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教育-118】一个有意义的假期

<- 分享“新西兰教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07 新西兰教育


 

屋里很暗,只有床头灯亮着。我靠在床头,心中暗喜,“终于放假了!”。手机屏幕显示着闹钟设置,我的手指在“女儿学期中”的闹钟模式傍边轻轻一点,那模式变成了灰色。这个闹钟模式在女儿上学的日子里,从周一到周五每天清晨响起,拎我起床,给两位领导做早餐。


关灯,睡觉!假期开始喽!


 ……


我合眼想睡,但恍惚觉得忘了点什么。突然,我猛地坐起身,不行!忘了上闹钟!明天还得早起送女儿去作家训练营。

 

这个作家训练营,是一位知名新西兰小说家和女儿学校联合举办的,为期四天,目的是利用假期的时间提高学员的小说创作水平,今年已经是第四年举办。参训的学生有来自女儿学校的,也有外校慕名而来的。学员一共20多名,年龄大致是12到15岁,分布在七到十年级。在四天的作家营活动结束时,参训小作家都要在作家指导下完成近万字的小说创作,由作家评选优胜。

 

哇,作家训练营,女儿想当作家?不是,女儿有别的任务。

 

学校假期的第一天早上,我按时把女儿送到了学校。学校的停车场里没有往日喧嚣热闹,真是难得的安静。不时也有车来,但估计来的都是学员吧。学生下车时,家长和学员道别,好像都在说,“Enjoy the  camp!”。我和女儿说什么道别呢?正迟疑,女儿已经走远了。“Enjoy  the  Camp!”我心里说着,也希望女儿活动愉快!


和那些参训的“小作家”不同,女儿是训练营的志愿者,是去帮忙的。在这四天里,她要和另一位十年级的同学,带领其他四位九年级的同学,帮助老师一起组织这个活动。


志愿者的工作是很琐碎,很繁杂的,不过不怕,女儿去年已经做过这个训练营的志愿者,有了经验,所以都能搞定。志愿者是全方位服务,啥都干,在训练营开营之前,女儿就在课后和老师一起去采购食品,订餐。训练营期间,要点名,负责早茶、午餐和下午茶的摆盘,饮料供应,分发食物,吃完之后处理垃圾,收拾房间,刷盘子洗碗。其中有几天中午的午餐不是外卖,是几位小志愿者们来烹制BBQ,供小作家们享用。

做一名好的志愿者还不能只是等着安排任务,还要发挥主观能动性,干些没人分配但是眼里看到的活计。比如检查奖状的准备情况。女儿就发现有一半学员的奖状,作家忘了签名。后来女儿去找作家补齐了签名,避免了后来不必要的忙乱。


训练营的最后一天,晚间有个比较大型的活动是闭营式和庆祝晚会。参加的人员除了作家和学员外,为这位作家出书的出版社和学员们的家长也都会来参加。出版社除了卖些优惠的书籍给学员外,搞不好还会物色一下哪个小作家有潜质,发掘成大作家也说不定呢。活动议程有作家给学员发奖,大家吃吃喝喝的,有说有笑。女儿她们几个还要布置一个书架,陈列作家的作品和出版社出版的书,优惠出售。作家还可以当场签名,小学员们也少不了要和知名作家合影留念。

 

在训练营最后一天早上,女儿催着我早点动身。

 

“今天得早点走,今天事情可多了。去年最后一天,老师把闭营活动的任务整整列了一白板!”


我知道,老师今早要和小志愿者们开会,把所有闭营活动的相关任务列出来,并分配到具体志愿者同学身上。我听女儿说过,她们有个志愿者同学,把所有分配给她的任务都写在手上,胳膊上,做完一件划掉一件!


忙碌的最后一天结束了,女儿得到了学校的感谢卡,和一张全价的电影票,作为感谢。

 

这个短短两周的学校假期的开始四天就这样过去了。在这四天里,女儿每天早上按上学的时间到校,每天下午按放学的时间回家,最后一天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


其实我有些好奇,为什么女儿去年去过,今年还要去当这个四整天活动的志愿者,要知道这可是占去了这个假期将近一半的时间了。

 

训练营结束后,我和女儿聊天问到了这个话题,发现她早已有了答案。

 

“老师需要去年做过志愿者的同学参加,我去年就答应过老师,今年还要参加,这样可以带带新的同学。”原来,女儿去年是九年级,是新手,被十年级的同学志愿者带领。那些去年十年级的志愿者,在她们九年级的时候也曾经是这个训练营的志愿者。这是学校精心设计的“传帮带”啊。


“这种四天的志愿者将来说起来比较有分量。”女儿还是有些前瞻力的。她所说的“将来说起来”恐怕就是大学入学申请和求职了。是啊,参加社会实践活动是多么好的锻炼学习能力的机会啊。


想想家长们,哪个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充分利用假期的时间呢?就算是瞎玩,也希望能够玩出个名堂!于是有些家长利用假期让孩子参加各种学习补习班、爱好培训班,是想让孩子在这些方面更上一层楼。我和太太也是希望孩子在假期能做点什么,这个看似耗时的志愿者经历,其实带给女儿很多学习机会,只不过不会直接体现在学习成绩上。


学到了什么呢?引导孩子的认知很重要。太太经常作为教练来引导女儿思考,这种活动带来了哪些好处,教会了自己什么。太太和女儿的对话,我时常在旁倾听。这样的对话让女儿自己意识到,从去年参加这个活动,到今年再次参加,自己有了多大的进步。这种进步体现在很多细微的方面。


女儿学习到了一些新技能,今年,女儿学习使用了收款POS机,因为在闭营式上,出版社卖书时需要有人用POS来收款。去年,这个是十年级同学负责的。


女儿会针对以前发生的状况做调整,让她的工作更加有效。比如去年,她打电话给餐馆订餐,餐馆开始并未当真,如果不是当天又打电话去询问,险些误事。今年,她知道打电话给餐馆的时候强调自己是学校活动的志愿者,是代表学校打去电话,还特意把老师的电话提供给餐馆让他们相信这是真的。这次外卖送餐就比去年顺利许多。


女儿从跟从变为带领。作为十年级的志愿者,她需要带领九年级的同学完成一些工作。因为去年的参与,她已经熟悉了这个活动的很多流程,可以给低年级的志愿者进行讲解,示范。


当然,回首一年,女儿进步最明显的还是体现在和外界打交道的能力上。这四天的时间里,女儿是以一个志愿者身份参与到活动中,与其他同学、老师和餐馆人员、作家和出版社打交道,这给了女儿在学生的年龄以非学生的身份与人相处的锻炼机会。

 

其实,就算不是为了升学、求职,孩子做这种形式的志愿者也一定会有所获的。社会就是一所学校,参加社会实践就像上学一样。去不去上这个学,去上了能不能学到真东西,完全要看各人自己了。


这个假期,我们很高兴女儿自己决定再次用四天时间去做学校活动的志愿者。这既帮助了学校,又锻炼了自己,真算得上是又一个有意义的假期。



附:去年女儿参加这个活动的记述文章【作家训练营】

 

 

 

 


作者简介


Sherman Wang - 在外企工作了二十年,曾任全球五百强美资企业中国区服务总监。因希望为孩子寻找更好的教育环境,全家移居新西兰。


Sherman创办了提供教育服务的公司,并在奥克兰理工大学教育系学习,获得教育学士后文凭。


如有关于新西兰长、短期留学的需求,请发邮件至

consultingsherman@gmail.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