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经验:解毒治癌十法

<- 分享“澳洲橡树屋”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6 澳洲橡树屋


请点击上图关注“澳洲橡树屋”,阅读往日精彩文章


根据“癌毒”偏于热性,常与痰、瘀、湿等病理产物互生互助的特点,周岱翰教授治疗上多以清热解毒法为主,配合活血化瘀、除痰散结等治法,结合不同癌瘤的病理特点和脏腑辨证,拟订出以祛邪解毒为主的常用抗癌解毒十法。


周岱翰,广州中医药大学肿瘤研究所所长,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从事临床五十余年,擅长治疗晚期癌症,倡导中医治癌“带瘤生存”的临床优势。


清热解毒法是中医肿瘤学的重要治法之一,迄今问世的中医肿瘤专科书籍中,无不把清热解毒法列为祛邪抗癌第一大法,目前的中医肿瘤临床用药或抗肿瘤中药筛选的药理实验研究,清热解毒类中药几乎占60%以上,熟知清热解毒法的演进与内涵,有利于拓宽临床视野,提高临床疗效。


【清热解毒法的形成与演进】清热解毒法所治的热毒,作为病因概念始见于《黄帝内经》。如《素问·五常政大论》中就提出“热毒”之名。《素问·至真要大论》云:“热者寒之”“治热以寒”,选用泻热降火、清解泄毒之品直接祛除病邪。汉·张仲景《金匮要略》有“阳毒”为病之论,开清热解毒祛瘀法之先河,代表方为升麻鳖甲汤和大黄牡丹汤。《伤寒论》则常用葛根芩连汤、白头翁汤治热痢。唐·孙思邈在《千金方》载有:“凡除热解毒,无过苦醉之物。故多用苦参、青葙、栀子、草苗、苦酒、乌梅之属,……除热解毒最良。”并在实践中把清热解毒方药灵活地运用到急性热病、痈疽恶肿、瘟疫中毒、风毒脚气、毒热卒发、热毒下结等病症,扩大了清热解毒法的适应范围。宋金时期的刘河间,在创立火热学说的同时,提出“寒凉治温”,制订了不少疗效卓著的清热解毒方剂。明、清以后,吴又可、余师愚、叶天士、薛生白等温病大家均从不同角度阐述了温热邪毒的含义,立法施治尤重泄热解毒,拓宽了清热解毒法治疗温病的范畴。


现代认为清热解毒法是指具有清解火热毒邪的治法,病因主要针对疫毒感染、热盛成毒、火毒内生三大病因而设,主要治疗疮毒、瘟毒发斑、热毒下痢、虫蛇咬伤、癌肿、急性热病等疾病。常用方剂有:黄连解毒汤、泻心汤、栀子金花汤、清瘟败毒饮、凉膈散、普济消毒饮、仙方活命饮、五味消毒饮、四妙勇安汤等,广泛应用于内、外、妇、儿、杂病及急症的治疗。


【清热解毒法实质内涵的探讨】清热解毒法,为使用兼有“清热”和“解毒”作用的药物而达到清解热毒之邪的方法,既属于清法,又归于解毒法。清法范围很广,除清热解毒法外,还有清热泻火法、清热燥湿法、清热凉血法及清透虚热法。运用清热解毒法时,需结合临床实际与其他清法配合使用,如温邪袭卫,则疏卫解毒;热入气分者,清气解毒;热入营分,则清营解毒;热入血分者,凉血解毒。解毒法的范围也很广,除清热解毒之外,还可通过催吐、通下、利尿、发汗等方法达到解毒的目的,药物涵盖了涌吐药、攻毒杀虫止痒药、拔毒化腐生肌药等。故而,简单地将清热解毒法等同于清热法、解毒法或是将其与清热泻火法、解毒消肿法相混淆都是狭隘或片面的。


“清热解毒”法解的是什么“毒”?历代中医典籍多从临床表现上加以归纳、引申,而缺乏微观机制研究,近代许多研究证实清热解毒方药既能解“外源性之毒”,即细菌、病毒和内毒素,还能解“内源性之毒”,即氧自由基和炎性细胞因子,如蒲公英乙醇提取物及黄连总生物碱均具有抗氧化作用。


