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在他身上看到乔布斯的影子 他却把公司带进了坑里

2019年01月05日 创业美国




他是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他让投资人看到了乔布斯的影子

也是他 把公司带进了沟里


今天先和大家回顾一个电影《少数派报告》,在这个电影里,走进购物中心的阿汤哥,两侧冒出来成千上万的全息广告,而这个情景,则是今天要说的这家英国的创业公司Blippar想要变成现实的画面。Blippar是一个利用图像识别和AR技术,在线下实体场景里增加广告推广服务的应用,用户可以通过Blippar的app,对现实世界中的物体进行扫描和确认,Blippar会对物体进行识别,然后在屏幕上显示出相关的介绍或广告内容。



看好他们这一想法的公司也不在少数,Blippar创业之后,估值一度高达15亿美元,受到各路风投的追捧,但就是这家技术很酷,想法很新,融资额很高的公司,却在去年12月突然宣布倒闭关门,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今天的节目就来和大家复盘一下Blippar的成长故事。而在这家公司的沉浮背后,我们多少也能看到整个VR和AR行业起起伏伏的缩影。



从2011年成立开始,Blippar服务了数百家知名品牌,包括可口可乐、雀巢、亨氏、联合利华、欧莱雅等。2016年的圣诞节,他们跟赫斯特杂志集团联手把英国伦敦标志性景点,考文特花园(Covent Garden)变成一个AR购物广场。在考文特花园里购物的消费者都可以使用Blippar应用看到赫斯特集团旗下杂志《ELLE》、《Cosmopolitan》等推荐的最受欢迎单品,游客还可以通过Blippar的应用,扫描标有 “Blipp”标志的圣诞树,解锁活动商店提供的优惠进行购物。



而这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阿姆巴里斯.米特拉(Ambarish Mitra)更是有着和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一样传奇的故事,他曾经是个印度穷小子,为了走出孟买的贫民窟不再挨饿,他决定离家出走,1997年,17岁的他住在一间棚屋里,墙壁是泥土和牛粪砌成的,他靠卖印度香料茶(Chai tea)和杂志为生。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一家印度科技公司举办的商业计划竞赛的广告,第一名的奖励是10000美元。10000美元,对于当时一贫如洗的他来说,就意味着人生的巨大改变。


当时,女权主义运动席卷印度,米特拉想到了为那些无法承担互联网费用的女性,提供免费的网络接入服务。他写下了自己的想法,邮寄了出去,然后继续卖自己的茶,结果,评委们还真的很喜欢他的想法,在他所住的泥棚里找到了米特拉,通知他已经入围,三年后,米特拉把这一想法变成了一家叫WomenInfoLine的公司,而且成功转手出售,也为自己摘掉了贫穷的标签,过上了中产阶级的舒适生活。20年后,米特拉成为Blippar的总裁 。



Blippar这家公司曾经从高通和Candy Ventures等投资者手里获得了1.3亿美元的融资估值一度高达15亿美元,成为AR行业名副其实的独角兽。不仅如此,就在去年9月,Blippar还宣布完成3700万美元的新一轮融资。这家一切看似都顺风顺水的高科技公司,背后却隐藏着巨大的危机,仅仅在3个月后,Blippar宣布进入破产托管程序,所有员工被解雇,由英国法院任命的托管人员决定如何处置资产。公司官方给出的解释是,Blippar的倒闭源于公司内部股东的闹剧,之前,马来西亚政府准备紧急注资500万美元给Blippar,却被Blippar的大股东,马来西亚主权财富基金阻止,理由是担心股权被稀释。这场股东纠纷最终导致公司无法为继,现金流被掐断,宣告破产。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Blippar的倒闭远不是一个简单的财务问题。



首先来看看大环境的改变,如果你是“创业美国”节目的老听众,一定会注意到我们在2015、2016年的节目里,做了很多跟VR和AR技术有关的顶级创业公司的报道。那几年可以说是这一产业的黄金发展期,资本和创业公司集体涌入,很多人都在说,这是下一次计算机革命的前奏。然而,到了2018年包括英特尔的VauntIMAX VRStarVR等知名行业公司和项目纷纷宣布离场。这背后一个普遍的原因,无论是VR还是AR,都还处在早期发展阶段,开发者们都还在寻找盈利模式。就拿英特尔Vaunt眼镜来说,虽然产品在业界相当叫座,但他们在消费级市场的尝试一直不太顺利,此前与可穿戴设备领域的Oakley和泰格豪雅等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但都没有取得大规模的成功。到了今年4月,英特尔对外宣称,在对业务进行了一系列评估后,停止包括Vaunt项目在内的所有智能穿戴产品的研发投入。



