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公司老板、是国家队队员、是纽航工程师…他们是基督城恐袭中逝去的生命…

2019年03月19日 新西兰天维网




新西兰基督城315恐袭

50位无辜的百姓

被残忍的恐怖分子夺去了生命…


他们

有的是孩子眼中慈祥的父亲…

有的是天真无邪的可爱孩子…

有的是工作努力的公司员工…

有的是受人尊敬的企业老板…



今天上午,天维菌收到了在此次恐袭中丧生的Atta Elayyan的朋友William的电话。


他哽咽着告诉天维菌…“我真的没有办法去接受,24小时后,那场悲剧让Atta离开人世。”


据William说,Atta是约旦人,几岁时候跟随家人移民到新西兰。作为一名有理想的设计师,Atta从坎特伯雷大学毕业后,Atta和2个好友一起创办了LWA Solutions,想要打造一家“独特的IT公司”。



年仅33岁的Atta让这家初创公司日益蓬勃发展,还为很多大型企业提供APP开发和设计服务,如微软和Trade Me。


得知Atta遭遇不幸的消息后,微软的CEO  Satya Nadella发twitter吊念Atta。



Atta不仅在事业上打下了一番天地,他还是新西兰五人制足球New Zealand Futsal Whites的守门员,代表新西兰打了19场国际比赛。



上周日,New Zealand Futsal的队员在Deans Avenue为Atta哀悼。



William告诉天维菌,Atta非常爱自己的家人,也爱员工们的家人。


“他平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Family comes first.” William说,平时工作中Atta会给予员工很大的自由度,让员工能够照顾好家人,处理好家事。


然而,这样一个优秀的老板、队友和朋友,却惨遭不幸,留下了妻子和2岁的女儿。



William说,加入了Atta的公司后,才发现他真的很忙。但他每天还是带着笑容,温润如玉,如沐春风。很难想象,一家公司的老板,国家队的队员,每天开的是一辆破到不行的小车。他不是不喜欢车,恰恰相反,他很爱车,但为了开公司,卖掉了那辆心爱的赛车。他一直雄心勃勃的计划着,等公司再稳定些,再大些,就把那辆赛车再买回来。前些天,我们还在公司群组里调侃他,Atta说,那辆赛车还在,等哪天就买回来。可是,现在他不在了……””



而除了Atta,在这次恐袭中的受害者,也都是热爱生活的善良百姓…


他们不应该是被印在纸上的冷冰冰的姓名,我们应该知道,他们是谁,知道他们曾在世界上努力、幸福地生活过



他,在恐袭中用身体为他人挡住了子弹。


Haji-Daoud Nabi ,71岁



枪手在清真寺开枪时,71岁的Haji Daoud在试图保护另一个人的时候中弹。


他的儿子Nabi说,“我最好朋友的父亲告诉我,当时我父亲跳起来去保护别人,试图挽救他们的生命。”于是,枪手的枪口便转而对准了他。


Nabi说,他不知道父亲试图去救的那个人最终怎么样了,对于父亲舍己救人的举动,他说:“牺牲自己的生命,换来另一个年轻者的重生……生活将继续下去。”



他,勇敢地去夺取恐怖分子手里的枪…


Mian Naeem Rashid ,50岁



据幸存者讲述,在第一波枪袭发生的Masjid Al Noor清真寺,在清真寺做祷告的巴基斯坦移民Mian Naeem Rashid,为了保护室内的其他人,试图上去夺下枪手的半自动步枪,但不幸中弹。


被送往医院后,Rashid于周五晚间抢救无效死亡。而他21岁的儿子Talha Naeem Rashid也在现场遭到枪杀。


Talha Naeem Rashid


Rashid来自巴基斯坦的阿伯塔巴德,曾是一名银行职员,来到新西兰后成为一名教师。去世后,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将Mian Naeem Rashid追封为烈士。



