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小说连载:郝青春的青春(第36-40章)

2018-05-11 美国堪城生活



前情回顾:

文苑|小说连载:郝青春的青春(第31-35章)


第三十六章


青春失魂落魄地开车回家,下意识地如往常一样,从邮筒里取了信,进门就随手把信扔在餐桌上了。一摞信件无精打采地散开,其中有一封引起了青春的注意。信封上是用手写的收发地址和收信人唐纳德,薄薄的信掂在手里轻飘飘的,毫无份量。发信人是个陌生的公司,不像是账单,也不像是广告,更不可能是亲朋好友。

唐纳德常年不在家,信件的处理都是青春负责打开,筛选,处理。青春好奇地撕开它,随即飘出来一张巴掌大的小纸片,悠悠地落到青春的脚边。纸片的尺寸和上面格子的轮廓,青春不觉得陌生,一眼就认出那是一张标准的工资单。

用颤抖的手指拾起这张小纸片,青春的眼睛立刻被眼泪模糊了。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唐纳德两次开工资的时间,数目,还有公司给付的食宿费用。

“还没有开饷吗?家里没有米下锅了。”青春流着泪发了一条短信给唐纳德。

等了半天,没有回应。

“租户给了一张bad check,银行罚了我们35块钱,你说我们要不要去法院告她呢?”

“撵她走!”唐纳德回复了。

青春像抓到了救命稻草,紧接着问:“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唐老鸭,你有没有想怎么解决我们的事情?”

唐纳德只回了一个字:“Civil(和平解决)。”

“既然这样,你能不能抽空回来一趟,我想咱们好好谈谈。”

又是沉默……

青春不知道这样呆坐了多久,她感到四面八方的墙壁移动过来,将她死死地封住,无边无际的恐惧和黑暗压得她绝望。手机里设的闹钟响铃大作,将青春惊醒,该去学校接小鸭子了。

她强打起精神,晃晃悠悠地开上车,出小区的时候差一点撞上过马路的行人,惊得她一身冷汗,终于把她吓得回过神来。接上小鸭,迎面遇见劳拉。劳拉热情地与青春问好,当她看到青春强颜欢笑和哭红的双眼,关切地问道:“你还好吧?”

孤立无援的青春,这个时候仿佛在黑屋子里看见了一束光亮,她抱住劳拉痛哭。劳拉轻轻地抚摸着青春的后背,嘴里还喃喃地安慰道:“It’s okay! It’s okay!”

等青春哭够了,劳拉说:“有什么烦恼,你可以跟我们的牧师倾诉。”既然劳拉没有问青春为什么哭,青春也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和劳拉讲,但是听劳拉说到牧师,青春仿佛像溺水之人看到一块浮木,不顾一切地想要抓住它。

威尔教堂的全体教徒如何为“雀巢”讨回公道的过程,青春还历历在目。她相信自己曾经被教会册封的美德,自然会让公道站在她这一边。若牧师出面调解,身为受洗过的基督徒唐纳德不会不有所收敛。

慈眉善目的牧师听了青春哭诉唐纳德如何对待他爸爸,现在又如何对待她和孩子,牧师皱起眉头,说:“我是看着他长大的,真想不到他能够做得这么绝情。他虽然是小时候淘气一些,可是长大以后懂事又有礼貌,还对翡翠谷做了不少贡献,怎么会这样呢?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你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情,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牧师反反复复地说着他想不明白,在青春听来仿佛变成了“一定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他才变得这样的无情”的神逻辑。青春突然之间没有了继续倾诉的欲望,她剩下的时间只是坐在那里,表面上听着牧师讲着家庭和睦的教诲,脑子里的思绪早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

“别难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要他来找我,我要和他好好谈谈。”牧师在青春临走的时候叮嘱她。

机械地领上孩子回家,青春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像丢了魂儿似的,若不是小鸭惊叫着:“Mama,burning!burning!(妈妈,糊了!糊了!)”,青春差点就忘了还在火上的油锅。

唐纳德的沉默令她恐惧,因为她的恐惧来自于未知。躺了十年的枕边人究竟是人是鬼?他到底要怎样?离开家时的那一吻还留在青春的心底,为什么他又会变得这样?她迫切地想知道唐纳德到底怎么想?究竟要对她做什么?

突然,青春想起,她曾经在社交网络上和唐纳德申请过一个共同账号,申请完之后,青春把用户名和密码给了他,从来没有用过。唐纳德会不会用这个账号呢?或许,粗心大意的唐纳德没有更改过密码,甚至还忘记了青春给他申请的这件事呢?

她半秒钟都没有耽搁,立即登陆网站。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疯子,什么都顾不得了,只想着她和孩子的生存问题,生存!

