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财聚焦|澳洲大银行“流年不利”成就“花钱”预算案,狂欢之后隐患犹存

2018年05月09日 澳财网


网罗澳洲全面财富资讯

聆听专业独到财经时评

关注

作者:Cynthia Gao 高晨曦

澳财网主编

cynthia.g@aocai.com.au


周二晚,澳洲联邦政府公布了2018-2019财年预算案。财长莫里森(Scott Morrison)说,该预算将使得澳洲人能够怀着自信,规划未来。本次预算的重头戏是为中低收入者减税,为老年人福利项目加大拨款,并为全国的基建项目进行了大规模投资。


本次预算案并没有恢复预算平衡,仍有145亿赤字,但财长认为,赤字会逐渐减少,预算将在2019-2020财年恢复平衡,至2020-2021财年将有110亿盈余,比早前预测要提前一年。

 

2018年的联邦预算已经公布,随之而来的并不是万众欢呼,而是强烈的质疑声和反对声。许多批评人士在推特上表示2018年的预算“全是关于税收”。许多高税率级别的人更是宣称,他们宁愿这些“削减”的去向是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或用于其他地方。

 

在宣布这一消息后,工党也进行反击,称预算未能通过“公平测试”。反对党党魁肖顿(Bill Shorten)在推特上写道,“每一个预算都是关于选择,他让你为此买单。”

 

影子财长鲍恩(Chris Bowen)更是犀利的指出,“这一揽子计划中的大部分都是永远不会发生的,这是一个骗局,澳洲现任总理谭保是在告诉大家,在2024年税减之前,我们必须再投两次票支持他。”

 

相信关于这份预算案的相关内容,相信诸位读者从昨天晚上到今天,已经看到了无数的各种各样的信息。无论是在电视上还是在报纸上,甚至是互联网上都非常的多。针对这份预算案,大家都有自己的看法。今天《澳财聚焦》节目,我们将与博满金资的首席分析师魏睿昊一起探讨一下,这份预算案背后的逻辑以及机遇。

2018年澳洲联邦预算案解读

撰稿:Cynthia Gao 高晨曦

主持:Blair Sun  以诺

嘉宾:Julius 魏睿昊

视频编辑:Owen Yuan  袁文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用之于民,取之于谁”?

2018澳洲银行“流年不利”



今年预算案中最亮眼的当属“减个税”:

 

个人所得税方面将实行为期7年的个人所得税减免计划,简化个人税制并降低中低收入者税收支出,共分为三阶段进行。预计到2024-25财年,全澳32.5%或以下税率纳税人群比例从目前的63%上升至94%。


•   第一阶段,立即缓解中低收入人群纳税负担。2018年7月1日起,37%税率的个税起征点从87,001澳元提高至90,001澳元,大约有20万纳税人税级从37%降至32.5%。

 

•   第二阶段,进一步扩大减税范围,防止税级攀升问题出现。在2022-23财年,19%税率范围的最高门槛从37,000澳元提高至41,000澳元。针对低收入人群的税收减免金额将从每年445澳元提高至645澳元。同时,32.5%税率最高门槛进一步从90,000澳元提升至12万澳元。

 

•   第三阶段,彻底简化个人税制。从2024年7月1日开始,联邦政府将彻底取消37%税率档位,个人税征税层级从5个减少至4个,确保大多数澳洲居民个人边际税率不会高于32.5%。最高个人边际税率45%起征点提升至20万澳元。


根据政府送出的这份“减税+增福利”大礼包。2018-22年,个税减免可高达134亿澳元,将Medicare费率维持在2%则需要花费128亿澳元。再加上家庭老年看护、扩大免费药品清单、基础设施/边远地区建设等项目,减少财政收入/增加开支的项目接近300亿澳元。

 

但这份礼包,谁是买单的人呢?纳税人的钱?当然。但银行也是“买单冤大头”。

 

根据澳大利亚联邦政府5月8日公布的最新预算案,主要大银行沦为本次预算案的“输家”。在最新公布的预算案中,澳财长莫里斯保留了新增银行税的政策。据预计,在未来十年内,企业税减免所导致的350亿澳元支出中80%将由大银行买单。

 

尽管企业减税政策仍有待议会最终通过,但是不管怎样,银行税均会征收。据预计,本财年新征银行税有望为政府增收12亿澳元,2022年则有望进一步升至19亿澳元。

 