她,是一个无私的老太太,恐袭中还在帮助他人…


Linda Armstrong ,65岁。



Armstrong在奥克兰西边长大,几年前,为了离自己女儿和孙子孙女更近一些,她选择搬到了基督城。


朋友说:“她心胸宽广,对人很好,无论自己有多少东西,都愿意跟人分享。”


是的,Armstrong的无私、善良和时刻带着的微笑,让她在当地备受赞誉。


“你是谁、你的背景、信仰或其他什么都不重要。如果你需要做点什么,她会想办法的。”


在灾难发生时,她还在尝试帮助他人,却不幸被枪手击中,随后倒在一位胳膊中枪的的女士怀里去世…


她,在去救行动不便丈夫的路上中弹


Husne Ara Parvin,44岁。



枪击发生后,Parvin先是把孩子送到了安全地带,后又冲了回去救和她执手相伴25年的丈夫Farid,Farid是一位轮椅使用者。


但是就在找寻丈夫的路上,Parvin被子弹无情击中。


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经历丧妻之痛的Farid说,他并不恨那名恐怖分子,“我们是一体的,有些人试图传播仇恨,在我们之间制造敌意,我们不应该‘中计’。”



他,是恐袭中年龄最小的受害者…


Mujaad Ibrahim,3岁。



无情的恐怖分子,连年仅3岁的幼童都不放过。


Mujaad Ibrahim出生在汉密尔顿,他的父母在上个世纪90年代移民到了新西兰,在遇害时只有3岁…


哥哥说,他是个活力十足爱玩闹的小孩,而且很爱笑,是家人快乐幸福的源泉。


然而,一家人疼爱有加的宝贝,却在这场恐袭中,被恶人无情地夺去了生命。


回忆起恐袭发生的一幕,他的哥哥Abdi说:“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太快了…”


“我们失去了他…”


他们,是在恐袭中去世的家人…


爸爸Khaled Alhaj Mustafa,45岁。

儿子Hamza Mustafa,16岁。



他们几个月前从叙利亚来到新西兰。


枪响时,Mustafa和两个儿子(16岁的Hamza和13岁的Zaid)正在Deans Ave的Al Noor mosque祷告,Khaled和儿子Hamza不幸遇难。


Hamza在出事之前,是Cashmere High School的一名学生。校长Wilson说,“他是一位很好的学生,对未来充满热情的年轻人,虽然来新西兰不久,但已经交了很多好朋友。”



父亲Arifbhai Mohamedali Vora, 58岁。

儿子Ramiz Arifbhai Vora, 28岁。



一周前,Ramzi的第一个孩子刚刚出生,而他的父亲就是为此专程来到新西兰探望。原本,这趟旅行是为了庆祝生命的诞生,没想到,却成为了他们生命的结束。



父亲Ghulam Hussain, 六十多岁。

母亲Karam Bibi, 六十多岁。

儿子Zeehan Raza, 38岁。



Zeehan Raza是一位机械工程师,去年从巴基斯坦来到新西兰。而同时遇害的他的父母,是在今年2月从巴基斯坦来新西兰看望儿子。




他,永远等不到长大的那一天…


Sayyad Milne, 14岁。



他是一位十年级的学生,在基督城附近Lyttelton长大


Sayyad跟妈妈一起在Deans Ave的Al Noor清真寺做祷告,中枪后倒在了血泊里。


他的姐姐说,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专业球员,本该两周之后,去惠灵顿参加futsal锦标赛。



他们,是在新西兰努力工作学习的人们…


Syed Jahandad Ali,34岁。



软件工程师,2012年从巴勒斯坦来到新西兰


3月15日早上,生活在巴基斯坦的妻子Amna,在吃早餐时和丈夫进行了通话;后来Syed的同事告诉Amna,Syed于下午1点离开公司前往Al Noor清真寺后,便再也没有回来。