输入了用户名和密码,网站提醒网页正在运行,“快点,快点!”青春觉得心都快要蹦出嗓子眼儿了。唐纳德的网页赫然打开,他与各色朋友的通话记录整齐地排列在眼前。青春好似掉进了冰窟,阵阵寒意向青春袭来,痛彻入骨。

他的朋友圈里有桑德拉,“雀巢”,安娜姨妈,牧师,老师劳拉……

和桑德拉的通信中,唐纳德已经把桑德拉的名字加进了他私人的户头上,这样的话,任何他与青春两个人的钱,现在就变成了他和桑德拉,或者也可以说都是桑德拉的钱。

最令青春震惊的是他与老师劳拉做的交易,如果劳拉帮助他留住孩子,他将以很便宜的价格租给她一套房子……对话在谈笑风生间你来我往,没有一个人问过唐纳德为什么要这样做,青春怎么样了,孩子怎么样了......

看着对方的步步为营,青春觉得嗓子痛得将要窒息。她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疯狂地拷贝,粘贴,保存着这些记录。她终于明白了,在这个她全身心爱着的翡翠谷里,没有了唐纳德,她什么都不是。


第三十七章


浴缸里的水早就放凉了,青春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发呆。

一双温热的小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惊得她抬头一看,原来是小鸭。唐小鸭递给青春一张画,上面画着一家四口手拉着手,迎着海风站在沙滩上,注释上写着:快乐的暑假。青春想到一家四口人再也不能同框,小鸭的愿望也不可能实现了的时候,内心一阵绞痛,痛得她一把抱住小鸭嚎啕大哭。

小鸭亮晶晶的大眼睛里也沁出了泪花,她搂住青春的脖子,给青春擦着眼泪,说:“妈妈,你别难过。说实话,我一点儿都不想他。”

这时候,唐二小敲敲门,在门外喊:“妈妈,讲故事!”

青春听见,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停止哭号,迅速擦着眼泪,准备站起来。

“我给你讲。”唐小鸭按住青春,冲着门外喊,然后在青春的耳边悄悄说:“妈妈,我爱你!”

望着小鸭倔强的背影,青春捂住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她又往浴缸里添了沸水,褪去衣衫,将身体一点一点地放进水里。闭上眼睛,抚摸着自己光滑紧致的肌肤,想象着唐纳德的大手在一点点滑过。“如此美妙的胴体!”,曾经说这句话的人正在一步一步将她逼向绝路,眼前挥之不去的是唐纳德与桑德拉的对话记录,令青春绝望到了极点:

“你这么催她找工作,她怎么还没去工作呢?一旦她找到工作,你就不用付赡养费了。多亏你听我的,半年没有上班,收入减少一半,孩子的抚养费自然是减少了很多的。”——桑德拉

“她能力强,很快就会找到工作。孩子跟我,让她付抚养费。她好手好脚的,为什么我要付她赡养费?不过,她若答应搬离,我可以帮她付半年的房租。”——唐纳德

“LOL”——桑德拉

……

青春任凭身体仰面缓缓地滑了下去。头发飘起来了,水在脸面上荡漾着,浴室的灯光像极了溶化了的奶油,以不规则的形状浮在她的眼前。她知道,只要将屏住的这口气放开,再坚持一分钟不挣扎,她就会定格为一幅《青春之死》的油画……

似乎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妈妈,你洗好了吗?姥姥姥爷在呼叫你,你快点出来吧!还有,我和弟弟要睡觉了,你还没有给我们睡前的吻呢!”

青春 “哗啦!”一声从水中坐起。她的小鸭子在叫她,他们还那么的幼小;她的亲人在呼唤她,那都是爱她至深的人们啊!若她死去,谁将翩翩起舞?谁将行将朽木?她为了唐纳德,已经十年阔别故乡,愧对高堂。难道还要因为他,忍心让自己年迈的双亲再次眼泪如注?

她大梦初醒,急忙喊:“小鸭,把电话拿给妈妈好吗?”

青春一接起电话,就听见母亲连珠般焦急的询问:“为什么好几天了,没有往家打电话呢?是不是和唐老鸭吵架了?”

几天来的担惊受怕,委屈愤怒,一齐涌上心头。知女莫若母,青春知道瞒是瞒不住的,索性抽抽搭搭把最近发生的事情,一股脑儿地告诉了母亲。

电话那头沉默几分钟,青春隐约听见母亲在和父亲交谈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她听见父亲苍老的声音传来,但是掷地有声:“简直欺人太甚!闺女,爸妈在这里,你不要怕!我们想告诉你,赶快请最好的律师,钱不是问题!我们就是砸锅卖铁,也要跟他斗争到底!”

