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凭一双手一把刀,95后广东妹子在利兹大学当上了社团老大

<- 分享“TIMEZONE”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3 TIMEZONE



你会被什么样的人吸引?精致的五官?还是风趣的谈吐?亦或者对方的才华?对于蒲璐来说,这个吸引点就是她的手工艺爱好——纸模。

喜欢做手工的人都是对生命充满爱的,作为一个国语不带广东口音的广州人,蒲璐的声音柔软又温和,隔着山川海洋搭上电波,努力地从话筒中钻出一个短发、未经世事、认真诚恳的小可爱形象。

本文受访者蒲璐作品,《卑鄙的我》

高三的时候,蒲璐从公立高中转入国际高中,开始英国留学的准备(语言测试和A-level)。从专注高考沉浸在题海的“大学进攻战”走出后,她的生活转变成:操场上的国际日,未曾接触过的report写作,小组讨论,自己写Personal Statement(留学申请所需的个人陈述)……

蒲璐觉得自己记忆力不好,背不住东西,理科倒是相对得心应手。本来考虑出国读工程技术类专业的她,在父母一番“女孩子读工程太累了”的心疼话语后投靠了环境科学。现在的她,是英国利兹大学(University of Leeds)环境科学专业的本科在读生。

出国前,某个普通的日子,蒲璐在广州某广场逛街。她走进一家小店,被里面精美的纸模型工艺品惊诧到,不由自主地坐下和店主学习起来。那天,她抱着一堆材料回家,从此“入坑”。

本文受访者蒲璐作品,《lovelive九人小分队》

纸模型的英文是Paper craft,是以纸为主要材料,把平面的纸设计好图纸,再通过剪切、折、粘几个步骤完成的立体化的模型。

做纸模的纸张比普通的写作用纸和打印纸稍厚实些,双手拿捏久了,会禁不住地疼和累,时间久了,渐渐积累出老茧来。对此,她打趣地说:“岁月的痕迹在我脸上并不明显,明显的是在手上。”

本文受访者蒲璐作品,《刀剑神域》桐谷和人

蒲璐有多喜爱纸模呢?她在中国和纸模相遇,然后带着这份喜欢飞到了英国,并让它在英国的土地上抽枝。

英国的本科生对社团有很大的热情,初到利兹大学的她寻遍校园的大小社团都没找到手工社团。略感失望的她于是灵机一动,决定申请自己的纸模社团。

“当时我向学校阐述申请社团的原因时,也是说学校没有手工社团,觉得是个缺失,很遗憾,感觉当时这番话有打动他们。”

本文受访者蒲璐作品,《舞狮》

说做就做,她向学校递交了开办社团的申请书。申请的过程很漫长,从申请书的写作开始,她花了不少精力。学校要求必须有30个人的签名才达到最基本的申请资格,她于是开始了一条social之路……她带着自己的纸模作品参加过许多聚会,每次都是先秀上一圈作品,接着就问大家有没有兴趣帮忙签名,这个套路屡试不爽。

本文受访者蒲璐作品,《新世纪福音战士》零号机

除了身边的资源,她还在脸书上发起了纸模的话题,一方面希望大家能支持她的社团申请,另一方面向更多人展示纸模的魅力。这个办法凑效了,甚至有人专门去利兹欣赏她的作品。

在学校正式接受申请后,等待她的还有多重审核——会议、讨论、介绍她对社团内容及活动的预想构思、社团的意义、申请收取团费的银行账号等等等等。

本文受访者蒲璐作品,《约会大作战》

这个过程持续了一年之久,她也曾想过要放弃,但是临放弃的那刻,想到那签名的三十个人,觉得背负着寄望,不能让人失望。短暂的犹豫过后,那种想要和人分享所爱,让更多人得以欣赏这份美丽的愿望把心中的天秤一点点压过去,要放弃的念头就此打消。

一年后,她拿到了社团的申办许可,努力没有白费。社团创办后到现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她已纳入一百多个会员。学校对她的社团还有100英镑的资助,除了资金支持,学校也会给各社团提供展示机会,帮助宣传。

社团成员

“前段时间,有一批从大阪过来游学的学生,学校举办了活动,当时我就有机会去摆摊,其实也是为了给他们展示学校生活的丰富性。”

还有新学期的社团纳新活动上,她和团友们揣上各自的作品在活动上大秀特秀。

在展示摆摊的时候,时不时有人上前问她的作品是否出售,但她每次都拒绝了:“我觉得现在还不适合卖掉,因为人手不够啊,没办法大量生产,卖一个就少了一个。而且会舍不得,我把已经做好的纸模都放在宿舍。”

社团纳新

“假期要是不在英国的时候,我都把纸模和行李一起寄存起来。我买了收纳盒,把它们装起来,而且这些摆设品放久了会落灰,我平时都是存放在收纳盒里的。”

看上去如此精致,那纸模的制作过程是不是很复杂,容易让人抓狂?