【清热解毒法在中医肿瘤学科的应用】肿瘤的病机为本虚标实,即全身为“虚”、局部属“实”,热毒内蕴为“实”的主要病机。盖因血遇热则凝为瘀,津遇火则炼成痰,瘀血、痰浊与热相结形成热毒,壅塞脏腑经络,结聚成瘤。如宋代《卫济宝书》指出:“癌疾初发,却无头绪,只是肉热痛”,《医宗金鉴·外科心法要诀》论舌疳(舌癌):“此证皆由心脾火毒所致”。肿瘤相关炎症与火热毒邪关系密切,如肿瘤晚期出现坏死、溃烂甚或并发感染的炎症表现,常有局部红肿热痛及全身发热、口渴、尿赤、便秘等热性症候:如直肠癌之大便脓血伴肛门红肿热痛,白血病的吐衄发斑、持续低热等,均为火毒伤人的表现。研究证实炎症微环境是促癌转移的重要因素,运用清热解毒法消除肿瘤相关炎症可达到控制肿瘤发展的目的。


清热解毒法对肿瘤的放疗、热疗等局部治疗有增效减毒作用,放疗后机体往往表现出火邪热毒致病的表现,如局部红肿热痛、高热、四肢抽搐、颈项强直等,运用清热解毒法配合滋阴生津、养阴润肺等治法,对减轻放疗损害大有裨益。同样,肿瘤的热疗如射频消融、微波热疗、超声聚焦、放射性粒子植入等,引起的正常组织损害也类似于“热毒”“火邪”侵犯,临床多运用清热解毒法减轻发热、口渴、便秘及局部损害等症候。半个世纪以来,我国已对3千余种中药和近300个复方进行了抑瘤筛选及药理研究,对癌细胞有直接抑杀并经临床验证有效的中药大部分为清热解毒药,如重楼(含重楼总皂苷)、冬凌草(含冬凌草甲素)、山慈菇(含秋水仙碱)等。清热解毒药可通过抑制细胞增殖、诱导细胞凋亡、分化及逆转、调节机体免疫水平、调控细胞信号通路及传导、抗基因突变、抑制肿瘤血管生成和抗多药耐药等多种途径发挥抗肿瘤作用。


【“癌毒”实质与解毒治癌十法】可以把包括导致生长癌瘤的毒邪和癌瘤长成后产生机体危害的内毒称为“癌毒”。国医大师周仲瑛认为癌毒是恶性肿瘤发生发展过程中体内产生的一种特殊的毒邪,具有猛烈性、顽固性、流窜性、隐匿性与损正性,常与痰、瘀、湿等病理因素胶结存在、互为因果、兼夹转化、共同为病。故引起癌肿的“毒”,既不同于六淫之邪,也不同于痰浊、瘀血等诸邪,或因瘀热互结成毒,或因毒邪郁久化火,每与热邪有关。根据“癌毒”偏于热性,常与痰、瘀、湿等病理产物互生互助的特点,周岱翰教授治疗上多以清热解毒法为主,配合活血化瘀、除痰散结等治法,结合不同癌瘤的病理特点和脏腑辨证,拟订出以祛邪解毒为主的常用抗癌解毒十法:


泻肝解毒法有泻肝凉血、解毒止痛、利湿消肿的功效,适于肝、胆、胰腺癌症见肝热血瘀者,选用龙胆草、芦荟、半枝莲、蒲公英、山栀、茵陈、大黄、莪术、牛黄、柴胡、白芍、田七、川楝子、溪黄草、土鳖等。


启膈解毒法有启膈开关、解毒活血、除痰止呕的功效,适于食管癌、纵隔肿瘤受纳阻滞、脘痛呕逆者,选用守宫、蟑螂、浙贝、法半夏、南星、急性子、七叶一枝花、蒲公英、威灵仙、乌梅、旋覆花、代赭石等。


