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代购生意黄金时代走向终点 影响10万人

<- 分享“墨尔本房地产快讯”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2 墨尔本房地产快讯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0月11日刊登题为《澳洲代购生意的黄金时代正走向终点》的报道称,Jane Li是一名“代购”,在澳大利亚,代购这一群体的人数估计超过10万人。

咨询公司贝恩(Bain&Co)表示,这种转卖奢侈品和医疗保健品的“行李箱生意”已形成一种全球现象,去年在全球占了340亿到500亿元人民币(合50亿到75亿美元)的销售额。这门生意的繁荣有三方面原因:一是这类产品在中国的价格相对较高;二是在中国发生一系列食品丑闻之后,人们觉得西方品牌的安全标准更高;三是对那些貌似有助于一种更健康生活方式的产品,中国中产消费者的兴趣大大增加。

这门生意的规模已增长到如此之大,以至于由于担心代购购买激增引发缺货,去年澳大利亚大型超市Coles和Woolworths不得不限制每位顾客最多能购买的婴儿配方奶粉罐数。

然而,中国4月份实施的海关及跨境电商新规,以及部分奢侈品公司控制供应链的意愿,正在对这门生意造成打击。Jane Li表示:“市场已开始降温。”Jane Li和母亲每个月售出价值最高达2万元人民币的商品。

澳大利亚最大的维生素及营养补充剂公司之一Swisse表示,过去一年里倒手其产品的代购已从逾10万人降至约2万人。Swisse销售总监迈克尔·霍华德(Michael Howard)表示:“中国实施的跨境电子商务新规为代购带来了不确定性。我们见到一些转卖者为降低风险抛售库存。”

德国婴儿及儿童商品在线零售商Windeln表示,自新规实施以来,对中国客户的销售已经下滑。

同时,更多外国品牌正寻求建立直接进入中国销售的渠道。今年3月,Swisse入驻中国电商网站天猫(Tmall),并计划在未来18个月开设实体店。“我们希望消费者有一个能与我们的品牌发生直接关系的去处,”霍华德说。

毕马威(KPMG)预计,从长期来看,随着中国与西方国家奢侈品的价差缩小,代购的数量将会减少。“只有存在套利机会,代购才会持续下去,”毕马威澳大利亚的亚洲和国际商业实践主管道格·弗格森(Doug Ferguson)说。

香奈儿(Chanel)是几个在中国降价的奢侈品牌之一。除了监管方面的变化以外,弗格森预计,随着中国企业抢购外国消费者品牌,海外公司加强对其产品分销的控制,代购业将受到打击。

然而,代购这种现象还远未消亡。上周在悉尼和墨尔本举行了面向代购的“中国电子商务展”特别活动,活动时间特意选在中国的国庆假期。此外,对一些澳大利亚企业而言,代购依然代表着进入广阔中国市场的一条新途径。

“他们的确做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提供了一个不同于我们原本能够触及的网络,”销售婴幼儿有机食品和配方奶粉的Bellamy's Australia的首席执行官劳拉·麦克贝恩(Laura McBain)说。在截至6月30日的一个财年中,该公司来自中国和香港的收入激增逾300%,她估计其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对代购的销售。

但是,尽管澳大利亚企业认识到代购是一种重要的销售来源,迎合代购的努力依然寥寥无几。“我想看到企业举办更多活动,比如产品和营销研讨会,以及仅面向代购的新产品发布,”不愿透露全名的全职代购Coco说。

*文章内容转载自中国经济网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