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征文】温哥华十年:孩他爸,我们该如何纪念那些刻骨铭心、携手走过的日子

<- 分享“加拿大头条”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1 加拿大头条


点击上方即可关注 加拿大头条


加拿大头条(微信ID: canadanews)编辑

分享感受,还能赢取现金大奖!赶快向我们投稿吧

刚刚过去的5月26日,是我们正式开始温哥华移民生活的纪念日。你记性好,还记得,我却在忙忙碌碌的生活中把它忘记,只知道已经在这片异乡土地生活了十年,那腹中曾经的胎儿,已长成快十岁的美少女。如何纪念那些在历史长河中淡去,却又在心中永远无法湮没的日子呢?不必用鲜花,也不必用美酒,谨以此文纪念,因为只有文字才会永存,朴实无华却又掷地无声胜有声。

无法忘记,身怀六甲的我带着乘了十个多小时飞机的疲惫,与你一起携带着大小几个行李箱,在机场人群中捅挤。另一家华人移民吸引了我的注意,爸爸妈妈带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少年手里还拿着个篮球,他们有说有笑,是否对异乡生活充满欣喜?而我呢,有的只有对未来生活的忐忑不安,对刚刚离开国内家人的思念。

女儿的不期而至,打乱我们的计划,原本我们在温哥华简单登陆观光旅游后,由于对雨季的温哥华印象不佳,返回国内买房买车,决定在那里好好生活。不料女儿意外降临到腹中,枫叶卡也尚未到期,于是为了孩子,为了改变一成不变的国内稳定生活,我们最终决定真正移民至温哥华。可以说,女儿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轨迹,也改变了她自己的命运。


无法忘记,我们刚到温哥华时的那些尴尬、艰辛生活。下飞机后先是在华人家庭旅馆居住了几日,看着那个家庭旅馆,我不知道是否是我未来生活的缩影:能干忙碌的妈妈,一大一小两个儿子,两岁左右的小儿子,妈妈走哪粘到哪;精神略显低落的爸爸,未找到专业工作,平时到机场接送住店客人;两个住在窄小单间内的华人房客,为找工作事宜热烈讨论着;家庭旅馆的家俱简单朴素之极,让见惯国内各种欧式美式家俱的我措手不及,怎么真正住在北美的华人用这种家俱?应了那句话,在北美住的越久的华人,越老土。最土的可能是唐人街的华人,最新潮时尚的当然是近年移民加拿大的华人富豪们,豪宅豪车豪华家俱,不过这不是我想要在本文中谈的。

想谈的是,那位家庭旅馆女主人看到我们随便以方便面、面包充饥,给我们送来自家做的米饭与鸡肉,说“怀孕了,要吃有营养的”。短短一句话,让我首次在人生地不熟的异乡感到家的温暖。不知道十年后,这位善良又勤劳的华裔女子,现在生活是否幸福?

无法忘记的日子,还有那些尴尬时刻:离开家庭旅馆到租来的公寓居住,买各种生活用品,没有车,大包小包地需要将东西提一路,累得手疼腰疼。我佩服那些西人妈妈即使挺着大肚子,也可手持重物健步如飞,虽然把大物品交给孩他爸拎着,但那些看着轻的袋子,拎久了也累人;买了二手大床垫要抬到二层住房,孩他爸怕我累着,坚持自己做,结果走得东倒西歪,险些被压倒,帮我们开车运来床垫的二手货店主,本来没义务帮抬床垫,看不过去上去帮忙;孩他爸号称体验生活,跟人一起打苦力工,给老板抬自行车卸货,干了一天累惨,回家就倒在床上,抚摸着他胳膊上剐蹭的伤痕,我热泪盈眶,问他也问自己,“我们为什么要来温哥华?”


