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智库:世界进入亚洲时代,澳大利亚和美国影响力或将衰退

2018-05-11 澳财网


网罗澳洲全面财富资讯

聆听专业独到财经时评

关注


作者:Cynthia Gao 高晨曦

澳财网主编

cynthia.g@aocai.com.au



澳大利亚智库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发布的最新“亚洲实力指数”显示,到2030年,澳大利亚将从一个亚洲相对重要的中等实力国家变成一个影响力相对较小的国家;同时,美国的“大国地位”将逐步让步于中国。

 

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发布的“亚洲实力指数”对亚洲24个国家以及美国从8个方面进行了评估,涵盖经济资源、军备支出、文化和外交影响的114个指标。据悉,本次调研是最为全面的区域实力转移研究。



研究结果在很大程度上符合亚洲目前不断变化的趋势,即中国的区域影响力日趋明显。

 

就目前阶段而言,美国的实力仍强于中国,得分分别为85.5和75.5。相比之下,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的则被远远的抛在了后面,得分为42.1。

 

虽然美国现在看起来还是很强,有航母有神盾还有隐形战机,但澳洲智库数据分析认为世界进入亚洲时代,美国的影响力衰退比印度还快。


澳大利亚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

公布“亚洲影响力排名”



2018年5月9日按澳大利亚智库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消息,根据8项参评指标综合的所得亚洲综合国力指数衡量亚太地区25个国家和地区的综合国力,向西至巴基斯坦,北至俄罗斯,至太平洋地区,如澳大利亚,新西兰和美国。参评的亚太25国包括俄罗斯,澳大利亚,韩 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新西兰,越南,巴基斯坦等,也包括孟加拉国,文莱,缅甸,斯里兰卡,柬埔寨,蒙古,老挝和尼泊尔等“小国”。

 

一个国家的加权指数是八项衡量标准的加权平均值——经济资源,军事能力,复原力,未来趋势,外交影响力,经济关系,国防军事和文化影响力。

 

首次发布的2018年指数的主要发现之一是,美国仍然是亚洲控制者,而中国这个新兴的超级大国迅速崛起正在超越美国。

 

该研究所说:“世界上最大的三个经济体中日印都在亚洲,第四个是美国。到2025年,全球三分之二的人口将生活在亚洲,而西方只有十分之一以上。 “

 

报告称“亚洲的经济转型正在重塑全球权力分配,改变该地区乃至整个世界在政治和战略上的作用。”

 

印度在经济资源,军事能力和外交影响力方面排名第四,防御能力排名第五。

 

但它在文化影响力和未来趋势的参数上得分很高,在这两方面均排名第三。然而,在经济关系方面得分较低,排名第七,国防军事排名第十。

 

罗伊说,经济关系是通过国家或地区经济相互依赖来施加影响的能力来衡量的;以贸易关系,投资和经济外交来衡量。

 

国防军事是作为军事力量倍增器的防务合作伙伴;通过评估联盟,非盟友伙伴关系和武器军购来衡量。

 

文化影响被定义为通过文化吸引力和互动影响国际舆论的能力;以文化预测,信息流和人员交流来衡量。

 

该报告称,印度在该地区的总体增长率和增长率排名第三,在2016年至2030年期间增长到169%,并且还增加了1.69亿人的就业机会到2030年为止。然而报告仍然认为印度是亚洲成长记录不佳的经济巨头。

 

美国是八项指标中有五项指标位居榜首,在整体实力方面领先中国10个百分点。该国保留了亚洲最强大的力量,并且是世界无法匹敌的地区军事联盟的中心,反映出在防务军事方面领先中国65分。

 

然而,就经济关系而言,美国滞后于中国30多点,这是美国在亚洲影响力的明显弱点。

 

美国在该地区的外交影响力正在削弱,包括2017年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撤出。所以最后报告说:“美国在亚洲的政治领导未来存在疑问。

 

最重要的是,即使美国继续在军费扩张方面超过中国,但美国综合国力增长指数的未来趋势仍然是相对下滑,在印度之前仅次于美国。

 

中国在国际关系,外交影响力和未来趋势方面处于前两位。报告说:“中国正在发挥该地区主要贸易伙伴和外援援助的优势。”


澳大利亚在“亚洲实力排名”位列第六



澳大利亚则是亚洲地区的第六大强国,得分为32.5。

 

但是伴随其他邻国的快速发展,澳大利亚在经济资源一项的排名可能会从目前的第8位下降至第11位;在军备支出上升的排名,则大体保持稳定;就适龄就业人口一项而言,澳大利亚的排名则有望出现上升,原因是其他国家/地区的人口老龄化问题表现更为严重。

 

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执行董事Michael Fullilove表示,这项研究表明澳大利亚目前的实力排名较本国公民和政治制定人士所想象的要强。因此,在预测澳大利亚在亚洲地区的影响力时也应表现得更有信心。

 

他说:“澳大利亚领导人对本国在亚洲地区的重要影响力应充满信息。亚洲实力指数排名显示,澳大利亚的确在亚洲具备重要的影响力。我们不应该对试图影响亚洲地区的大国平衡而感到任何的不堪。”

 

在评分过程中,澳大利亚在外交、军事关系、以及机构稳定性方面享有主要优势。伴随澳大利亚高等教育系统的快速发展,澳大利亚在亚洲地区的文化影响力得到进一步加强。同时,研究结果表明澳大利亚是本地区排名第三大最具弹性的国家,表明澳大利亚在面对潜在稳定性威胁方面具有强大的应对能力。

 

负责“亚洲实力指数”项目的Hervé Lemahieu表示,该指数对本地区的各国实力及其表现进行了评估,同时,此类评估并不是把一国具备的各项资源进行简单的相加。

 

