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好喝的葡萄酒那么多,到底哪几款最最值得品?

2017年11月10日 新西兰天维网



Hi,大兄dei

你好像有点不服气

看过《人羊星球》这部电影吧?



\\\ 1 全羊类团结起来


千百年来,法国葡萄酒一直屹立于世界葡萄酒之巅,至今没有任何人能够挑战其金字塔顶端的地位。


但是,没有任何人,不代表没有任何羊

兄dei,你必须承认我的机智


在南半球的一座名叫新西兰孤岛上,就有3600万头众志成城的羊,跃跃欲试着,准备和法国人pk一把。


既然要和法国酒pk,那么首先要弄明白,法国人是怎么捣腾葡萄酒的,究其原因很复杂,详见旧文20块的酒和1000块的酒到底有哪些不同?


但如果稍做一个总结,法国人不外乎做到了4点:


1. 选择一个优质的葡萄品种;

2. 把这个葡萄种到最艰难的地方;

3. 花费尽可能的勤劳+尽可能多的钱;

4. 有一群要质量不要命的葡萄酒人。


既然法国人的成功秘诀是以上4点,那么如果这3600万头羊,也能凑齐这4点,不就可以作出媲美甚至超越法国的葡萄酒了吗?




第1点:选一个优质的葡萄品种,这曾经是最不容易的,后来又容易了。


不容易是因为要判断哪个葡萄更优质,不像养只鸡或者猪那么容易判断,同时也那么容易解决,杀了吃了就好。


选择一个优质的葡萄品种更像是养一个孩子,一旦葡萄种下去,没有个8年、10年看不出结果,而等到有了结果,结果发现不尽如人意,也很难调整了,往往下不去狠手。拔了她,种新的,就又要等个10年。


敢问人生有多少个10年可以这么来折腾?


可法国人为什么可以?


1是因为玩的早,法国葡萄种植从公元3世纪就开始了,千百年来,他们祖祖辈辈不停的摸索,习惯了寂寞忍耐和无声坚持,也大概摸清楚了葡萄这个鬼东西的习性,因此一有机会就改良种植比例;


2是死得好,法国历史上发生了多次大的葡萄疫情,比如根瘤蚜虫,19世纪的时候爆发的,让葡萄树死光光,于是重新种植的时候,等于从零开始,真畅快。


那么,这个看起来这么惨烈的难题,怎么就变得不难了呢?


是因为既然法国人已经研究好了,3600万头羊们坐享其成就是了。反正当下的葡萄酒世界,所有国家的葡萄藤,多多少少都是从法国“借鉴(tou)”回去的,然后又在当地发扬光大,甚至有着青出于蓝胜于蓝的趋势。


新西兰最重要的2个葡萄品种,黑皮诺和长相思,便是如此,从法国勃艮第和卢瓦尔河谷远道而来,这里的纯净的空气,清澈的阳光似乎让这两个葡萄品种如鱼得水,一扫在法国的湿冷与阴霾,返老还童一般。


第2点:把这个葡萄种到最艰难的地方


这个最难了,知难而上是需要毅力和勇气的,同时在农业这回事上,更需要的是看老天脸色。


哪儿是葡萄最艰难的地方?就是气候冷的地方,越冷的地方,葡萄就能获得越长的成熟期,也就得到了更复杂的风味更平衡的酸甜,更细腻的口感,以及更强的陈年能力等等。


总之,就是让你欲罢不能、喝完余味绕后三日的那么好,拉菲、罗马尼康帝都是此类葡萄酒的典范。


一个地方的气候,又是由1纬度、2海拔、3江河湖海来决定,其中纬度又是重中之重的要素,纬度是光、是热、是风,是一年的雨水和积温。


因此,我们大概有了这样一个公式:


高纬度*=气候冷=好葡萄=好酒



下次买酒,记得问

请问你家的葡萄是种在哪条纬度线啊?


