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教育-119】和主任谈话

<- 分享“新西兰教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6 新西兰教育


今年第一学期,有天晚上女儿平静地对我说,“明天主任要和我谈话。”

 

“主任谈话?你犯啥事儿了?!”这是我心里的第一反应。

 

说来好笑,已经离开学校几十年了,一提到“和主任谈话,我还是有点紧张。从小到大,学校里的主任找我谈话(无论班主任还是教导主任),肯定是犯了错。


记得我当年最早的一次主任谈话是在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公开课,有外省市学校的老师们来听课。我们老师很重视,提前好几天就安排妥当由哪位同学来回答问题。在公开课上,老师了一个问题,不该我回答但我却接了下茬说出答案,实在是罪过。记得那天放学后,班主任老师把我单独留下,说我应该遵守课堂纪律,还提醒我忘记了自己是一名说到这里,我又接了下茬“红小兵”。可能因为是第一次被留堂,给我印象特别深,过去几十年了都还记得。

 

“主任要找你谈什么?”我问女儿。她答,“没什么,就是学校的事情吧。不只我一个,还有其他三个同学一起谈。我们今年有两次这样的谈话。”学院主任可是个重要角色(House Dean,借用《哈利波特》的翻译方法,House译成“学院”),她负责女儿所属的学院从八年级到十年级大约200位同学的管理工作。女儿这位学院主任我是非常敬重的,也算熟识,她家住的里我不远,有时还经常看到她牵着小狗散步经过我家门口。她应该已是六十开外的年纪,对学生来说她就是权威的象征,看上去很严厉。我亲身经历过她做领队的野营集合场面,200多学生加上送行的家长,占据了停车场上好大一片,人声鼎沸。她只是响亮地吹了一声哨子,全场立刻安静下来听她讲话(都没用话筒),是相当有气势的一位女士。样的主任约着谈话,估计同学们心里也有些打鼓吧。

 

现在,已经进入今年的第四学期,女儿和主任的这两次谈话都已经过去,回想起女儿跟我描述的她们谈话的情形,我感觉还是特别好!

 

根据女儿描述,这是学院主任和学生一年两次的座谈。每次座谈是半小时时间,内容涉及学生自己一年的目标设定和完成状态回顾,遇到什么样的挑战和怎样应对的,有什么是已经实现而且自己认为是亮点的地方,日常生活中的爱好,也涉及到了一些课程设置和学校建设方面的一些话题。不说别的,光是主任在这上面花的时间和精力就值得赞叹!和四人一组的学生小范围谈话,一年中她要进行一百次!

 

今年,女儿到了十年级,学习任务比九年级加重不少,尤其是像女儿这样的同学,有几门科目已经提前进入了要求比较高的NCEA的学习,这是新西兰的教育体系的证书课程,一般从11年级才开始修习。这是个重要的原因,在座谈过程中,同学们都说自己忙,而且忙的有些抓狂。这时,主任很好地抓住教机,给同学们讲了一个有效的时间管理方法。

 

主任讲,我们把自己所有眼下要做的事情按照重要与否紧急与否,分成四类,即重要紧急(I)、重要不仅急(II)、不重要紧急(III)、不重要不紧急(IV)。然后把它们放在四个象限中,一目了然(如下图)。对每个象限当中所列事项给予不同的对待方法,以此来增加时间管理有效性,使自己的学习和生活变得更加有效。对于紧急重要的事情要着手去做,对于紧急不重要的事情能不做就不做,对于不紧急也不重要的事情,坚决不做,对于重要但不紧急的事情,一定要尽量多做。



 

说实话,当女儿回来跟我提起主任给她们介绍用四个象限的方法划分事情的轻重缓急,来帮助进行时间管理的时候,我心里暗暗吃惊,同时也大为赞叹!

