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在澳教育系统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2020年12月25日 澳洲亿忆网


2020年已经进入尾声,现在很明确的是,自由进出国境将是最后放开的疫情相关限制。

放开国境的具体时间目前还不确定。2021年下半年也许最有可能,但也还是无法确定,疫苗的推广及其有效性是决定结果的关键。

对像澳洲一样的开放经济来说,限制出入境带来的影响可能是巨大的,游客减少,留学生和临时员工也都有所减少。

即便如此,封锁国境带来的也不全是坏消息,特别对旅游业来说。留学生的减少也让澳洲人有机会针对留学生在澳洲教育系统中扮演的角色展开成熟的讨论。

从旅游业来说,去年共有940万海外游客到澳洲旅游,与此前一年相比增长了2.4%,其中中国人最多,其次是新西兰人。

到访澳洲的外国游客已经断崖式减少。举例来说,今年10月,澳洲仅有6000名游客,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99.2%。

海外游客减少带来的经济损失通过国内旅游而得到了至少部分的弥补。当然,国内游客的消费与海外游客有很大的差异。但旅游业确实通过国内游弥补了一些损失。

而就留学生来说,限制海外行的直接影响比预计得要更小一些。因为疫情3月初爆发时,大部分学生都在澳洲。今年2月时,中国留学生曾经通过途经第三国的方式回到澳洲。

而一部分没有回到澳洲的学生则在网上继续学习。

但年中的留学生数量带来了更大的影响。澳储行注意到”澳洲教育出口在今年下半年受到更大影响,留学生数量大幅减少“。

”不同计划的留学生数量减少有所不同“,学生减少最多的是英语语言和基础项目,这些都是通往高等教育或职业课程的途径。

很多高校领导也表示留学生的减少给高等教育和经济带来了负面影响。

但现在大家较少提及的是,在疫情爆发前,澳洲留学生的数量以惊人的速度在增长。2019年,澳洲留学生的数量比2018年增长了11%。截止到2019年的5年内,留学生数量几乎翻倍,中国是最大的留学生来源国。

留学生的快速增长有利有弊。但教育界人士却很少提及这一点。尤其是很多留学生的语言并不熟练,另外,因为留学生很多,很多国内学生失去了机会。

由于在澳洲学习的留学生会使用海外货币,至少会使用一部分海外货币来支付教育费用,澳洲统计局将留学生的所有支出都算作出口收入,其中大约170亿澳元是学费,剩下是留学生在澳洲居住时的生活开支。

我们知道,很多留学生来自印度和尼泊尔,他们在澳洲学习的同时还会工作,我们也知道留学生员工更有可能在工作时受到剥削。

很多人还在持续施压,希望政府在2021年初想办法让留学生返回澳洲。包括加拿大和英国在内的其他留学生市场也更具吸引力,因为这些国家准入门槛低,学生也更容易变成永久居民。

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现在是时候好好思考留学生在教育系统中扮演的角色了。大多数人能够接受学校和社区内有一小部分来自不同国家的英语熟练的人,但疫情前大量接受留学生的情况不应再出现。

(本文摘译自《澳洲人报》Judith Sloan文)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