另外要记得,这个高纬度是相对的,对于皮厚晚熟的红葡萄来说,类似赤霞珠,40度以上就是很高的纬度,而对于白葡萄或者皮薄早熟的红葡萄来说,类似黑皮诺,45度以上才算的上是很高的纬度


那么,我们只要有一张世界地图,那么就对这个星球的葡萄酒就有了点数了。


图:地理老师,我想您


拿45度为例,北半球和法国同纬度的国家有:


意大利皮尔蒙特塞尔维亚、罗马尼亚、乌克兰、俄罗斯、哈萨克斯坦、蒙古、中国哈尔滨、日本北海道、美国波特兰、加拿大蒙特利尔.....


其中意大利的皮尔蒙特的巴罗洛(Barolo)葡萄酒、美国的俄勒冈的黑皮诺葡萄酒,可列入世界顶级红酒行列,剩余的其他欧亚国家则因为深处内陆而因过于寒冷无法酿造出优质的葡萄酒。


再看南半球,形势就明朗多了,因为南纬45度线上,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陆地!


这条线上只有新西兰、智利和阿根廷


智利的45度潮湿阴冷,阿根廷的45度荒芜干燥,于是乎,南半球的唯一重担落在新西兰,这个有3600万头羊,却只有400多万头人的“小羊国身上

图:这里没有马路,只有羊路


四面环水的新西兰,在气候上和法国同位的波尔多其实有点相似,都是海洋性气候,在新西兰的任何一个地方出发,开进大海都只需要1个小时以内的车程


但是不同的是,新西兰岛屿中央的南阿尔卑斯山脉将西面来的雨水全部都阻挡掉了,少了惹人厌的霉菌,换来了明媚的春光和干燥的空气,于是乎,葡萄颗颗健硕饱满,酿出来的酒果味纯正多汁又复杂有层次。



第3点,尽可能的勤劳+尽可能多的钱。


即使你选好了一个优质的葡萄品种,又把这个葡萄种到最艰难的地方,但你是个懒虫,或者真的太穷了,请不起人,买不起设备。


那么对不起,你的酒依然不可能做好,因为既然是最艰难的地方,你就要付出最大的代表,这个纬度线上要么雨水多、要么霜冻、要么沙漠,需要许多辛劳的付出,同时,还需要很多的投入。


与法国不同,新西兰的阳光充沛,土壤偏肥沃,因此如何抑制葡萄园的活力,让葡萄树更好的“控记里记几”就尤其的重要。


经过了长期的研究和试验,新西兰人锻炼出了全世界最厉害的“Canopy Management叶幕管理”技术,简单的说,就是通过控制葡萄树的叶子的高低、多少来达到葡萄树与葡萄果实之间的理想供给,既团结紧张,又不失活泼。



种葡萄酿酒有时候的确很俗气,因为费钱


葡萄园的剪枝机器,采摘机器,酒窖里的温控发酵罐,橡木桶,各种检测、清洗、传输设备等等,都特别的费钱。


比如,采摘机器一套就是200多万人民币,一年用不到10天。


比如这个贵玩意,1500万人民币一台的葡萄果粒光学筛选机,一年用不到10天,全世界一共不到20台,3600万头羊们就占了3台。它的工作原理是每秒钟给葡萄拍70张的透视照片,跟我们人类做CT一样,然后将品质不够好、肉有点虚的葡萄全!部!干!掉!


我终生难忘在Elephant Hills酒庄亲眼目睹这台恐怖的机器如何疯狂围剿葡萄果实的壮烈场景!


图:新西兰霍克斯湾名庄Elephant Hills


第4点:一群要质量不要命的酒鬼


种葡萄酿酒是一辈子的事,如果没有点疯和傻,或者起码的狂热或偏执,还是不要轻易的进入这个行业。


法国人的血泪史已经告诉了全世界:做好酒不难,难在前300年。


而作为人类最后发现的一块新大陆,新西兰一直充满着独立和冒险的精神,因此,也从来不缺这样一群痴情的葡萄酒人。


他们中的典型代表有Larry McKenna和Grant Taylor,他们并称新西兰的“南帝北丐”(详戳:这两个糟老头居然把新西兰黑皮诺闹了个翻天覆地),还有像Sam Neil这样演过侏罗纪公园最后“落草”为酒农的好莱坞大明星(他的酒庄叫Two Paddocks)。


越深入了解他们,越会发现新西兰人的脾气有时候简直和3600万头羊一般倔强

图:Clos Henri酒庄这哥们手上搓的是牛!屎!你就说倔不倔?


