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也疯狂,扒一扒麻省理工的黑客文化

<- 分享“加拿大留学移民专家”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05 加拿大留学移民专家


HACKER

黑客,这个活在现代网络江湖的侠客,出场总是自带《碟中谍》BGM,让人不明觉厉。但是,谁能知道MIT是黑客文化的发源地呢?MIT的hack富于创意又有点怪,往往是一些匿名的在校学生或者毕业生(传说也有老师涉案)精心策划、在月黑风高夜像军人那样精确实施的校园恶搞,然后让大家来猜,是谁干的?怎么干的?今天小编就带大家扒一扒MIT的黑客文化,天才也疯狂,小伙伴们准备好了吗?

MIT隔壁的哈佛大学不幸地经常成为MIT学生恶作剧的对象。据说MIT的学生曾很多次把哈佛大学的好几道大门焊死,在开学的时候涂改路标让新生走错也是常有的事,他们还偷偷改过哈佛大学电子钟琴的程序,使其奏出令人啼笑皆非的摇滚乐。

哈佛和耶鲁同为常青藤名校,两校每年都举办一项有一百多年历史的橄榄球对抗赛。1982年,这项比赛轮到哈佛主场,正当哈佛和耶鲁的球员在赛场上拼得如火如荼,球场中央突然冒出一个小黑球,上面写着MIT的字样,并且越涨越大,最后嘭地一声爆炸,全场黑烟弥漫,让主场作战的哈佛极为难堪。



当天《波士顿环球报》的新闻是这么写的:“今天这场比赛的胜利者既不是哈佛也不是耶鲁,而是麻省理工。”这是MIT历史上最著名的恶作剧,MIT就这样在相爱相杀的哈佛耶鲁之间任性地横插一脚。


1996年,同样是在哈佛耶鲁橄榄球对抗赛上,观众席上哈佛的校训“Veritas”(拉丁文,意思是真理)”被MIT学生偷偷改成了“Huge Ego”(超级自大狂),直到比赛结束哈佛的书呆子们才发现。

MIT另外一个喜欢捉弄的对象是位于西岸的加州理工学院(Caltech)。2005年,Caltech的一批学生混进MIT校园,给新生们发放免费T恤。这些T恤正面印着大大的MIT,可是打开后就会发现后面还有一句话,“because not everybody can go to Caltech”(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进Caltech)”。


于是在第二年,MIT的学生开始了报复。他们利用春假跑到加州,骗过保安,偷走了加州理工的镇校之宝、一门具有历史意义的大炮。加州理工和波士顿距离4800公里,开车要七天,MIT的学生们愣是拖着这门重达两吨的大炮在高速上走了七天,历尽千辛万苦把大炮运回了麻省理工的校园,并且给大炮套上了一枚特制的MIT戒指。

有意思的是,这门炮曾经在20年前被加州理工旁边的Harvey Mudd学院(也是一所名校)的11个学生偷去过,不过很快就要了回来。所以在3月28日晚上,加州理工学校保安发现大炮失踪后,还以为又是Harvey Mudd的学生干的,直到接到电话说大炮正在去波士顿的路上。从加州到波士顿可有3000英里啊,高速上开车要7天左右,相当于从黑龙江到广东。这台加农炮重达3吨,在高速上拖着走了5000公里,确实不易,真是“MIT欲黑者,虽远必黑”。

当然,最多的恶作剧还是发生在MIT的校园里,经常连老师都不放过。1990年10月,新校长Charles M. Vest第一天上任,却找不到自己办公室的门,因为前一天晚上学生们把门伪装成了布告栏。
1998年4月1日,学生们入侵学校官网首页,在上面发布了迪斯尼用69亿美元买下MIT的假消息,还警告快要失业的老师尽早另谋出路。

1926年,MIT的学生不愧是那个年代首屈一指的黑客,他们的想法是没有边际的:将一辆福特车弄到建筑物上,这使得校园中的每一个人感到很吃惊和兴奋,包括不得不将车弄下来的工人。

2006年9月,校内MIT的不锈钢雕塑前,神不知鬼不觉地多出了两个字母,变成了VOMIT,意思是呕吐。

Great Dome是MIT的标志性建筑,是以哥伦比亚大学洛氏图书馆为原型建造的仿罗马万神殿式建筑。Great Dome里的工作人员总是很忙碌,因为他们总是要清理屋顶,上面时不时的会有飞机、卡车、时间机器和宇宙飞船等。

1962年的万圣节,学生们把大圆顶变成了南瓜。

1992年5月,一辆校园巡逻车被学生们弄到了MIT标志性建筑物“Great Dome”的屋顶上


1999年,学生们把大圆顶改成了<<星球大战>>里的R2D2的外形,实在是颇为神似。但这次R2-D2恶作剧事件在很多人的心中都占有一席之地,因为此事发生电影《星球大战I:魅影危机》上映的前几天。

2006年4月,圆顶被蝙蝠侠占领。

在2007年12月,MIT的校园里夹杂着各类游戏,例如:Cranium、国际象棋、Catan。上图为巨大的拼字游戏,这游戏就放在MIT媒体实验室一侧的墙上。

小编只想说,MIT的天才们,你们真会玩。说起游戏,我们就不得不提起下面的这件事情了。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人们记忆中最大的黑客事件。MIT学生们将MIT最高的建筑物Green Building变成了一个彩色俄罗斯方块游戏。游戏一开始是滚动展示俄罗斯方块的英文单词TETRIS,然后开始第一关,据称MIT黑客们长期以来将在Green   Building上玩俄罗斯方块视为hack的“圣杯”,因为建筑物的外形是与游戏相同的网格状。


最后还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1958年,几个MIT学生突然想量一量学校附近的哈佛大桥有多长,可是他们没有尺。于是,他们说服了其中一个名字叫做Oliver Smoot的同学,让他躺在桥面上,用他的身体当尺子,其他人抬着他一点点地量完了整座桥。测量结果,桥的长度是364.4个Smoots,另外再加上他的一只耳朵。他们还用油漆在桥上作了许多标记。

Smoot这个独一无二的计量单位从此就这么流传了下来,时至今日仍然得到广泛的使用,比如当地的警察们常常会说,“在哈佛大桥多少多少Smoots的地方”,油漆标志褪色的时候波士顿政府还会专门派人去重新漆上。甚至连Google的度量衡换算工具和Google地图上都有Smoot这个选项。

MIT的这种黑客文化有趣,又有深远意义。正如Facebook创始人Mark Zuckerberg(他所就读的哈佛可没少受MIT黑客们的气)在上市招股书中强调的,黑客是一群理想主义者,希望影响世界,而黑客之道(The Hacker Way)意味着快速行动、打破成规;意味着勇往直前、不惧风险;意味着保持开放的心态,追求无止境。

看到这里,小编不得不说,MIT的疯子们,你们真天才!

欲了解相关信息请扫描屏幕下方二维码,关注“加拿大留学移民专家”或是拨打电话24小时服务热线400-606-2991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