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外的蜜汁尴尬时刻,同学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

<- 分享“TIMEZONE”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5 TIMEZONE


我站在异国的十字街头,耳边是呼啸而过的风,脸颊是火热绯红的烫,周围是意味深长的笑。我知道,我又闹笑话了。可这就是我啊,初出国门、语言不精、文化不熟的我。尴尬是我的敲门砖,错误是我的必修课。

大家好,我是本期话题主持人小砚。对于留学海外的我们来说,因为语言、文化的不同,闹笑话几乎不可避免。

从我在大街上高喊“我快高潮了”(详情戳本周话题:你曾因为语言、文化闹过什么笑话?)开始,到大家分享自己的亲身经历,每一段都那么有趣,那么独一无二。大家究竟都闹了什么笑话?一起来看看吧。



vol.10

你曾因为语言、文化闹过什么笑话?



from Lenka



@肥蝶(美国):


一个微风拂面的下午,我在studio画图。一时兴起想要用英文感慨一下微风拂面的美好,于是我说:

“The wind blows on my face. I feel so good!” 

风带去了我的只言片语,同在studio画图的两个美国女同学一脸大写的尴尬, 

“Blow?You really mean blow? That's so dirty.“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blow有 “吹箫” 的意思。

谜一样的尴尬……

小砚:好污好污,没眼看了。这跟我犯的错误有异曲同工之处。他们一定惊讶中国来的姑娘为何都如此豪放!



@辛叁  (韩国):


有一次,我和教授聊天时,本想夸教授人很好,于是用了“착하다(善良,好)”这个词。

结果原本笑盈盈的教授突然变得冷淡,三言两语就把我打发了。拍马屁莫名其妙拍到了马蹄子上,我好冤啊!

后来才知道,对注重上下关系的韩国人来说,有的词含义虽好,但不可以对长辈、上级说,因为这些词很“轻浮”

然而对外国人来说,很多词明明都是一个意思,为什么这个能用那个就不行嘞?那什么时候用这个词什么时候用那个词呢?不好意思,韩国人也说不明白╮(╯▽╰)╭



小砚:确实啊。其实中文里也有些词不能对长辈、上级说,而同辈之间就觉得完全

没有问题,甚至还有亲密的感觉。这大概就是语言文化的博大精深吧。



@水色(澳洲):


刚到澳洲时,第一次坐公交车出门,车上满眼老外,或许不习惯吧,默默坐在最后一排。

我迷糊地等司机报14号站牌。结果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猛一看窗外车子已经到17站了。情急之下,我边向前挤边大喊

"停车,停车,停车!"

司机无动于衷,而周围老外一脸懵逼甩头看我。妈呀,这是国外,人家不懂汉语哇。于是我急忙走到司机跟前,用英语告诉他到站了。

司机balabala一阵狂飙英语,大意是想要下车要及时按铃,这不是站点,到站点才能停车,要遵守规则。

原来国外到站前要及时press ring回想起国内的公交车自动报站,幸福感满满,眼里都是泪啊。那天下车后,老朽含泪从18号走到14号站牌。

每次回想起来,我都是忍俊不禁,感觉国内公交车在报站这方面更人性化


小砚:我也曾因为这样的情况责怪司机。后来在其他乘客的解释下,我才明白要按铃。知道真相的我,眼泪差点掉下来。



@悬弧(英国):


有次跟同学出去玩,大晚上的开车到了个小镇。冬天,晚上7点多已经没什么人了,靠Google地图找到一家旅店。

那家店估计有些年头了,一楼是酒吧,二楼住宿。店外有些喝高的白佬大叔在抽烟,看到我们两个外国人,于是就同我们打招呼。

虽然他们说话略带醉意,但是很热心。他们先介绍自己叫什么,紧接着说了一句比较长的。据我估计,大概是欢迎我们来到他们镇上之类的意思。

这时,我很傻逼地说了句:“what ?”

他愣了一下,眼睛盯着我。那一瞬,气氛有些紧张。

之后他可能反应过来了,于是问道:“You mean pardon?” 我说“yes”

然后,气氛缓和了一些,他又问:“What's your name?” 我说 “Hu”

他又盯着我,这时我已经感觉到气氛相当不对了……好在我朋友赶紧上来解释,“H-U,Hu.”

