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蒙圈脸!告诉你为啥民谣歌手鲍勃·迪伦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14 腾讯娱乐


本文由腾讯娱乐原创,微信号:txent




是的,诺贝尔官方今年又“调皮”了,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世界著名的民谣歌手鲍勃·迪伦。官方授奖词是:鲍勃·迪伦在伟大的美国民谣传统中创造出新的诗歌意境(for having created new poetic expressions within the great American song tradition. )。


获奖消息一出,立刻引发巨大关注,《纽约时报》说“诺贝尔文学奖第一次给了一个音乐奖”,更多人都说第一次诺贝尔文学奖给了一个歌手。吃瓜群众则一脸蒙圈,纷纷调侃下一个拿奖的应该是泰勒。实际上,这恰恰暴露了我们对于鲍勃·迪伦认识的狭窄——实际上,大多数人只是把鲍勃·迪伦当成一个民谣歌手,而忽略了作为一个诗人的他。



歌词能算文学作品吗?


如果歌词不能算文学,估计苏东坡第一个不同意。


让我们来看看诺贝尔文学奖评奖标准——在文学方面创作出富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人。你看,也没有一个字限定了文学的形式。


那么核心的问题就是:迪伦的歌词艺术能否作为一种文学?而更根本的一个问题是:好的歌词是文学吗?


有一点,相信大家都会达成共识,即迪伦创作的歌词无疑具有高度的文学性。在他的《暴雨将至》里,你能看到浪漫主义诗人雪莱的痕迹,能看到兰波式的幻象,能看到波德莱尔式的颓废。事实上,早在几年前就有呼声说迪伦要问鼎诺奖。当时,有人把这个说法当笑话看——一个民谣歌手拿文学奖?但如果我们稍微查查资料,就会发现,鲍勃·迪伦从1998年到2002年,每年都被提名诺贝尔文学奖。


当然,歌词具有文学性是一回事,能不能被列入文学正典又是另一回事。且不说西方文学史,仅以我们熟知的中国文学史来看,歌词当然是被视为某种文学正典的,最突出的例子是宋词。但是,宋词最初也不被视为文学正统,放到当年,柳永这样的大词人并不被视为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家。原因很简单,因为当时的宋词高度依赖于曲,充其量不过是文人骚客、士大夫阶层的闲情逸致而已。八千里路云和月,要到时过境迁之后,词才被纳入到文学正统。




那么,鲍勃 ·迪伦的情况也是如此。在主流的文学界,我们会把歌词当成一种正经的文学体裁吗?不论你填的是阳春白雪歌剧的词,抑或是红遍大街小巷的情歌歌词,歌词似乎永远无法独立存在,它只有和音乐捆绑,才能获得自己的意义。且不说鲍勃·迪伦,就拿我们最熟知的林夕来说,我们会为他极富文学性的歌词而击节赞叹,但很少有人真正把他视作一个文学家,即便是文学家,也是和写小说、写诗的文学家不一样的文学家。




我们所熟知的那些文学奖有歌词奖这一项吗?没有。因为在大多数文学奖评委看来,歌词评奖是音乐奖的事情,与我们文学奖不搭界。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会有规矩。规矩从根本上说就是一套排斥和准入机制。以文学这套机制来看,它规定了什么样的题材可以被纳入,什么样的题材则需要排斥出去。同时,文学这套体制本身,长久以来,也存在一个内部的“鄙视链”,有人说过去是诗的时代,如今是散文的时代,言外之意是说诗高于散文,如此来看,即便纳入文学,歌词充其量只能算末技了。


有人认为他是杰出的文学家


对于迪伦来说,创作过无数经典歌词的他究竟能否被称为一个诗人?


实际上,几十年来,一直有一小部分人在为迪伦作为一位杰出的文学家正名而努力。鲍勃·迪伦的铁杆提名者之一,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教授斯蒂芬·斯考比已经研究迪伦的歌词25年了。英国大学学院的教授卡林写信给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即便是在最细微的层面,他也已经把许多难忘的习语带到我们的语言中,自吉卜林以来,还没人能比得上他。”迪伦歌词的表达也很丰富,反战、平权都是他的主题,有知乎网友认为他深刻的塑造了60年代以来的美国精神。




如果我们把文学看成一个知识场域的话,那么迪伦的获奖表明,诺奖评委会正在打开这个场域,而不是试图将之封闭,他们在打破以往文学奖只有传统作家能得的固有印象,扩大文学的边界。其实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传统文学圈外的人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曾有过历史学家、哲学家和记者。顺便一提的是,今年另一位大家比较熟知的候选人是“文学界莱昂纳多”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原因大家也都分析了好多年了,比较主流的说法是社会价值上的现实缺失导致了他不对诺奖的胃口。


插一句题外话,方文山为周杰伦填写的歌词已经进入语文教材,这已经在事实的层面向世人表明,歌词当然可以是文学。不论中外文学评论家们如何看迪伦拿诺贝尓文学家,有一点是确凿无疑的,他应该改变人们对于文学范畴的理解。


对了,这个新晋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还拿过格莱美终身成就奖,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和普利策......一个全能型选手。


延伸阅读: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一个男人要走多少路


Beforethey call him a man?


才能称得上男子汉?


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


一只白鸽要飞越多少片海


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


才能安歇在沙滩


How many times must the cannon balls fly


炮弹要飞多少次


Before they\'re forever banned?


才能将其永远禁止?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 in the wind,


朋友,答案在风中飘荡


——来自鲍勃·迪伦经典作品《Blowin’ in the Wind》



(责编/许云泽)



鲍勃·迪伦的歌词可以当做诗来读,点击“阅读原文”聆听。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