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10000多名女警遭男骑警性侵!皇家骑警终于道歉了。。政府得赔1亿多?

2016-10-08 天天网Dailynet



就在昨天,加拿大皇家骑警总监鲍尔森召开新闻发布会,向被性侵的女警和文职人员郑重道歉,并宣布将向她们提供总额可达一亿加元的赔偿。


他说:“你们加入皇家骑警,希望为社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而我们辜负了你们,我们伤害了你们。我为此真诚地道歉。”他也向全体加拿大人道歉,因为加拿大皇家骑警作为国家执法力量,其行为树立了“可耻的”榜样。

同时出席新闻发布会的还有,曾在皇家骑警服务19年的前警官珍妮特·默尔罗(Janet Merlo)。
珍妮特在2012年对皇家骑警发起集体诉讼后,1400多名全国各地的女警或前女警加入了诉讼。

受害人的指控包括受到强奸、强加于人的性触摸、攻击、性别歧视、骚扰、欺凌、以及威胁。许多受害人表示,警局的管理层多年来都无视她们的遭遇。有些男性高级警官在被投诉后仍然保留原来的职位。还有多名加入集体诉讼的女警受到被解雇的威胁。
珍妮特曾在1991至2010年任职纳奈莫皇家骑警警队,她在控告书中提到:
警队内有警员将性爱充气娃娃放在办公桌旁,然后要珍妮特站在娃娃旁边,这些情景长官都看在眼里,但从未处理。
甚至有男同事在办公室拿着假阳具对她说笑。
还有警员向她中伤,指称珍妮特和多名男警员发生性关系,还能“一边头顶六罐啤酒一边做爱”。
珍妮特怀孕后请产假还被上司痛骂,称如果想在警队待下去,“那你的两腿要夹紧一点”。

虽然珍妮特曾经透过警方内部机制投诉,但多获得“对不起,没有证据”的结果。
她还听闻过许许多多类似的可怕故事,不少女警被逼到几乎自杀的边缘,但却无处可逃,因为就算报警,也是警方自己人查自己人,他们只会说,“不,这事从没发生过,你没有证人。”
众多的女警员在遭受男性上司或同事的骚扰甚至侵犯后无处上报,因为事情总会在警方内部解决。由于男警员占据主导地位,女警员如果想保住工作,只能噤声。

所以当珍妮特站出来对警局发起集体诉讼后,1400多名全国各地的女警或前女警站了出来加入到诉讼中来为她背书。
针对加拿大皇家骑警内部性侵女警的类似集体诉讼不止这一起。
2015年春天,已退休的资深女警戴维森(Linda Davidson)向安省高等法院提出集体诉讼。
戴维森曾在皇家骑警供职27年,一直晋升到督察警官,成为皇家骑警第9名女督察,她还加入总理保镖团队。

但辉煌的警察事业掩藏着丑恶真相,戴维森在法庭文件中称:
男同事用各种方式骚扰她,乱伸魔爪与强吻﹑粗鄙笑话,还将卫生巾沾茄汁放进她的贮物柜,经常质问她的性倾向和性能力。
她在入职初期就已受到同事性骚扰,在纽芬兰省大瀑布市(Grand Falls),一名男警员伸手到她衬衫下,抓她的乳房。
在90年代中期,她在多伦多机场工作,一名男同事直接伸手解她的领带和腰带。
2000年,在咸美顿-尼亚加拉(Hamilton-Niagara)分局,长官企图强吻她。
在她的骑警生涯,戴维森受尽男同事的欺凌﹑压制,精神苦恼,更曾企图自杀。戴维森的律师Megan McPhee称,皇家骑警约有10,000名女性受到性骚扰。
近年来最为知名的一次诉讼,是皇家骑警的“警花”嘉莉福(Catherine Galliford)
面容姣好的嘉莉福在职期间出任骑警发言人,可以说是皇家骑警的一张面孔。在她向皇家骑警内部提出的长达115页的投诉书中声称,20年来不停遭受上司性骚扰,有些细节不堪言说。
1991年从警校毕业后,嘉莉福加入警队,就不停面对多名上司性骚扰,如要她坐在膝盖上等。
其实就在警员受训期间,嘉莉福就受到上司无理要求,要她上床,威胁说如不这样的话,就让她进不了警队。在胁迫下她只好从命。
还有负责失踪妇女调查小组的主管,有次出外查案时向嘉莉福说,既然两人这么熟络,不如给样东西看,之后掏出性器官要她看上面的痣。
当年有媒体曾报道高级警官带嘉莉福去印度“调查”印航事件,称此行令人觉得两人在拍拖。