“爸爸,妈妈……”青春泣不成声。

之后,青春似乎为了乞求唐纳德不要离婚,人变得卑微了起来。她每天把小鸭的画发给他,或者告诉他二小取得了哪些成绩,末了,都要问唐纳德什么时候回来,她非常想念他。这一招似乎起了作用,他与青春关于孩子的话题,互动多了起来。每次青春把吻和爱心发送给他,假装痴痴等待他回家;屏幕外,她满脸是泪,一边继续从社交网络上获取她需要的信息,一边查询哪家律师行的声誉信得过。

“今天你见律师了?他怎么说?”——桑德拉

“他让我趁还没有起诉之前,赶紧换辆新车,这样还算共同债务,她要负担一半。”——唐纳德

“她似乎什么都不知道,还蒙在鼓里呢。”——桑德拉

“先离了再说。有她羁绊着我,什么都干不成。”——唐纳德

……

青春捂着心里的伤,照常陪着小鸭子们打球,游泳,上钢琴课,陪着孩子们吃冰淇淋,哈哈大笑,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她已经选出了三名备选律师,就等一一见面了。

 

“你还没把她踢出你的信用卡?”——桑德拉

“我总得让她养孩子吧!”——唐纳德

……

青春终于约上了第一名律师:“你说他年薪十五万,你有证据吗?”

青春:“他去年故意半年不上班,但是仅前半年的工资已经是八万,若上满时间,十五万应该不成问题。”

“那就是说明你是猜测喽。”

第一名律师立即被青春在心里判了死刑。

 

“你确信银行只保留六年的记录?”——“雀巢”

“是的,我已经问清楚了。再说,我已经把银行账号取消了。她查不到记录,即使跟银行申请对账单,银行也没有保存那么久的记录。”——唐纳德

“房款欠两万,再加上我粉刷房屋的劳务费,共计二万五,对吧!”——“雀巢”

“公证员找好了吗?我回来就签字。”——唐纳德

 

青春怕见人,无论做什么,她都往人少的地方躲。她怕自己会死盯着每一对身边走过的情侣,无论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好看的难看的,她是那么羡慕无比,同时就会想到唐纳德不但不要她了,还要将她置于死地,鼻子就会发酸,眼泪情不自禁地溢出来。

 

第二名律师:“我不做你所在地区的生意,我推荐你一名律师吧。”

待青春拿到推荐律师的名片,到网上一查,原来是刚刚毕业的实习生,每小时175美金,而那位不接她案子的律师每小时400美金。青春明白了,一个没有任何收入的中国女人,带着两个没有一分抚养费的孩子,要打烧钱的离婚官司,律师不接这个案子是有道理的。

 

“你确定她一点都不知道?听说她在到处找律师呢。”——桑德拉

“我太了解她了,她这个人无论如何是不肯上法院闹离婚的。她那么骄傲,最怕人在背后指指戳戳,昨天她还说等我回家商量协议离婚呢。”——唐纳德

“你有没有给你的Email还有这个社交网络设定安全措施?”——桑德拉

“没有啊!怎么了?”——唐纳德

“快点设!这样若有人黑客你,你会知道。”——桑德拉

“该死!”——唐纳德

唐纳德与桑德拉的记录戛然而止,青春怕他们已经设定了安全措施,再也不敢登录。

青春现在必须要与时间赛跑了,她迫不及待地约了第三名律师。

律师凯莉给青春留下了精明干练的印象,并以女性的角度对青春的遭遇抱以同情,当然也是因为青春第一句话就是问:“需要交多少押金?”

“第一次五千。”

“我交一万可以吗?”

“当然可以!”

随即,律师凯莉如愿按照青春所说,以唐纳德年薪十五万为标准,计算出他应付的赡养费和孩子的抚养费,当天就把起诉书递交给法院。

从律师事务所出来,青春才意识到,周围的人已经换上了清凉的夏装,此时竟然是七月的盛夏了,而她穿着厚厚的针织衫居然还觉得冷。空气闷热潮湿,一场暴雨即将来临。


第三十八章


虽然律师凯莉告诉青春回家睡个好觉,抚养费和赡养费会通过法院的Pay Center(抚养费交付中心)自动打到她的账户上,青春并未因此松一口气。她对本州的婚姻法规一无所知,不知道法院立案会需要几天;唐纳德又远在外地,立案后的送达对方不知又会需要几天。而唐纳德要买新车,还有与“雀巢”制造婚内债务的阴谋诡计能否得逞,就看他们是否赶在青春的行动之前了。

