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述:在澳洲偏远的海边小城,我做了三个月的华人店按摩女…

2018年04月08日 今日墨尔本


今日墨尔本

最好看的新闻,最实用的信息。


第一份工作结束,16年7月初沿西澳西南海岸线边换宿边旅行,9月初回到珀斯,来到我最爱的小城Fremantle,开始了第二份工作——按摩店员工。

做这份工作最大原因是喜欢Fremantle这个港口小城,在网上看到工作机会便去面试,交谈过程中觉得两位老板人不错,当面确认了店是绝对正规之后便定下了工作三个月。

刚开始对按摩这个行业还是有些抵触的,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跑的我从来没有体验过被按的感觉,却早听说了一些关于按摩店不好的故事。什么“干店”和“湿店”、“全套”和“半套”、“有包间、有浴室、私密性强”、“顾客均为白人”、“周薪3000刀以上”……正经了半辈子的我可不想趟个晚节不保的浑水,在网上每打开一个按摩店工作讯息都留了180个心眼。

我去面试时也是开着录音的。虽然两位年轻正经的男老板怎么看也不像拉皮*的,面试结束前我还是偷偷调整好手机,故意大声并吐字清楚地问:“咱这店是做正规按摩的吧?”

一位长得超像尼格买提的老板立马带我参观了按摩室、休息室,态度真切地解说日常工作,努力消除我的疑虑;另一位神似国内某位谐星但表情超酷的老板轻声冷笑一声:两个大男人开个不正规按摩店,还有人好意思来么?斜对面就是公安局,你遇到变态直接出门左拐,警察立马来给他抬走。

由于没有经验,培训时间两到三周,每天四到五个小时。随着每天培训学习,从干刮到推油,从局部到全身,逐渐上手,开始“接客”。正式工作从早上九点半到下午六点,一周六天,保底500刀,提成45%。

正规按摩店不提供任何形式的色情服务,没有“Happy  Ending(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不按顾客正面,遇到有某种需求的客人可以明确拒绝,动手动脚者老板会出面赶人。所以在这种店工作即使遇到人高马大还眼神猥琐、语言邪恶的老头子,也会有很强的安全感。当然啦,也有要克服心理障碍的事情,比如个别男士背部头发一样长的汗毛,和部分女士刮了几天毛茬分明的大腿……

又是一个可以遇到很多客人的工作。超级有礼貌、说话温柔但是肌肉坚硬如铁的女土着,每次都要徒手按半小时肩膀;预产前一天还挺着大肚子来捏脚的女超人,产后一周不到推着小得要把人融化的小婴儿再来捏脚;一周来做三次头部按摩的不洗头男,头皮屑能洒方圆一米,头发黏腻手感动人;圣诞节专门来给小费的英国老爷爷,流着口水从川普聊到毛泽东,虽然没有几句我能听懂……


肯定有毁三观的客人。把衣服全脱光在浴巾下不停扭动腰枝、发出辣耳朵呻吟声的老变态;捏了两分钟腿发现不能提供他想要的服务、扔下20刀匆忙离去的稚嫩小哥;要求45分钟只按同一只脚的同一个部位、花言巧语眼神从头到尾黏在身上的中年撩妹王;按摩时趁机把对方手紧紧攥住、最后被赶走还嫌你态度不好的老油条……

真诚地对待每一位想要放松并尊重他人的顾客,毫不客气的对待看到“No Happy Ending”大标语还心存幻想有所行动的变态,这就是我们的服务理念。

店里的两个老板,一个是像尼格买提的安徽文艺哥德华,一个是自称孙红雷神似李雪健的保定逗逼哥Tash,两人都是实实在在的有责任心有事业心的大哥哥。德华是一个特别有爱心的人,苍蝇飞到脸上会轻轻把他们捂在手里,按着脸轻轻走到外面,把手掀开将其放走(这也跟澳洲苍蝇反应慢有关);酷爱民谣,吉他一弹让人立马想嫁。Tash是一个表面高冷内心火热的人,高冷时能结冰,火热时要爆炸。按摩手艺一级棒,感情经历极其丰富,一张嘴就是一个个段子。

两位大哥中秋节送月饼,万圣节送多拿滋,元旦请吃自制火锅,路过面包店送面包,没事去吃农家小烧烤,不管多晚挨个把我们送回家;感恩节拿着两袋臭鸡架去海边钓了一晚上螃蟹,收摊时因为舍不得煮把螃蟹都放生了……就这样在他们的真诚相待下,对按摩店产生了强烈的归属感,工作起来更卖力,把顾客看得更上帝……

这份工作还让我遇到了同时入职,又差不多同时离开的石家庄小伙伴Zoe,不忙时两人喝着茶,聊着各自签证的申请历程和将来的打算,聊国内好吃的,聊她的男神高晓松,YY如何应对变态客人,然后成为了彼此的好伙伴,她还给力地替我达成了做一次白工的梦想。

下班后喜欢漫步在小城里,在广场上的大树下掂乒乓球;在教堂前长凳上看流浪汉拿着大袋吐司喂鸽子;到High Street上耀眼的阳光下,坐在路边听街边酒吧咖啡馆旅馆里传来热闹的人声和四周的车声;到海边看活泼的大狗、依偎的情侣、奔跑的孩子和成群的海鸥,一直等到日落;到一步之遥的图书馆办卡啃遍为数不多的中文书。

出门就能撞到震天响的音乐节,气氛到位跟着整个广场拥挤的人群甩头扭屁股;古老的艺术中心不时举办各种活动,参加了现场音乐会、手工艺术节、圣诞小集市、各种展览,逛遍了每个角落……

还有深受本地人和外国游客喜爱的只有周五至周日开放的Fremantle Market。每个入口都有小动物、艺人、小互动、小吧台,还在此偶遇了徐若瑄一家人。每周日下班就和Zoe飞速前往Market,在各个商贩抑扬顿挫的“one dollar ”声中买几袋子水果蔬菜。

经常会在Market里遇到一个艺人,弹着吉他面带微笑。歌声轻快悠扬,特别动人。常有人和他一起互动,和着跳着,每结束一首歌四周店主都为他鼓掌欢呼。

我总喜欢坐在长长的桌子的一头,目光穿过层层迭迭低头吃饭的人看着长桌子另一头的他,周围有小吃店、果摊,大人、孩子,弥漫着咖啡味、面包味、酱料味,充盈着各种说话声、笑声,所有的色彩都混合在一个空间里……

我就那么默默地扎扎实实地投入其中感受来自周围的一切,内心平静却丰盈。这种极度生活化的场景让人想流泪,和亲水湖畔、环城公交车、一天暴走、街上人流一样,对我有奇妙的治愈效果。

就这样,我们在澳洲做着一些微不足道的工作,挣着屈指可数的刀乐。但是,我们乐于此,因为在澳洲,大家都很坦然,我们可以坦荡荡地说自己在做服务员按摩员送货员。然而结束打工度假回过后,就很难有勇气继续做这样一些工作,即使是热爱。因为来自周围伙伴和同学的无形压力,还是会逼着自己去奋斗,追求那看不见的自我。



下面是另一则新闻:

【墨尔本淘好货来啦!】


打折信息、好货推荐、美食评测


我的任务就是每天给大家淘些好货


嘤~ 嘤~


(实力折扣,一条不漏)


关注我的宝宝永远18岁 ^ . ^

责任编辑:yy

来源:知乎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