本次预算案中,政府所传达的强烈信息是个人所得税减免。在获得议会通过后,在未来十年的时间里有望为纳税人节省1400亿澳元,是同期企业减税的4倍。

 

节省下来的个税有多少会用于促进消费目前尚不得而知。毕竟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很多家庭均疲于应对上涨的公用事业账单和托儿所费用。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澳财长在发表有关预算的演讲中着重强调了现任政府对能源等公用事业的关注。

 

尽管大企业减税所带来的效应最终会哪些群体,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但是可以看出,大银行成为了本次预算案的“输家”。按照政府的计划,未来十年内的新增银行税预计达到270亿澳元,成为绝大部分企业减税的买单人。

 

就整体宏观经济而言,新预算显示在全球经济持续蓬勃发展的前提下,澳大利亚经济在未来几年有望增长3%以上。

 

据业内人士分析,本次预算案的税制改革并不突出。绝大部分企业相关的举措均是防止逃税漏税的举措。换言之,在大选即将临近的敏感时期,大规模的税制改革仍需等待时日。对于希望从预算案中获得提振的企业而言,本次预算案无疑让它们倍感失望。

 

和出台企业提振措施相反,本次预算案聚焦中低收入人群,政治性的目的非常明确。尽管如此,针对相应的反对意见,特恩布尔政府予以否认,并表示并未放弃预算改革。同时,联邦政府在过去四年的预算支出占GDP的比例为1.6%,低于霍华德执政时期的水平。

 

相关资料显示,企业税收入增长了22%,从2017财年的684亿上升至本财年的额835亿澳元。在总计3793亿澳元的税收收入中,企业税收入占比超过19%,但是低于未来几年估计的20%。

 

2019财年,企业税收入预计增长7%至891亿澳元。其中打击数字科技公司的逃税漏税行为是主要的增收方式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预算案中监管机构的支出相应增加。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CCC)拨款增加8%,预计新增41名人员,推动员工总数上升至909人,以满足监管机构工作负荷上升的要求。

 

同样,银行业监管机构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PRA)人员配置增加16人,推动员工总数上升至642人。

 

与此相反,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人员配置减少30人,推动员工总数减至1719人。与此同时,ASIC自筹资金维持运营的程度上升。同时,联邦政府已将该机构非公共服务部门,以便后者在人员雇佣和薪酬安排方面享有更高的灵活性。

政府花钱带来的投资机遇出现在哪里?



博满金资首席分析师魏睿昊表示,2018年澳洲联邦预算案中除了减税之外,其实可以把政府投资的方向概括在三个方向:


01

老年人

本次预算案中,财政部长莫里森宣布了一项有利于老年人在家养老和增加养老金领取者工作收入门槛的一揽子计划, 退休人员和澳洲老年人将从本次联邦预算中获益。政府将提高养老金领取人士的工作收入门槛。养老金领取者每两周将可以有300元的工作收入,而不会减少养老金收入。这一计划将扩大到自雇人士。


政府还鼓励退休人士重新开始新的工作。

 

此外,政府还将扩大养老金贷款计划(PLS),该计划允许退休人士以(抵押自己房产的形式)来获得贷款。政府还将向老年人培训项目投入更多的资金,以使老年人能工作更长的时间。

 

政府还将在未来四年推出1.4万套高端家庭护理支持计划。


02

重要基建设施

财长承诺,未来10年内,全澳的公路和铁路工程将获得750亿拨款。其中,政府将拨款4亿澳元来完成悉尼博塔尼港(Port Botany)剩余的单线铁路的扩建,将单线变双线,鼓励将货运从公路转移到铁路,以缓解悉尼机场和博塔尼港周围地区的交通拥堵。新州科夫斯港(Coffs Harbour)太平洋高速公路(Pacific Highway) 的绕行公路,预计将获得9.7亿元拨款。

 

今年年初公布的连接墨尔本机场到市中心的铁路工程,将获得创纪录的50亿元拨款,这是澳洲最大的单笔基建项目投资。昆士兰的布鲁斯高速公路(Bruce Highway)升级工程将获得33亿拨款。珀斯的Metronet铁路网将获得近10.5亿拨款。

 

澳洲总理特恩布尔表示,全澳的基础建设都将获得拨款,“不会有谁被漏掉”。


03

医疗拨款

增加0.5%的国民健保税(Medicare levy)来支持国家残疾人保障计划(NDIS)的方案已被取消。财长莫里森之前说,强劲的经济增长为预算带来了意外的收入,足以支付残疾人保障计划所需的资金;