\\\ 2 新西兰葡萄酒推荐


如果你还对新西兰意犹未尽,同时你还是个魔戒的粉丝,那么你还可以继续阅读:中土酒国-新西兰


如果你已经被我挑起了兴趣,准备以身试法的感受一下新西兰美酒的乐趣,那么可以试试以下这6款葡萄酒


-长相思-

新西兰的招牌菜


如果说新西兰的招牌酒,那么一定是来自于马尔堡产区的长相思,无论是青草风还是百香果,还是浓烈的矿物感都让人意犹未尽的惊叹,这世界上居然有这么香的葡萄酒在卖!


自然要推荐新西兰的招牌酒庄-Villa Maria新玛利,这家酒庄从历史、品牌知名度和庄主乔治爵士的魅力上看,都是新西兰顶好的一家酒庄,可以用经典来形容。这款长相思有着兼具青草的高冷和百香果的热情,是马尔堡的标杆作品,喜不喜欢新西兰长相思,拿这瓶测一下就知道了。



另外,还可以尝试思兰尼Sileni的这款海峡长相思,除了爽脆的酸度和浓缩的果味之外,她的矿物感更为强烈,纤细又结实,像一位冷艳的超模。


又或者彻底的小清新一回,来一款柯诺长相思,看酒标你就知道,这是春天里的蒲公英,是随风飘扬的青草,是柠檬苹果梨“开会”的骨感小妖精。

-黑皮诺-

王者归来


黑皮诺是新西兰的红葡萄酒之王,无论是品质还是知名度都直逼勃艮第,火辣辣的撑起了新世界的脊梁。


我最喜欢的新西兰黑皮诺之一就是爱斯卡门,来自阳光明媚、海风和煦的马丁堡产区,作者是新西兰黑皮诺之父Larry McKenna,浓缩、很浓缩、饱满、很饱满,Larry是一个敢于下重手,又能很好把握分寸的酿酒师,这款酒被他塑造的华丽又有分寸,黑樱桃、干花、香草奶油,单宁又带着少有的力量,充满小宇宙的感觉。


当然,如果你喜欢纤细而芬芳的黑皮诺,还是要推荐Villa Maria新玛利,极好的展示了马尔堡的芬芳果味,丝滑的单宁和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酸度,用兼具才华和颜值来形容一点都不过混~!


-猎奇-

雷司令小清新

纯净、凉爽的新西兰是所有芳香型葡萄品种的温柔乡,无论是雷司令还是琼瑶浆,新西兰都在挖完法国的墙角以后,偷偷的挖起了德国的了。马纳的雷司令来自顶好的黑皮诺产区Wairarapa,在这块宝地上非要种雷司令,得有多偏执,可见野心之大。这是一款果味成熟丰腴,喝起来杏子桃子搅拌满满一嘴阳光,酸度并不激烈,却在余味上不停的回旋,精准的切入了澳大利亚与阿尔萨斯中间的风格。


当然,看更多选择,可以登陆新西兰葡萄酒协会的官方旗舰店,查看更多美酒。



新西兰葡萄酒多产区旗舰店

使用¥发现纯净¥抢先预览

(长按复制整段文案,打开手机淘宝即可进入活动内容)


写到这,我不禁会想,新西兰这个国家,到底算是人类世界?还是羊类世界?


忍不住回味了一下我在新西兰吃的肉,好像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我这才放下心来。


阿门!

Cheers~


合作/推广请邮件至 marketing@skykiwi.com

爆料投稿请邮件至 news@skykiwi.com

收藏 已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