无法忘记的日子,还有那些温暖时刻:与孩他爸转几趟公交车及天车,来到美丽的温哥华海边,并肩倚靠圆木柱坐在沙滩上,吹海风晒太阳看纯净的蓝天白云;闲暇时光多了一大把,他与我都不必象在国内一样每日紧张工作,孩他爸说陪我待产的日子是他一生中最长的度假,我们去公园散步喂松鼠,看当地老人在桥下喂鸟,躺在草地上谈未来的生活、即将出世的孩子;站在所租公寓的露台上,看着天边绚丽多姿的夕阳,告诉自己,“我该学着爱上这个异乡的新家”。

无法忘记的日子,当然包括女儿出世的那一晚,前所未有的阵痛袭来时,我几乎无法行走。打车前往市中心的医院,临要进急诊室门,我痛得站不住,暂且在门口长椅上歇息,铁椅子在寒冷秋夜传递的冰凉,我至今记忆犹新。我知道,在没有其它亲人,只有我和孩他爸的温哥华,很快将迎来另一个新生命的到来,另一个至亲至爱的人。

然而这种迎接过程充满艰辛,慢性子的女儿迟迟不肯从妈妈身上出来,越来越频繁的阵痛让我死去活来,感觉全世界的痛都压在我身上,却无人能助,并且还要拿英语与医生护士沟通,旁边的孩他爸说些无关痛痒的安慰话有何用?(现在想想,当时真是矫情,因为世上几乎所有母亲都要经历这一遭)

折腾一夜后,宝贝女儿仍未出生,还搞得心跳减缓,医生们紧急决定剖腹产。我心里说句,“为什么不早点剖?”,然后就人事不知了。后来,孩他爸告诉我,医护人员飞快推着我往手术室跑,他跟着追过去却被关在门外,人太多进不去。我不知道他在手术室外什么忐忑心情,只知道我宁愿躺在手术台上昏迷不醒,也不想经历那种万分焦急的提心吊胆等待,那一日象不象演电视剧?没想到主角却是我们。

手术醒来后,我隐约听到心脏起搏器的声音,心一惊问,“我的孩子呢?”一个天籁之音传来,说孩子很好,放心。其实没法真放心,因为接下来第一次当父母的我和孩他爸,要应付夜以继日的照顾婴儿生活。还记得,孩他爸为了让女儿不哭,抱着她的小身躯在病房走来走去,那身影,从来没有过的温柔耐心。


出院后,孩他爸把我送去了月子中心,为将来长远生活着想,他接受了一份待遇不错的专业合同工作,地点却在多伦多。月子中心与女儿相依为命的日子,让我真正懂得当妈的辛苦,以及困难时期只有依靠自己坚强挺过的人生格言。半个月后,孩他爸从多伦多来看我们,打开门见到他的那一刻,感到前所未有的亲切。短短几天相聚,他又要离开,那一夜好不容易哄哭闹的女儿入睡,两人携手躺在床上品味来之不易的片刻安宁,无语却又如此贴心。

以后的日子一年年流逝,随着孩他爸工作的稳定,我们在温哥华买房安家,过起轻松些的移民生活。无法忘记,我们刚搬到宽敞新家的那一日,孩他爸无比自豪,回忆起当初只是简单几个行李箱,如今满屋子物品,最重要的是,还多了个欢蹦乱跳的女儿。

无法忘记,过了几年我们又添了一个小儿子,他出生那日充满欢乐祥和,手术室里医生护士有说有笑。孩他爸忙着拍照,孩子出院后又忙着做刚刚学会的月子餐,试图弥补女儿出生时没陪妻子做月子的遗憾。而我呢,又一个孩子的诞生让自己再次体验做妈妈的快乐与辛苦,然而又是苦中带乐的。当孩子们一天天长大,看着孩他爸左拥右抱两个孩子,眼睛依然炯炯有神,却有皱纹不知何时出现到眼角,人到中年,这样的异乡生活算不算幸福?

回顾十年,我和孩他爸有争吵有冷战,有对彼此的伤害,但也许更多的是彼此关心照顾,其实谁要求对方的都不多,无非是病了躺在床上有人嘘寒问暖,有人拿来药,端来热汤,有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说几句贴心话。十年已过,另一个十年将至,希望我们能携手度过更多的时间,陪着孩子长大,也陪着彼此变老。尽管我们爱好、性情如此不一,但逐渐一天天、一年年地学会适应彼此,你追你的各种体育电视节目及体育运动,我追我的小说、音乐及文字。

感谢那些刻骨铭心的日子把我们紧紧维系在一起,等着满头白发时与你再次携手到海边看温哥华美丽的夕阳,就象最初我们来到这里时一样。






 欢迎来稿  

editor@canadaheadline.ca

 广告合作  

ads@canadaheadline.ca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