 

政府对精神健康服务增加了3.38亿元资助,重点是防止自杀、进行精神健康研究和为老年澳洲人服务;8300万元将用于居家养老人士的心理健康服务,2000万元用于支持孤寡老人。

 

1.25亿元将用大力支持医疗的科研开发。

 

博满金资的首席分析师魏睿昊指出:“从这份预算案当中,我们可以看到的一些潜在的投资方向。只要是政府花大钱的方面都是未来充满机会的产业。”

 

比如说像医疗研发、服务行业,在接下来就很值得投资者们重点关注。另外,还有两个更加这个直接的:基建、家庭养老。

 

基建方面,魏睿昊先生建议可以去考察一些工程公司,因为现在是力主进行基础设施的建设,那么第一个拿到订单的是工程建设的公司。相反,并不是说大家去买现存的一些基建这样的一些资产。事实上,在预算政策之下,一些现存基建的资产甚至是有可能受冲击的。

 

比如说如果我们真的在悉尼的西部建一个机场,那么必然会分流现有的悉尼机场的人流,那么现有的悉尼机场它是个上市的主体,就有可能在未来收入受到冲击。

 

又比如说如果我们真的在墨尔本市区和墨尔本的这个机场之间建一条铁路,就可能会出现很多原本走高速公路或者收费高速公路的人,突然间又转向了坐火车了。那么这个收费高速公路的收入就有可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所以持有这类资产的投资人就要格外小心了。

 

所以说,在分析收益行业或公司的时候,还是要尽可能的对其进行细分。

 

那么同样在养老的行业,事实上这个趋势已经进行了很多年了。政府力主进行家庭看护,那么就是所谓的Homecare (家庭看护)。市面上做家庭看护的公司很明显将会得到更多的资助和更大的市场。但与此同时 传统的养老院企业,也就是所谓的Aged Care这样的一些企业是很有可能会受到冲击的。

 

这个时候,投资人通过观察上市公司来判断;有的上市公司是做Home care(居家养老)的,有的上市公司是做Aged care(养老院)的。大家接下来可以关注一下在最新财报公布之后,这些公司各自的走势。


预算案或将终结澳洲“现金为王”的时代



在今年的预算案中,除了削减个税, “黑色经济”的主题仍然在预算案中格外显眼。按照黑色经济特遣小组(Black Economy Taskforce)估算,澳洲黑色经济规模最高恐达到500亿澳元。本次预算案将严厉打击澳大利亚黑色经济,并加强税收监管。相关举措将为澳洲政府带来70亿澳元收入,并减少财政赤字53亿澳元。

 

黑色经济(Black economy)所包含的内容很广,却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黑色经济又被称为现金经济,通常特指那些运行在国家税务系统外的漏税行为,如以现金交易的雇佣关系、买卖行为等。这些现金交易广泛地分布在各行各业,如咖啡馆、餐厅、美发美容店以及建筑和施工等。在此次预算案出台之后,将广泛取消一万澳元以上的大额现金交易,减少利用现金逃避纳税义务和洗钱行为。

 

莫里森在演讲中表示,“根据黑色经济工作组的建议,我们将尤其针对可能少报税的行业采取措施。这对于非法分子,试图偷税漏税,或者帮助他人偷税漏税而谋利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噩耗。”

 

据悉,从2019年7月1日起,购买商品或服务的费用超过1万澳元时,均需通过支票或电子支付系统付款,禁止现金交易。

 

据悉,除了对现金交易额进行限制外,联邦政府的黑色经济工作组(Black Economy Taskforce)还指出,货车运输、安保和电脑系统设计等行业的承包商更有可能逃避纳税义务,因此从2019年7月开始,各企业需上报支付给此类承包商的款项。

 

企业也不能再为支付员工的钱代缴扣款。例如,企业不能对于现收现付制(PAYG)的工资代缴扣款。另外,政府还将禁止企业为没有提供ABN的交易方代缴扣款。政府还将修改Commonwealth Procurement Process,要求企业为超过400万澳元的合同提供合规的税务报告。

 

不过,公共事务研究所的研究员怀尔德(Daniel Wild)则抨击该项政策“伤害现金经济”,不仅使小型企业及承包商的工作更繁琐,给他们带来负担,还不合理地限制了所有澳人的公民自由权。

 

在社交媒体上,也有网友对政策持反对意见。有评论称,有些人只是不信任银行机构,所以才使用现金而已,并不代表他们都在洗钱;另有人认为,这是无现金社会的开始,政府和银行将会对每一笔交易征税。实施该项措施,最大的赢家将是银行。也算是,对银行“流年不利”的一点补偿。

 

但社交媒体专家厄尔(Chris Earl)则认为,这只是低劣的政治噱头而已。很多高收入者仍会利用无数的漏洞逃避合理纳税,企业也是如此。


讳莫如深的“隐患”



博满金资首席分析师魏睿昊在节目中提到,其实这份预算案还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隐患——预测出现财政盈余是在19-20财年,但此时此刻我们就已经开始花钱了。在这样的前提下,澳洲政府真的能有那么多钱可以按计划花吗?