青春几乎以每天一磅的速度迅速消瘦下去,不是因为每天顾不得吃饭,睡觉,而是因为在拼命与时间赛跑的她,丝毫不觉得饿也不觉得困。她现在要用家里的汇来的钱,除了养活自己和孩子,还要付房贷水电费,付昂贵的律师费,不知道能维持几个月。这场艰难的战役还没打响,她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而唐纳德还在工作,每个月有固定收入进账,出租房的房租也进了他的口袋,他会有足够的财力支撑打这场离婚大战。每当想到这里,她就像被人打了一针强心剂而跳起来。必须要在唐纳德听从桑德拉的建议,把她踢出信用卡之前,用唐纳德的信用卡额度购买足够的“粮草”,她对自己说。

过惯了节俭日子的青春,要在短短的几天内把信用卡里的额度刷光,对她来说还是件比较困难的事儿。她把家里尚未还清的共同债务,如地产税,医疗账单,统统一次性付清了,卡里的额度还是剩余很多。她知道,若真想花光几万块钱,买奢侈品是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可是理智告诉她,现在她和孩子需要的不是奢侈品,而是活着。

青春疯狂地刷卡,就像个疯子,一边刷着信用卡,一边流泪,一车一车往家拉着货物。她囤积了也许这辈子她都没见过的这么多的卫生纸,厨房洗涤液,毛巾,被罩,香皂,牙膏……小鸭子们至少三五年之内能穿的从内到外的衣裤,鞋袜,一年四季的便装,正装……

十年来,她省吃俭用,没有想到,到头来一场空,还要背负更多的债务。但是,一想到这债务,是为了保障孩子的生活稳定而背负,总比唐纳德把钱花在桑德拉,或者是他的狐朋狗友的身上强百倍。这样想着,青春的心里又好受了很多。

因为青春的疯狂刷卡,引起了信用卡公司的注意。唐纳德是主卡人,自然接到了信用卡公司的提醒电话,青春的信用卡再也无法使用了。

唐纳德打电话给青春,这是他离家以来第一次与青春通话:“你果然是一条毒蛇!怪我太心软,以为给你留着卡,让你们衣食无忧的,没想到你竟然恶意刷光我的卡……”唐纳德的恶言恶语劈头盖脸地砸向青春。

刀剑终于出鞘了,青春浑身微微发抖,她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没刷光,还给你留五千呢。”青春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

“桑德拉说得没错!我后悔我相信了你,看错了你。你利用我爸爸老糊涂,不但骗了我爸的钱,房子,还骗了我爸的银行保险箱。”

“等等,唐纳德,什么银行保险箱?我不知道!”

“别装了。我爸爸银行的保险箱什么时候又变成了你的名字?而且你唯一一个人的名字?你竟然都不通知我,就独吞了我爸的财产!”

“唐纳德,你血口喷人!我怎么知道你爸爸什么时候换的我的名字?你有能耐去银行调取录像。我敢发毒誓我没做,你敢发毒誓你和桑德拉没有在背后害我么?”青春气得血液直冲大脑。

“我害你什么?都是你在害我!你害得我破产,你害得我无家可归,你……

“唐老鸭——”青春撕心裂肺地喊着:“你还说雀巢是蠢驴,我看你是比他还蠢的蠢驴。你是不是被桑德拉洗脑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连问都不问,也不调查清楚,说抛弃我和孩子就抛弃了,你的心怎么那么狠啊——”

“我会让你知道我是谁,你也会知道我的心会变得比石头还硬。”唐纳德不等青春说完,冷冰冰地说了这样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又悲又迷惑不解的青春,加大油门,直接开去老屋。老屋因为他们还未搬走所有的东西,威廉的文件应该都还在这里。一个月未曾光临的老屋,白色的格子窗被屋内厚厚的窗帘遮住了反光,再也不闪闪发亮了。墙外,还爬着她种的丝瓜藤,但是有气无力的。窗外曾经密不透风的灌木丛还有石楠树,不知被哪个蹩脚的园丁砍得豁牙啷齿,稀疏难看。屋顶永远缓缓地转动的排气扇静静地矗立,再也不旋转。篱笆墙下,年年盛开的香水月季也被人铲平了。地里的豆角还有西红柿等蔬菜已经被杂草湮没了。杂草还在不断蔓延,蔓延到了车道上,车道变得狭窄……

这还是威廉的房子吗?这还是承载了她太多记忆的老屋吗?青春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更令她震惊地是,老屋的房门上,赫然地换了一把密码锁,将青春拒之门外。

还未等青春从恍惚中回过神来,一辆黑色的卡车风驰电掣般地开进车道,青春一眼就认出那是“雀巢”的车。

青春冷静地与雀巢打了招呼,问他:“你来这里,有事吗?”

