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前,在新西兰街头遭遇枪击的是中国人…对极端思想,我们应从源头说不

2019年03月20日 新西兰天维网



虽然基督城恐袭案的枪手是澳大利亚人,但最近两天,新西兰人正在深刻反思自己土地上客观存在的种族歧视问题和“白人至上”历史。


这并非是新西兰人“想太多”。


今天,一位来自马斯特顿市的女性就因在脸书上发布种族攻击言论而被起诉。


而且,调查人员已经发现,一家落户在美国,但网站名字、主题和内容均跟新西兰有关的论坛A,就与枪手有着一定联系,但这家网站拒绝了新西兰警方的调查要求,


(为避免网友因好奇而为极端主义网站带来浏览量,阻止不良内容的进一步传播,本文中提到的论坛均以单字母代替。)


据称,这个论坛A的创建者正是另一个充斥着“直男癌、厌女症、种族歧视和娈童者”的极右论坛B的前任管理员,


枪手曾在这个B论坛上提到过自己将要进行恐袭的计划,并早早就上传了自己的“宣言”,事后这个B论坛上还出现了大量转发直播链接,以及为恐袭叫好的帖子。


而在一家base在基督城的“白人至上”论坛C上,也出现了庆祝屠杀的评论。


也就是说,


枪手本人是个澳大利亚人没错,但他在新西兰是有支持者的。


甚至,在新西兰,他还有“先辈”可寻。





1905年,出生成长于英国,并曾在“大英帝国各角落”旅行,最终在新西兰定居的Lionel Terry,写出了一本宣扬“白人至上”,反移民的“宣言书”。


Lionel Terry的自画像


为了宣扬他的“著作”,他从Mangonui步行至惠灵顿,最后在惠灵顿的唐人街,四处找寻目标,并开枪打死了年老而且身有残疾的中国移民Joe Kum Yung。


也许你已经发现,不管什么样的极端主义,都是同样的套路:


杀人放火只是一种手段,最终目的是要宣传自己的极端思想。


不同的是,一百年前,新西兰人对相同性质事件的反应和今天大不一样,


Lionel Terry被捕后,被当做有精神疾病看待,他被送去了一个精神病院,在那里,他成为了很多新西兰白人的“英雄”,甚至有3000人在要求释放他的请愿书上签字。


在1907年,他从医院逃出,在奥塔格的丛林里躲藏了好几个月,期间众多当地农场主和牧羊人都帮助他藏匿,给他送食物。


一位追捕他的警察曾报告说,无论走到哪里,遇到的都是人们“对Terry的同情”。



实际上,自从19世纪50年代,第一届新西兰殖民政府开始大量夺取毛利人土地,并从英国招来大量定居者以来,“白人至上”就一直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到了1868年,英国军队撤离,毛利首领Titokowaru和Te Kooti进行反抗,当时新西兰的白人政治家和新闻报纸均出现了非常极端的言论,


“惠灵顿独立报”表示,要对“某些族群”进行“全面消灭”,因为他们是“野兽”,理应被“猎杀”。


当时报纸出版的歧视毛利人的画作


到了19世纪末,毛利人的反抗失败,他们丢失了大量土地,也遭受了大量屠杀,他们不再被视作威胁,却被认为是“注定要灭亡的种族”。


1885年,人们的注意力还被苏丹宗教改革家穆罕默德·艾哈迈德·马赫迪牵引:他率领信徒,击败了英国和埃及联军,创建了独立的苏丹国。当时的新西兰媒体极大的渲染苏丹革命者的“血腥与暴力”,而很多殖民者还呼吁要组织军队,去非洲参战。


穆罕默德·艾哈迈德·马赫迪


在此期间,新西兰还迎来了一批来自黎巴嫩和叙利亚的移民,他们的故乡当时还属于奥托曼帝国,由于他们中很多人从事的是送货生意,当时的新西兰人讲他们蔑称为“hawkers”,并将一系列犯罪问题栽赃到这些人头上。


在媒体的描述中,他们是“肮脏懒惰的,趁白人女性的丈夫不在骚扰她们,弄虚作假,并对外国效忠。”


到了1896年,新西兰的国会甚至出台了法律,全面禁止了这些来自黎巴嫩和叙利亚的“hawkers”在新西兰从事任何贸易,除非他们能找到4个纳税人来为他们的人品做保。


当时的内阁部长对这项法律非常支持,并告诉国会,“这些被称为hawker的亚述人,跟中国人一样不受欢迎。他们生活肮脏,没有道德,不开化,让人倒胃口。”