Blippar也是一样,虽然有过几次和大品牌的合作,但他们很快发现,愿意尝试AR服务的品牌商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多,即使是那些采用了AR服务的品牌商,获得的回馈效益也不如预期。在广告服务方面无法持续获利,Blippar先是试图转向B2B,希望把技术卖给其他公司,但感兴趣者寥寥。同时,Blippar也开始探索和研发新领域,包括曾经为Google Glass推出游戏开发工具包(SDK)、帮Google Cardboard的Cardio VR提供AR和AI技术,还在开发脸部辨识、汽车辨识、室内导航等功能,像只没头的苍蝇一样四处找出路的他们一路都在烧钱,光是去年就亏损了4400万美元,但关键的利基市场和稳定的客户却始终没有培养起来。



其次,Blippar在技术方面不算过硬,而面对的竞争却越来越激烈。要知道,如果一家科技公司的产品面向的是普通消费者,那么,就要做个功能实用或满足精神需求的东西,但Blippar的AR app既没能满足消费者的日常精神需求,功能据说也不太稳定,有记者测试他们的app后发现,这个号称会成为智能影像百科全书的Blippar,甚至无法区分出咖啡壶和茶壶。这样一来,普通消费者自然很快就失去了兴趣。那么,如果产品面向企业客户,就要做个其他技术无法替代的东西,客户才愿意购买。然而,Blippar的技术也不是独一无二的,单说中国市场,就有支付宝的AR扫一扫、QQ的AR扫一扫、百度的AR扫一扫、网易的AR游戏等。而在美国市场,科技巨头如微软、苹果、谷歌等也都推出了免费的AR开发平台,培养了稳定的客户群,Blippar想拼过这些巨头,难度可想而知。



再来说说创始人,从他之前的成长经历你就能听出来,米特拉虽然不是科技圈出身,但却很有个人魅力,他曾经说服一家户外广告公司,把伦敦一个昂贵街区的办公室免费租给给Blippar办公一年,因为地段好,Blippar曾经在这个免费高级办公室里,为自己找到大批广告商,这些能力也备受投资人青睐。在硅谷风投圈,有这样一种投资智慧:投资个人,而不是某一想法或公司。著名风投机构A16Z曾经痛失投资Dropbox的机会,公司的普通合伙人克里斯.迪克森(Chris Dixon)曾经在一篇“忏悔”文章中,总结了这一投资智慧背后的原因:很多人都能看到好的行业机会,因此必然会诸如资本,引发竞争,而在一个竞争激烈的领域,最后决定胜负的,将会是带领团队的顶尖人才。所以投对人,比看好机会,可能更加重要。



然而,被投资人视为顶尖创业者的米特拉,却没能带好团队。2017年,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说,米特拉美化了自己的简历,在公司管理上更是缺乏决策。他曾信誓旦旦得对媒体说,Blippar的AR应用操作系统,在未来,会服务于90%基于光学的可穿戴设备。但这些宏图壮志,最终都化为了泡影。换句话说,Blippar所能实现的,和这家公司拿到的融资相比,是不成正比的。而一个有足够魅力的CEO对一家初创公司来说虽然可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但当他成为公司最大的也是唯一的资产时,就有问题了


其实,Blippar从2017年开始,就曾遭遇好几次财务危机,但最终都转危为安,不过,对于一家始终没能找到商业模式,不断烧钱,技术还不够过硬的科技公司来说,倒闭都只是迟早的问题。




区块链的金钱游戏, 一半贪婪, 一半伟大

10年,20亿估值,贝索斯投资8次的公司刚倒闭了

一时天堂,一时地狱,这些美国公司的2018也像ofo一样衰!






带你遇见未来的第一视频账户


微信:chuangyemeiguo

微博:创业美国

知乎:陈一佳


《创业美国》节目视频

优酷、腾讯、财新

搜狐、乐视、网易

搜索:创业美国


短视频

微博、微信、秒拍

今日头条

搜索:三橙视频


《创业美国》节目音频

凤凰、蜻蜓、喜马拉雅、多听


合作联系

project@ox3production.com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