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岁科学家逃离澳洲:“我很舍不得,但是我必须离开…”

2018年05月10日 澳洲亿忆网



日前,澳洲一位104岁高龄的科学家David Goodall前往瑞士,寻求安乐死以获得解脱。他目前已经成功抵达目的地,并计划在明天离开这个世界。



这个老人并没有身患不治之症,也并非遭到重大人生打击,他只是觉得,随着自己日渐衰老,视力和听力等身体机能下降,“生活质量恶化”。他认为自己是时候优雅的离开了。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老人表示不会考虑改主意返回澳洲。他似乎并不惧怕即将到来的死亡,还幽默的说,如果要为这个程序选择最后的音乐,那么他将选择贝多芬的第九交响乐。说罢,他用德语哼唱起了其中的一小段《欢乐颂》。



对老人来说,或许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在他深爱的澳洲度过最后的时刻 — — 澳洲目前不允许安乐死,所以他只得离开澳洲,在机场和家人做最后的告别。



在世界各国,安乐死一直是个颇有争议的话题。


事实上,澳洲曾是世界上第一个通过安乐死法案的国家。1995年,北部地区就通过了一个安乐死法案。然而,仅仅九个月后,该法案就被推翻了。


到底要不要将安乐死合法化,支持者和反对者在反复激辩。


支持者


英国一位丈夫送身患重病的妻子去瑞士安乐死,在回国后,却因为安乐死不符合当地法律,而被警方调查并遭到指控。



刚刚才失去挚爱之人,还要经受调查,甚至可能有牢狱之灾,这位丈夫痛苦万分。


在指控被撤销后,他毅然投身到支持英国安乐死合法化的运动中。


2016年,澳洲一个12岁小女孩写信给总理特恩布尔,请求将安乐死合法化,为了她深爱的深受病痛折磨的祖母。



她在信中写到,“重病病人被迫一直忍受不必要的疼痛太令人震惊了,人们怎么能允许这样?就像硬币有正反两面一样,人也有生有死。所以,认为每个人都有活着的基本权利的人无形中也认同每个人都有死亡的权利。”


同年8月,珀斯的一个医生受到谋杀指控。因为她不忍一位80岁的病人深受病痛折磨,在对方多次尝试自杀后,给他提供了某种“能减轻病痛,但会加速死亡”的药物。



很多医生对她表示声援。


反对者


一些研究人员调研了目前允许安乐死的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情况,发现实施安乐死的案例正在逐年攀升,甚至有形势失控的可能。



荷兰是较早允许安乐死的国家。监察人员Theo Boer表示,已经出现了一些“标准外溢”的情况。一些痴呆患者和精神崩溃患者被实施了安乐死,他对此深感担忧。


这次这位澳洲科学家自请安乐死的事件,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担忧。有专家认为,一旦这种无病痛的自请安乐死被普遍合法化,那些处于弱势的老人就会面临尴尬的局面,他们可能会在家人和社会的无形逼迫下,提出申请。而这些压力和逼迫,是很难被官方得知和界定的。




2017年11月,新州的安乐死法案被引入上议院讨论。投票前,反对安乐死的大批民众聚集州议会大楼前,举牌抗议。


最后,该法案以一票之差被否决。



同年同月,维州参议院展开安乐死法案的讨论。


同样有大量支持这一法案的民众聚集在外呼吁通过该法案。



最终,法案以4票的微弱优势得以通过。


有人认为,自行选择死亡是我们每个人的权利,特别是那些遭受病痛折磨的人,死亡有时候是一种解脱;


也有人说,安乐死就像“瓶中妖怪”,一旦被释放出来,无法控制,后果将非常可怕。



大家怎么看呢?


编辑: Linda




 联系我们 

 广告客服微信:e2service

 曝料微信:e2news

 Email:customer@yeeyi.com

 点击右上角→“查看公众号”点击关注

 搜索“ auyeeyi ”点击关注



查看更多新闻资讯,享受一站式生活服务


戳左下角“阅读原文”下载【亿忆澳洲】APP




APP下载 戳戳戳 !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