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少年爆红!恐怖枪击案后澳洲议员竟然公开指责移民,网友众筹十万鸡蛋,让少年砸向这位口出狂言的澳洲议员...

2019年03月18日 微珀斯




上周五新西兰恐袭惨案之后

澳洲右翼议员,居然借着该事件

发表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的讲话

甚至将问题全部归咎于移民



白人至上恐怖主义席卷而来

身为移民一份子的华人

究竟该何去何从


这名17岁的少年叫做,William Connolly,现在他被亿万网友称为“鸡蛋男孩”,他在昨天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向口出狂言的澳洲参议员Anning头上砸了一个鸡蛋,一夜之间在网上名声大噪。



就是这段视频!


当时参议员Fraser Anning正在发言,而后面却出现了一个拿着手机拍摄的小男孩。


这个小男孩拿着一个鸡蛋狠狠地朝议员的头上砸去!


随后参议员反应过来,竟然不顾摄像机的拍摄。


狠狠地回了这个少年一巴掌!



接着又再回了一巴掌!



现场两人扭作一团,直到有安保人员将少年压在地上制服。


而这名少年为什么要向议员扔鸡蛋呢?


昆州议员发表种族主义言论

将恐袭归咎为穆斯林移民



原来,起因是在新西兰枪击案发生后,Anning在网络上发表的一番声明。




就在本周五,Anning在自己的Twitter上指出:


今天新西兰街头流血事件的真正原因,



是它的移民计划!



并反问大家:



“现在还有人质疑穆斯林移民和暴力事件之间的联系吗?”


他声称:

“我反对我们社会中任何形式的暴力,但左翼政客和媒体又会向往常一样,大肆宣称这次枪击是枪管制法或是民族主义者的问题,而这些都是老生常谈了。


现在我们的社会对持续增长的穆斯林群体的恐惧越来越深,而在新西兰发生的惨案,其真正的原因是移民项目让更多穆斯林狂热分子移民到新西兰了







此番言论引起轩然大波!


悉尼医生Kate Ahmad和墨尔本作家Harris Sultan就分别发起请愿,要求将Anning清除出议会。


现在两人的请愿已合并,到目前为止已是澳洲网络请愿史上的最大规模,Ahmad自己的请愿甚至都超过了2018年悉尼歌剧院赛马广告请愿的规模。


Change.org执行董事Sally Rugg表示,



这不仅是该平台创办以来获得最多签名的请愿,

也是签名增长最快的,

在前18个小时里有近25万人签名。



她表示对于媒体中不支持反穆斯林的那部分人来说这个请愿就是一个避雷针。


而截至目前

总签名数已经达到了100万之多!


百万人情愿,足以说明了

这位议员的种族主义言论

激起了民愤!


以下是完整声明:



Change.org执行理事Sally Rugg说,这是自网站创建以来获得签名最多的请愿书,也是签名数增长最快的请愿书。


请愿书中称:“在我们这个民主、多元文化的国家,参议员Fraser Anning在政府中没有一席之地。我们要求将他从参议员的职位上开除,并由执法机构调查他是否支持右翼恐怖主义。我们呼吁政府将他赶出澳洲,他把罪责归到受害者身上并想借此满足自己的仇视情绪把穆斯林都赶出去”



连华人网友也加入吐槽的队伍:


连总理莫里森也站出来抨击了Anning的言论:



“参议员Anning将暴力分子的谋杀袭击,

归咎于移民的看法令人作呕,

这些观点在澳洲没有立足之地,

更不要说议会了。”





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一个男孩朝这个议员砸鸡蛋,随后虽然该男孩被警方拘留,但后来被无罪释放。




不知道大家听过澳洲的众筹网站,叫做GoFundMe。


所谓众筹就是发起人可以有任何理由来邀请公众来筹集资金做自己想要的事。


而这些理由千奇百怪。


之前就有媒体报道过澳洲那些奇葩的众筹。


比如有喝醉酒请求众筹打扫房间的。



有分手来请求复合的。

一般这样的事情能有个几百刀就不错了。


但是今天这个鸡蛋男孩得到了43000刀的巨额众筹!



那为啥这个鸡蛋男孩会获得这么多的捐款呢?有人连夜创建了一个捐助页面,声称筹款将用于支付“诉讼费和更多的鸡蛋”,以及将款项捐助给基督城恐怖袭击的受害者。


现在页面上的更新内容写道:“他承诺将大部分的钱寄给受害者。”


(图片来源:澳洲九号台新闻)



截止今天已经超过43000澳币!这么多人拿这么多钱表示要给这个男孩买鸡蛋!


