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化验员人为编造药检报告

<- 分享“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0 澳洲新足迹中文网站


药物检验员Annie Dookhan因在马萨诸塞州药物实验室伪造证据被捕四年之后,她曾经篡改证据的涉及到的24000件案件,仅有不到百分之一被重新检查。

Dookhan污染了大量犯罪调查的药物证据,她的事情被本地媒体充分记录下来。但是大量都聚焦在她本人,而甚少提及有超过两万名被告可能由于她的不规范操作而被错误地定罪。这是对马萨诸塞的司法体系前所未有的破坏。那么,为什么四年过去了还未被修复?

美国民权同盟的马萨诸塞分部法律主管Matthew Segal说,“这实在太尴尬了。麻省对这个危机的解决简直荒谬。在她被捕五年后,我们才刚刚拿到案件列表。”


Dookhan的父母是移民,她2003年受雇成为州药物实验室的药剂师。按照《波士顿环球报》的说法,维持完美的表现是她的痴念。这促使她多年来伪造毒品证据。她的罪行并没有恶意的必须的动机,只是为了让自己速度更快。那个时候,她的确很快。

Dookhan通常一个月检测500份药物样品,三倍于同事的速度——其他人通常是50到150份。

从2003年到2012年,她负责检测与34000桩刑事案件有关的超过六万份药物样品。


直到2011年,她的杰出表现彻底瓦解了。按照法庭文件所述,一位同事发现她在超过95份样品上伪造签名。她的效率以及学识都不是来自于无以匹敌的天才而是来自于欺诈。她惯常根本不检测这些药物,只是把他们混在一起,伪造签名,然后报告结果为阳性。

Dookhan向马萨诸塞官员报告说,“我困扰于追求一流。我全搞砸了,这是我的错。我希望实验室不要惹上麻烦。”


助理检察长John Verner证实Dookhan会定期在她负责的样品中抓一堆大约15到20份的,只测试其中的五个,然后就把全部都标为阳性。在一些案件中,如果样本被测试为阴性,她会从其他样本中添加一些药物,然后重新检测。除了篡改药物样品,她还在学历上做了假,她在14个场合声称自己有马萨诸塞大学生物医学硕士学位。

2012年9月,马萨诸塞州警察在Dookhan家中逮捕了她。三个月之后,这位36岁的女人被控17项妨碍司法,8项伪造证据,一项伪证以及假造学术记录罪名。在Suffolk县法庭认罪之后,她被宣判入狱三到五年。


该实验室立刻关闭并有300人来处理她经手的案件。上万件此前被起诉的案件只能等待。

州政府好像对此事的严肃性视而不见。


在诉讼期间,首席检察官Martha Coakley针对Dookhan的行为发布了一个措辞严厉的备忘录。“被告并没有考虑到这样做的后果,她通过受控的物质,确保所有检验结果都为阳性。这样破坏了实验室内部测试流程的完整性以及司法实践中事实确认的过程。”Coakley指出Dookhan应该接受严厉的宣判而不仅仅是坐几年牢。“为了修正她的行为带来的后果,可能需要花费数以百万的金钱而且总数难以估计。”她说,“这些财务方面的估计还未包括对于侵犯个人自由的损失,这严重地破坏了公共安全,也破坏了公众对于司法系统的信任。”

从那时起,Coakley指出的巨大的“失去自由”就从未改变。


在2015年,ACLU开始采取法律行动反对麻省,代表Kevin Bridgement、Yasir Creach、Miguel Cuevas三人提起诉讼,允许他们对他们的判决提出质疑。而他们的判决正是基于Dookhan的测试结果。检察官发布了一个列表,有数以万计的人可能由于Dookhan而被错误定罪。

五月,ACLU终于获得了这些可能被影响的案件的数量:24000件。该统计交错复杂,Dookhan所涉及的案子包括在七个县的四个胜诉的毒品起诉,而这些县的判决是基于Hinton州实验室,以及在2003到2012间联邦胜诉的六个毒品案中的一个。


随着官方列表的公布,哪些人可能受到影响都已经公布了。接下来如何做将会持续拉锯摇摆,试图与那些由于错误的证据而面临入狱、刑事犯罪记录以及定罪被驱逐出境的被告取得平衡。Suffolk县区检察官办公室、州公共防卫团队和公共律师事务委员会(CPCS)在如何处理这些被Dookhan的错误证据影响的方面面临一场生死之战。DA办公室告诉《野兽日报》,他们准备通知所有24000名被告他们有权得到律师以及重审案件。但是CPCS宣称如果要重审24000件案件,整个州的辩护律师都不够。相反,他们希望所有基于Dookhan的工作而被判有罪或认罪的能放在一起处理。

这样双方表面上停顿下来。Suffolk县DA发言人Jake Wark告诉《野兽日报》关于CPCS人员不足的说法不真实。“马萨诸塞为2500名被告律师和700名检察官支付工资。去争论他们同时干太多事结果什么都干不好是毫无益处的。”他说,“他们以三倍的律师数量做了三分之二的法律工作。”


Wark声称在一年以内的时间,DA办公室将建立一系列的“特殊开庭”,在这里任何被Dookhan所影响到的毒品案件的当事人都可以撤销他们的定罪。

“现在并没有等待列表,”他说,“任何有这样案件的人都可以来。”当被问到人们如何知道他们被错误地定罪,尤其是在DA办公室尚未递送通知给所有24000人之前。Wark向媒体指出,“这是州的刑事司法系统所面临的空前的公关危机,”他说,“此事已经被广泛传播了四年。”而且,Wark反驳说,其中很多的惩罚都是温和的。“在马萨诸塞,你得很努力才能去监狱。大部分Dookhan所影响到的案子,被告根本没被宣判入狱。”他说,“绝大多数人,他们肯定没有被送入监狱。”

CPCS的一名公共辩护律师Benjamin Keehn称Wark对于他的办公室的描述是“完全不正确的”。不论公共辩护律师是否有足够的人手来应付此事引发的案件数量,但是处理上万件新的案子?Keehn告诉《野兽日报》“这些人将会收到一个通知,告诉他们有权得到一个免费律师,然后到了公共辩护律师办公室却发现根本没有律师可用。”

Keehn说DA办公室在“过程中的每一个阶段”力战,试图让这些案件不予受理。


Keehn补充说,“我们希望通知能够发布来告知你的案子不予受理,也许有一些有限的机会,让DA尝试重新起诉。这是唯一公平的解决方案。逐一处理重审24000件案件会让每个人破产,而且会花费很多年时间。这是一个必输之局。”

ACLU也同意。“当人们被错误地定罪或者人们想象了这种情况的时候,人们拒绝法定诉讼程序。”Segal说,“现在,成了法定诉讼程序也延误了。不可置信竟然耗时如此之长。我们正在讨论一种状况就是司法延误变成了司法否认。”

当大多数宣判并没有涉及入狱,所有的人都有了永久的刑事犯罪记录,而这会影响到基本的生活,如申请工作、找学校,而固定住所几乎不可能。“有种说法是这些在毒品战争中被错误定罪的受害人不必被告知,州错误地定了他们的罪?这是荒谬的。”Segal说。


新闻来源:http://www.thedailybeast.com/articles/2016/06/17/chemist-may-have-tainted-24-000-court-cases.html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