同事都说Syed是个很温柔,也很关心他人的人,很受大家尊敬和喜爱。



Lilik Abdul Hamid,58岁。



Lilik Abdul Hamid来自印度尼西亚。


在工作上,他是新西兰航空的飞机维护工程师。“新西兰航空CEO说 :“他是公司里十分有价值的员工,为新西兰航空服务了16年,广受同事们尊敬和爱戴。”


但在家里,他是受女儿爱戴的父亲,女儿Zhania Anindya说:“他是一个才华横溢的父亲,对机械很痴迷。


在枪响时,Hamid正在Deans Ave做常规祷告。



Amjad Hamid医生,57岁。



他是新西兰Taranaki地区Hāwera 医院的高级医护人员,移民新西兰已有23年了。


他是善良,有同情心,也十分幽默。他是个勤勤恳恳的医生,很关心自己的患者。他的职业是救人,但是,在灾难面前,他无法拯救自己。



Abdus Samad 博士, 67岁。



他在2012年之前,是孟加拉国农业发展公司的一名讲师,之后她和妻子和2个孩子一起移民到了新西兰,并成为了新西兰人。


之后,他成为了林肯大学的教授,一直在教书育人。



Farhaj Ahsan, 30岁。



他是一位软件工程师,2010年在奥克兰大学获得了硕士学位,随后来到基督城定居。他有个3岁的女儿,还有个只有7个月大的儿子,但是她的妻子和孩子,永远看不到爸爸回家了。



Kamel Darwish, 38岁。



六个月前从约旦来到新西兰,在一家便利店工作。


他的哥哥Zuhair是2007年来到新西兰的。他告诉弟弟,新西兰是个很安全的国家。


在事情发生之前,他刚给还住在约旦的妻子和三个孩子申请了新西兰签证,等待着一家人团聚。


但是,团聚的这天永远不会到来了…



Mohammed Imran Khan,47岁。



在基督城经营一家名为Indian Grill的印度风味餐厅。枪响时,他正在Linwood祷告。



Hussein Al-Umari, 35岁。



1997年从阿联酋来到新西兰,在旅游行业工作。



Junaid Ismail, 36岁。



他出生在基督城,是Springs Road 小卖部的店主。当时也在清真寺的表兄Javed Dadabhai说:“他是我见过的最温柔的人,很害羞,性格很好。”



Matiullah Safi,55岁。



他9年前从阿富汗移民到新西兰。为了生计,在基督城做很多份工作。去世后,留下了妻子和7个子女…



Ansi Alibava,23岁。



1年多之前,她从印度和丈夫一起来到新西兰,刚获得林肯大学农业管理硕士学位,正在积极准备自己五月份的毕业典礼。


丈夫Hamsa说:“我们希望未来能在这里安家,有很多很多计划,然而这一刻,什么都没了。”



Ozair Kadir, 24岁。



2018年来到从印度来到新西兰,是新西兰国际飞行学院的学生,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商业飞行员。


对于家人和朋友来说,他是不可替代的存在,但是他的生命却在3月15日戛然而止。



Haroon Mahmood博士,40岁。



在从巴基斯坦移民到新西兰之前,他曾是巴基斯坦银行的商业讲师,来到新西兰后,他2014年至2016年在林肯大学经济和统计学院当老师。2017年5月转到坎特伯雷大学任教。



Mohsin Al Harbi, 63岁。



1994年来到新西兰,在海水脱盐领域工作。


他被送上救护车时,曾经做出手势祈求保佑,然而最终伤重不治。遭受丧夫之痛,他的妻子因突发心脏病入院。



Mojammel Hoq, 30岁。



他在基督城住了三年,在一家健康护理中心工作。他本打算今年九月回到孟加拉国跟女朋友结婚,并打算在家乡开一个诊所,治病救人。



Mohammed Omar Faruk, 36岁 。



他是基督城当地一名电焊工,妻子已经怀孕4个月。



Munir Suleiman , 68岁。



他是基督城Scott Engineering公司的一名设计工程师。已经在这个职位上勤勤恳恳工作了20年。公司的同事形容他是一个“可爱的人”。



Ahmed Jamal al-Din Abdul Ghani,68岁。


据说他在基督城经营一家甜甜圈美食餐车。

他的同事说,“他很爱朋友,也很爱自己的家庭。”