嘉莉福如今对此表示,那实在是一次“不必要的差旅”,到印度后上司带她到人生地不熟的郊外,逼她就范。

这个上司在整件案件中,企图和她保持亲密关系,公干途中所说的话,全都是希望嘉莉福与他发生性行為。
嘉莉福证实,有多名上司性骚扰她,向她展露下体。她说:“如果当每一次上司们要求我坐在他们腿上,我可以获得一毛钱的话,我现在应该在巴哈马有艘游艇了。”由此可见遭上司猥亵次数之多,已不胜枚举。

嘉莉福表示,皇家骑警讲究权威及服从性,你必须服从,否则受到惩罚。她说:“假如他们达不到性交目的,会继续爭取……所以我对骚扰变得麻木,因为我不知应怎样做。”在警队16年之后,嘉莉福称自己精神已完全崩溃。
对此
有长期研究加国警察体系的专家对此并没有感到意外,称女警遭性骚扰情况早已十分严重,这只是警队内部类似情况的冰山一角。
随后,卑诗省在当年又收到至少8宗性骚扰投诉
在这些诉讼中,有女警打破沉默向传媒披露被性侵,还透露她认识至少有六名女警,因為被性骚扰而辞职或仍在警队中备受折磨。
该女警称她及另外三名警员控告在1990年代遭到警长布伦德尔(Robert Blundell)性侵。她们四人1994年至1997年在卡尔加里查案期间,分别遭到布伦德尔性侵及骚扰,直到2007年才庭外和解,但和解条件没有公布。而布伦德尔事后仍然升职。
还有一名拥有13年警务经验的女警苏姗(Susan Gastaldo),向卑诗最高法院提出对前上司“TP”的民事诉讼。

上诉书中指出,今年5月至8月期间,“TP”至少20次对她性侵犯,包括肛交、在警车及在垃圾堆上性交等,还无数次强迫她与他用色情短讯交流。
前上司“TP”当时对苏姗说,他为了保护她而备受压力,因为她休产假时间过长受到非议,因此她“欠”他很多。

每次性交后“TP”都恐吓苏姗说,如果讲出去会向她丈夫诬告她搞婚外情,令她失去两名孩子,还威胁会将她调往处理更复杂的工作,令她无法照顾孩子等。
除了性骚扰外,骑警内部的霸凌情况也很严重。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曾深入采访了一批骑警私下向警方心理专家韦伯斯特(Mike Webster)求助的情况,据悉最少有48名骑警因为在警队遭到上司霸凌或性骚扰而向韦伯斯特寻求过协助。
在这一系列事件被媒体公开后,鲍尔森(Bob Paulson)被任命为皇家骑警总监。他上任后誓言消除皇家骑警内部根深蒂固的性骚扰文化。
鲍尔森承认他领导的加拿大皇家骑警存在问题,并表示将采取行动解决问题。“我知道一些女警官受到性骚扰。我和她们见过面,和她们一起流过泪。她们中的一些人经历了可怕的遭遇。”
 
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起集体诉讼的前女警珍妮特·默尔罗表示:“今天是加拿大皇家骑警的一个转折点,一个新时代的开端。”

本文由加中生活圈(ID:ccbestquan)授权转载,请与小天天联系 微信dailynetca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