟你姐姐说说,让你姐姐来陪我一晚,多少钱都行,你觉得如何?

 

  我的脑子轰的一声响,什么都没想,猛地伸出手,一把抓住张浩的领子,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一拳就打在了张浩的脑袋上。

 

  张浩捂着脑袋急了,从凳子上一脚就朝我踹了过来,我撞在了林诗雨的身上,林诗雨痛叫一声,蹭的一下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朝还准备打我的张浩喊了声:行了,有完没完?

 

  还准备冲上来打我的张浩立马停下了举动,对林诗雨笑着说:诗雨,你让开一下,让我教训教训这个小子。

 

  林诗雨冷眼看了看我,旋即对张浩说:你想干什么与我无关,这是我的位置,你让我让开我就让开?只是想告诉你,别碰到我就行了!说完,林诗雨又坐了下去。

 

  张浩又想上来对我动手,但是林诗雨坐在位子上,他怕伤到了林诗雨,只好停下手,瞪着我,说:方阳,跟我出去。

 

  我不傻,知道出去肯定没好果子吃,只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张浩见我这样,没办法,只好指着我,威胁道:行,方阳,你等着。

 

  看张浩那狰狞的样子,我吓了一哆嗦,知道我现在是彻底得罪张浩了,可是我不后悔,刚才他侮辱李文雅,也把我给惹火了,我给他一拳,也是给他一点教训。

 

  晚上放学我气呼呼的回到家里,今天那件事让我挺气的,打算要和李文雅好好说说,让她别再去做那种事了。

 

  李文雅还没有回家,我一直等,等到了凌晨一点,李文雅都没有回来,我实在等不下去了,跑出了门,我要去找李文雅。

 

  我想起那张照片里的地址,知道怎么去找李文雅。我在路边打了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说了地址,很快就到了地方。

 

  下车,我看向前方,看到了金碧辉煌四个大字,门口建设得非常豪华,我很清楚,如果只是普通的洗浴中心,大门是没有这么豪华的。

 

  迟疑了片刻,我迈开脚步跑了过去,可刚准备进去,就被门口的保安给拦住了,说未成年人不得入内。

 

  我看着保安,着急的问道:这里不是洗澡的地方吗?我想洗澡为什么不能进去?

 

  保安打量了我的全身,不屑道:小子,看你这穷酸样,让你进去,你消费得起吗?你有钱吗?你有钱我就让你进去,没钱就滚蛋。

 

  说完,保安就走上来,想要赶我走。

 

  见保安想要赶我,我顿时吓了一跳,看样子保安是肯定不给我进去了,这时,我突然想到李文雅,李文雅在这里,保安肯定认识她,想到这,我什么也管不了了,连忙说:我是来找我姐的,我姐就在里面。

 

  保安满脸疑惑,问道:你姐?你姐是谁?

 

我姐叫李文雅!

 

  听到我的话,保安会意一笑,让开了路,说:原来你姐叫李文雅啊,行,进去吧。

 

  我没有多说,立马就跑了进去。可是我跑进去,顿时就懵了,里面太大了,我不知道该往哪走,更不知道到哪去找李文雅。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一个中年女人,就是经常和李文雅在一起的中年女人,我立马冲上去,一把拦住了她,她吓了一跳,有些不明白的看着我,我急忙的问:大姐,你知道我姐在哪吗?我姐叫李文雅。本来我是想叫阿姨,但看她的样子和她的年龄不符,怕她生气,就该叫大姐了。

 

  中年女人回过神,捂着嘴巴笑了笑,说:小,弟弟,原来是你啊,你来找你姐啊,她在三楼,二号包厢呢。

 

  中年女人的话音刚落,我立刻越过了她,往三楼跑去,身后还传来中年女人焦急的喊声:小,弟弟,先别急着上去啊……”

 

  她后面的话我没有听清楚。不一会儿,我就来到了三楼,到了二号包厢,我没有丝毫的犹豫,一把推开门就冲了进去。

 

  李文雅果然坐在包厢里,可是,她的旁边还坐着一个将近五十岁的老男人……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