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在新西兰妓院的一天:被妓女鄙视,惨遭店老板驱逐...

2017年06月01日 新西兰移民家园


我去妓院,也就是那家众所周知的位于激情俱乐部的妓院 (xxx Cook St),当了一天接线员,就一天,不是两天,而是很惨痛的一天!!!



以至后来落得了"厌鸡"症…… 

听到妓院就起鸡皮疙瘩,看见妓女就想吐…



那一天,从早上10点到晚上10点,挣了70块钱…

那一天,差点被里面的妓女骂死…

临走前,女老板冷冷不说话,给了我很多白眼…

我恨自己,为什么去了那个地方…

下次即使饿死,我也绝对不去那里…



2002年8我刚从学校毕业,那时前途未卜,忧心忡忡:要准备雅思考试,以便办理移民;同时还要打工挣钱,那时口袋里只剩下600块大洋了,房租要交啊,还要买面包… 



没有办法,生存要紧,周六大早买来英文先驱报,翻开找工的那一版,上面不是taxi driver,就是跟车的cleaner,要不就是木工厂的学徒,还有就是很累人的kitchenhand……



我打了几个电话,不是说我经验不足,就是说这个工作已经被别人take了,我力气比较小,不可能去干很重很累的活,诸如建筑什么的,餐馆工在读书的时候也只做了两周,一天12个小时才75块钱,下班后累得连走路回家的力气都没有了.如果能找轻松一点的工作,什么行业我都可以去试,只要能挣上4000块钱,我就可以安心去找更好一点的工作了。我当时是这么想的……



在那天的报纸上看见了一则广告:某按摩院招接线。事实上按摩院就是妓院,新西兰的妓院不大,老板租下一个house或者一个unit,在房间里摆几张床,再招两到三个妓女外加一个接线生就可以了。我那时还从来没有去过新西兰的妓院,心想妓院肯定和黑社会有什么牵连,其实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妓院(按摩院)其实和大街上的理发店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来为人服务的,妓院里打工的多是黑工或者违反签证条例(比如工作20个小时以上等等),所以移民局经常去妓院搜查,每次都会有收获:妓女多数来自中国,泰国等发展中国家,这就是后话了,说远了,还是回到我那一天的经历上来吧。 



那天我打电话去应聘,老板叫我去面试,地点就在City,很出名的那家,想必诸位看官都去过或者都听说过,老板是个女的,广东人,一看就是那种在风尘中混迹多年,精明老练,早年她也是从鸡做起,积累经验和本钱后自己开了两家妓院。可能是自己长得一脸的诚实相,加上老板以为我刚从大学毕业,英语还可以吧,就让我周六正式上班,工作就是接电话,告诉客人今天有几个女孩在上班,价格是多少,地点在什么地方等等。然后客人来了就把他们领进房间,报价,收钱,叫女孩去为客人服务。客人一般是做全套的,70块钱半小时。我的报酬是一个客人5块钱的抽头。 


(网络图片)


第二天我去了,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去的,因为是跟妓女和嫖客打交道,这方面的经验一点没有。我想到,一定不要把妓女看成妓女,以免让她们觉得我瞧不起她们;我甚至很天真地想到,要是有哪个妓女看上我了,没准我还可以享受免费的sex……事实上免费的sex不仅没有享受到,还吃了一肚子气,让我也对妓女有了更清楚的认识……


(网络图片)


那天共三个女孩,一个看上去27-28岁的样子,上海人,没有身份,看上去较俗,但是比较直率,是社会上混的那类。还有两个,是大学生,年龄在24-26左右,中国北方人,做周末,有时平时也做,根据生意和时间来安排。这两个女孩一个较高,一个较矮,都很瘦,身材还可以,矮的那个看起来外表很端庄的那种,或者说是我们平常所说的乖乖女。高的那个说话很快,性格和急,要是她们走到大街上或者站在校园里,绝对没有人把她们和妓女联系在一起,她们是那种瘦瘦乖乖的女生。 


(网络图片)


上午到中午这段时间没有什么业务,下午好一点,晚上应该更好一点,没有事情做的时候,就可以聊聊天:高的那个女孩说她和男朋友住在一起,估计她男朋友从印度或者西亚过来的,因为她说他男朋友的那个太长,每次弄得她好痛…那个矮的女孩马上接过来说,我上周六才遭殃了,我一共做了10几个工,搞得下体好痛,走路都一拐一拐的(这些都是她的原话),不过钱还是不少(估计700-1000纽币,作者语),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相当自然,好象无所谓一样。我当时惊呆了,这么瘦弱、文静的女孩竟然这样,我都不知道该可怜她还是该鄙视她了…


(网络图片)


当时有几个中国人打电话过来问价格,这两个学生妹很老道地对我说,就说是100块钱半小时,我问为什么比鬼佬多10块,她们说中国人很难缠,出手一点都不大方。 中午的时候老板来看了一下业务,她谈到她另外一个妓院的情况,她说那边的业务很好,因为一个很漂亮的高中学生妹(应该是18岁以下)刚刚加入进去。我那时心里好难过! 



那天的生意出奇的不好,有可能是我接电话的技巧不够,没有把客人吸引过来,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我那天心情很糟糕,因为那个环境让我很压抑,也因为那两个女孩不停地指责我,说我不懂得接电话,说我不知道怎样和客人打交道,怎样去骗他们?她们还指责我说我影响了她们的生意,因为她们希望每天都可以***无数次,因为这样她们才可以挣很多钱。 



对于妓女,钱肯定是最重要的,她们的身体就是挣钱的工具,至于其他的尊严,人格,统统跑到一边了…… 



那天,我被她们轮番轰炸,各种指责!我已经没有一点工作的热情了,我想马上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走得远远的,永远不想再看见妓女,永远不想听到妓院两个字!下午和晚上我几乎放弃了工作,那两个女孩想必气急败坏了,因为我没有给她们带来财运。她们打电话给老板说我的不是,然后老板很快就气冲冲地赶过来了,扔给我70块钱,让我马上离开!



我拿走了钱,因为那是我工作所得,我没有说什么,静静地走了,没有对她们说再见,更没有说谢谢。 


这天的经历是很奇特的,让我对妓院,对妓女,甚至是对身在奥克兰的部分中国女性群体,有了全新的了解……





来源:文学城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