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丁堡,我很怀念她

<- 分享“悦居英国”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0-09 悦居英国


对爱丁堡最初的印象,来源于街边随处可见的雕像。


在这座充满人文气息的城市里,与艺术有关的一切都绝不可以随便。王侯将相过于强硬,民族英雄又稍显粗糙,于是躲在小楼成一统的思想家与文学家被隆重请出,走上街道,融入熙熙攘攘的人群。从奋笔疾书《国富论》的亚当•斯密到掩卷沉思的大卫•休谟,从手捧《艾凡赫》的沃尔特•司各特到轻吟诗句的罗伯特•彭斯,因为年代久远而泛出青绿色的巨大铜像,在爱丁堡错落有致的古朴街道中静静伫立,更像是一次对近代人类文明史的有序串联,一种对苏格兰历史文化的低调炫耀。


余秋雨在《乡关何处》中提到,一个人从一种文化中所获得的最深切感触,往往来自对这种文化一定程度上的远离。就像“家”的概念永远来自于客居的游者而非生长于斯的乡民,对故乡的难以割舍反而会在四处漂泊中变得愈发深刻。


史蒂文森不必伤感,他心心念念的故乡一刻也不曾将他遗忘。时至今日,这里的街道依旧保持着一个半世纪之前的模样,仿佛在小心翼翼地等待,一旦他归来,还能找到回家的路。

不同于大部分英格兰城市的古旧和雅致,爱丁堡自身的强大气场足以震慑到初次到访的游人。视线越过火车站上方古老的大桥,穿越高耸密集的石质大楼,落到六世纪就开始建造的城堡上,久久盘旋。层层叠叠的压迫感就像是高傲的王在审视着每一个进入自己城池的异乡人。被大火烧到尽几全黑的司各特纪念塔堂堂地矗立在市中心,却毫无违和之感,反而更衬得出爱丁堡那烟熏火燎的历史岁月。古堡,旧塔,地牢,老巷经历了岁月的洗礼,一如当初,为整个城市平添一分庄重。

站在城东卡尔顿山上神似帕提农神庙的国家纪念碑旁便足以鸟瞰爱丁堡全景,这个不大的城市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历史和文化的交错,塑造了这个素有北方雅典之称的中世纪古城。它的魅力让人一言难尽,流连忘返。

微风忽起,城堡塔顶上的蓝白苏格兰旗高高飘扬,穿着传统格子裙的苏格兰士兵吹起风笛,声音嘹亮而悠扬,浓浓的苏格兰风情跳跃到眼前。用眼睛照下,小心翼翼地存放入脑海中,愿这一段记忆永不消逝……


应广大读者要求,我们开通了“母婴好物海淘群”,为粑粑麻麻们提供最新海外母婴毫无团购信息,限时优惠,免费试用等!入群请加居哥微信:propertyuk



[悦居英国]
homeinuk

一群悦居英国筒子们的后花园




英国妈妈帮

英国安家群


入群请先加居哥微信号:propertyuk
接头认证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