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目惊心!陕西公布感染HIV前25所学校,90%同性传染!我们的孩子怎么了?

2018年12月03日 发现澳洲




近日,一张“陕西省累积感染HIV前25所学校的名单”的照片在社交媒体热传,发布者称图片来自陕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照片显示:


西北政法大学感染最多共19例,其中就有15例是同性传播;
排在第二的是长安大学共18例,其中13例为同性传播;
西安外国语大学共有16例,有15例都是同性传播;
随之而后的是西安外事学院共15例,同性传播的有10例;
西北工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西安欧亚学院各有13例,其中同性传播分别是12例、12例和11例...



世界卫生组织于1988年1月将每年的12月1日定为世界艾滋病日,号召全世界关注艾滋病。今年12月1日是第31个世界艾滋病日,我国以“主动检测,知艾防艾,共享健康”(英文主题为“Know your status”,知道你的感染状况)为主题开展相关活动。


截至2018年6月30日,我国共发现82万余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HIV/AIDS),与2017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4%。“2018年第2季度,中国新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40104例,其中性传播占93.1%。”这是从第五届全国艾滋病学术大会上传出的数据。



同时,在最新的数据统计中,青年学生人群感染艾滋病例让大众担忧。2011年至2015年间,新增病例每年增长35%,2016年和2017年的上升幅度有所减缓,但每年青年学生仍然有3000多例新发病例


有调查显示,7%的男大学生承认有过男男性行为经历,这一比例使得在校大学生受HIV感染的危险越来越大,大学生艾滋病例逐年攀升。艾滋病正逐渐向被视为净土的大学校园侵蚀。


有自媒体采访了一名在校大学生艾滋病患者小王。


在河北石家庄,一名大四的学生小王(化名)意外地发现自己感染了艾滋病。他说,大概是在今年三四月份左右的样子,发现自己患有艾滋病的。当时,是和同学们抱着玩玩看的心态,于是就做了一下艾滋测试,最后竟被告知自己患艾;那一刻,自己知道真相后是十分崩溃的。小王说,自己曾有过未做保护措施的性行为。


小王说因为自己学医的,所以才不清楚究竟在什么时候感染上的。当初自己给家长说已患艾时,他们对这个病不太了解,之后他们便去查了很多的资料,才认识到了艾滋病。但父母知道这个病的具体情况以后,还是对自己一如既往的关爱。他说,父母的态度,对自己也有很大的帮助。



校园成艾滋病传播重灾区

点击上方视频观看青年学生防艾宣传片


11月初,新浪微博上关于“艾滋病渣男炫耀又感染一名大二女生”的话题引起热议。网帖显示,标题中的“渣男”是一网名为“动物无常”的艾滋病患者,而此事之所以被曝光是因为其在社交平台上炫耀称:“成功传染艾滋给一名大二女孩,这次不中就天理难容了。”

 

大学校园,应该学习知识,充裕人生的最好地方。然而,这里却成为青年学生感染艾滋病的重灾区。


 

不止大学生感染艾滋病数量逐年攀升。据播报君了解,一些中学生也成为艾滋病感染者。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截止到2017年6月底,本市接到报告的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累计1244例。数据显示,北京市高校学生(18-22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情况具体为:总数722例,分布在本市59所高校(2017年新增50例,分布在49所高校);男生占98.48%;传播途径以男男同性传播为主,比例为86.70%。

去年,清华大学、北京大学这些名校里安装了HIV尿液匿名检测包。而在今年,上海的同济大学也安装了这些检测包,让人吃惊的是,居然在6个小时内,一抢而光。

 


更令人愤慨的是,一些学生明知自己感染艾滋故意将病毒传染给他人。例如,肯尼亚19岁女大学生感染艾滋后疯狂报复,3个多月致324人染病,其中有156人都是学生。被捕之后,她毫无悔改之心,表示自己不会停止“报复”,目标是“再睡2000人”。

 

浙江传媒学院某大学生故意将艾滋传染给自己的同性伴侣,所幸受害人反应迅速,及时服用阻断药物逃过一劫,但治疗过程中所被迫承受的精神和肉体双重压力也给他带来巨大的心理阴影。


校园何以沦为重灾区?

