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中资公司在澳投资:有多少“悔”可以重来?

2018-06-09 澳华财经在线



最新的澳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报告称,2016-2017财年,中国仍是澳洲最大的海外投资国,总审批金额为389亿澳元。中国投资的审批数量(9714份),占总海外投资申请的40%,位居第一。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6月8日讯  最新的澳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报告称,2016-2017财年,中国仍是澳洲最大的海外投资国,总审批金额为389亿澳元。中国投资的审批数量(9714份),占总海外投资申请的40%,位居第一。

 

上述数据说明,中资在澳洲的投资热情仍然很高。从另一方面看,澳洲的资产也乐于寻求“财大气粗”的中资买家。笔者今年参加过一个投资沙龙活动,一位投资经理说,澳洲投资圈里有个词叫“Chinese Price”,意思是中国买家来了,资产价格就会抬高一截。

 

资产价格的高低,很大程度上是个仁者见仁的问题。只要买卖双方都认可,倒也无可厚非。然而在中资出手阔绰、动辄砸下数亿计澳元的另一面,是近年来不断有中资公司在投资澳洲后踩进泥淖。

 

最新的一例,是收购了塔州VDL乳业公司的月亮湖投资公司。2016年,中国富商卢先锋独资的月亮湖投资公司以2.8亿澳元收购塔州Van Diemens Land (VDL) 公司。VDL 拥有1.78万公顷的乳牛场,在塔州西北部拥有25座养殖场和乳牛19,000头,为澳洲最大单体牛奶供应商。

 

考虑到澳作为一个国家存在的时间也不过是230年,有190年历史的VDL可说是澳洲历史最悠久的企业之一;再加上其规模巨大,看起来是个相当不错的收购目标。或许正因为如此,月亮湖竟未对VDL做任何尽职调查,据当地媒体报道,卢先锋只是去VDL牧场看了一次,就做了收购的决定。为增加收购的胜算,除了2.8 亿澳元的收购价,月亮湖还向澳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承诺再投1亿澳元升级VDL的25个奶牛场,并创造额外的95个就业岗位。

 

过去两年中,这笔投资并未像想像中的那样顺利。今年4月,媒体曝出月亮湖澳大利亚多名非执行董事集体辞职,其首席执行官Evan Rolley也表示6月30日合同到期后不会再续签。他们称与卢先锋存在巨大分歧,指责他不为奶牛场投入资金,也没有为塔州北部的干旱天气做好充分准备。


全文阅读请点击左下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