蒲璐自信地说:“纸模很简单啊。我第一次学的时候其实就花了五到十分钟。”

“如果你说自己是手残党,那也没关系,因为纸模做起来真的很简单,一把美工刀,一只白乳胶,一把尺子,一双手!”

这条龙花了一周时间才做好

和蒲璐聊天很舒服,她说话不紧不慢,即使话被打断,也会很礼貌地说,你说你说,没关系,我都已经忘记自己想说什么了。

除了对纸模一片痴心的课余爱好,她对自己的专业也充满热爱。虽然最初选择这个专业仅仅因为“考A-level时学的课和这个专业比较对口,但当时根本没想过什么将来要从事哪个行业什么的。我爸妈也没对我有什么要求,他们都觉得我自己选就好。”本文受访者蒲璐作品,《哈尔的移动城堡》

“我的专业很好玩的,因为不会一直待在教室里听课。我们常常要跑到外面去,爬山啊下河啊挖沙子什么的。”

“有一次我们去利兹的河里挖泥巴,装上一桶泥巴带回实验室后,老师往里面加了凡士林还是什么东西,放上几天后,我们要去实验室把泥里混杂的浮游生物挑出来。因为河里有虾,或者一些小虫子。”

“之后就开始对泥土做评测,分析这个地方的污染程度怎么样,最后还要写论文,提出合理的解决方案。”


纸雕作品,和纸模不同,纸雕是用专用刀具刻出来的

蒲璐发过来一张户外考察时的照片,照片里她和同学在一个巨大的洞穴里,拿着手电筒照着什么。

专注的人总是自带光环,当蒲璐在电话那头一字一顿讲述自己对纸模的热情时,当她向我介绍自己的专业时,当她表达对利兹这个地方的欣赏时,她的语气单纯又认真。我仿佛能透过手机屏幕看到她黑白分明的眼仁,看到她仔细做实验时的样子。

去英国留学的中国学生大多是研究生,尽管一年的费用比别的国家高,但时间短,反倒显得性价比较高。蒲璐的身边很少有读本科的中国同学,这帮助她更好地融入当地生活。而年幼就独自出国,让她独立和坚强。

蒲璐和同学在洞穴做实地考察

她说一个人去日本游玩的经历,说在英国的生活,每说起一件事都很平和,一种安静温暖的感觉,连同为女生的我都不由得滋生出保护欲。

很多70、80后的学生都是本科毕业后出国读研,还有不少是先工作再出国进修的。

而这一批95后的年轻人是幸运的,他们的留学年龄更小,他们更早地认识这个世界。尽管脱离了父母的温暖怀抱,但他们被迫或主动地张开翅膀,倔强地成长出独一无二的样子。

他们不再走那条老老实实读书工作的路子,而是在读书时领略这个世界的善恶,他们在观察这个世界,和世界互相学习,他们自我培育独立的价值观,而不是被单一媒体所左右,他们用爱好撑起孤独的夜晚,他们把苦水吐给手中立体的纸模型。

他们不害怕。



本文配图来受访者蒲璐,未经允许请勿使用


@版权声明:本文由时区公众号TIMEZONE(ID: timezoner)原创首发,版权所有。转载请在时区后台留言“转载”获得授权,对违法使用本内容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TIMEZONE,留学生原创平台,欢迎坐标在世界各地的你。





分子栏目栏主&作者 佐伊邱 

 在 通 往 嬉 皮 士 的 道 路 上 夭 折

微信号:ZzoeQiu

如果你喜欢佐伊,就给她发个小红包呗




人物故事,由你来定义

这是时区的《分子》——留学生人物栏目


这是一个说出自己故事的栏目,作为一个“分子”,你不是非得成为大牛。但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留学生生涯中,有过哪些能凸显你个性、值得分享的事件或想法?


已经回国的盆友们,我们还可以以一杯咖啡为约进行聊骚哦。

你可以,自荐

还可以,推荐别人

关于你或Ta的故事,请回复关键字,让我们进一步接触




往期的人物栏目都有哪些精彩故事?回复关键字:

辍学 | 既然辍学回国,为什么又不认自己是中国人?

丁晖 | 去意呆利学影视,除了拍片子,还得会演戏?

空天阙 | 被美国拒签三次,不爱写文章的技术员不是好留学生

正能量 | 从清华到加州大学,我一直很正能量

MAX | 混迹美国中餐馆十年,说好的美国梦呢?

托马斯 | 进得了NBC,拍得了纪录片,玩得了架子鼓,没有三头六臂,只有一腔热情

米顿 | 本想偷渡美国做个餐馆打工仔,却成了最年轻的同声传译官



投稿邮箱:cityteller@timez1.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