新西兰的“白人至上”者们或许担心来自其他种族的“入侵”,但实际上,1918年,却是新西兰自己的军队首先占领了穆斯林的国家——


在入侵巴勒斯坦,占领了奥托曼帝国领土的那支“埃及远征军”中,就有数百新西兰骑兵,他们在战后留了下来。1918年冬天,一个被当地人称为“马匹上的恶魔”的新西兰骑兵队,在一个村庄附近扎营。一个当地人偷走了这些骑兵的一个袋子,结果200名新西兰人就对村庄进行了屠杀。


因为担心被附近其他扎营的部队听到,这些新西兰人使用长棍和刺刀对付村民,据历史学家估计,当晚死去的巴勒斯坦人大概有40-100人。



一战后,新西兰的“白人至上”主义仍然强大。1925年,White New Zealand League成立,凭借“反对有色移民和通婚”的口号,赢得了当时右派政治家,和一些工会的支持。


这个组织最早在Franklin成立,那里有着相对大量的中国和印度花园工。之后,该组织在Pukekohe以及Papakura等城镇,成功建立起了种族隔离系统。比如在Pukekohe,理发店和酒馆就只允许白人进入,亚洲人或者毛利人如果想去看电影,只能在二楼入座。


直到1959年,毛利裔精神病学家Rongo manu Bennett走进了一家位于Papakura的酒馆,结果被赶了出来,之后,他发起了一个抗议活动,最终迫使时任总理Walter Nash的出面干预,才结束了Papakura的种族隔离制度。


今天的Papakura


到了上世纪60/70年代,新纳粹兴起,和枪杀中国移民的Lionel Terry一样,这些希特勒崇拜者们同样使用了大量暴力。


1967年,一个极端主义分子企图炸毁一个犹太教堂,另一位极右组织的首领则企图烧毁一个毛利会堂。1980年代,一家极右组织重新再版了Lionel Terry的“宣言书”The Shadow。


1995年,一个叫“第四帝国”的黑帮在Paparua的监狱里成立,他的成员们将法西斯思想与抢劫和勒索犯罪相结合,在1997年到2003年之间,他们杀害了3个“挑战”他们“白人至上”和极右观点的人。


——毛利青年Hemi Hutley被拖行了100米后,被扔进了Buller River河,属于LGBT群体的James Bamborough也被勒死后沉河。韩国游客Jae Hyeon Kim则在这个黑帮的一辆车后备箱中被勒死。



直到911之后,新西兰的“白人至上”团体才将注意力转向了穆斯林群体。


2005年,在伦敦恐袭后,奥克兰的五个清真寺的墙上都被画了符号,窗户被打碎。事后本土某极端组织的成员入狱。


然后就是2019年3月15日,澳大利亚枪手在基督城发动恐怖袭击,造成50人死亡,多人受伤……



回顾新西兰的百年极端主义和种族歧视历史,不是为了让大家心生仇恨,也不是为了“抹黑”新西兰——


我们都可以看到,今天的新西兰社会相比过去,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善,而人们在恐袭后的反应,也是积极而令人感动的,彰显了一个多元移民国家应有的包容与善良。


我们希望的是,通过对历史的反思,人们能够看到极端主义的客观威胁——无论哪个种族,哪个群体,都可能成为极端思想的受害者。


我们还需要认识到,种族歧视是极端思想的种子,我们必须打破沉默,共同对任何形式,任何程度的歧视,说不。



关于基督城315恐袭后续

天维网将继续为您一线报道

您可长按/扫描下图中的二维码

进入我们的专题报道页面



基督城恐袭相关文章:


“选新西兰是想告诉你们:世界上没有地方是安全的!”残忍枪手在新西兰直播枪击,已造成超30人死亡…这是新西兰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他们,是恐袭中的平民英雄!


基督城恐袭者背景起底


种下恶的种子,必然开出恶的花:我们应当如何看待新西兰恐怖袭击


恐袭后48小时,人们纷纷走上街头…这就是我们深爱着的新西兰!


基督城恐袭死亡人数已上升至50人,恐怖分子曾“圣地巡游”,新西兰控枪,真的做得足够吗?


恐袭72小时后,新西兰总理宣布:10天内必做出这样的改变!


时间线梳理:从恐怖分子出生到刚刚总理发布会,期间都发生了什么


恐袭后的新西兰,人们开始提出这些尖锐的问题…触及西方制度内核!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