“我回家啊!你来这里做什么?”“雀巢”反客为主地问道。

青春吃惊地问:“雀巢,我还是你的朋友吗?你知道这个房子我和唐纳德还没有完全搬出去,屋子里还有我和孩子的东西呢。”

“是啊!可是唐纳德把房子租给我了,你有什么问题去问他。”“雀巢”振振有词。

“你能给我看看你们签的租房合同吗?”望着眼前的这副流氓嘴脸,青春忍住愤怒。

“不能!你没有权利看。要看你只能和唐纳德要去。”

“这就麻烦了。”

“什么?你说你要找麻烦?”“雀巢”一下子揪住了把柄,抽出手机,说:“我得叫警察了,有人要找我麻烦。”

青春清楚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她只有一个人在孤军奋战,面对的是三只精心磨尖了牙齿的白眼狼。在这个阴风四起的翡翠谷里,谁知道来的警察会不会是另一只披着人皮的狼?孩子还在学校等着妈妈放学去接,她若被抓起来,就算最后证明了清白又能怎样?这期间,谁来照看孩子?这么炎热的天气,青春的牙齿却控制不住地格格打战,她真的害怕了。

“雀巢,对不起,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打911了,我走了,你好好地住在这里吧。” 趁着“雀巢”迟疑的几秒钟,青春闪电般地钻进车里,迅速地打着方向盘离开了老屋。

惊魂未定的青春,漫无目的地在街上开着车,唐纳德与她要相恨相杀的决心超出了她的想象。她想不明白,她和唐纳德曾经相爱得像鱼儿离不开水,飞鸟离不开风;为什么弄成现在无论对方做什么,鱼都会认为水要煮了它,而飞鸟认定风吹折了它栖息的良木?难道仅仅因为老威廉把保险箱给了她?还是他知道青春提前一步起诉,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而恼羞成怒?


第三十九章


保险箱?威廉生前确实没有和她提过保险箱的事情,青春感到一头雾水。唐纳德一口咬定了是她使的手腕,却没有说是哪个银行的保险箱,老屋又回不去,没有一丝线索,这让青春凭空背了个大黑锅,浑身是嘴也说不清。

青春心事重重地走进学校,去接上暑期夏令营的小鸭,迎面碰上了来教会参加读经课程的琳达太太。

琳达太太惊喜地打着招呼:“嗨,黛西,好久不见了,你好吗?”

青春没有像从前那样给琳达太太一个拥抱,而是保持一段距离,礼貌地回答:“我很好!谢谢。”

“自从你们搬走,你怎么也不回来看我呢?哦,对了,怎么把房子租给雀巢了吗?我可不愿意和他做邻居。这个懒家伙不除草,还把花儿都给砍了……”

心存戒备的青春谨慎而小心地说:“琳达太太,我一直想回来看你,可是我和唐纳德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我连唐纳德什么时候把房子租给雀巢的都不知道,就在刚才我回去拿我的东西,雀巢不但让我走,还要叫警察。”

“上帝呀,怎么会这样?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琳达太太手捂胸口,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随即,她怒不可遏地说:“小混蛋,从小就混,长大了还是这副德行!”

琳达太太的嗓门很大,震得屋子里的几位老师探出头来,其中就有劳拉。她一见青春和琳达太太,急忙把头缩了回去。

“ 琳达太太,这里不方便说话,以后有空咱们再详细说吧。”说着,青春的眼睛左右闪了闪。

没想到,琳达太太还真领会了她的暗示,她拉过青春的手,说:“孩子,别怕,有我呢!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尽管来找我。”

处处受到刁难,以为翡翠谷俨然已是“恶人谷”的青春,因为琳达太太的一句“孩子”,心里的坚冰融化成泪滴,在脸上流成行。

琳达太太见状,拉着孩子和青春走出教会,来到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对青春说:“对了,有一件事,威廉去世前,不让我告诉你;现在他走了,我可以告诉你了。他在S银行给你留了一个保险箱。”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青春没有想到自己苦苦寻找的答案,竟然在琳达太太这里。她急忙擦掉眼泪,吃惊地问:“他为什么不让你告诉我呢?”

“嗯……他说你若知道,一定会告诉唐纳德。”琳达太太沉思了片刻,含蓄地说:“我当时也不懂,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琳达太太读经的时间到了,青春承诺会常去她家看她,千恩万谢地与她道了别,回家的路上,心里顺畅了很多,带着小鸭子们在他们最喜欢的儿童饭店里吃晚饭。

唐小鸭惊喜地望着店内熟悉的一切,唐二小迫不及待地拿起菜单就要点马卡龙。唐小鸭打掉弟弟手上的餐单,满脸担心地问青春:“妈妈,咱们的钱够吗?”