那之后,我朋友又和他聊了几句,我们就进旅店里了。办好住宿,我才有些后怕。

这段对话在国内相当于这样的:

当地人说,欢迎光临,客官是要住店还是打尖?

我说,你瞅啥?(用what反问语气比较强烈,而且what也容易让人以为是what the fuck)

当地人明白了这个外乡佬不懂规矩之后也没有计较,接着问,客官你怎么称呼?

我说,你说谁呢?(who)


小砚:真的是很有趣的一段经历啊。两人的对话就像是身处不同的次元,很有画面感,仿佛看见了老外一脸懵逼的样子。



@PANPAN(法国):


在法国待过的小伙伴们都知道有种建筑叫做 hotel de ville。 刚来法国的时候,我以为它是一个特别大特别高级的连锁酒店。

因为无论哪个城市都能找得到,而且每一个hotel de ville都建得特别地美。后来才发现那是市政厅

小砚:我刚到美国的时候,看到一栋建筑写着“Park”。当时我觉得好厉害,公园都开到建筑里面了。后来我才知道那是 停车场





@李瞬生(美国)


三年前,在国外入学的第一节课时,老师提了个问题。因为没人主动回答,于是便抽我们的系花回答。她的第一反应 竟然是“嗖”地一下站了起来。

周围的外国同学都吓傻了,教授一时也懵了,还没见过学生上课起立的。后来她站着开始回答问题。

大家才知道她不是要和老师拼命,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小砚:哈哈,我们中国学生从小培养的上课起立真是印入骨血般深刻哪!



@王立武(美国):


第一次去美帝,不知道行人过马路要按按钮,否则灯不会变绿。

在一个路口等了十多分钟,心想:卧槽,怎么美国红灯这么长?!



小砚:不好意思,我笑出了声。老外眼中的你:这个人站在路口,是在监测车流量吗?



@骨头wjw(德国): 


在一节类似于自习课的Learning Lab上,我到教室后,老师十分热情地对我说:“I'd like you to be here.”

当时的我没反应过来,摸着自己的头发,心想,难道老师喜欢我黑色的头发?

于是,我怯生生地问了一句:“You mean, you like my hair?”

老师看着我,半天说不出话……


小砚:我笑得说不出话。强烈要求骨头同学爆照,让我们看看你黑色的头发……




@SYOKA(英国):


有一次,我同学在腐国某村的希腊餐厅点餐,把beef steak 说成了beef stick,关键听着还特别像 beef's dick。

当时服务员妹子就愣住了,然后咬着嘴唇和我一起憋着笑……

小砚:如果真有beef' s dick这道菜,你会点吗?



@长岭遇雨(日本):


在日本时,有次买了一盒鸡肉。做好之后,吃了几块,觉得味道实在奇怪,于是仔细研究了一下。然后,发现,是鸡屁股。

尼玛!日本人为什么要在超市里面卖鸡屁股!

小砚:可能与大肠、臭豆腐有相似之处,越臭越好吃?


每到一处异乡,因为环境的陌生,语言文化的隔阂,我们仿佛变成了“五谷不分”的孩子,用一双好奇的眼和一颗聪慧的心,去探索发现那个全新的世界。

或有尴尬时刻,或有闹笑话经历,可这些全部都成为我们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正是这样的一段段经历,串成了我们丰富而独特的异国时光。

如今回想起来,依旧很美,不是吗?


本文部分素材来源于知乎

图片来源于网络


——  E N D ——


@版权声明:本文由时区公众号TIMEZONE(ID: timezoner)原创首发,版权所有。转载请在时区后台留言“转载”获得授权,对违法使用本内容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TIMEZONE,留学生原创平台,欢迎坐标在世界各地的你


话题主持人 | 小砚

用文字之静美,看世界之动美




留学声(Timezoner)是TIMEZONE的留学生Q&A话题互动栏目,你可以来当主持人或者来凑热闹贡献神回复。后台回复主持人了解详细耍法;回复关键字,如“留学声1”回顾往期精彩:

留学声1:温暖小窝

留学声2:母校的角落

留学声3:聚餐圣地

留学声4:排挤和歧视

留学声5:一个人

留学声6:奇葩室友

留学声7:留学整容刀

留学声8:想家的感觉

留学声9:我的小爱好


   留 学 生, 一 起 来 发 声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