还有在这次恐袭中,不幸去世的他们…


Ali Elmadani,65岁。



他是一位已经退休的工程师,1998年从阿联酋来到新西兰。女儿Maha说:“父亲是一个十分坚强,很有耐心的人。就算是为了他,我们现在也要坚强起来。”



Ashraf Ali, 61岁。



61岁,2002年从斐济来到新西兰,他本该几周之后回到家乡跟朋友相聚。



Tariq Omar,24岁。



他是一名足球运动员。他对身边的人很友好,在学校既擅长各项运动,学习成绩也很好。



Sohail Shahid,40岁。




Abdelfattah Qasem, 60岁。



他是在上世纪90年初,因为海湾战争和家人从巴勒斯坦搬到了新西兰。他曾是坎特伯雷穆斯林协会的前秘书,也曾是一位IT专家。



Abdul Fattah Qassim al-Daqqah ,59岁。


他来自巴勒斯坦,曾是基督城穆斯林协会的秘书。



Maulana Hafiz Musa Patel,59岁。



他从斐济来看在住在新西兰的儿子…



Ashraf Ali,58岁。



他运营一家出租车公司,有一个女儿。


“周五和周六,我们一直在等待他的消息,但是最后却听到了最坏的消息。”



Muse Nur Awale, 77岁。



他在基督城已经住了30年了,在2018年之前,一直在做穆斯林婚礼主持人工作。



Ashraf al-Masri,年龄未知。


他是埃及人,之前在Riccarton的一家商店中工作,遗体将被运往埃及。



Syed Areeb Ahmed, 26岁。



他是一名巴基斯坦的注册会计师,曾代表普华永道来到新西兰。



Maheboob Allarakha Khokhar, 65岁。



他是从印度来新西兰看儿子Imran Khokhar的,周日本该乘飞机回印度。



Hussein Moustafa, 70岁。



儿媳说 “他是最善解人意的父亲,总是带着笑意,也爱跟人说笑,他很乐观,总相信人是善良的,从不伤害谁。“



Abdukadir Elmi, 70岁。



十年前从索马里来到新西兰,住在Halswell。



Osama Adnan Abu Kweik,37岁。



来自巴勒斯坦,正在申请新西兰成为新西兰公民。



Zakaria Bhuiyan,年龄未知。



他在恐袭中失踪,但警方认为推定他已经去世。


Bhuiyan来自孟加拉国,本来,他在奥克兰找到了一份工程师的工作,正准备搬到奥克兰。


自从周五后,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就在刚刚,新西兰总理Jacinda表示

这场可怕的恐怖袭击

恐怖分子的姓名不应该被人们记住

他是恐怖分子

他是罪犯

他是极端主义者

他不配有姓名



而这些在这次恐袭中逝去的人们

也不应该只是

印在纸张上一个个冰冷的名字

我们要知道

他们曾经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关于基督城315恐袭后续

天维网将继续为您一线报道

您可长按/扫描下图中的二维码

进入我们的专题报道页面



基督城恐袭相关文章:


“选新西兰是想告诉你们:世界上没有地方是安全的!”残忍枪手在新西兰直播枪击,已造成超30人死亡…这是新西兰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他们,是恐袭中的平民英雄!


基督城恐袭者背景起底


种下恶的种子,必然开出恶的花:我们应当如何看待新西兰恐怖袭击


恐袭后48小时,人们纷纷走上街头…这就是我们深爱着的新西兰!


基督城恐袭死亡人数已上升至50人,恐怖分子曾“圣地巡游”,新西兰控枪,真的做得足够吗?


恐袭72小时后,新西兰总理宣布:10天内必做出这样的改变!


时间线梳理:从恐怖分子出生到刚刚总理发布会,期间都发生了什么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