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西兰寻找捐精人,现实简单而粗暴

2018年11月23日 新西兰微财经


新 西 兰 微 财 经

为什么一些新西兰妇女不找生育诊所,直接在网上寻找捐精者? 为什么双方都会认为Facebook群组是最好的找人方式?



大家知道捐精市场一向是相对缺乏监管的。


不光是新西兰,在国外也一样。前两年有个很有名的“爹”叫Matt Stone,他在Facebook上开始捐精生涯之后,称自己4年里已经100次以上当爹了。



他的脸书页面上,全是他在世界各地的小孩:



原来,他之所以如此popular,是因为他免费当爹,“我姐姐43岁一直没有生小孩,直到太晚已经生不出了,她认为我做的对……我所有的捐精都是免费的,我是为了帮助别人,不是为了挣钱,财务上我现在很满意。现在的精子银行都太贵了……我不认为他们把夫妻的利益放在了第一位……”


他说,就在他说话的这个星期,又有8个妇女找他讨精,同时还有20个正怀着他的孩子。


他脸书上满屏的儿女:


多么成功的DNA~


现在在新西兰

也有了一条“地下捐精链”


他们在社交网络上组件群组

将供需双方链接在一起…


在Facebook上发帖

在家DIY怀孕…


Melissa Maynard去年32岁,在奥克兰博物馆工作,她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是否会有孩子了。


她的两难境地是:她可以现在就找一个自己不太满意的男人,然后生个小孩;或者,她可以继续找让她很满意的男人,但风险是可能孩子就不一定能生了。


但今天,她还是没有找到满意的男人,只是,自己的孩子Emerson已经6个月大了。



这是因为她选择了另一个解决方案—— 通过捐精怀孕。 


或者更准确地说,

“在网上联系捐精者,

在家中DIY怀孕”


“我在Facebook上一个女性群组里发帖,讲述了自己担心无法成为母亲的烦恼。这时,有人联系上我,说其实不是没有办法,这个人跟我说,她是靠一名男子私下捐精怀孕的……”


“我考虑了一下,觉得这样不错。”


于是,Maynard在一家有超过10万名注册用户的网站上,找到了自己认为合适的捐精对象,一名37岁的男子。


这位男子表示,因为发现自己身边女性朋友有怀孕困难,便主动为他们捐赠精子。


“第一次去他家,很尴尬。生孩子很难说是一个有趣的过程。”Maynard说,好在经历了两轮月经周期后,她怀孕了。


不过,Maynard并没有和那名男士发生性关系,而是采取了俗称“火鸡滴油管法”(Turkey Baster Method)的人工受孕方式,其实就是用滴管,将男性的精液灌入女性体内,是一种传统而常用的人工受孕法。




那么,这些地下捐精链中

都是如何完成捐精的?


Maynard说,通常,这种私下联系的“捐精”行为,通常精过程会在女方家进行,捐精者在浴室内取精,然后装在一个小药瓶里,交给女方。



有时候也在酒店房间里进行。


Maynard说,还有一些捐精行为甚至发生在公共场所,“你会听说人们在麦当劳会面然后捐精的故事。”她说。


不过,有的捐精者会要求直接发生性关系


“有不少男性说他们不想人工怀孕(即希望直接发生关系)。”


“有人这样联系我,说(直接发生关系)更容易怀孕……但我们知道红线在哪。”



现在,新西兰地下捐精越来越多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原因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是为了省钱。


在不孕不育诊所,人工辅助生育价格不菲,因为价格很多时候包含了帮助人工授精的服务费。


根据新西兰生育协会(Fertility Associates)官网信息,对于不同年龄段需要进行人工辅助生育者,平均需支付15000纽币左右的费用…



不过,对于Maynard这样的女性来说

由于自身没有不孕的烦恼

其实只要有合适的捐精者

是不需要进行人工授精的


“如果必须去生育诊所,出于财务考虑,我可能就不会生孩子。”她说。


此外,之前一位之前在正规诊所接受精子的女性琼斯也表示——


“有很多人看到那张14000纽币的账单,

还是觉得

不如找个‘一夜情’来的划算。”


而在往上找捐精者

价格不仅低出很多

甚至还有人愿意“免费提供服务”


而第二个原因,则是新西兰精子库库存非常有限


由于对于捐精者来说,去诊所捐精需要经过一长串的手续和检查,耗时费力。


而且根据新西兰法律规定,诊所只报销去诊所的车旅费,不会报销各种误工的费用。


再加上由于新西兰法律禁止匿名捐精,并且接受捐精而生下的孩子在18岁之前,都可以查到捐精者身份。


这让很多希望“隐姓埋名”捐精的男性,欲望没有那么强…


于是目前,新西兰遭遇了精子库设立40多年来最严重的“精子荒”,想要得到可用的精子,申请者需要等待18个月到2年的时间…


所以…

在价钱和时间的双重加持下…

一条条捐精者地下产业链…

就这样诞生了…



虽说私下接受捐精有风险

但他们也已经开始规避…


私下接受捐精也不是没有风险…


除了人身安全问题,不受监管的地下捐精,使女性、孩子和捐赠者都面临从医疗到法律再到道德层面的诸多风险。


根据新西兰2004年人类辅助生育技术法,在新西兰,所有精子供体必须是可识别的——因为专家强调,不了解生物学父母的身份或背景,会让孩子感到人生不完整


但是,网上联络的捐精行为不受监管,也没有人会确保双方遵守法律。


(Andrew Murray)


而且,惠灵顿的生育协会医疗主任Andrew Murray称,地下捐精最令人担忧的是“血缘关系”风险增加,简单来说,就是乱伦


“在诊所里进行精子捐赠,我们会限制单一捐精者的生育数量。”他说,“一个捐精者最多可以‘造福’五个不同的家庭,还会将生育孩子的数量限制在12个


这样做的目的是减少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长大后在不知情下交往的可能。”


此外,虽然找正规机构成本高,但风险也降到了最低。他们会对所有捐精者进行遗传和医疗测试,并在再次检测性病(STIs)、艾滋病和肝炎病毒以及包括囊性纤维化在内的终生疾病之前进行隔离检查三个月。


“如果你正通过Facebook寻找捐精者,你不会了解对方的病史。”Murray说。


然而…!

在新西兰捐精地下产业链中

捐精者群组也开始避免这种风险了…


基督城学前教师Clare Fahey是新西兰某捐精群群主,今年37岁的她就是靠私下捐精怀的孕,而现在,一对双胞胎即将分娩。



她称,在他们群组中,所有靠这种方法怀孕的女性,都会和捐精方签署协议,女性会要求捐精者接受性病检测和其他医学检测。


不过无论怎样,目前来说私下捐精受孕还将持续下去,DIY受孕生下的婴儿还将增加,风险也将持续累积。


但正如Andrew Murray医生指出的那样,“我们不会对他人进行监管,人们在家中的私密环境下做的事就是他们的私事。但加强这方面的教育并强调风险因素依然非常重要,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转载自:走 进 新 西 兰



---    推广    ---

kiwi之声,你说我听,

纽村最好听的网络电台!

与美女网红主播互动,扫码即互粉!

点击添加小程序






新西兰微财经

info@webizlink.co.nz


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新西兰核心消息推送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