这得买多少个鸡蛋啊...


小编在Woolworth上看见鸡蛋的价格是8刀18个。



那么43000刀能买96750个鸡蛋!

约等于十万个鸡蛋了!


这要是都砸在议员的头上, 画面实在太美,都不敢看了...




诚然,在发生如此残忍的事件之后,还没等受害者的家人抚平情绪,就急忙着发表自己的政见。


丝毫没有同情心,怪不得会遭到25万人的反对。


即使要去解决问题,即使要去消除矛盾。


但站在人道主义的角度上,我们是不是都应该给一点时间给予受害者家属一点尊重。


在这位参议员发表他的政见的同时,


Brenton Tarrant的家人向所有新西兰人民道歉,

“我们对此事感到十分抱歉。”


Brenton的外婆Marie Fitzgerald(图片来源:《每日电讯报》)


据《时代报》报道,在Linwood清真寺攻击并驱赶恐怖分子、被描述为英雄的男子Abdul Aziz是一名澳大利亚人。


在Aziz接受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采访时,他被基督城医院外两名年轻男子拥抱和亲吻,他们说:“你是我们的英雄,你救了我们的命。”



州穆斯林社区成员今晚将在墨尔本聚集,为新西兰恐怖袭击的受害者守夜。



“我们对新西兰发生的针对穆斯林信徒们的残忍袭击深感震惊和悲痛。


让我们给予受害者家属充分的时间和尊重,不分种族。



但是右翼极端思潮的蔓延

影响着澳洲的每一个人


特别是作为华人的我们


枪手发表白人至上主义宣言

宣称要镇压移民、驱逐“侵略者”


3月15日,数名枪手在基督城两座清真寺

向正在祈祷的人群射击


造成至少49人死亡,48人受伤

惊天惨案轰动全世界



恐袭发生后,网络流传一份抢手Brenton Tarrant 的“宣言”,


称移民的到来会导致白人“种族灭绝”

因此要镇压移民、驱逐“侵略者”;


塔兰特表示,发动攻击是因为

↓↓↓

他反伊斯兰教,反移民,反种族替代及反文化替代


要赶走大批涌入的移民,保护“我们的人,白人小孩的未来”


这次行动,是要“为我们(白人)的未来挺身而出”


“捍卫我们白人的土地与祖国,免于移民的侵略”


还要为欧洲遭受伊斯兰极端主义恐攻丧命的无辜民众复仇


“只要白人活在世上,那些入侵者都不可以占领我们的土地”


Tarrant根本不认为自己的屠杀行为

犯下了弥天大罪


而是用极端的种族主义

和白人至上主义的言论

来将自己的罪行美化成捍卫白人的未来



而枪手作案工具上写满白人种族主义者名人的名字,疑似新纳粹有关。



有关枪手的详细背景、行凶动机,还有待进一步的调查,但从目前已知信息来看,枪击案以极其惨痛的教训警告西方国家:


右翼极端分子的恐怖威胁不容忽视。


最近几十年中,全世界都在把穆斯林极端分子当做头号恐袭威胁来对待。


他们用极其残暴,造成大量无辜民众伤亡。



各国政府为此投入巨大的人力和金钱开展反恐斗争,防范穆斯林极端分子的恐怖威胁。


然而,另一个致命趋势,却被有意无意的忽视了——


右翼极端分子恐怖威胁在上升。


由于种种原因,“9·11”事件以来,人们已习惯于将恐怖主义与某个宗教群体相联系,而浑然不觉以极右翼极端主义为代表的恐怖主义或仇恨暴力事件正在出现“燎原之势”。



2013-2017年间,美国和西欧共发生与极右翼分子相关的袭击事件高达127起,造成了66人死亡。


在一段时期内销声匿迹的美国三K党,近两年又死灰复燃。


白人至上主义有两个明显特点:

首先其界定白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种族,

白人处于“食物链”的顶端;


