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边下注,澳大利亚打错算盘

2021年11月02日 澳微帮


来源:海外网

两边下注,澳大利亚打错算盘

九月十五日,美国总统拜登(右)在白宫与英国首相约翰逊(未出现在画面中)和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左侧屏幕)举行视频会议。 新华社/法新

一段专访视频、一个经济数据,近段时间,两则关于澳大利亚的新闻引发国际社会关注。专访视频由澳大利亚天空新闻10月24日播放,内容是:澳防长达顿9月中旬访美期间接受该媒体专访时表示,面对中国大陆“以武力攻打台湾”的可能性,澳将与美国共同进退。经济数据则是指2020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同比增长超过12%,而澳吸引中国投资却减少61%。

当前,中澳关系跌入谷底。澳正在为其近年来极其激进的反华政策付出代价。一方面,不断炮制并炒作“中国威胁论”,积极充当美国反华急先锋,一再触碰中国底线;另一方面,假意与中国展开对话,希望重启澳中经贸合作,继续谋求巨大经济利益。澳的算盘打得不可谓不响。

极致媚美+激进反华

今年以来,澳大利亚在反华道路上一路狂奔。

4月21日,澳外长玛丽斯·佩恩宣布,取消维多利亚州与中国此前签署的“一带一路”备忘录和框架协议;5月2日,澳政府称,已让澳国防部重新审查中国岚桥集团租借澳达尔文港99年的协议;9月6日,澳财政部长弗赖登伯格发表演讲,敦促澳企业为澳中关系持续紧张做准备,采取所谓的“中国+”国际市场多元化策略,叫嚣与中国实质性脱钩;9月15日,美英澳三国宣布建立“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美国称将帮助澳建造核潜艇,服务其“印太战略”;9月16日,美国和澳大利亚外长和防长“2+2”会议发表联合声明,再次对南海、新疆、香港、台湾等中国内政议题指手画脚。

中国被迫做出反制。今年5月6日,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发表声明称,自即日起,无限期暂停国家发展改革委与澳联邦政府相关部门共同牵头的中澳战略经济对话机制下一切活动。

被打疼了的澳政府,于是不断呼吁与中国重启经贸对话。日前,澳总理莫里森在接受采访时无奈承认,中国已经连续两年拒接他的电话,他无比希望与中国重新建立联系。澳多名政府高官也在不同场合反复表示,将继续寻求与中国进行建设性互动和对话,保持“澳中两国非常牢固的贸易关系”。

一面满世界嚷嚷要与中国开展对话,一面又继续大搞破坏中澳关系的政治操弄,在美国的耳提面命下,澳 “吃饭砸锅”的老毛病越来越严重。

“近年来,澳政府‘媚美无底线’,导致其对外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已被美国绑架。”中国市场学会海疆丝绸之路工作委员会主任王晓鹏表示,在对华关系上,澳一直在危险的边缘试探:一是炮制并炒作“中国威胁论”。严重破坏两国互信基础,给中澳双边关系蒙上阴影;二是将经贸问题政治化。一系列粗暴破坏原有合作项目的举措,严重损害了中国贸易商和投资者对澳市场的信心;三是公然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屡屡在涉港、涉疆、涉台等问题上采取错误言行,不断突破红线、越过底线、触碰高压线。

“过去,澳在中美之间的‘骑墙’政策方面把握了较好的平衡度。但现在,莫里森政府在外交政策上完全倚重美国,已明显选边站队。”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许利平对本报表示,在美国的唆使下,澳过于放大地区发展议题的安全因素,导致地区问题失焦,给地区繁荣稳定造成冲击。

“骑墙术”转向“选边站”

