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郊区房租上涨 低收入家庭生活困难

2018年12月04日 澳洲新闻


最新报告显示,现在墨尔本一些远郊地区的房租变得越来越高,致使低收入家庭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困难。



据都门(Domain)房地产和《太阳先驱报》报导,家住墨尔本东北部South Morang(距离市中心25公里)的单身母亲霍夫(Julie Hough)非常担心房租上涨,即使每周上涨10澳元,也让她难以承受。


今年43岁的霍夫是一名全日制大学生,她抚养著4个年龄在3-18岁的孩子。


她们租住的是一套四居室的住宅,依靠福利金生活,但这微博的福利金中有43%用来支付了房租。


霍夫手上没有任何应急的钱,所有的零用钱都花在了孩子身上。 她说:“我不会为自己买衣服,两年了都没有理过发。”


根据最新发布的租房可负担性指数(Rental Affordability Index)报告,像霍夫这样的家庭在墨尔本并不罕见,单身父母平均需要将其收入的56%用于支付房租,这使得成千上万的单身父母很容易就沦为无家可归者。


该报告显示,即使是一个家庭年收入近9万澳元的墨尔本家庭,也很难在距离市中心15公里的范围内,租到一套租金较低的住房。


要想找到一套租金较低的三居室住房,他们可能需要到墨尔本西南部的Laverton、西部的Braybrook、北部的Reservoir、东部的Ringwood East和东南部的Springvale去寻找。


根据该报告,墨尔本有67个邮编地区的房租属于“不可负担”——即房租占家庭收入的30%以上。


该报告显示,墨尔本西北部Keilor的房租水平,已从“具有可负担性变为不具可负担性”。


高房租市场甚至延伸到了Gisborne。在东北地区的Diamond Creek和Warrandyte,也出现了类似的趋势。


墨尔本房租最高的五个邮编地区都位于内城区南部(inner-south),从墨尔本港(Port Melbourne)到Albert Park再到Black Rock和Beaumaris。


Brighton East的房租最不具有可负担性,平均占家庭收入的38%,远高于墨尔本大都会(24%)的平均水平。


维州乡村地区的房租水平相对较低,但像Geelong、Ballan、Kyneton 和Kilmore等这些交通比较方便的地方,其房租水平仍然属于“不太具有可负担性和不具有可负担性”。


租房可负担性指数是衡量房租与家庭收入比例的指标,由国家住房(National Shelter)、社区银行(Community Sector Banking)、SGS经济与规划机构(SGS Economics & Planning)和圣劳伦斯兄弟会(Brotherhood of St Laurence)每年发布两次。


如果房租超过一个家庭收入的30%,那么这个家庭就是有住房压力的。


由于租房者难以找到低房租住房,这也影响到了他们找工作及子女上学等一系列问题。


SGS经济与规划机构合伙人威特(Ellen Witte)说:“在大墨尔本(Greater Melbourne)地区,单身母亲50%以上的收入都会用来支付房租,托儿费和物业费都会加剧她们的住房负担。”


根据该报告,在墨尔本,养老金领取者和单身男性家庭的情况是最糟糕的,房租分别占其收入的68%和51%。


圣劳伦斯兄弟会主管兰内伯格(Conny Lenneberg)说,高昂的房租使失业人员越发贫困,他们不得不到城市边缘寻找合适的住所,而这些地方又不好找工作,并且公共交通也不方便。


她认为,需要提供更多的社会住房以缓解这个问题。









广告招商 联系我们

电话:(02) 9262 7900

微信:ACNW-COM

地址:Suite 61 Level 6, 650 George St, Sydney, NSW 2000

官网:118news.com.au

邮箱:sales01.acnw@gmail.com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