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经济学家建议澳大利亚引入遗产税

<- 分享“普华永道澳大利亚”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1-22 普华永道澳大利亚


世界最著名的经济学家之一托马斯·皮克迪(Thomas Piketty)建议唐宝政府引入继承税(inheritance tax)以帮助解决日益增长的贫富悬殊,该现状导致了中产家庭置业越来越难。

 

法国皮克迪先生被称为“摇滚明星般的经济学家”,近日于悉尼歌剧院召开的讲座也是座无虚席,其中他向媒体吐露澳大利亚的政策非常特殊。

 

让他感到震惊的是澳大利亚政府对那些数百万澳元的遗赠财产采取不征税政策,而美国和欧洲的政府对此征收40-45%的税收。

 

皮克迪教授说,“去年,日本的最高遗产税已从45%上调到55%。这是日本右翼政府的决定,我没有听闻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任何举措,或是英国卡梅隆想把遗产税从40%减少到像澳大利亚的无税水平,由此看出,澳大利亚的政策非同寻常。”

 

皮克迪教授在他的畅销书《二十一世纪资本论》中讲到,虽然10-20万的小额遗产仍将免税,但更切实的做法是征收财产转让利得税可获得数百万美元的财政收入。而皮克迪教授说,“问题是我们的意向不是为了提高税收本身。”

 

皮克迪教授在其书中还指出有关不平等的历史性游行示威,以及累积性财富投资如何永远比那些完全依靠自身劳动带来更多财富的事实。

 

皮克迪教授警告,让财富集中在越来越少的人手中的危险。从1980年到2010年间,全球最富有的1%的人群收入比例几乎翻了一倍。今天,三名最富有的澳大利亚人的财富超过了最贫穷的一百万人所拥有的总财富。

 

皮克迪教授说,年轻一代比他们的父母更加难以置业。澳大利亚最富有的10%的国民收入比例上升到了195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这前10%的财富也主要掌握在老一代澳大利亚人手中。

 

皮克迪教授认为,澳大利亚的财产税体系也是不公平的。他表示,“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法国,如果你不拥有一大笔家族财富,而只有个人的劳动收入,那么一笔极高的劳动收入才能在巴黎或主要城市买到一栋你想要的公寓,而这就是通过财产转移而造成的一种不平等。

 

“可以转移财产的家庭和没有这种家庭关系而获得财富的年轻一代同时存在,这对于实现选贤举能的理想社会体系将是一项艰巨的挑战,我们相信,在战后的几十年里确实更容易从零开始拥有自己的财产”。


此文为中文译文仅供参考,若与英文原版存在不一致,请以英文为主,不构成法律意见。普华永道对信息的准确性不负任何责任。



点击展开全文