小鸭的话令青春感到心酸。她欣慰小鸭的懂事,又心疼小鸭与她年龄不相称的懂事。她爱怜地看着小鸭和二小:“放心吧,妈妈有钱!想吃什么就点吧,不过,二小,甜点可要吃完饭再点哦!”

听了青春的话,小鸭松了一口气,和二小欣喜若狂地商量着吃什么好。青春背过脸去,把泪水默默地咽到肚子里。

晚上,青春哄了孩子睡着后。她思考了一件事情很久,终于拨通了琳达太太的电话。

“琳达太太,我想明天把孩子送到你那里,帮我照看一天,你看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我好想他们呢。”

“太谢谢你了!”

“不客气,明天见!”

第二天一大早,青春把孩子送到琳达太太家之后,就直奔圣路易斯,中午的时候,到达律师杰拉尔的事务所。

“我是斯蒂尔太太。唐纳德 . 斯蒂尔回不来,他嘱咐我把一份材料亲手送给杰拉尔。”青春落落大方地对前台的秘书说道。尽管青春的心里紧张得打鼓,但是她内心有个强大的声音在告诉她保持镇定。她知道,这些律师事务所的人,凭借着在这一行当里练就的火眼金睛,能敏锐地判断出眼前的访客,是否有着与Ta的老板律师见面的必要。

“您和杰拉尔有预约吗?”对方满面微笑。

“没有。因为唐纳德突然找到了这本资料,对案情起着关键性的作用。我正好路过,就带过来了。最多需要5分钟,我放下来,交代他几句话就走。若需要预约,那我过两天再来吧,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耽误案子。”青春做转身欲离开的样子。

“等等!我这就通知杰拉尔。”

果然没过一分钟,律师杰拉尔就走出来。不知是因为太久了没有见到青春,必要的礼节还是有的;还是因为青春特意打扮得成熟优雅,已经不同于十年前的那个黄毛丫头,令他眼前一亮,反正他热情地打着招呼,把青春迎进了会议室。

“唐纳德好吗?什么资料这么急?我不觉得我们需要什么资料。”杰拉尔好奇地问。

青春把文件袋打开,递给杰拉尔一份文件。

“这是什么?离婚起诉书?你们要离婚?”杰拉尔翻了翻文件,刚才的笑容消失了,变得严肃起来。

青春挺直了身子,说:“是的。唐纳德听说丽贝卡的案子有眉目了,就准备和我离婚了。”

杰拉尔皱起眉头,手举着起诉书说:“可是,这上面明明写着你是原告,他是被告,是你要离婚呀!”

“如果我不起诉的话,现在我和孩子估计要睡妇女儿童避难所了。”青春微笑着,平静地说。

杰拉尔越发觉得不可思议,他放下文件,盯着青春。青春觉得眼前的杰拉尔的眼神如此熟悉,又让她回忆起了十年前,杰拉尔对她说:“你不属于这里”的时候,那双眼睛令人难以捉摸。

“斯蒂尔太太,你应该去找离婚律师,而不应该找我。”

青春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于是她按照来之前准备好的话,说道:“谢谢提醒。我已经有了离婚律师,但是你负责的案中案,对我的案子很关键啊!”

“斯蒂尔太太,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对不起,我帮不到你。”杰拉尔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你能!”青春依然不卑不亢,“你只要file a motion (提交一个动议),说这笔钱有争议,希望法庭给与延期,在离婚法庭分配完财产之后再做裁决,就可以。”

杰拉尔发出了魔性之微笑,“斯蒂尔太太,你知道我在为唐纳德工作,不是为你。更何况你要明白,这笔钱本来就是唐纳德的婚前财产,即使我申请延期到你需要的时间,你也是得不到的。”

“我知道。但是他如果早早地拿到这笔钱,他就会用这笔钱来付律师费对付我。我还知道你一直把我看作是gold digger(淘金女),你从来就没有看得起我。可是如果我告诉你,这十年来我淘到了什么,也许会改变你对我的看法。” 青春把她如何照顾威廉,如何照顾威廉而引起的家庭矛盾,如何帮助唐纳德支撑起这个家到今天,唐纳德如何欺骗她,至今没有给她和孩子一分钱生活费,简单地说了一遍。

杰拉尔原本是不断地在看时间,渐渐集中了注意力,尤其是叙说到照顾威廉,而且最后威廉临终把保险箱只托付给她的那一段,杰拉尔的脸色已经完全缓和了下来。

“你太善良了。”杰拉尔终于感慨了一句。

青春微微一笑:“想必你听说过,我们中国人一样,以善良和勤劳闻名。我从来不掩盖自己追求更好生活的愿望。我在国内就有很好的工作,20几岁自己供房供车,衣食无忧,我不需要靠男人。遇见唐纳德是上天的安排,我向往更自由的生活,谁不向往自由呢?”