其次,在这个基础上,

白人至上主义极端排外。


发生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右翼分子屠杀血案数年前曾震惊世界。



2011年7月22日,32岁的Anders Breivik制造了连环爆炸和枪杀案,造成77人死亡。



布雷维克经常发表极右言论

批评挪威的移民政策太过宽松

袭击当天还发布了极端民族主义宣言



Brenton Tarrant还声称,他最大的灵感来自安德斯·布雷维克。


种种迹象表明,基督城枪击案凶手深受“前辈”右翼极端分子的影响。



出庭受审的Tarrant

还猖狂地作出”白人至上“的手势

据《每日邮报》报道,在这个看着像“OK”的手势中,三只竖立的手指象征着英文字母中的“W”,而围成圆圈状的两只手指,象征着英文字母中的“P”,在极右人士眼中,这代表着“白人权力”(White Power)。


来源:《每日邮报》


过去这些年,右翼极端主义给在全球各地制造了无数血案,右翼极端份子已经给各个国家带来了潜在的致命威胁。


极右翼主义死灰复燃

主要仇恨目标对准穆斯林


其实在西方国家

右翼极端分子对社会的威胁一直存在


二战时的德国纳粹,美国的“3K党”,再到现在席卷欧洲的新纳粹分子,极端右翼分子从未消失。



这些右翼极端分子有很多共同点:


种族主义,白人至上,反移民,

崇尚用暴力手段对异民族进行“种族清洗”。


如果说20世纪的右翼极端分子


主要针对的是犹太人、黑人,


现在的右翼极端分子


则将仇恨目标对准了穆斯林。



上述提到的全球恐怖主义指数报告,就对右翼极端分子袭击者画了像:


袭击者主要采取独狼式作案手段

多数人持极右翼立场

是白人种族主义分子

具有强烈的反穆斯林倾向


右翼极端分子对穆斯林的仇视,除了根深蒂固的种族偏见,还与穆斯林移民的扩张有关。



许多极端右翼分子认为,穆斯林的大量涌入,


会导致他们工作被抢,“种族纯洁性”下降


Brenton Tarrant就在所谓的声明中写道:


生育率更高的穆斯林移民,会导致欧洲人出现完全的“种族和文化替换”,是对白人的“种族灭绝”。




此外,穆斯林极端分子制造的恐袭,又会导致右翼极端分子以同样的手段进行报复。


然而,右翼极端分子的报复势必又会激怒穆斯林,造成新一轮的种族和社会冲突。


冤冤相报何时了

无穷无尽的报复之后

只能制造更多的种族对立和仇恨

和一桩桩人间惨剧


“白澳政策”或成种族主义温床

澳洲右翼政客要为此负责

 

  对于嫌犯的身份和选择前往新西兰发动袭击的动机,有专家分析认为,这名嫌犯是典型的受“白澳政策”影响的“白澳分子”


白澳政策是澳大利亚联邦反亚洲移民的种族主义政策的通称。


1901年,白澳政策被澳大利亚联邦成立后的首届澳大利亚保守党政府确立为基本国策,只许白人移民流入。


1973年,澳大利亚工党政府取消了白澳政策



布罗菲认为,此次袭击与澳大利亚当下的政治环境有着明显的关联。


长期以来,澳大利亚的右翼政客和媒体鼓吹反难民、反移民和反穆斯林的情绪。



2011年,现任澳大利亚总理的斯科特·莫里森在当时就认为其所在政党应该利用民众对穆斯林移民的担忧来赢得选票。


“澳大利亚的政治精英们没有履行对抗这种偏见的责任,现在在基督城,我们看到了这种偏见可能造成的悲惨后果。“他说。



凶手事先在网上发表了大量的推文,

这说明凶手受极端思想影响,早有预谋。


这次针对清真寺的屠杀是为了宣扬极端主义思想,也就是凶手一直强调的“白人至上”的极右思想。




其次,凶手发动恐袭是为了制造不同人群之间的矛盾,带有非常强烈的政治意图。



现在西方国家面临着内部分化、排外、反移民、反难民等问题,


所以也导致一些国家的极右势力不仅在政坛上逐渐发展,


而且一些极端分子受到刺激也会发生恐怖袭击事件。


新西兰这次遭遇的恐袭事件

既不是第一起,也不是最后一起,

如果任由极右思潮继续泛滥,

那么类似的恐袭事件还会发生。


结语


在未来一段时间澳大利亚很可能会处于

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

和伊斯兰恐怖主义报复的夹缝中

而身在此处的我们

或许也难以独善其身






本文采编于澳洲第一传媒、悉尼印象、看看澳洲、DailyMail、SMH等网络


关注“微珀斯”!俯瞰西澳州!

微珀斯-西澳门户微平台!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