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丨遗嘱录像室的众生百态

<- 分享“侨居澳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0 侨居澳洲


 

来源:《中年读者》2015.05

作者:练情情

插图:【朝】崔英哲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广州市南方公证处的遗嘱录像室,一台电脑,桌上一台摄像机,头顶三个圆滚滚的摄像头。每年有1000多名市民走进这个房间,当着公证员的面,对着摄像机的镜头,立下自己的遗嘱。


现今,立一个正规的、效力最高的公证遗嘱,你必须面对摄像头,把生命的最后嘱托,一五一十地告诉摄像机里黑洞洞的镜头。这里是一个隐秘的场所,记录了无数普通市民的财富安排和真挚情感。





有一个在广州大型外资企业工作的女性,80后,30出头,日前来立遗嘱。


公证员:“您这么年轻就来立遗嘱,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


80后:“我每个月至少半个月要出差,国内国外,飞来飞去。最近看新闻,空难特别多,而且都是无缘无故的,至今没个说法。”


公证员:“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您的个人财产和夫妻共同财产都有哪些?”


80后:“个人财产有车和一些存款;夫妻共同财产就是还在供的一套房。”


公证员:“打算怎么处理?”


80后:“都归我丈夫和儿子所有。”


公证员:“您父母健在吗?”


80后:“身体都挺好。”


公证员:“不给父母留吗?”


80后:“不用了,父母都有退休金,房子也有。分给了父母,到时候兄弟姐妹又来争,反而说不清了。”





一对父子来到公证处。儿子说,爸爸要办理公证遗嘱,百年后由其继承房产。爸爸六七十岁,干瘦,低着头。


公证员:“我们问话的时候,亲属不能在旁边。”(儿子悻悻走开了)


公证员:“老人家,过来立遗嘱是您本人的意愿吗?”


老人低头不语,看了看遗嘱室紧闭的大门。


公证员:“您是想把现在住的房子留给这个儿子,是吗?”老人不说话,依旧低着头。


公证员:“确定房子给儿子吗?”


老人还是不说话。公证员心里大概有数了,把老人送出门。


儿子焦急地迎上来:“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好把房子给我的吗?”嘟嘟囔囔责备起父亲来。


公证员感慨,有些儿女一心惦记着遗产,催促父母来办公证,但父母并非心甘情愿。有些子女以为办理遗嘱公证后就高枕无忧了,冷落父母,甚至言语相讥,以致有些老人又悄悄回来变更遗嘱。





公证员来到医院,为一位老太太办理遗嘱公证。重病中的老人,神志仍算清晰,有女儿侍奉在旁。这位老太太有5个孩子:4个女儿、1个儿子。


公证员:“老人家,您现在身体怎么样?”


老人:“唉,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院。”


公证员:“精神好吗?”


老人:“精神倒是还行,不能下床,整天看电视。”


公证员:“百年后,您的房产打算怎么处置?”


老人:“卖了,分给四个女儿。”


公证员:“为什么不给儿子?”


老人:“儿子打我!住院这么久,也从来没看过我。”一说儿子,老人情绪失控,在镜头前嚎啕大哭起来。


这位老人去世后,她儿子找到公证处来,怀疑这份遗嘱是假的。于是,公证处给他看了母亲立遗嘱时的录像。儿子无言,不再争辩,惭愧地走了。



版权声明


我们注重分享,文章、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异议,请告知小编,我们会及时删除。




侨居澳洲公共号平台
澳洲热门新闻 | 政府政策更新 | 社区消息 | 分享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广告、商业合作请微信zhenyan1999

意见反馈请微信ssi2014

投稿请微信:cgao2013

微信号:immisyd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