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党自述|我们是中国最幸运的孩子,也是背负压力最大的一群孩子

<- 分享“NAA新西兰留学移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1-22 NAA新西兰留学移民


1

所谓强大的哈耶普社交圈

凌晨1点多的时候,我躺在沙发上刷着朋友圈,看到好朋友Andy在刚刚过去的期中考拿了一个A+,我的内心是愤怒的,要知道为了期中考废寝忘食的我,也就拿了一个B-。

好羡慕Andy,他平常都不怎么学习,却能考这么好。

室友们都说,人家8岁就移民美国了,英语肯定比你好,考的比你好也是必然的。Andy不仅仅是成绩好,也是社交小王子,大部分他的同学都是HYP(哈耶普)的。

而我天天无非就是泡泡图书馆,上上课然后就没然后了。

我非常羡慕他的社交能力,也羡慕他的多元社交渠道,这可能是像我这种书呆子永远不会了解的吧。

后来有一次,我跟他在派对上,喝酒喝到吐!他酒后跟我分享他所谓的“社交圈“,他说他有很多藤校的同学,但没有一个真的把他当“好朋友”看,仅仅是因为他没有就读于所谓的“名校“或者说他不是金融or经济专业。

他每天最苦恼的事情就是他不知道如何去impress别人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让别人记住他。

Andy很想创业。但所有人都告诉他要么是学金融,要么是学计算机,不然你就别想创业的事。

他不喜欢这样一个已被安排好的世界和命运,于是他拼命社交,想多认识一些牛逼的人物,急迫的想壮大自己的朋友圈。他觉得这样子他才可能走一条与世人不同的道路,未来成功的可能性也会越大。

Andy是一个爱面子的人,他喜欢被别人“仰望着”,喜欢被别人用看明星般的眼神看着他。在我们这个小学校里,Andy已经成功了。

但他自己也知道,一旦出了我们学校的门,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留学生。

Andy的这种状态,让我渐渐的意识到,那些看起来光鲜亮丽的人你爹,内心都有一股很强的空虚感。

而这种空虚感,让同是从小留学异国他乡的我很有感触,我们被社会认定是优秀的,这种压力时刻迫使我们变得更优秀,却从不曾有人在意我们内心渴望的是什么。

2
一道从未存在过的家乡菜

再来说说我自己吧!

我没有什么硬背景,出身在一个全中国基本不被关注的城市。

算是县级城市里面比较富有的,但毕竟还是个县级城市。


出国后发现,身边的同学一半以上都是北上广,再次也是一些二线大城市,他们即使回国也能继续过大城市光鲜亮丽的生活,而我们如果不够优秀,最终手里只能捏着回家的车票。

这在14岁就独自出国的我的心里埋下了一颗自卑的种子。刚出国的前几年,每当别人问我来自哪里,我一定会说苏州。因为我不想在别人刚认识我的时候,就给我贴上“小城孩子”的标贴。

刚到美国的第一年,我特别喜欢去一家很有家乡特色的中国餐厅。尤其是它们家的腌笃鲜,每一次都是必点。

有一次我就带我的朋友去了这家餐厅,作为成都人的他,从来就没有去过苏州,也没有吃过苏州菜。

他一落座就问我苏州人平时都吃什么啊?他一直以为我是一个地道的苏州人。我搜肠刮肚的想了一圈,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原本想随口搪塞过去,却恰巧饭店老板热情的用苏州普通话给我们介绍了一遍他们的菜单。

那一刻,我简直羞愧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好在朋友并未注意到我的难堪,他愉快的点了菜,可那一顿饭,我吃的真不是滋味。

小城市给我带来一种莫名的自卑,而自卑往往会让人不自觉的虚荣,这顿饭让我开始反思,生于小城市这样的先天背景是拿来让我觉得自卑的吗?难道我不远千里来到这里,就仅仅是为了在国际舞台上来表演我的自卑吗?

不!恰恰也正是因为生于小城市,才让我产生了想去远方看一看的渴望。

3
光鲜亮丽背后的空虚

我记得念9年级的时候,有个很自大的北京学姐跟我说,他们家一年收的贿赂可能比我们家一年挣的钱还多。

这个事情对刚到美国一年的我来说印象很深刻,我非常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可以把话说的那么狂妄,

后来听说她在考大学的时候,花钱买了SAT和托福,找了一家据说标价15万+的业内第一中介,最后去了波士顿某某知名大学(放心!不是哈佛和麻省)。

毕业于一个高中的我们,差距不仅仅是在处事方式上,也在家境和教育理念上。她拥有了许多人一辈子都不敢梦想拥有的东西,从Chloé的新包包到保时捷的Panorama,从Irvine的豪宅到每次回国的头等舱。

可是,她其实并不快乐。她老爸老妈早在她小时候就离了婚,她跟着后妈一起来美国读书,与她们同行的还有后妈的小儿子。

这样复杂的家庭关系让她很抗拒“家庭”这个概念,她也开始拒绝回家,每次都在同学家混到半夜三更,或者在她“所谓”的男朋友家过夜。 

学姐的事情,让我想起张爱玲曾说过:”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子, 上面爬满了虱子。”

我不想去评判什么,其实我们每个人的身上又何尝不是爬满了不同的虱子,只不过被“留学”这一光鲜亮丽的表象掩盖了而已。

五年的留学生涯,遇见过的人发生过的事,或许并没有什么特别,经历的那些也或许不过是成长必然的感悟,

我知道,在过去和未来的留学路上,坑坑洼洼从来不会消失,而在这一路的崎岖颠簸,也必然会让我们产生一些空虚感。

或许,我们是中国最幸运的孩子,但同时,我们也是背负压力最大的一群孩子。

尽管如此,信有一天,终有力气,抖落一袭长袍上,满身的虱子。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