说到这里,青春抬起头,越过杰拉尔的肩膀,望着窗外的老橡树,突然话锋一转:“我曾经参观过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两万多犹太难民和当地中国人和谐相处,共同渡过那段艰苦的岁月……

果然,青春的话起了作用,杰拉尔的眼神变了,因为他就是犹太人后裔,这是唐纳德曾经告诉青春的。

“斯蒂尔太太,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丽贝卡的案子本来一时半会儿也结束不了。祝你好运!”杰拉尔站起来,伸出手,算是送客。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谢谢你,杰拉尔!上帝保佑您!”青春也紧紧地握了杰拉尔的手,心也随之放下了。她知道,法律在杰拉尔这样人的手中,就像可以弯曲的藤条,总会有办法拗成他想要的形状的。


第四十章


快餐青春不想吃,一顿像样的午餐加税和小费至少十几块钱。想着若是买菜自己做,能给孩子做好几顿有营养的饭呢,青春到底没舍得花这钱,午饭就用从家里带的一瓶水和一包饼干打发了。

匆匆吃完,一路没有停歇,终于赶在天黑之前,青春回到了琳达太太的家里。接了小鸭和二小,青春借机和琳达太太说几句话,小鸭和二小趁机跑到琳达太太家后院去玩吊床。正在这个时候,院子里的二小透过篱笆的间隙,看见“雀巢”正在把老屋里的东西挪出来,放到车道上进行garage sale(露天旧物售卖)。

“我的脚踏车!我的脚踏车!”二小一看见“雀巢”拿了自己的脚踏车,立即大声地叫着,自己打开了琳达太太后院的篱笆门。他跑到自己的脚踏车前,叉着腰,小脸涨得通红,冲着“雀巢”吼:“这是我们的家,不是你的!不许卖我的脚踏车!”

忙着搬东西的“雀巢”,被从天而降的二小吓了一跳。没想到,身后唐小鸭又是一声吼:“不许动我的玩具!”,又“雀巢”吓了一跳。

见是二小和小鸭,“雀巢”立即换了一副笑脸,说:“你放心,我不会占你们的玩具。是你们的爸爸让我卖的!”

“胡说!爸爸不会卖我们的玩具的!就是你这个坏蛋,要卖我们的玩具!”唐二小根本不相信“雀巢”的谎话,也不听他说什么,骑上自己的小车就往姐姐身边靠。唐小鸭张开双臂,挡在弟弟的面前,口齿清楚又斩钉截铁地说“雀巢”说:“我,对我的玩具拥有唯一的处置权!不经我的允许,你无权卖我的玩具!”

“雀巢”愣住了,他挠挠头,不知道该如何对付这如此棘手的情况。

“二小——,小鸭——”急出一头汗的青春跑过来,一把抱住小鸭和二小:“离开妈妈也不说一声?你们怎么跑这里来了?”

“妈妈,他在卖我们的东西。”小鸭们异口同声地说。

青春怒目圆睁,一步步走近“雀巢”,“雀巢”吓得后退几步,随后掏出手机拨打了911

紧跟青春其后出来的琳达太太,看到眼前的一切,对青春说:“黛西,他打911,你也打!就说你家被人破门而入,还被偷了东西!怕他不成?可恶!”

一句话提醒了青春,青春也报了警。二人对峙没有几分钟,两辆警车鸣着刺耳的警笛,呼啸而来,瞬间包围了老屋。荷枪实弹的两名警察,一位走向青春,一位走向“雀巢”,听取各自的陈述。

琳达太太作证说,青春是房屋的主人,却不知道房屋里进了人,还往外搬她的东西。“雀巢”说自己是合法租户,房东说他有权利处置屋内的任何东西。两位警察聚到一起一商量,准备给唐纳德打电话。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愤恨交加的青春要琳达太太把孩子们领进屋子。二小死活抓着他的小车不撒手;小鸭子也眼疾手快,紧紧抱住几个毛绒玩具。琳达太太见状,对“雀巢”说:“你挺大一人拿,连小孩子的玩具都算计,真好意思!”

“雀巢”看见青春鄙视的眼神,小鸭们“视死如归”的架势,无奈地摆摆手说:“拿走吧,拿走吧!琳达太太,话不要这么说,是唐纳德要我这么做的。”

“狼狈为奸!”琳达太太不断用拐杖捣着地面,说:“俩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和孩子,呸!”琳达太太转身对小鸭们说:“小鸭,二小,不怕!拿上你们的东西,跟奶奶回屋去!”