了解艾滋病,请点击上方视频观看


校园本是知识学习的一方净土,何以沦为艾滋病传播与泛滥的重灾区?其背后原因值得人们深究。


性观念开放,但性知识滞后

据一项针对北京、上海、广州等全国34个城市的高校性观念调查研究显示:60.5%的大学生接受性解放、性自由,67.1%接受婚前性行为,总体上能接受在大学时发生性行为的学生比例达73.4%。



大学生的性观念、性心理、性行为虽然趋于开放化,可是对于性知识的缺乏甚至曲解令人担忧。在一项对性传播疾病相关知识的调查中,50%的学生表示“有所了解”,23%的学生表示“不了解”;另外有相当一部分的受访大学生认为,“偶然的性行为不会导致怀孕、安全套仅仅是用于避孕”。


另一方面,多数高校预防艾滋病教育工作不到位,甚至避“性”不谈,导致青少年对性“一知半解”。一项高校性知识调查数据显示,超过六成的大学生没有上过性安全教育方面的课程,近半受访大学生性知识靠网络启蒙。

 

新型毒品侵蚀校园

注射吸毒人群曾是艾滋病高危人群。近年来,经性途径造成的感染人数显著上升,而新型合成毒品的滥用正在助长艾滋病病毒传播风险。


“使用新型合成毒品的染艾风险在于易诱发使用者的性冲动,增加发生性行为的可能性。”北京大学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教授刘志民介绍,新型合成毒品主要包括冰毒、K粉、摇头丸、麻古丸等。

 

国家禁毒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009年,我国登记吸毒人群中,35岁以下青年占58.1%。这一比例到2014年猛增至75%,目前滥用合成毒品人员中,35岁以下青少年占近七成,低龄化趋势明显。

 

网络社交软件的流行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移动交友软件的流行正成为亚州青少年艾滋病发病率上升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智能手机移动交友软件的流行让偶然性行为的发生率增加,与其他人群相比,男男同性性行为者、性工作者、注射毒品的人和年轻的变性者4类人群感染艾滋病病毒的风险显著增加。

 

此外,随着我们国家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网络已经在我们的生活中必不可少了。不少学生通过网络获取黄色信息。因为好奇,其中不少人避免不了偷尝禁果。


我国艾滋病感染者约125万


据中国疾控中心、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世界卫生组织联合评估,截至2018年底,我国估计存活艾滋病感染者约125万。

 

同时,在最新的数据统计中,青年学生人群感染艾滋病例让大众担忧。2011年至2015年间,新增病例每年增长35%,2016年和2017年的上升幅度有所减缓,但每年青年学生仍然有3000多例新发病例。

 

就在昨天,北京市疾控中心发布了2018年北京市艾滋病疫情。据了解,北京市自1985年报告全国首例艾滋病病例以来,截至2018年10月31日,累计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29063例。今年1-10月报告病例数2874例。


如果不小心被传染了艾滋病该怎么办?


首先要理性对待。当发现自己被感染艾滋病,应先去当地的疾控中心检查,然后寻找政府和社会上防治艾滋病公益小组寻求帮助,到疾控中心经过检查后,针对情况对疾病进行控制和治疗;其次,要收集一些被侵犯的证据,然后报警,按照法律规定保护自己的权益。

 

更重要的是,一定要有事前预防,事后阻断的意识。

 

事前预防:未感染的高危人群可以使用药物进行事前预防。Truvada 是一种蓝色小药丸,它是HIV暴露前预防药物。每天坚持服用能使被感染的可能性降低,就是让经常与艾滋病病毒呈阳性人员接触的健康人每天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从而避免自身感染上艾滋病病毒。

 

事后阻断:一旦发现自己发生了高危行为,或被恶意传播HIV病毒,可以在72小时内通过服用阻断药物来防止HIV病毒在体内扩散。72小时内正确服用阻断药物,艾滋病阻断失败的几率大概为5/1000左右。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