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生被杀 凶手法庭翘二郎腿玩手机

<- 分享“澳洲全视角”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3 澳洲全视角


 案情回顾


今年4月15日晚间在墨尔本市中心的La Trobe Place,19岁的青岛籍留学生(专题)Jeremy被四名同胞围殴至重伤最后不治身亡。警方之后逮捕了下手最重的主犯万申亮(音译:Shenliang Wan),并通缉了参与殴打的刘汉杰(音译:Hanjie Liu),此案报道后刘汉杰联系了警方投案自首。之后同样参与了殴打的嫌犯罗思睿(音译:Sirui Luo)也被指控人身伤害,罗思睿第一次申请保释被警方拒绝,之后交了20000澳元保释金之后仍然免除了被羁押。今天上午此案再次开庭审理,记者前往法院进行了全程旁听。


法庭候审现场


今天上午11:40左右在市中心的墨尔本地方治安法院四楼11号法庭,Jeremy被殴打致死案件再次开庭审理,已经被羁押的万申亮作为主要嫌疑人被提审。


上午10:00左右,穿着一身的黑色服装,刘汉杰和罗思睿就已经在法庭等候审理,受害人Jeremy的家属随后也到达法庭。



(嫌疑人刘汉杰)


Jeremy的母亲是捧着亡子的遗照来的。


Jeremy的父母在法庭见到刘汉杰和罗思睿后情绪激动,把遗照直接摆在两个嫌疑人面前大骂“贱人!死定了你!”。法院的保护服务警官(Protective Service Officer)迅速分开了他们,受害人家属暂时离开了法庭。


反观刘汉杰和罗思睿两人,全称神色平静,表情还很轻松,受害人家属离开法庭后两人甚至还能有说有笑。


11号法庭上午的案件较多,从十点钟开始一直到11:40左右该案才开始审理。正在审理其他案件的候审过程中刘汉杰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紧张感,全程都在不停的挖鼻孔,甚至翘起二郎腿玩手机玩的很起劲。


正式审理过程


11:40左右审理正式开始,受害人家属接到通知后回到法庭,一行人坐在法庭正中间,受害人母亲捧着亡子遗照端坐听审,父亲在边上依靠随行翻译的讲解了解审理过程。


被羁押的万申亮身穿绿色囚服,头顶上扎着辫子,在一名法庭警官的押送下出现在十一号法庭被告席上,初次审理时一度被吓哭的万申亮在整个审理过程中没有任何明显表情。



(主要嫌疑人万申亮)


在之前的审理中万申亮被指控人身伤害与谋杀罪,刘汉杰和罗思睿被指控普通人身伤害罪。三人对人身伤害的指控已经认罪,但是万申亮对于谋杀罪的指控仍然没有明确的表态。


万申亮的律师在法庭上申请数位目击证人证明案发现场的监控范围之外的情况并表示证人的证词和监控拍摄到的情况不一致,需要对这一点进行重新讨论。并且对于受害人头部的致命伤的造成原因表示怀疑,认为头部的致命伤没有直接的证据能证明是嫌疑人万申亮造成的,有可能是受害人摔倒时头部着地造成的摔伤。


法官对万申亮律师的说法表示了强烈的怀疑并要求他进行详细解释为什么上次审理时没有提出这些疑问,之后万申亮的律师一直模糊其词不愿意正面回答。


法官在这次审理中没有给出最终判决。


法官通过普通话翻译告知罗思睿她依旧被指控一项普通人身伤害罪,并将在2016年11月9日再次受审并接受最终判决,她的保释期也将延期到受审日当天。


万申亮也通过翻译被告知他的谋杀罪和普通人身伤害罪两项指控不会变更,并将在2017年6月1日再次被提审并就谋杀罪罪名重审此案,这次审理中万申亮申请的保释也被法官拒绝。


法庭外的双方争执


审理结束后受害人的父亲坐在法庭的椅子上不断地呢喃:一定要将这些罪犯绳之以法。


11号法庭的门口,受害人家属和两个嫌疑人再次有了接触。


受害人的母亲再次控制不住情绪朝刘汉杰和罗思睿不断大骂“贱货!去死吧!”,保护服务警官见状迅速拦住了受害人家属防止发生肢体接触。


受害人母亲最终支撑不住在法庭门口痛哭失声,被另一位家属及时搀扶住才没有跌倒在地上。


受害人父亲表现的相当平静,但是看到妻子哭泣后忍不住指着刘汉杰说清清楚楚说了一句:小子,你也就这样了。


在先前的报道中被描述为“脾气暴躁”的刘汉杰却表现的像个好好青年,被受害人家属骂过后还微笑着说“您儿子真的不是我…..”,还没说完就被喝止了。


之后刘汉杰和罗思睿一同乘电梯下楼,亿忆墨尔本记者也同乘一台电梯,刘汉杰在三楼随几位警官先离开了,罗思睿戴上了黑色的鸭舌帽,到达底层后从大门离开法院,亿忆墨尔本记者跟随她走了一路,一路上罗思睿一直低头盯着手机往Flagsaff火车站的方向离开。



(罗思睿离开法院后一直低头看手机)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