 

把工作任务以四个象限进行划分,区别对待以增加效能的方法,我是在三十多岁才接触到。当时是在全球五百强企业参加经理培训,有同事提到了史蒂芬.柯维先生的《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这本书(The 7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后来就去找来看,一开卷竟爱不释手,成了迄今为止对我影响最大的一部著作。书中的七个习惯个个是精品,帮助一个人实现从实践个体独立开始到与他人合作。其中的第三个习惯叫“要事为先”(Put Frist Thing First),就讲的是主任给同学们分享的这个方法。

 

我太太曾经给女儿讲过这四个象限时间管理的大概理念,但是没有深入,毕竟还是孩子。没想到,女儿学校的学院主任会在这种小范围的谈话中给十五、六岁的学生们讲到这个我三十多岁才接触到的好方法。主任说,她也提醒其他老师按照要事为先的方法来帮助自己提供工作效能。


有些人卓有成效,有些人事倍功半,为什么?生命给予每个人每天、每月每年的时间是同样多的,从时间管理的角度说,在同样的时间内,做不同的事情就会造成效能上的差别。如果女儿小小年级就有意识地去区分一件事情的重要与否和紧急与否,并加以正确对待,学习和生活都一定会更加高效。

 

另一个让我感受深刻的,是这种座谈给学生们提供了一个在学院主任面前发表自己意见的机会,这在我的学生时代是绝无仅有的。学院主任请参加座谈的学生们畅所欲言,对学校的课程安排和学校建设提一些看法和意见。

 

我发现女儿在这上面还真是很有些想法,她说向主任说了两方面的感受和建议。

 

在课程安排上,女儿说了今年十年级社会实践活动的汇报活动安排在了下午放学以后,这样很多九年级的同学就不能参加,不能从高年级同学那里学到一些实践项目的情况,为自己明年的项目做些有益的储备。而去年的时候,女儿九年级,当时十年级的社会实践项目汇报是安排在了下午放学之前,所以女儿去听了不少十年级同学的项目汇报,对自己今年的社会实践项目有不少帮助。女儿建议学校考虑把社会实践项目的小组汇报时间还是调整到课上时间,这样可以使低年级的同学受益。

 

在学校建设方面,女儿对今年调整的新的学院体系也说了自己的看法。今年学校的一个大动作,是把原来的年级主任制(Year Dean)调整为学院主任制(House Dean)。这个改变带来了一些好处也有一些不好的地方。女儿觉得,新的学院主任制度,为整个学院增加了凝聚力,有了学院乐队,在演出时有很多不管哪个年级的学生,只要是她们朱庇特学院的同学都会一起喝彩。另外,以学院为单位的活动也变多了,还发了学院徽章,作为朱庇特学院的一员,女儿的归属感大大增加。但是,因为这样的变动,现在每两周的学院集会都是三个年级一起开,效率不高,因为要说完了这个年级的事情,又说下个年级的,有些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也要费时间去听。

 

我原想,这样的座谈能够让学生们发表一下想法已经很好了,其实效果远比我想象的好。


女儿听老师讲,学校里现在一些同学们喜欢的安排,最开始就是源自有些同学对学校的建议,无论是在这种座谈中提出的建议,还是通过学校给学生发出的调查表。比如说选修课的试课日。(【节日般的选修课试课日】)这是有意思的一天,在决定自己选哪门选修课之前,这一天全年级的同学都可以挑选自己预选的六门选修课进行尝试,实际感受一下这个课程是什么样子,然后再具体决定。这是一个例子,说明学校确实可能根据学生的建议进行课程安排的调整。这个例子也向学生们传递了一个信息,就是他们的意见有可能被学校采纳,这样他们在提出建议和反馈时候也会积极一些,也算是培养同学们一些对学校的工作“参政议政”的习惯吧。

 

很感谢学院主任能够定期和学生们做这样气氛良好的谈话。它不但给所有同学带来了说出自己想法的机会,也让同学们和“权威”更接近。女儿说整个座谈的过程,她最强烈的感受是学院主任大多数时候都在听学生们的意见,还时常表示认同,并没有平时印象中那种威严的感觉。另外,这样的座谈也让学院主任能够有机会了解她学院的200多位同学中的每一位,在增进了解的同时,有机会把她丰富的人生经历有针对性地分享给这些年轻人,让她们受益。


2016.10.16

 



 

 


作者简介


Sherman Wang - 在外企工作了二十年,曾任全球五百强美资企业中国区服务总监。因希望为孩子寻找更好的教育环境,全家移居新西兰。


Sherman创办了提供教育服务的公司,并在奥克兰理工大学教育系学习,获得教育学士后文凭。


如有关于新西兰长、短期留学的需求,请发邮件至

consultingsherman@gmail.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