 

特别是,目前全球经济的状况并不敢说是处于一个非常乐观的状态下,包括像美国和中国的贸易战等等,多多少少都会对澳洲经济有一些影响。澳洲政府财政状况也并不保险。

 

另外,这份预算案中包括很多长期计划,比如削减个人所得税计划一路拖到了2024年。那到时候能不能执行这个计划,其实有非常大的疑问。

 

再比如说像基建,在澳大利亚生活时间长的人都知道,基建建设在澳大利亚一向是“说的多,做的少,最后花的钱远远超过预算”。因此这些基建到底能不能执行、执行之后财政上到底有多少能力可以支持、能不能完成一些五年十年的计划,这些东西都是非常大的未知数。

 

花钱是固然好,但五年十年以后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多钱可以用来花是个很大的未知数。

 

此前就已经有金融专家们担心政府巨额的工程项目投资一年所需支付的利息已经高达20亿澳元,而这工程的资本性支出却没有在预算中体现出来,变成了隐形的负担。

 

据悉尼晨锋报报导,联邦政府对各项大工程项目的资本性支出已经高达730亿元。这些支出包括国家宽带网(NBN)的470亿投资;买断雪山水电公司(Snowy Hydro)股权的60亿元;100亿元的内陆铁路线建设;西悉尼机场获得的50亿元投资;以及用于建立澳洲北部基建基金的50亿元。

 

目前,政府正在朝2019-20财年实现预算盈余的目标迈进,比原定计划早一年。这些项目虽然能加快政府实现预算盈余的进度,但是同时也会加深联邦政府的债务。

 

如果以每年3%的利率来计算,这730亿元被称为“不在预算内”的投资项目,一年需支付22亿元利息。


金融专家们担心,这就像本次预算案中的“定时炸弹”,这部分巨额支出没有被包括在预算的赤字里,而是被当作一项商业投资,债务可以被资产价值冲抵。

 

财务部长科尔曼(Mathias Cormann)反对将这些工程描述成“不在预算内”。他表示,在正规的财务规则架构下,这些工程都已经被视作商业工程。

 

但是澳洲行业退休金(ISA)首席经济师安东尼(Stephen Anthony)表示,纳税人应该担心的是这些工程涉及的风险被严重低估了。为了避免这样的问题出现,政府应该让每项工程保持绝对的透明度。

 

德勤经济研究所(DAE)主管理查德森(Chris Richardson)警告说,传统上使用基本现金余额(Underlying Cash Balance)来衡量赤字的方法,现在隐藏了一些包括“主要现金余额”在内的资本支出。

 

德勤估计,如果计入所有资本支出,年度赤字将扩大100亿或150亿元。


结语


在预算案正式发布之前,就有一位高级经济预测学家表示,在周二公布的联邦预算案中,会包括对个人所得税的削减,选民有望每周从中赚取一份美味的三明治和麦芽奶昔。


但我想,作为选民,希望得到的肯定不只是三明治加奶昔。如果希望通过这份预算博得未来的选票,那现任政府恐怕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很长的路要走。

 

让我们拭目以待。


往期精选

深度解读 | 2018年澳洲联邦预算案,“政府有钱花”背后的投资机遇

谁将会成为下一任墨尔本市长?华人选票愈显重要

昔日银行同门成贷款业务对手! “破坏者”初创企业Athena要动四大银行的“奶酪

免责声明


本文中的分析,观点或其他资讯均为市场评述,不构成交易建议,仅供参考,投资时请谨慎决策,风险自担。


联系我们 ▼


墨尔本办公室

电话:1300 22 6666


悉尼办公室

电话:+61 2 8216 1764


邮箱:info@bmyg.com.au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


欢迎转发和点赞支持澳财网

转载及合作事宜,

请联系info@bmyg.com.au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澳洲财经资讯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