和胃解毒法有和胃降逆、解毒祛瘀、消滞止痛的功效,适于胃癌、贲门癌隔食不下、脘痛呕吐者,选用法半夏、郁金、莪术、田七、水蛭、蒲黄、五灵脂、鸡内金、枳实、菝葜、藤梨根、蒲公英、肿节风等。


理肠解毒法有理肠逐瘀、祛湿解毒、通腑止血的功效,适于肠癌、腹膜播散癌腹痛、下痢赤白者,选用苦参、槐花、金银花、地榆、败酱草、白花蛇舌草、大黄炭、白芍、黄芩、五倍子、罂粟壳、仙鹤草、芦荟等。


通窍解毒法有通窍清肺、解毒散结、除痰消积的功效,适于鼻咽癌、头颈部癌头痛涕血或颈部肿块疼痛者,选用穿山甲、守宫、露蜂房、石上柏、天葵子、苍耳子、辛夷花、夏枯草、鱼腥草、山慈菇、海藻、昆布等。清肺解毒法有清肺止咳、解毒除痰、益气消癥的功效,适于支气管肺癌、胸部肿瘤痰热内壅、气促胸痛者,选用鱼腥草、桑白皮、地骨皮、全瓜蒌、苇茎、桃仁、葶苈子、浙贝、守宫、地龙、沙参、天冬、石上柏等。


固肾解毒法有理肾散结、解毒通瘀、凉血利尿的功效,适于肾癌、膀胱癌、前列腺癌、睾丸癌小便淋沥、尿下鲜血、下腹肿痛者,选用猪苓、龙葵、小蓟、马鞭草、车前草、仙鹤草、半枝莲、水蛭、杜仲、山萸肉、巴戟天、羊藿叶等。


消癥(zhēng同症)解毒法有疏肝消癥、祛瘀解毒、利湿散结的功效,适于乳腺癌肿块硬实、子宫颈癌、宫体癌、卵巢癌带下赤白臭秽、下腹癥瘕者,选用山慈菇、穿山甲、露蜂房、当归、柴胡、夏枯草、七叶一枝花、苦参、莪术、地榆炭、血竭、蛇莓等。


除痰解毒法有除痰散结、解毒消积、祛湿通络的功效,适于恶性淋巴瘤、软组织肉瘤消瘦发热、肝脾肿大者,选用鳖甲、土鳖、蜈蚣、僵蚕、南星、半夏、莪术、海藻、昆布、连翘、猫爪草、夏枯草、蒲公英、蛇舌草、山慈菇等。


凉血解毒法有凉血止血、清热解毒、祛瘀消癥的功效,适用于各类白血病或慢性白血病急性发作者,选用青黛(研末冲服)、生地、丹皮、茜根、仙鹤草、血余炭、旱莲草、天花粉、麦冬、蒲公英、白花蛇舌草、西洋参、六神丸等。


以上枚举常用抗癌解毒十法,主要针对十大常见癌瘤而创设,较多选用清热解毒类中药治疗,临床具体施治时,需不偏离辨证论治的宗旨,如见兼症急剧,宜按照“急则治其标”的原则对症治疗,若体质虚衰,气息奄奄,不任寒凉攻伐,则宗“缓则治其本”的大法,扶正祛邪兼顾,或从寓攻于补论治。总之,运用清热解毒法攻伐肿瘤时,必须时时顾及正气,协调整体与局部的关系,以期达到“治病留人”“带瘤生存”的目的。


——张恩欣,侯超,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爱眼特,Eye Rite】澳洲出产,品牌为Orthorplex,是澳洲医疗用品管理局(TGA)登记药品(TGA登记号为AUST L 206165),为纯天然护眼药品。功能:维持正常视觉功能、改善夜间视力、强抗氧化性和治疗视神经炎、减少眼球震颤、有效预防和改善黄斑变性、有效预防和改善花眼、预防和治疗青光眼、白内障。


【主要成份】维生素A棕榈酸酯1.32毫克,等量于维生素A 750mcg RE;玉米黄质3毫克;叶黄素6毫克;盐酸硫胺5毫克,等量于硫胺素4.5毫克;越桔(蓝莓)水果干性物 80毫克,等量于越桔果8克。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