相反,亚洲实力指数排名反应的是各国在外交、文化、商业网络、机构稳定性和领导力方面的表现情况,进而获得哪些国家相比人口和面积比自己占有优势的国家表现更为出色。例如,新加坡人口虽然只有澳大利亚悉尼一个城市的规模,但是确是亚洲地区第八大强国。

 

值得一提的是,在多项衡量指标上,澳大利亚均表现良好。以“实力差距(power gap)”一项为例,澳大利亚排名前列。实力差距衡量的是一国整体实力和利用现有资源预期可获得实力之间的差距。澳大利亚的这一得分为7.2,排名第3位,仅落后美国0.2分,领先中国3分。

 

Lemahieu同时也指出了澳大利亚的弱点。例如,尽管澳大利亚在整个亚洲地区拥有广泛的贸易关系,但其投资模式仍以英语语言国家/地区为核心,并且在使用和开发技术方面落后于其他国家/地区,如中国台湾。他说:“如果我们想要实现符合国家利益的经济发展,我们需要加大在亚洲地区的投资。”

 

研究表明,相对其他国家/地区,澳大利亚对中国的贸易依赖程度更高。报告建议澳大利亚应该扩大和日本、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的经济联系,以扩充澳大利亚在本地区地位。过分依赖和中国贸易关系会导致澳大利亚容易受到中方潜在人为操纵因素的影响和制约。


决定澳大利亚未来的三角关系



在研究报告《澳大利亚、中国和美国的三角关系》(吴荫东 译)一文中作者Richard. Rosecramce 有提到:目前存在着确定澳大利亚在未来的作用的三个至关重要的三角关系:

 

第一个是澳大利亚、中国和美国,第二个是澳大利亚、日本和中国,第三个是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在第三个三角关系中,美国将试图坚决地把日本拉在自己这一边,而且会在巩固与东京的进一步友好中取得一定程度的成功——这些成功体现在防卫上,在导弹防御上,而且在经济上多少也有一点,虽然日本仍拒绝美国“经济开放”的主张,而且不接受美国巨额的对外直接投资。

 

美国试图在军事方面和政治方面将澳大利亚带进这种新的美日结盟。不可避免的,这种友好关系往往有反华的性质。

 

另一个三角关系(即第一个三角关系)是澳大利亚、中国和美国的三角关系。如果澳大利亚确定不希望置身于两极的反华结盟中,他就必须找到保证第三个三角关系的结果确实不会影响到第一个三角关系的结果的方法。

 

在经济方面,澳大利亚对中国的铁矿石、铝钒土和铀的销售对双方都是日益重要的。在某些方面,澳大利亚已变成世界原料的重要来源,就象中东一直是石油的来源一样。因此堪培拉拥有能为其在大国俱乐部中提供更大影响的经济力量。但澳大利亚在满足美国的要求上会走多远,谁都没法下定论。

 

澳大利亚、中国、日本三角关系中,最具经济色彩的第二个三角关系可以被用来避免上面提到的结果。在这个三角关系中,日本与中国为获得澳大利亚的原材料和天然气而相互竞争。而且, 日本必须在中国销售,此外,日本在中国的生产活动越来越多地以便于在亚洲其它市场销售。

 

中国重视日本的技术并接受日本的对外直接投资,这两个国家之间的贸易关系已变成日益重要的了。对澳大利亚而言,这是一个日益重要的三角关系,因为它使这三个国家能够聚焦于他们的经济互补,并减少存在于他们之间的其它范围的政治紧张。

 

在这个过程中,日本将逐渐了解堪培拉优先考虑与北京良好的贸易关系。换言之,第三个三角关系能够帮助解除第二个三角关系中的二极压力,并让澳大利亚在第一个三角关系中能够移动到独立的地位。在第一个三角关系(澳大利亚、中国、美国)中,澳大利亚可以同可能变成敌人的双方保持友好。


结语



在澳大利亚最新的外交政策中,它所面临的一个现实是:自己所生存的世界环境正在迅速变化,若要保持生存大环境的平稳和经济发展的持续强劲,就必须让两个截然不同的战略伙伴都感到满意和高兴。美国和中国,他们之间的关系和具体行动会对亚太地区产生巨大影响。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中澳贸易的承载量几乎影响着整个澳大利亚的国际利益,澳大利亚一直是中国重要投资的受益者,这种投资使澳洲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2008和2009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和随之而来的经济衰退。

 

但澳洲政府同时指出,澳大利亚依然更多的寄希望于美国的长期利益来作为自己在地区内经济和安全参与的支柱。

 

对澳大利亚来说,这是一场精妙的舞蹈,它满足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合作伙伴两个存在巨大差异的目标。然而保持这两个独立个体的灵活性可能不再那么容易了。

 

从长远的观点来看,澳大利亚需要在外交平等的基础上在东亚创造并加入把美国、中国和澳大利亚集合起来的三方机构。澳大利亚是极少数与北京和华盛顿都有友好关系的主要国家之一,它应该利用这种友好关系去不断增加影响,而不是“选边站”。


往期精选

个股 | 澳洲线上旅游中介Webjet野心勃勃,鱼与熊掌能否兼得

新政 | 澳洲“父母团聚签证”新规有望取消,害怕参议院驳回成主因!

澳财聚焦|澳洲大银行“流年不利”成就“花钱”预算案,狂欢之后隐患犹存


免责声明


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联系我们 ▼


墨尔本办公室

电话:1300 22 6666

悉尼办公室

电话:+61 2 8216 1764

邮箱:info@bmyg.com.au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


欢迎转发和点赞支持澳财网

转载及合作事宜,

请联系info@bmyg.com.au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澳洲财经资讯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