“究其根本,澳大利亚实行极端反华政策,源于其自身的战略投机心理和美国对其深度的战略绑定。”王晓鹏认为,自上台以来,莫里森政府的战略目标,就是让澳成为印太地区一个名副其实的中等强国。在四周没有陆地邻国的情况下,澳政府只能通过建立强大的海上实力来兑现这个目标。但即使是澳战略界人士,也不认为澳是海洋强国。因为现代海洋战略的支柱是海陆空三军一体化联合行动,起码具备海上封锁、海上控制、军力投送三大能力。然而,澳目前的海洋战略相当不完整,只有海上封锁能力还差强人意,其他的两项能力都由美国一手包办。未来,AUKUS只会让美对澳的军事操控进一步加深。此外,多年来,美国借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的趋同性,一再拉拢澳共同遏制中国。一些西方媒体及澳亲美政客持续鼓吹“中国威胁论”,形成了一种对中澳关系非常不利的舆情。

“近年来,澳越来越多地将自己绑架在美国的战车上,希望在和美国的安全合作中捞取利益。澳也希望借此向世界表明,自己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代理人和‘副警长’。”许利平认为,从“骑墙术”转向“选边站”,这种政策转变不符合澳自身利益。澳政府对华政策上矛盾的态度,恰恰反映了其处理对外关系不成熟的尴尬。

美国《财富》杂志网站10月14日刊文称,堪培拉对超级大国关系的处理,为其他国家提供了一个免费教训。澳是该地区所有国家所处困境最鲜明的例子:经济增长依赖中国,但安全防务却依赖美国。堪培拉的选择揭示了其背后某种错误心态,即:将因“起来对抗中国”而遭受经济冲击视为一种荣耀。堪培拉的选择最终将证明,一个采取这种做法的国家可能会如何孤立无援。

“澳一直存在比较严重的自我身份认同困境。”王晓鹏分析,从历史角度看,澳的历史、文化、民族、政治、经济等各方面,都与英美乃至整个西方世界渊源深厚,一直自视为“西方大家庭”的一员,奉行西方的价值观念;但从现实角度看,澳地处亚太区域,与欧美国家的核心区相距甚远,亚洲的经济增长又带给澳丰厚的经济收益。这种自我身份认同的困境,使得澳在对外政策上“小事不谨慎,大事犯糊涂”。

市场空缺被盟友抢占

充当美国反华急先锋,澳大利亚收获了什么?

过去11年,中国一直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然而,随着中澳关系持续遇冷,澳农产品、红酒、煤炭等对中国出口断崖式下滑,澳相关行业从业者遭受巨大损失。经合组织发布经济展望报告,澳大利亚2021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从5月的5.1%下降至4%,成为全球20个最大经济体中降幅最大的一个。路透社评论称,中国可以离开澳,并寻找到澳的替代品,但澳却很难找到中国之外的大买家。

在政治领域,澳政府冲在反华第一线,但回头看却发现身后人袖手旁观。不仅如此,澳大利亚在中国市场的经济蛋糕,还被美国“老大”及其他盟友瓜分了。

美国《财富》杂志网站报道称,今年5月,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坚称美国“不会让澳孤立无援”,但华盛顿并未表现出为兑现这一承诺而承担成本的意向。今年3月,美国驻澳使馆临时代办戈德曼为澳打气,鼓励澳坚定反华。然而,当最新的贸易数据显示,美国公司正向中国出口更多的商品,填补了被禁止的澳进口所留下的空缺时,美国使馆拒绝发表评论。

白宫印度洋太平洋事务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曾坚称,只要澳受到贸易打击,美国就“不准备改善与中国的关系”。而6个月后,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高谈与中国增加贸易。此外,对美中贸易关系进行了8个月的评估后,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宣布,拜登政府着力推动“重新挂钩”,而不是脱钩。

“过去几十年的发展经验表明,澳是中国经济腾飞最大的受益者,试图与中国经济脱钩显然是非常不明智的。”许利平认为,中国从来没有威胁和侵略过澳。澳政府将其民众的切身利益绑架在假想的安全议题上,损人不利己。随着中澳经贸关系不断恶化,澳调整对华政策是迟早的事情。未来,中澳关系改善的球在澳方一边。澳应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采取更务实的对华政策,而不是以虚幻的“威胁”为依据,破坏中澳本该有的合作大局。(本报记者 贾平凡)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1年11月02日 第 10 版)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