“雀巢”目瞪口呆地望着琳达太太和小鸭子们雄赳赳地昂着头,回到琳达太太家的院子里。唐小鸭回头对青春说:“妈妈,我们等你啊!”

“好的,宝贝儿!”青春欣慰地答应。

这会功夫,车里的警察看似得出结论了,一位又走向青春,对青春解释说:“我们联系了房屋的主人唐纳德,他证实确实是把房子租给雀巢了。我们也查到了你们离婚的案子,所以你们有任何争议,都要回到离婚法庭去解决,与租户无关。”

“可是这些都是我的东西。法庭规定离婚期间,不经法庭判决,任何个人和共同财产不得买卖。他们这是违反法庭规定,藐视法庭。”青春不认为这些执勤的警察懂得离婚的程序和规定,她耐心地给他解释。

“我们无能为力!”他摇摇头。

 

回家的路上,青春沉默地开车,小鸭和二小在车后打闹。“到底是小孩子啊,一会儿就什么都忘了。”青春感慨道。

“叮咚”一条短信跳了出来。

“孩子们被你教育得好好呀!”唐纳德还在这句话的末尾加了一个竖起的大拇指,在青春的眼里看起来讽刺无比。

“是爸爸的吗?”小鸭突然问。

“是的。”青春要集中精力开车,只能先把愤怒压下去,不想理他。

“我来回!”小鸭拿起青春的手机,快速地打着字:“爸爸,你说暑假的时候回来,你还回来吗?”

“小鸭,你知道吗?今天,你和弟弟的行为令爸爸非常失望。”

小鸭傻眼了,她把手机一扔,“哇”地哭出声来,二小也愣住。青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她迅速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下来,然后回过身,把小鸭和二小紧紧地抱在怀里。青春轻抚着小鸭的头发,对小鸭说:“你不但没有做错什么,反而做得很好。妈妈今天见你把弟弟挡在身后,你好勇敢啊!”

小鸭抽抽搭搭地说:“可是,爸爸为什么不喜欢呢?”

“因为他不在现场,只能听别人一面之辞了。”

“真的吗?”

青春点点头。小鸭停止了哭泣,陷入了沉思。

“唐老鸭,法院的送达你收到了吗?你也确实该回来了,否则怎么和雀巢签假合同啊?新车买了吧?旧车呢?”青春发了一条短信给唐纳德。

“我就知道你不会老老实实地与我和平解决!你这个女人真是又狡猾又狠毒哇!既然你非要走这一步,我也不会顾及什么情分了。咱们就法庭上见吧!”

隔着屏幕,青春都能够感受得到唐纳德的气急败坏。她把手机一关,扔进提包里,开车回家。

回到家里,青春开始给律师凯莉写信,把“雀巢”强行入住,未经允许卖她和孩子的东西的事情详细描述了一遍,并希望律师凯莉能够让法庭传令于唐纳德的工作单位,从他的工资里直接扣押孩子的抚养费和她的赡养费。

青春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给律师凯莉写邮件,提醒关于唐纳德依然未付抚养费的事情了。每次都如同泥牛入海;她也曾给凯莉电话留言,也毫无回音,与第一次见面高效率,负责任,充满了同情心的印象,简直是判若两人。

给青春写了bad check的租户被唐纳德撵了出去,取而代之的是桑德拉的入住。青春急忙又给律师凯莉写了封邮件,还是没有回复。

唐纳德人还未回,可是已经在雀巢和桑德拉的安排下,把东西搬进了第二处出租房。青春虽然知道写信给律师凯莉也是无用,可是她只能选择写,寄希望于她哪天同情心爆发,告诉青春,她已经提交给法庭,让法庭知道唐纳德的无法无天了。


可是,这些都是青春的幻想。青春只能不约而访。她再次登门,与凯莉满对面地谈话,才发觉律师凯莉一脸茫然,原来她连邮件都没有打开看。凯莉说她会看青春的邮件,把青春打发走了,依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等到青春收到账单的时候,发现每封邮件都收了40美金的阅读费。

唐纳德终于回来了,给青春发短信说要看孩子。当他开着新车耀武扬威地接走了小鸭和二小的时候,青春的心又沉到了谷底。

律师凯莉终于有消息了。青春兴奋地打开邮件,原来不是关于她提出的任何问题,而是因为唐纳德的律师提交了新的动议,罗列了青春的“二十一条罪状”,律师凯莉需要青春做出回应。望着对方律师发给律师凯莉的邮件,凯莉当天就转发给她的“快速反应”,青春一阵苦笑,花了这么多钱,却雇了个替对方工作的律师,欧亨利式小说的结尾,也没有这样出人意料的结局。

——未完待续——


全文转载自瘦马牧歌的公众号“北美往事”

公众号ID: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