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悉尼封城百日,居家隔离令一延再延,数百万民众备受困扰

2021年10月04日 澳微帮


#海外抗疫第一线#

澳洲广播公司10月3日报道称,截至目前,新州政府对大悉尼地区的“封城令”已经持续百日,大量商家被迫停业,数百万民众的生活受到了严重影响。

本轮疫情的“零号病患”于6月16日被发现。6月26日,新州卫生厅发现Delta变异毒株引发的疫情已经失控,州政府随后采取了“封城”措施。

对Daphne Thornton来说,这是备受折磨的三个月,她的伴侣John患有痴呆症,住在一家老年护理机构。尽管她被允许作为护理员前来探视,但她仍然感到心痛不已。

澳洲悉尼封城百日,居家隔离令一延再延,数百万民众备受困扰

Daphne Thornton和她丈夫John

Thornton说:“这就像每天都在遭受折磨,你不知道他们过得怎么样,你看不到他们,你不能碰他们,这是被封锁后最大的痛苦。”

她还表示,封锁的结束对她和其他许多家庭来说都是一大安慰。她说:“当我对John说,‘我是Daphne,亲爱的,我在这里’。他抬起头,伸出双手,微笑着说‘我爱你’,此刻我别无所求。”

澳洲悉尼封城百日,居家隔离令一延再延,数百万民众备受困扰


澳洲广播公司报道称,州政府起初只打算“封城”2周。但在随后的几个月内,限制措施变得越来越严格,居家隔离的时间和范围也不断扩大,非必要的零售店一律关闭,建筑行业停工,人们必须遵守离家限制。

澳洲悉尼封城百日,居家隔离令一延再延,数百万民众备受困扰

谷歌收集的人口流动数据显示,与疫情爆发之前相比,零售区周围的人口流动减少了41%,公共交通减少了69%。

在过去的100天里,学生和他们的父母一直在网上学习及办公。HSC学生Joshua Dela Torre不仅在努力完成学业,还努力争取在未来成为一名舞者。

澳洲悉尼封城百日,居家隔离令一延再延,数百万民众备受困扰

Dela Torre表示:“作为一名表演艺术系的学生,不能在工作室里跳舞,这相当艰难。当然,我想在未来跳舞,但会有足够的工作机会吗?我毕业后能找到工作吗?”

澳洲悉尼封城百日,居家隔离令一延再延,数百万民众备受困扰

Harvey Helou在Bankstown经营着一家发廊。他说,他的员工和客户与他的发廊有着社会和情感上的联系。


澳洲悉尼封城百日,居家隔离令一延再延,数百万民众备受困扰

Helou表示:“当你夺走了某人的工作……你也夺走了他们的身份。有些人失业一年或更长时间,他们觉得自己的身份被剥夺了。”

州政府对悉尼西区和西南区居民的限制更加严厉,一些人被要求接受定期检测,一些人被禁止离开地方政府辖区,所有人都面临宵禁,街道上有大批警员巡逻。


澳洲悉尼封城百日,居家隔离令一延再延,数百万民众备受困扰

失业也给民众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压力。自6月24日至今,新州有100多万人收到了至少一笔救灾款项。这几乎是新州劳动力的四分之一,他们从联邦政府获得了$61.5亿。

澳洲悉尼封城百日,居家隔离令一延再延,数百万民众备受困扰

接种疫苗使新州走出封锁,昨天,16岁及以上的人群中有65.2%接种了两剂新冠疫苗。

澳洲悉尼封城百日,居家隔离令一延再延,数百万民众备受困扰

西悉尼大学的学生Johnny Mardini是数百名帮助新州逐步接近70%目标的学生之一。他说:“学习足病学需要大量的患者互动,而疫情真的把这种互动都削减了,我们所有的实习都被取消了。”


澳洲悉尼封城百日,居家隔离令一延再延,数百万民众备受困扰

Mardini说:“我们接种的每一剂疫苗都让我向自由迈进了一步。和我在大学时一样,能和我的同学们在一起真是太棒了。我们有机会说‘让我们在一起,但也让我们用另一个途径帮助他人’。”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